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栏 Download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8 - 28
点击次数:
孟 氏 中 兴 祖     孟继新 刘欢 曹帅     孟子四十五代孙孟宁,被孟氏后人尊为“中兴祖”。    公元十三世纪初,北方女真部族的铁骑,在一番腥风血雨中南下中原而建立的金王朝,已经是日薄西山,风雨飘摇。而此时蒙古彪悍的战马与锋利的弯刀,已经在朔北的寒风中垂涎欲滴,形成虎狼之势。无数无辜百姓在忍受着河患水灾以及盗贼猖狂的掠夺,曾有史书记载 “赤地千里,白骨蔽野”来描述当时的世象。连年战争加上天灾的猖獗,让这个时代真正的蒙上了一层血色,而无数本应安享天伦的黎民成为了时代的无助的弃儿。然而纵使是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时代,在这个极重血缘关系的东方国度,在邹城这个“孔孟桑梓之邦”有一位老者还在一如既往的延续着祖上的传统——续修家谱——想办法去整理那些残缺难辨但仍有些遗迹来可循家族谱系。或许是邹城东倚沂蒙山区,北枕泰岱南脉的这种特殊地理位置才让其远离战火,让这地区百姓免遭铁蹄蹂躏。这位老者便是孟子四十八代孙孟润,此时已经是风烛残年的他在浩如烟海的文卷资料中去寻找关于孟氏家族的点滴资料,就像一只为了寻找植物而行走在广袤的大漠中的单峰驼,只是为了有价值写东西不至于中断,只是为了完成属于他这一代人的任务。为此他查阅祖上传下来的家族史的很多记载,寒暑易节,未敢懈怠;为此他皓首穷经,翻阅大量相关资料,无数个寂寥的夜晚伴随着妻子的酣眠烛光下的他已经不知道燃尽了多少烛油。条件很是艰难,资料短缺,身为一方县令公务缠身。但他自始至终没有放弃仔细的填充这枯燥的族谱,也未曾有过松懈,自始至终未曾敷衍过自己,因为他知道良心是永远敷衍不了的,这些足以让他骄傲!年轻的时候某个深夜他也应该在烛光下有过抱怨,抱怨人生苦短,抱怨史料繁杂,抱怨错过了多少青春的歌舞升平。但是当他翻阅孟氏家谱时发现...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5 - 28
点击次数:
蝉緌蟹匡  郭耀  郭云鹏  彭庆涛 儒家思想内容丰富,从个体修养来讲有仁、义、礼、智、信、忠、恕、孝、悌等德目,其中“悌”是指对兄长的敬爱之情。孔子非常重视悌的品德,其弟子有若根据他的思想,把悌与孝并列,称之为“为仁之本”。《礼记》有云:“高子臯之执亲之丧也,泣血三年,未尝见齿。君子以为难。”凡人涕泪,必因悲声而出。若血出,则不由声也。今子皐悲而无声,其涕亦出,如血之出,故云泣血。之所以说泣血三年,才有微笑,是因为凡人之情,有哀有乐,哀至则泣血,乐至则微笑。凡人大笑则露齿,微笑则不见齿。君子以高柴所为,凡人难可为之。凡人发声始涕出,乐至为大笑。今高柴恒能如此,其他人不能,所以说能做到高柴那样是很难的。此中所述之人名为高柴,郑人,字子皐,齐国人,春秋时期齐文公十八世孙,少孔子三十岁,身高不满五尺。拜孔子为师后,从未违反过礼节,为人性格直爽,与子路是好友。子路认为他忠厚纯正、能守孝道,并善为吏。高柴担任卫国狱吏时,不徇私舞弊,按法规办事,为官清廉,执法公平,有仁爱之心,受到了孔子的称赞、民众的褒扬。在鲁、卫两国先后四次为官,也是孔门弟子中从政次数最多、时间最长的一个。高柴以尊老孝亲著称,其孝悌风范在其当职期间也对当地人起到了积极的影响。其品行从成邑的故事中可窥一斑。成邑这个地方有一对兄弟,哥哥从小对弟弟特别好,辛苦活总是替弟弟扛,珍贵的食物也都是先给弟弟吃。后来,因为意外兄长不幸去世,待到丧期,弟弟竟穿着一身平常衣物走在大街上,成邑人看到气恼不已,纷纷指责他:“兄长生前对其如此之好,如今早逝,珍爱的弟弟连孝服都不愿为兄长穿上一天,实在不悌。”有人劝他:“你兄长生待你如此之好,如今去世,作为弟弟的你本应穿上丧服为他守孝。可是,为什么你却不愿意穿?你哥哥如果地下有知,难道不会寒心吗?你这是不悌啊。”那人听了却不以为然、一脸不屑地对...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5 - 25
点击次数:
