孔林——墓地文化研究 | 发引仪节

日期: 2018-03-30
浏览次数: 144
孔林——墓地文化研究 | 发引仪节

发 引 仪 节

孔林——墓地文化研究 | 发引仪节

导读

发引,是旧时出殡的称谓,因将棺柩送至墓地须执绋引之而发,故名。发引前一天卯时(早晨),例行朝奠,因此朝奠为最后一次,且增加了朝祖的内容,故五服族亲及外亲都要参加,显得格外隆重。


孔林——墓地文化研究 | 发引仪节

△万古长春坊


朝奠  出殡前一天卯时(早晨),例行朝奠,因此朝奠为最后一次,且增加了朝祖的内容,故五服族亲及外亲都要参加,显得格外隆重。

(鸣唱):“就位!”

(引唱):“举哀!”“入奉魂帛!”“哀止!”“复位!”“诣盥洗所!”“浴手!”“进巾!”“诣灵座前!”“跪!”“祭酒!”丧主自斟酒,执事者置于案上。

一礼生在丧主之右,面西跪告曰:“今以吉辰迁柩,敢告!”

(引唱):“伏哀!”“兴!”“平身!”“复位!”

(鸣唱):“鞠躬!”众人伏兴四拜,且拜且哭!“平身!”礼毕。

午时,读祝者升,众人俯伏,(祝曰):“明日发引,永别家室,请朝于祖!”

(鸣唱):“兴!”“平身!”

随之,在执事者的导引下,向孔府东路家庙进发。

朝祖  奉魂帛诣祠堂,铭旌在前,椅置灵位在中,魂帛在后,丧主哭从。随后家族男人在左行,妇人用黄布盖头在右行至祠堂。执事者陈席于堂内,奉魂帛朝祖,北向。丧主跪,族人随跪,妇人除盖头,跪。举哀,哀止,兴,平身,完毕。

奉魂帛还柩所,众人哭从如来仪。诣灵座前,跪,安魂帛。举哀,哀止,兴,平身。

朝祖礼毕后,执事者按各自的方位摆放、陈设各种明器,为明天的发引做好准备。未时,丧主还要辑杖至灵位前跪,焚香,酹酒。

祖奠  酉时,(鸣唱):“主人就位!”“众宾皆就位!”“鞠躬!”“伏!兴!”四拜,“平身!”

(引唱):“主人诣香案前!跪!”

(鸣唱):“皆跪!”

(引唱):“焚香!”“酹酒!”“伏哀!”“哀止!”“兴!”“平身!”“复位!”“主人诣盥洗所!”“浴手!”“进巾!”“诣灵位前!跪!”

(鸣唱):“皆跪!”

(引唱):“设馔!”“进酒!”“(祝者)读祝!伏哀!”

(祝者):“某年某月某日孝子某某率孙某某,哭告于某某尊灵,曰:永迁之礼,灵辰不留,谨奉旋车,式尊祖道。尚飨!”

(引唱):“哀止!”“兴!”“平身!复位!”

(鸣唱):“阖户!”众人皆退。“作乐!”“侑食!”“乐止!”“复位!”“鞠躬!”“伏!大哀!”“兴!”“伏兴!”三拜,“平身!”“哀止!”礼毕。

出殡之日,击鼓五声为号,陈设牲醴,由百户、管勾等负责以三牲祭祀发引所经内门、仪门、大门、鼓楼门、北城门、林门,称为“旅祭”门神、路神。

祭门神,其祝文曰:“维年月日,衔名敢昭告于门神曰:惟神德体会阴阳,功参翕兹以某亲某之柩将以今日发引,敢具牲齐用伸虔告,谨告!”

祭路神,其祝文曰:“惟神司命,中逵无偏党,兹以某亲某之柩将以今日发引,敢具牲醴,乞灵明神,仰冀洪威,驱除魍魉,谨告!”

祭门、路神完毕,发引前一刻击鼓为节,陈布吉凶仪仗、方相、明器等物及绋、披、铎、翣、挽歌。二刻再击鼓为节,大门内外执事者皆做好准备,执绋者、执翣者入停柩处前上房,执铎者站在门外台阶两边,执纛者、执旌者在院内面北而立,各就各位,各执其具。布置完毕,三击鼓为节,妇人退避,行遣奠礼。

遣奠礼  (鸣唱):“主人就位!”意为仪式开始,众宾皆随之就位。执事者设脯于灵案之上。

(引唱):“主人诣灵座前!跪!”主人随从。

(鸣唱):“众宾皆跪!”众人随之。

(引唱):“焚香!”“酹酒!”“(祝者)读祝!伏哀!”

祝者用祝版读遣奠祭文:“承不孝子某某,率齐哀孙某某,哭告于某某考(妣)尊灵。灵輀托驾徃即幽宅,载陈遣礼,永诀终天,呜呼哀哉!尚飨!”

(引唱):“哀止!”“兴!”“平身!”“纳脯!”“复位!”

(鸣唱):“举哀!”“鞠躬!”“伏!”“兴!”四拜,“平身!”“哀止!”众人听从,各行其礼,礼毕。

完毕,稍停片刻,阴阳官报:“吉时已到!”执铎者振动铎铃,预示即将启灵。丧主以下至柩前跪,读祝者一人执祝版在丧主之右,北向跪告曰:“承不孝子某某,率齐哀孙某某,哭告于某某考(妣)尊灵前泣血而言,痛追某某奄弃儿孙等,兹奉灵柩特伸安厝,祖茔之原,丹旐既举,昭告惟寅。輀车载道,勿惊勿怖,谨告!”逐启灵柩于大门外,安放在大舆之上(大舆为六十四架)。丧主及族人顺府门前道路东延,全部面西而跪。载舆已毕,读祝者读舆神告文:“承某某,率子某某跪告于舆神之前,曰:考(妣)之柩既载于车,戒行道路,惟神佑之。诸绋其牢,驾輀其固,亲体自若,惊怖斯除。谨告!”随后,启舆,仪仗在前,过鼓楼门,沿陋巷街北上至颜庙前西折,再北向孔林进发。

仪仗次序  衍圣公府发引,其仪仗男妇略有差别,男有棍鞭、标枪、戟印、钺斧等兵器,夫人则不设。不同的人物、不同时期,其规格、规模亦有差异,如六十八代孔传铎不但有谕祭牌,还有钦赐全葬牌、龙旗、御杖等仪卫;孔令贻之丧仪仪仗就有了汽车、军队等现代化装备。但总的来看,仪仗排列具有传承性,还是按照一定的规制和次序来执行的。总的规则是大舆,为六十四架,即有六十四人抬架;方相、方弼(发引时开道的神像),有四巫人乘马执戟盾装扮;铎,有十六,用十六人执之;翣,有六,用六人执之。最前是纸扎路仪,随后为罗伞仪卫,以后依次为:大鼓吹,方相、方弼,明器,下账(即床帐、桌椅、衣架等),笣筲(即五谷、酒醋、醢脯等),香案,戏乐,馔案,挽旛,灵轿(即主轿彩楼),羽旛,铭旌,铎,左右翣,引披,輀车(大轝),功布,帏帐。规模浩荡,人数多达数百人。


孔林——墓地文化研究 | 发引仪节

△曲阜孔林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杨丙震

审编:龚昌华

作者:刘岩 鲁凤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