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射礼的高潮部分:三番射 上

日期: 2014-10-29
浏览次数: 104

古代射礼的高潮部分:三番射


古代射礼的高潮部分:三番射 上


作者:郭云鹏  郑双  贾静歌   来源:彭门创作室

 

设司正

主人命司正留宾。主人从南侧离席下堂,并命相礼之人行司正之事。被选中的司正辞谢一番,然后应许。主人行再拜礼,司正还礼答拜后,主人升堂回到原来的席位。此时司正洗觯,洗毕,从西阶升堂,由楹北前走到阼阶上方,面朝北接受主人的命令。再到西阶上方请求宾客留下,宾推辞一番后答应。司正转告主人,然后站立在堂上两楹之间相拜。主人在阼阶上方行再拜礼谢宾,宾则在西阶上方对主人回两拜,然后相揖各入席。

司正斟酒后从西阶下堂,在庭中间的位置面朝北坐下,将觯放置在地上后起立,后退站立一会。然后稍前行,坐下取觯后又起立,之后又退回到当初稍后退之位坐下。不祭酒,干杯后起立,又坐下,放觯在地,随之一拜,然后手拿觯起立。洗觯后面朝北坐下,将觯放在原来的位置(中庭)上,起立。然后稍稍后退,面朝北站立在觯的南边。到这时还没有行旅酬之仪。依照乡饮酒礼的礼节,正礼结束后进入旅酬礼的环节,宾如果不再饮酒便可以离开,所以在这里主人命令司正留宾。

下面就是射礼的高潮部分:三番射。

“三番射”,即三轮比赛。《仪礼·乡射礼》记载:“始射,获而不释获;复,释获;复,用乐行之。”儒家的射礼,本质是通过三番射制的礼仪逐渐地对射手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即引导教化射手学习礼乐,最终使射手的心与行都和于“德”。

司射请宾射

还未组成三耦(ǒu)的六个人面朝南在堂下西边等候,以东为上。司射之人走到堂下西边,袒露着左臂,在右手大拇指上戴上钩弦的扳指,左臂披上皮制的臂衣,取弓。用左手拿弓,右大指勾弦,二三指间一起拿四箭从西阶上堂。在西阶上方面朝北向宾说:“弓箭都已齐备,有司们请求射事开始。”宾回答说:“我的德艺不高,但由于诸位先生的提出要求,那就请开始吧。”司射行至阼阶上方,面朝东北报告主人说:“向宾请射,宾已准许。”

陈设射具

司射之人从西阶下堂,来到阶前面西命令弟子把射箭的器具搬入堂下。弟子搬射箭器具陈放于堂下西边。宾和大夫的弓放在西边的堂廉之上,箭横放在弓下,箭括朝北。其余众弓靠于堂下西边,箭则横放在弓的上方。主人的弓箭陈放在东边堂廉上。

司马令“张侯”(即设置箭靶)

接下来司射两手持弓箭,在堂下西边挑选两人一组,组成三组。司射者如同裁判,在他们的南边面朝北命令上射者说:“某人侍射于先生。”命令下射者说:“先生与某某先生射。”此时的司正暂行司马之职。司马命令弟子张射侯,弟子连忙将箭靶左下方的纲绳栓在立柱上。司马又命令获者(报靶人)把旌旗倚靠放置在箭靶的中央。然后获者在箭靶之西退下。

乐工下堂

乐正来到堂下之西侧,命弟子相助乐工将瑟抬至堂下,弟子像乐工入内时一样相助乐工,即从西阶下堂,走到阼阶的东南边,距堂前三个箭杆距离的地方面西而坐,以北为上。乐工面北站立在他们的南边。

三组取弓箭

此时司射仍双手执弓挟四箭,命令三组人员说:“每位射手各自有自己的对手,应当相互礼让,轮流取弓箭。”然后三组成员都袒露左臂,在大拇指上套上钩弦的扳指,左臂穿上皮制的臂衣。有侍者把弓分发给他们,然后每人授于三枝箭。他们全都左手执弓,将三枝箭插于身与右腰带之间,右手二三指间夹箭一枝。司射先站立于即将要射靶的位置之西南,面东。之后三组由司射的西边一起前进,走到司射的西南方向,以北为上首,面东而立,等候司射发令。