有若解丧陈光  郭云鹏  彭庆涛 孔夫子与其众弟子周游列国十四年后,终于回到了鲁国。回国后,夫子已然六十八岁高龄,他不欲再从事政治,而是从事私人教学与整理文献的工作,将大道传于后世!而随夫子回到鲁国的各位弟子,也继续跟随夫子认真学习孔门思想德行,学习之余,更是有妙趣之事时常发生。今天我们要了解的就是有若、曾子和子游的一段故事。这一天,有若向曾子问道:“你是否听过夫子对于丧的讲解?”听罢这话,曾子不由得凝思,眼睛几眨,回想夫子是否谈过丧的事情。不一会儿,曾子笑着对有若回答到:“我想起来了,咱们夫子说过这事儿。夫子说‘丧欲速贫,死欲速朽’!”曾子话音刚落,有若连忙否定曾子说:“你说的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不是君子应当说的话!我坚信,我们的夫子不可能说这话!”而曾子再一次强调道:“我是亲耳听到咱们夫子说的这句话!”有若依旧不信:“这不是一个君子应当说的话!咱们夫子一定没有说过这句话!”曾子一看有若是铁定不相信夫子曾说过这话,马上又说:“我一个人说,也许你不信,两个人总可以证明了吧!当时我和子游两人听夫子他老人家讲的这话!这回你不能不信了吧?”听完这话,有若心想:不可能啊!夫子不可能说这种话啊!就算说过这话,也定是出于某种情形才说的,而不可能是夫子的本意。想到这儿,连忙对曾子说:“不跟你争了,就算是夫子说过吧!但我敢肯定夫子说这话,必定是有一定原因的!否则,夫子是不会说这话的!”就这样,二人不欢而散。随后,曾子疑惑不已,很快将这件事告诉了子游。子游听说后,意味深长地对曾子说:“有若不简单啊!他说的话的确像咱们夫子呀!”曾子听了这话,就更疑惑了,于是问:“但是夫子确实说过这话啊!那你又为何同意有若的观点?”子游笑着回答道:“记得当年夫子游于宋国时,曾看到过司马桓魋为自己修建石椁,修了好几年都未竣工,可见其石椁规模耗资之大。夫子对此事激愤感叹道:像这样如此之豪...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5 - 24
点击次数:
植楷庐墓 郭耀  许晓帆  彭庆涛 春秋时期,诸侯割据,在连绵战乱中礼乐制度开始走向崩坏。孔子为了宣扬心中道义,拯救这混乱不堪的局势,不辞辛苦周游列国14年。圣人一行栖栖遑遑,辗转各国。子路战死,颜回早逝,孔鲤先故,“大道不行”,接连的刺激击垮了孔子。在那个弥漫着战火与纷争的春秋,一位思想巨人倒下了。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曾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孔夫子便是那重如泰山的一位圣哲。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圣人也抵不过时光的流逝,终将化为滚滚江水中的一滴,带着他的智慧和哲思,伴着弟子们的哀痛远去。而其尸身就葬在鲁城北面的泗水岸边,算是叶落归根、魂归故里。那一日,丝雨霏霏,天地昏暗一片,微风夹杂着凛冽潮湿的气息拂过,天地万物仿佛也在低声抽泣。众弟子按照儿子失去父亲的丧礼,安葬了圣人。这场丧礼由公西赤主持,没有大操大办,朴实而不失严肃,简单却又不失庄重。并不是孔门弟子没有经济实力,子贡家财万贯,给老师办多大的丧礼,他都承担得起。但是他不想这样做,因为子贡深懂儒家礼仪,并且十分珍惜老师的声誉。他知道老师一生简朴,唯有一场既符合礼仪又适当得体的丧礼,才能为老师的一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是日,孔门弟子齐聚于泗水岸边的圣人墓前,子贡挥泪与同门师兄弟掩面而泣以哀悼老师,并且共同约定为老师服三年之丧。跪在墓碑前,子贡恍惚间忆起往日与老师共处的点点滴滴。他忆起曾经问道时老师的循循善诱,探讨赎人事件时老师的举一反三,老师提问时的那一句“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辩论学术问题时,老师的超世拔俗,那些谆谆教诲让他受益匪浅……服丧三年间,他与师兄弟们共被丧服,扫墓洒水,种植树木,互抒哀思。对子贡来说,三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般流逝。三年后,师兄弟们自觉服丧期已过,即将离去,不禁又相对痛哭流涕,哀尽,各自拭泪离去。而子贡向老师的墓地走去,久久...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5 - 19
点击次数:
