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历史人物 | 颛顼

日期: 2014-11-12
浏览次数: 109

曲阜历史人物 | 颛顼


曲阜历史人物 | 颛顼


颛顼是五帝之一,按排序应在少昊之后。有关颛顼的世系问题,历史记述颇多异说。《史记·五帝本纪》:“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也有文献说是黄帝之孙,少昊之“犹子”。《吕氏春秋·古乐》篇说:“帝颛顼生自若水,实处空桑,乃登为帝。”《路史·后己》引《尚书大传》云:“穷桑,颛顼所居。”空桑或穷桑,即今曲阜。

应当说,颛顼的家族亲缘关系,与少昊更近。《帝王世纪》曰:“颛顼生十年而佐少昊二十而登帝位。”《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海之外有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额顼于此弃其琴瑟。”郝懿行注曰:“《说文》云:孺,乳子也;《庄子·天运》亦云:乌鹊儒。盖有养之意也。……此言少昊孺养帝颛顼于此,以琴瑟为戏弄之具,而留遗于此也。…少昊即颛顼之世父,颛顼是其犹子,世父就国,犹子随侍,眷彼幼童,娱以琴瑟,蒙养攸基,此事理之平,无足异者”这里认为少昊与颛顼是世父与犹子的关系。《世本,帝系》亦云少昊与顺项为叔侄关系。

颛顼因受“少昊鸟国”的孺养和熏陶,在少昊末世或者之后的混乱之时,实施“人神断层”、“绝地天通”的措施,治理天下。

当时社会秩序严重混乱,部族关系分崩离析。颛顼执政后,君权神授,绝地通天,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废除家家人人祀天地、神的祭典,强令民间与各部族禁绝巫教,接受教化。使上层官吏职责初步明朗化,从而强化了中央集权,促进了部族融合,实现了天下一统。因此《国语.楚语下》记载道:“及少昊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为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蒸享无度,民神同位。……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为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日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于是乎有天地神民类物之官,是谓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乱也。”        

所谓“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实际上是人人平等的氏族部落社会里所共有的现象。在阶级形成之前,“神”只是人们的“教师和同事”,不是君临于人民之上的统治者。当阶级社会的因素孕育之后,“神”也就随着“奴隶主愈有力量和权威”而上升。所谓南正“重”、火正“黎”,当是善于观察天像、通晓巫术之类的人物,他们表达天命,显示神灵,上达民情,下宣神旨成为协调管理天神与人事的专职人员,成为部落首领管理属下的一种工具。

针对群婚群居、男女无别、长幼无序现状,颛顼改革婚姻制度,始于男婚女嫁,禁绝血缘联姻;教诲伦理,规矩了洪荒子民,使人类文明进入一个新纪元。据说,中国九州建置区划,创制于颛顼时代。黄帝时代虽然统一了中原地区,但周围大部分地区还处在原始氏族体制下,直到颛顼文治天下才实现了华夏部族与周边多民族的大融合,形成了各民族的真正统一。

《吕氏春秋》曰:“帝颛顼生自若水,实处穷桑,乃登为帝。”这清楚的说明,曲阜是颛项登上帝位的地方;也是他活动故地之所在。清孔尚任《阙里志》云:“颛顼祠在曲阜城外东北,今为玄帝庙,故老传为古颛顼祠。考颛顼城在曲阜东南山中,……《世纪》云高阳自穷桑徙帝丘,承少昊金天之政……道书言去帝者,即高阳氏也。”颛顼城在曲阜东南山中,具体何处?王子襄《酒志物沉》曰:泗水境内有姑幕氏之国“颛顼封其庶子穷蝉于姑幕,徙封少典氏于颛臾。而以故地益姑幕”;又曰,有白马氏之国,“颛顼子骆明生白马、白犬。帝未年,如幕传子敬康,至孙勾望浸衰,帝乃封白马于其地而以一都之地,徙封勾望于部”。

颛顼登帝位后,继少昊而治理东方。为了更好地施政,颛顼迁都帝丘,故《左传·昭公十七年》说:“卫,颛项之墟也,故为帝丘。”疏曰:“卫,今濮阳县,昔颛顼居之,其城内有颛顼冢。”     

颛顼是三皇五帝当中承上启下一位重要人物,他不仅卓有成效地治理东方,而且还“乘龙而至四海”,将中原文明传到西方与南方。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