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栏 Download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8 - 28
点击次数:
孟 氏 中 兴 祖     孟继新 刘欢 曹帅     孟子四十五代孙孟宁,被孟氏后人尊为“中兴祖”。    公元十三世纪初,北方女真部族的铁骑,在一番腥风血雨中南下中原而建立的金王朝,已经是日薄西山,风雨飘摇。而此时蒙古彪悍的战马与锋利的弯刀,已经在朔北的寒风中垂涎欲滴,形成虎狼之势。无数无辜百姓在忍受着河患水灾以及盗贼猖狂的掠夺,曾有史书记载 “赤地千里,白骨蔽野”来描述当时的世象。连年战争加上天灾的猖獗,让这个时代真正的蒙上了一层血色,而无数本应安享天伦的黎民成为了时代的无助的弃儿。然而纵使是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时代,在这个极重血缘关系的东方国度,在邹城这个“孔孟桑梓之邦”有一位老者还在一如既往的延续着祖上的传统——续修家谱——想办法去整理那些残缺难辨但仍有些遗迹来可循家族谱系。或许是邹城东倚沂蒙山区,北枕泰岱南脉的这种特殊地理位置才让其远离战火,让这地区百姓免遭铁蹄蹂躏。这位老者便是孟子四十八代孙孟润,此时已经是风烛残年的他在浩如烟海的文卷资料中去寻找关于孟氏家族的点滴资料,就像一只为了寻找植物而行走在广袤的大漠中的单峰驼,只是为了有价值写东西不至于中断,只是为了完成属于他这一代人的任务。为此他查阅祖上传下来的家族史的很多记载,寒暑易节,未敢懈怠;为此他皓首穷经,翻阅大量相关资料,无数个寂寥的夜晚伴随着妻子的酣眠烛光下的他已经不知道燃尽了多少烛油。条件很是艰难,资料短缺,身为一方县令公务缠身。但他自始至终没有放弃仔细的填充这枯燥的族谱,也未曾有过松懈,自始至终未曾敷衍过自己,因为他知道良心是永远敷衍不了的,这些足以让他骄傲!年轻的时候某个深夜他也应该在烛光下有过抱怨,抱怨人生苦短,抱怨史料繁杂,抱怨错过了多少青春的歌舞升平。但是当他翻阅孟氏家谱时发现...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2 - 07
点击次数:
射之余意,礼俗寓之——投壶                  作者:郭云鹏  郑双  吕静茹   来源:彭门创作室  投壶既是我国古代宴会的一种礼制,又是一项能深入巷陌的游戏。《礼记·投壶》郑玄注:“投壶,射之细也。”此外还有“射之余意为投壶,且寓礼焉。”可见,投壶是射礼的“余意”和延续,而且和射礼一样同样具有教化功能。射礼又含乡射、大射、燕射多种,究竟是由哪种演变而来,历史资料上没有明确记载,不过古人的多种推测为我们提供了探索的方向。其一,有学者推测投壶是由“燕射”演变而来的。《周礼·春官·乐师》:“燕射,帅射夫以弓矢舞。”在古代,君主常以射礼娱乐各国来宾。虽为娱乐,但真实的目的在于通过射礼表演窥看各国对军事的重视程度。但因宴饮时过于紧张的气氛不利于外交的推进,具有军事震慑力的燕射礼也逐渐演化成较为温和的投壶礼。其二,郑玄云:“射、投壶皆所以习武因为乐。”无论射礼还是投壶都是为了整军习武的,但射礼受场地要求较大,一旦庭院过小就不能够张侯置鹄。所以,占地少、仪式稍微简略的投壶应运而生。其三,有人认为,投壶是为部分人而产生的。由于奴隶主阶级日趋腐化,拉弓射箭的武力才能日趋退化,但在春秋战国时期成年男子不会射箭被视为耻辱,射箭就被要求略低的投壶所取代。还有一种观点是,当时的文者更强调内心的修养,从容安详、讲究礼节的投壶更能适合他们的需求。(一)投壶礼的嬗变在春秋战国时期,投壶礼更具仪式性,背后的政治特征也很明显。投壶礼流传于贵族、诸侯间,是彼此友好往来时的一项重要仪式内容。《左传·昭公十二年》记:“投壶,晋侯先。穆子曰:‘有酒如淮,有肉如坻。寡君中此,为诸侯师。’。”可见投壶成为了一种进行间...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2 - 07