单衣顺母郭兆东  郭云鹏  彭庆涛 儒家对外要求做到“忠”,对内要求做到“孝”,如果说“忠”是治国层面之准则的话,那么“孝”就应当是齐家之本了。孔子说过“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儒家对孝道的重视可见一斑。而孔门诸弟子也大都继承并切身践行了孔子所提倡的“孝”,其动人事迹不乏可陈之处。闵子骞可以算得上是孔门七十二贤中以孝闻名的一位了,他也被后世列为“二十四孝”之一,孔子这样称赞说:“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闵子骞的母亲去世得很早,他自幼便失去了母爱。过了几年,他父亲又娶了一位新夫人,可是这个继母却并没有让闵子骞得到温暖和照顾,恰恰相反,继母的到来使得闵子骞更加可怜和不幸。再到后来,继母给闵家生下了两个儿子,闵子骞的父亲越来越宠爱继母,可是闵子骞的日子却变得越来越苦,继母常常偏袒宠溺自己的两个儿子,却给无辜的闵子骞穿小鞋。弱小又无助的闵子骞真可谓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一个寒冷的冬天,闵子骞的父亲担心他的几个孩子们被冻坏,就让闵子骞的继母给孩子们缝制些过冬的厚衣物来御寒。继母心灵手巧,针线活做得非常好,很快就把衣服做完了,做完之后她还在每件衣服上做了不同的标记,然后分发给孩子们。在数九寒冬的时节里,大家得到厚衣服穿,别提多高兴了。但是,外表看起来差不多的衣服穿上之后却完全不一样。继母的两个小儿子的衣服保暖效果很好,穿在身上十分舒服惬意。闵子骞就不一样了,他把衣服穿上后却觉不出暖和,在北风里依旧冻得瑟瑟发抖。一天,父亲带闵子骞驾车出趟远门,结果闵子骞在严寒里不停地发抖的手根本连缰绳都握不住,父亲见了便有些生气地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居然这点事儿都办不好!”闵子骞边打寒颤边回答说:“因为太……太冷了。”父亲听完诧异道:“早就考虑到你们会冷,我不是让你继母给添置衣物了么。穿上厚棉衣还说冷,分明是借口!你这小子如此懒惰,真是恬不...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5 - 19
点击次数:
智慧故事二则王凡  郭云鹏  彭庆涛 明代学者陈献章曾说:“惟我先圣孔子,道高如天,德厚如地,教化无穷如四时。”孔子不仅是儒家的开山祖师,他同时也是中国教育史上第一位公开教学的教育家,最先把古代氏族贵族所专有的诗、书、礼、乐这类学问教与弟子,不问来学者出身贵贱,实行“有教无类”把官学变成私学。作为中国师道之源和教育的先行者,孔子被后世誉为“万世师表”。孔子盖弟子三千焉,教之以诗书礼乐之学,其中更有七十二人身通六艺,被称为孔门七十二贤。他们各有专攻,德行出众,雕鹗鸾凤各自飞,不尽相同。他们有的才思敏捷,能言善辩,如子贡;有的治理有方,才智过人,如宓子贱;有的为人刚直,侠肝义胆。此番回望何悠悠,今人追忆古贤人,我们回看历史,品先贤风采,赏君子之才。 子贡出使端木赐,字子贡,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孔门言语科之优异者,孔子曾称其为“瑚琏之器”。公元前484年,田常想要在齐国叛乱,却害怕高昭子、国惠子、鲍牧、晏圉的势力,所以想转移他们的军队去攻打鲁国。当时的鲁国虽然在诸侯国之中上有一席之地,但是面对强大的齐国还是无能为力的,当鲁国朝野上下因战争的到来而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子贡为救鲁挺身而出,出使齐、吴、越、晋四国。当时鲁国面对强大的齐国、吴国、晋国,不管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都是弱小的一方,子贡先说服田常攻打吴国,接着又劝服吴国救援鲁国,为了让吴国放下警惕,后又只身前往越国说服其暂时不要攻打吴国,最后又来到晋国,让晋国做好准备抵御吴国的进攻。作好这些谋划之后,形式果然像他预料的那样发展下去,最终吴国灭亡,齐国动乱,晋国变得强大,越国成为了霸主,而鲁国也得以在众多诸侯国当中存活了下来。子贡这一出行,保全了鲁国,扰乱了齐国,灭掉了吴国,使晋国强大而使越国称霸。子贡一次出使,使各国形势发生了相应变化,十年当中,齐、鲁、吴、晋、越五国的形势各自有了变化。...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5 - 19
点击次数:
