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新作 | 《孔子新传》(二十四)

日期: 2018-03-31
浏览次数: 119

导读

孟祥才(1940年——),男,汉族,山东临沂人。彭门创作室导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中国古代史和中国思想史的教学与研究。已在人民出版社、中华书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北京出版社、山东人民出版社、齐鲁书社等出版社出版《孔子新传》《孟子传》《秦汉史》《先秦秦汉史论》《先秦人物与思想散论》《秦汉人物散论》《秦汉人物散论续集》《梁启超评传》《王莽传》《中国古代反贪防腐术》《齐鲁传统文化中的廉政思想》《汉代的星空》《汉朝开国六十年》《中国农民战争史·秦汉卷》《中国政治制度通史·秦汉卷》《山东思想文化史》《秦汉政治思想史》等个人专著32部,主编、合撰、参编著作31部。有关著作曾获得国家图书奖、国家社科规划项目一等奖、山东省社科著作一等奖等多种奖项。在《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大众日报》《炎黄春秋》《文物》《文艺报》《中国史研究》《历史教学》《文史哲》《东岳论丛》《山东社会科学》《齐鲁学刊》《史学月刊》《江海学刊》《人文杂志》《史学集刊》《孙子研究》等报刊发表论文300余篇。两次获得“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曾兼任中国农民战争史研究会理事长、中国秦汉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大舜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山东孙子研究会副会长和北京师范大学、山东师范大学、青岛大学等校兼职教授。


导师新作 | 《孔子新传》(二十四)

△孟祥才先生

栏目采取文字与语音朗读结合的方式,推出彭门创作室导师、著名历史学家孟祥才先生的新作《孔子新传》。《孔子新传》于2021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以生动传神而不失学术性的笔触,将孔子这一位我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的人生经历、生活情趣和思想学说娓娓道来。本栏目每周持续更新,敬请广大读者和听众朋友们关注。


第十四章

离鲁入卫(二)