点击次数:
中国古代的弓箭作者:郭云鹏  吕静茹  魏欣恬     来源:彭门创作室  正如恩格斯所说:“弓箭对于蒙昧时代,正如铁剑对于野蛮时代和火器对于文明时代一样,乃是决定性的武器。”弓和箭确实在我国古代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远古时期,我们的祖先依靠弓箭来狩猎,虽然当时只是简单的工具,但它使祖先在与大自然的斗争中有了一个重要的生存保障。后来弓箭不断完善改进,它从简单的生存工具演变成一种致命的武器,并被广泛应用于战争。相比于刀、枪、长剑,弓箭射程远、速度快、质量轻,使用方便,因此成为战争中的重要武器。随着文化的发展,人们更注重射箭的文化功能,赋予了新的内涵。射箭发展成一种礼仪,射礼是中华礼仪文化的重要形式。《礼记·射义》:“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观德行矣。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由此可见,射礼对人们的道德教化有重要作用。弓箭形制的演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古人“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做成简单的弓箭。此后出现了石镞、骨镞。山西峙峪旧石器时代晚期地层中发现的一枚长2.8厘米的石镞,整体略呈扁平三角形,前端尖锐,后部略有收分,可以嵌于木制箭杆之上,这可以说是弓箭的最初形态。在新石器时代,箭镞多骨镞、角镞,泰安大汶口文化遗址中出土的骨镞共有三种形制。第一种比较原始,第二种初具铤的雏形,第三种则有了明显的箭铤。到了夏代,石镞、骨镞演变成青铜箭镞。此时的箭镞有两种形制,一种是尖圆头扁铲形,一种是镞脊突起,两翼扁平后展,形成倒刺。商代青铜镞加大两翼夹角,倒刺更尖,并在翼上磨有血槽。西周时期青铜镞继续改进,两翼夹角更大,倒刺磨平,呈平铲形。春秋战国时期,社会动荡不安,诸侯间战争不断,使得弓箭在军事上...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2 - 07
点击次数:
中国古代的五射弓道与“君子之争”作者:郭云鹏  张博斐  王思源   来源:彭门创作室在今天,论起弓道,恐怕多数人只能想起日本,继而给予中国一定可怜的回想。细究之,便可知日本弓道其实源于中国,准确地说是《仪礼·射义》的传入造就了日本最初的弓道。可惜的是,与弓道有关的运动在中国已不存在。但中国古代的历史典籍却又清晰地记载着这一礼仪,甚至在各朝各代中也都有继承和发展。中国造成古代文化与现代文化断层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近代的屈辱战争和扭曲的文化探索都为其古代文化的发展放上了绊脚石。但是历史上对它的记载,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人们弓道的真正起源地和出发点。《仪礼·射义》中对射礼的性质、目的、做法都有明确规定,并以文射为指导思想。古代行射礼时共有五种射法。在《周礼·地官·保氏》中有载:“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郑玄注引郑司农曰:“五射:白矢、参连、剡(yǎn)注、襄(rǎng)尺、井仪也。”贾公彦疏:“云白矢者,矢在侯而贯侯过,见其鏃(zú)白;云参连者,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也;云剡注者,谓羽头高鏃低而去,剡剡然;云襄尺者,臣与君射,不与君并立,襄(让)君一尺而退;云井仪者,四矢贯侯,如井之容仪也。”白矢即射穿箭靶而露出白色箭头,表明发矢准确而有力,这可以说是五射中最为简单的一种,却也极为考验水平,可以说是射的基础。参连即一连射出许多箭,第一只箭已经射中箭靶,而后面的箭的箭头则依次射中前面的箭尾,箭箭相连,形成一条直线,这一射法,对于射术的要求提高,既要发力得当,不致箭尾不连;又要准确无差,不然难成直线。一旦直线连成,想必定是壮观。剡注即箭射出,箭尾高箭头低,徐徐行进的样子,此射法看似简单,却也在隐形之中验证射手的力度情况和掌弓之技。襄...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1 - 30