司射教射

司射来到三组射手的北边,面东而立,将三枝箭插在身与右腰带间,右手二、三指间夹箭一枝,揖后前行。行至与阶等齐时、阶前时及上堂后,都要面北作一揖礼。如果射礼在州学里举行,就要绕楹的东侧向北行;如果射礼在乡学里举行,就要由楹南侧向东行。当走到与东边的射位相对的位置,面北行一揖礼;走到射位前,再一揖。左脚踏在射位的正中,右脚在后,双脚不可并拢,此时面部还原到箭靶的方向。双目直视箭靶中心,然后低头看一下自己的双脚是否姿态端正。不撤去放置在靶中心的旌旗。司射做出射箭的规范动作后,左手执弓,右手执弦,不拿箭。面南而揖,揖礼如同前来射箭时一样。然后退到他席位的南边,再走到堂的西边,另取一枝箭,夹于右手二、三指间。然后走到阶的西边,取扑插于带间后归其原位,指挥并监督射礼的进行。

始射

始射,即第一番射。司马命令获者手拿旌旗,面朝北背箭靶站立,等候射礼的开始。之后获者按照司马命令做。

第一组射手面西而立,揖进,先射者在左,二人并行。司射回到原来的位置。将要行至台阶前及到台阶前都要面北行一揖礼。先射者先上三级台阶,后射者随后在隔一级台阶上站立。先射者登堂,在稍微靠左的地点站立;等后射者上堂,先射相对作揖礼,然后二人并排前行。每行至平行于射位及到射位时,二人皆面北而揖。他俩各自用左脚踏在自己的射位中心位置,双目直视箭靶正中间,而后两脚并拢等候射箭的命令。

司马来到堂的西侧,不套扳指之类,只是袒露左臂执弓,从司射的南边来到西阶之上;绕过楹柱,下堂来到先射者的后边,面朝西南站立在两射位中间。右手拿着箫,向南扬起拿弓梢端的左手,下达射箭的命令。获者此时要看着旌旗的中箭数回报,喊声不断,直至结束;之后获者坐下,面朝东把旌旗收下,然后起立而待。

司马从后射者的南边绕其后来到西阶之下,再转向司射的南边,来到堂下西边,放下弓,换上正装礼服,然后回到司射的南边站立。司射走向司马相会于西阶前,从相互的左侧交错而过。司射由堂下西阶之东,面北而视先射者说:“不要射伤获者,也不要惊扰获者。”先射者对司射行一揖礼。司射退下,返回原来的位置。

一切准备妥当,射箭开始。

先射者射完第一支箭后,后射者开始射箭。二者轮流交替发射,直到各自射完四箭。获者坐地报中靶数,举旌时,报中靶数的获声与宫音相应,放落旌时唱获声与商音相应。此时只由获者高声报获,而不计数射中的次数。

第一番射礼注重射的练习,并不注重成绩,所以《乡射礼》说:“三耦者使弟子,司射前戎之。”

射箭礼毕,二人皆有弓无箭,面朝南行揖礼,如同射前一样的礼仪。先射者下三级台阶,后射者稍靠右边跟随,与前者间隔一级台阶。下堂后二人并行,先射者行于左边。与第二组上堂射箭的人让于左手边,在阶前相迎,相互一揖。第一组人员由司马的南侧至堂下西侧,放下弓,脱去扳指和臂衣,再穿好正装服在堂下西侧等候,面南而立,以东为上首。

三组人员皆射箭完毕,其各组礼仪过程相同。司射去掉腰间的扑,把它放在西阶的西侧,走上堂,面北而告宾说:“三组已射毕。”然后宾对司射一揖。

陈放箭矢

司射下堂之时,重新把扑插在带间,返回原来的位置。司马走到堂下西侧,袒露左臂执弓,由其位的南边向北前行,与司射相交于阶前,从对方的左侧交错而过,来到西阶之上。然后绕楹之西侧向北行后东转,由右射位之后,站立于左、右两个射位之间,面向西南,向弓行揖礼,然后命弟子收集射出去的箭。获者手拿旌应诺,连续回报射出的箭数,然后拿着旌旗在箭靶之侧站立等候。

司马从左射位的南侧来到其后,再走到西阶,随后来到堂前,面北立于将设“楅”(bī 插箭的器具)位置之南,命弟子设楅。于是设楅于庭中间,南与洗相平行,面东陈放。司马从司射的南侧退下,在堂下西边放下弓,换正装服后归位。弟子取箭后,面北坐于楅旁,然后将箭朝北横放在楅上,随后退下。司马正装进来,行至楅南边,面北而坐,两手将箭四枝为一组地放在左右两边。如箭不足数,则司马又像刚开始那样,袒露左臂执弓,上堂命令说:“取箭不尽!”弟子在西边回答到:“是!”于是再次寻箭放置在楅上。