孔子经过一番准备,安排好家事,安顿好留下的弟子,然后带着自愿随行的弟子子路、子贡、颜回、冉求、宰我、高柴等10多人走上了通向卫国国都帝丘(今河南濮阳南)的大道。孔子离开鲁国的决心虽然十分坚定,但在感情上却难以割舍。因为这里有父母的庐墓,有童年的美好回忆,有家庭和妻子儿女的温馨,有创办私学的艰辛和安慰,有名腾列国的政绩,还有那熟悉的田园,沐浴过的沂水与泗水,与弟子们春游的舞雩台等等。马车离开鲁都,在穿越田野的道路上朝西南方向行进,孔子双手扶轼,贪婪地瞭望着周围的景色,脸上一派严肃的表情,他几次要驾车的子路放慢速度,仿佛要把故乡的一切都牢牢地记忆在脑海里。走了一段路之后,孔子让子路将马车停下来,他下车后,慢慢地绕车踱步,时而对旷野出神,时而在野花杂草前伫立,似乎在寻找过去的足迹。有的弟子觉得,既然决心离开鲁国,何必这么慢腾腾地走走停停呢?于是问孔子,孔子神色严肃地说:“我怎么忍心走呢,这是离开自己的父母之邦啊!”两天以后,孔子一行来到鲁国边境一个叫屯的地方,刚停下来,远远地看到一辆马车急急地从东方赶来,车上坐的是鲁国的名叫师己的乐官。孔子看到他,内心一阵激动,以为是季桓子回心转意,派他来挽留自己,于是赶忙向前施礼相见。师己表情木然地对孔子说:“季孙大夫知道您出国远行,特派我来给您送行。”孔子听了,心中凉了半截,反倒平静了许多,淡淡地回答说:“多谢了,何必多此一举?”师己凑近一步,同情地说:“我知道您老人家没有过错啊!”孔子没有作答,慢慢地走向马车,取出琴,调试了一下,说:“难得您来送我一程,就让我唱支临时编撰的歌儿给您听吧!”说罢,一边弹琴,一边以苍老的声音唱道: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盖优哉游哉,维以卒岁!这段歌词可以翻译成这样的一段现代汉语:那女人的口呀,可以把人逼走;那女人的话呀,可以败坏国家。我何不自宽自慰优游四海哟,在快乐中打发那流逝的岁月。唱完,孔子没有再同师己说话,就毅然登车,头也不回地向西驰去。因为在孔子看来,自己的千言万语,都凝结在这简短的歌词中了。师己目送孔子一行越过边境进入卫国,就返回鲁都向季桓子复命。他向季桓子详细叙述了会见孔子的情况,特别讲了孔子吟唱的歌词。季桓子明白孔子反对他接受齐国的舞女,内心也有点儿愧意。不过,季桓子觉得孔子的思想实在不合自己的口味,所以无法重用他。可是,孔子毕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放走孔子会让别人耻笑自己无容人之量,实在难于处理啊!想到这里,他不禁长叹了一声。孔子乘坐的马车在弟子们的簇拥下进入卫国,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映入眼帘,孔子精神为之一振。眉宇舒展,不时向四周瞭望。卫国是西周建立后第一批分封的诸侯国,地处今之华北大平原的腹地,横跨冀、鲁、豫三省的结合部,滚滚黄河自西南奔腾而至,横穿卫国全境,向东北流去。还有淇水、洹水和濮水也流经卫国全境,给卫国的农业生产带来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由于土壤肥沃,气候良好,卫国一直是比较富庶的诸侯国。这时,正值夏历二月,悄然而至的春风已经使田野披上了绿装,杨柳轻扬,百鸟鸣唱,大地荡漾着醉人的芳香。渡过濮水,进入卫国国都的郊区,只见农田整齐,小麦生长茂密,星罗棋布的村庄点缀其间,展现出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孔子一扫心头的郁闷,不由自主地赞叹:“这里的人口真稠密呀!”驾车的冉有回过头来问:“既然人口已经多了,还应该做些什么事呢?”孔子说:“使人民富裕起来。”冉有又问:“富裕以后再做些什么事呢?”孔子说:“教育他们。”“富而后教”的思想是孔子社会政治思想的重要内容,是他在鲁国从政四年后推出的一个新观点。在此之前,孔子的德、礼相结合的思想比较重视对百姓的礼乐教化,着眼点在于提高他们的道德修养。数年的从政生涯大概使他看到了经济生活对社会安定的意义,因而才有先富后教的新观念的提出,其中蕴含着深刻而朴素的真理。孔子到达卫国后,先住在子路妻兄颜仇由的家里。不久,子路、颜仇由又与卫灵公的宠臣弥子瑕取得联系,希望由他引荐孔子拜会卫灵公。很快,卫灵公召见孔子,问他在鲁国做官时的俸禄是多少?孔子说是六万斛。灵公十分痛快地说:“我也给你六万斛。”六万斛相当于今日的一万多公升,这么多粮食足可使孔子及其弟子衣食无忧,孔子就在卫国安顿下来。由于卫灵公没给孔子安排具体职务,忙于政务需要他处理,所以孔子入卫后除了教学活动之外就是会会朋友了。卫国已故大夫公叔文子是一个贤人,孔子来卫国前就知道他的名声。这次来到卫国,在与人交谈时自然不免提及他,同时还有意识地寻访他的嘉言懿行。谁知孔子的活动触犯了卫国的大忌。原来,公叔文子虽然以贤智有名于时,但继承他大夫之位的儿子公叔戌却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物,他与卫灵公的夫人南子对立,密谋诛除南子党羽,事未发就被驱逐出国都。他逃到自己的采邑蒲(今河南长垣)准备发动叛乱。这事发生在孔子到卫国后不久。然而,孔子到卫国后,不仅未对公叔戌的活动表示鲜明的反对立场,反而对他的父亲不断发出赞美之辞,而孔子的弟子们还与公叔戌有所接触。孔子及其弟子的活动显然引起了南子党羽的怀疑,于是密报卫灵公。卫灵公立即派公孙余假到孔子住所监视他们师徒的行动。公孙余假那蹑手蹑足的进进出出的行动,还有他那阴冷的贼溜溜的目光,使孔子难以忍受,就于鲁定公十三年(公元前497年)年底或第二年初带着弟子们离开了卫国国都。这时,陈国的青年贵族公良孺拜孔子为师,带着5辆车子与孔子一同离开卫都。他劝孔子到他们国家暂时安身。此时的孔子四顾茫茫,陷入困境,只得听从公良孺的安排,决定赶赴陈国碰碰运气。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