点击次数:
孔子与射礼作者:郭云鹏  张博斐  吕静茹   来源:彭门创作室《周礼·地官·大司徒》载:“三曰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射”属于六艺之一,而在孔子时代“六艺”尤为重要。这样,乡射礼自然也就受到了孔子的高度关注。《论语》中与“射”相关的就有五章。《论语·八佾》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论语·八佾》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论语·述而》“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论语·子罕》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论语·宪问》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ào)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历史上关于孔子与射礼最直接的记载是“射矍相圃”。“矍相”,即射箭时态的表情神态描述。“矍”,本意为双目鹰隼般的警觉,以手(《说文》:“又,手也。”)示意射箭。“相”,眼中的木质靶心、目的。时无“矍相圃”之名,因孔子在此传授射术而得名。“射矍相圃”一事最早见于《礼记·射义》: 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射至于司马,使子路执弓矢,出延射曰:“贲军之将,亡国之大夫,与为人后者不入,其余皆入。”盖去者半,入者半。又使公罔之裘,序点,扬觯而语。公罔之裘扬觯而语曰:“幼壮孝弟,耆耋(qí dié)好礼,不从流俗,修身以俟死者,不,在此位也。”盖去者半,处者半。序点又扬觯而语曰:“好学不倦,好礼不变,旄(máo)期称道不乱者,不,在此位也。”盖有存者。射之为言者绎也,或曰舍也。绎者,各绎己之志也。故心平体正,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则射中矣...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1 - 30
点击次数:
射礼仪程细节简述作者:郭云鹏  张香萍  王凡   来源:彭门创作室“射”是我国古代六艺之一,是古代男子的必备技能。射礼不仅是古代选拔勇武有力人才的方式之一,更肩负着礼仪教化使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且相对于其他礼仪,射礼的表现形式最为特别,因此在其具体仪程中有着许多我们应该注意的细节。乡射礼之宾一般用处士,若有大夫来参加射礼,就用公士。公士即为在官之士。牲羞、器具牲,用狗。在堂下东壁北边的地方烹饪。器具,酒尊之上要用粗葛布巾覆盖,宾来到后撤去;席要用黑布镶边的蒲席。主客席位次序设在西序前的席,以北为上位。西序之席,即堂上三宾长之席。三宾长之席一般设于宾席之西,面朝南。诸公大夫的席设在宾席的东边同样面朝南。如果来参加射礼的诸公大夫人数多,在宾席的东边排列不下,宾席和三宾长之席就要相应地往西移,三宾长之席就可能移到西序前,由北向南面朝东设,即“西序之席”。饮酒器具名物献酒用爵,其他用觯。接受主人献酒的人饮完爵中酒向主人行拜礼,起身后要酢主人。笾用于盛放肉脯,即晾干的五条肉排列于内,另有半条横置其上,肉脯条长一尺二寸。