司射请射

司射把扑倚放于阶之西,然后上堂邀请宾射箭,仪节相同开始时一样。宾应许。如果宾、主人、大夫都参与其中,则应事先告之于宾,并到阼阶之上告之于主人,如此这般,主人要与宾组成一组。随后告之于大夫们,大夫虽然人数较多,他们可以与士结合成对。然后把组合告之于大夫,说:“某人侍射于您!”司射由西阶上,面北请众宾射。司射下堂,将扑插于带间,从司马之南来到堂西,站立,划分组成的多组射手。众宾与即将参加射箭者皆下堂,从司马的南边来到堂之西,站在三对射手的后边,以东为上。大夫组成的射位为上,如果有面东站立的,就以北为上。宾、主人和大夫都没有下堂,司射于是挑选组合的众射手。

三对取箭

司射命令三对轮流取箭,然后回到原位。三对射手轮流取箭,皆袒露左臂,拇指上套有扳指,臂衣穿于左臂,握弓在手,向前立于司马之西南。司射命第一组取箭,然后归位。第一组射手作揖前行,走到楅的不远处,面北一揖,来到偪前,再揖。上射面东而立,下射面西而立。上射揖进,坐下,左手横向拿弓,右手从弓下取一枝箭,将箭放在弓把间,然后捋顺一下箭羽,然后起立。 手拿弓弦向左转,退到原先的位置,面东而揖。接着下射靠进前,坐下,左手横向拿弓,右手从弓上取一枝箭,起立,其他动作与上射一样。既然上、下射手轮流取箭完毕,皆一揖,从对方的向左边经过。归位时面南一揖,然后稍前行,行至楅的南边皆从对方的向左边,面北,取三枝箭插在带间,另取一枝夹在二、三指间,一揖,皆左转归位。此时上射位于右边,与前去楅前取箭之人相交于左手位置,相互一揖,然后退归其原位。

三组交替取箭,其仪节皆相同。后者取射出的箭,要把前者的箭一并取之,以便授于西边侍者,然后返归原位。

众宾取箭

当众宾礼射时,不更替取箭,但皆袒露左臂,拇指上套有扳指,左臂穿皮制臂衣,执弓,腰带间插三箭,右手二、三指间挟一箭。由堂下之西南行,在三对射手射位的南边站立,面东,以北为上。如果有大夫参与其中,则以大夫为上位。

司射作释筹

司射布置射礼,仪式如前。一对一对行揖礼上堂,与开始礼射时相同。司马命令获者离开箭靶之地,获者应许。司马下堂,放下弓返回原位。此时司射依然挟着一枝箭,去掉扑,与司马相交于堂前阶前,后升堂请宾准许计算获者报数的胜负,宾应许。司射下堂,再把扑插在带间,面西站立于欲要设中(裁判之所)的位置之东,面北命令释获者设中,随即视察释算的结果。释获者手拿木刻的盛筭器具——鹿中(形似鹿,背有孔,中空),另一个人手拿算筹随从其后。释获者面东坐于设中,南对着楅,西对着西序。释获人起立接过筭筹,坐下,开始认真计算八枝筭筹后,把其余的筭筹横向放置于“中”的西边,把筭筹的末端朝南摆放。然后起来,恭谨地等候。此时司射近前,在堂下面北命令说:“没有贯穿箭靶的不予计算。”上射对司射一揖。司射退归其位。释获者坐取中内八枝筭筹,验证后,拿起筭筹,起立等候。

三组释筭筹而射

射礼开始之时,如果射中了,则释获人坐中内释算,每射中一箭就放一枝筭筹用来计数。上射的筭筹放于身体的右边,下射的筭筹放于身体的左边;如果有剩余的筭筹,则放在“中”之外。然后取出“中”内八支筭筹,认真核实后,起立等候。三组射礼结束。

到此第一番射结束。第二番射礼包括轮流射箭、祭祀、宴饮等过程。在第一番射礼的基础上,宾、主人、大夫轮流射箭继续感受射礼所带来的振奋。与乐密切配合的射礼,也将射箭的动感与礼乐的教化结合在一起,以一种寓教于乐的方式,培养君子的温润的性格,完善君子的脾性,使之“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