天下为公孙元睿  郭云鹏  彭庆涛 孔子及其所创立的儒家学派,之所以能够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称道和赞颂,有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其可贵的家国情怀和天下胸襟。其实,通过仔细地了解孔子生平我们可以发现,究其一生,孔子都把克己复礼、匡衡天下作为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并为之奔走和努力。他从不把眼光只拘泥于一家一户、一国一君,而是把整个天下的礼乐制度的恢复和完善放在自己的心中。孔子这样的旷阔情怀,我们可以从言偃、子华与孔子的故事中窥得一二。言偃是孔子的一位弟子,位列七十二贤。《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载:“言偃,吴人,字子游。少孔子四十五岁。”事实上,言偃也是孔子这七十二位弟子中唯一一位南方人。他比孔子小了四十五岁,可知他是孔子晚年时候的弟子。言偃在孔子这里学习时,非常认真刻苦,孔子也非常满意言偃的表现。曾说:“吾门有偃,吾道其南。”意思是说孔门之中有了言偃,儒家学说才得以在南方地区传播。在唐代他被列入“十哲”之内,以配祀孔庙。由此也可见得言偃在孔子众弟子中的地位极高。有一次,言偃陪同孔子参加鲁国的蜡宾,即一种在年终时捕猎禽兽以祭祀先祖的活动。活动完毕之后,孔子在宗庙之外的楼台上游览,不由得感慨长叹起来。孔子所叹息的,大概是感叹鲁国的现状。言偃在他身边问道:“老师为什么叹息?”孔子回答说:“大道实行的时代,以及夏、商、周三代英明君王当政的时代,我都没有赶上,但我却都很向往啊。”接着,孔子开始向言偃讲述大道之行的时代是什么样子的:“在大道实行的时代,天下为天下人所共有。选举贤能的人来管理政务,每个人都讲究诚信,崇尚和睦。因此人们不只赡养自己的父母,不只抚育自己的子女。要使老年人能够安享晚年,使壮年人能有所作为,使幼儿能得到良好的教育,使老而无妻的人、老而无夫的人、幼而无父的人、老而无子的人、残疾人都能得到供养。男子要有职业,女子及时婚配。人们憎恶把财货扔...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5 - 12
点击次数:
曾子寝疾雷忠意  郭云鹏  彭庆涛 孔子重礼,以“克己复礼”为任,终身致力于推崇西周礼法。在其门下的众多弟子之中,被誉为“宗圣”的曾参可以说是孔子这一主张最好的继承者和实践者。毋庸置疑,我们可以从《论语》中的许多言语寻出曾子对礼法推崇的踪迹。如《论语•学而》里的“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论语•子张》中的“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此外,在《大戴礼记·曾子制言上》中也有所体现,如“夫行也者,行礼之谓也。夫礼,贵者敬焉,老者孝焉,幼者慈焉,少者友焉,贱者惠焉”。这些流传至今的言语可谓字字珠玑,在那个礼崩乐坏、社会变迁的时代对礼的践行者来说,其启发意义也是不可忽视的。当然,曾子对于礼的维护与重视不仅体现在言语上,更表现在实际行动中。他一生严于律己、恪守礼制,并且身体力行地践行自己的信仰,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也不曾动摇。《礼记•檀弓上》中便记载了一则曾子在临终前亦坚守礼法的故事。曾子病倒在床上,情况危急,此时的他就像是即将消失在地平线的太阳,随时都会西沉。他安静地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着。弟子子春则坐在床下,看着病危的老师,便不免想起老师对自己的谆谆教导,心中甚是伤感。两个儿子曾元和曾申围坐在曾子脚旁,尽心服侍自己的父亲。另有一个童仆安静地坐在墙角,手中捧着摇曳的烛火,盯着床上的席子,脸上露出几分疑惑,忽而又将头微微垂下似乎在思考什么。又过一会,童仆终是按捺不住,指着床上铺着的席子问:“我看这床上所铺席子的花纹繁复、华丽光洁,是大夫所用的席子吧?”三人听后皆是一惊,生怕吵到曾子。子春深深明白老师平时严以律己、恪守礼制,若是知道所用的席子不合礼制定是要更换的,于是他情急之下轻声呵斥童仆,让童仆住口不可再提席子之事。此时,曾子突然惊醒过来,似是听到了童仆刚刚的话,他转头看向墙角的童仆,强打起精神来用干哑的嗓音答了一声“啊!”...
162页次1/21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