豆用于盛放肉汤——醢。俎平时藏于东壁,行礼时移至西阶,再从西阶分别陈置于席前。宾之俎上面盛放的肉食有:脊、胁、肩、肺。主人之俎上面盛放的肉食有:脊、胁、臂、肺。肺要用刀割离分开。牲都要用其右半体,肉皮向上放置。 注意事项凡是举爵献宾、献大夫、献乐工,都要进脯醢。凡是接受酬酒而不饮,应将觯放在席前脯醢的左边;凡是举觯向宾、或向宾和大夫进酬酒以为酬旅或无筭爵发端的,要将觯放在宾和大夫席前脯醢的右边。主人向众宾之长献酒时,只为其中最长者一人洗爵,此时辞洗之礼与宾向主人辞洗相同。若有诸公在,则如同宾礼,大夫则如同介礼。没有诸公的情况下,则对大夫如同宾礼。乐声响起后,大夫不再入内。乐正与堂下众宾一起依次接受酬酒。三人吹笙一人吹出和声而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1 - 30
点击次数:
古代射礼的尾声:宴酣之乐作者:郭云鹏  张香萍  王凡   来源:彭门创作室旅酬司马此时反转为司正,退回到觯的南侧站立。乐正命弟子协助乐工就位。弟子协助乐工如同下堂时一样,升自西阶,返位坐下。宾面北而坐,取放在俎西侧的觯,起立,来到阼阶之上面北献觯答谢主人。主人走下席,立于宾的东侧。宾坐于地并把觯置于地,拜,然后执觯起立。主人答拜。此时宾不用祭先人,就饮干觯中之酒,饮完后也不回拜,也不用洗觯。再斟满酒,行进面朝东南。主人于阼阶上面北拜,宾稍后退。主人进前接过觯,宾于主人之西面北拜送。宾行揖礼后就席。主人执觯来到西阶之上酬大夫。大夫走下席,站立于主人西侧。如同宾酬主人时的礼仪相同。主人行揖礼就席。如果没有大夫,则众宾之长者受酬,礼仪是一样的。司正来到西阶之上,主持旅酬仪式,命受酬者说:“某人向某先生酬酒。”受酬者下席。司正走到西阶之上,面朝东。众受酬者拜、起立及饮酒之礼仪,皆如宾酬主人。旅酬遍及众宾,于是依序酬堂下众宾,众宾皆上堂,于西阶之上受酬。最后一位受酬者饮酒后执觯下堂,把觯放在篚中。举觯授宾、大夫司正下堂走到原来的位置,命二人举觯授于与宾与大夫。举觯者皆先下堂洗觯,然后斟满酒上堂,于西阶之上面北而坐并把觯置于地,拜后,执觯而起。宾与大夫皆在席的末端答拜。举觯者皆坐下祭酒,随之饮酒,干杯后起立。然后再次坐在地上奠觯,拜,执觯起立。宾与大夫皆答拜。举觯者要和上堂时相反的方向下堂洗觯。上堂时斟满酒,皆立于西阶之上,面北站立,以东为上,宾与大夫拜。举觯者皆进前,把觯放置于脯醢的右侧。宾和大夫辞谢,坐着接过觯然后起立。举觯者退返其位,皆拜送,然后下堂。宾和大夫坐下,把觯各自放置于脯醢的右边,起立。如果没有大夫在场,则使一人举觯授宾。复杂的饮酒过程,不仅使众人感受到浓厚热烈的射礼氛围,而且也达到了让众人“明长幼之序”的目的。请宾坐燕、撤俎司...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1 - 23
点击次数:
古代射礼的高潮部分:三番射 下作者:郭云鹏  郑双  贾静歌   来源:彭门创作室  司射命三耦入射位司射来到堂之西侧,袒露左臂,拇指套上扳指,左臂着皮制的臂衣,行至阶西放弓处取弓,右手二、三指间挟上一技箭,把扑插于腰带间返位。然后司射又把扑倚放于阶西处,升堂请宾行射礼,仪节如初。宾应许。司射走下堂,再次把扑插于带间,由司马的南侧来到堂下西侧,命三耦及众宾皆袒左臂,着扳指,穿臂衣,执弓各就其位。司射先返归原位。三耦及众宾皆按指令袒露左臂,套上扳指,穿上臂衣,执弓,各自与自己对手前行,归于射位。取箭司射命射手交替取箭。三耦交替取箭的礼节如初,然后返位。此时宾、主人及大夫下堂行揖礼与前相同。主人来到堂下东的侧,宾来到堂下西的侧,他们皆袒左臂,套扳指,着臂衣,执弓,一起前行。行至阶前一揖,行至楅前再揖,交替轮流取箭如前相同。取箭完毕,面北把三枝箭插于身右带间,在右手二、三指间挟一枝箭,行揖礼后退下。宾位于堂下西侧,主人位于堂下东侧,皆放下弓箭,换好正装。当行至阶前一揖,上堂前再一揖,然后就席。大夫袒左臂,套扳指,着臂衣,执弓来到射位之南。揖礼后前行,皆如先前相同。耦面朝东站立,大夫面朝西站立。大夫就近楅前而坐,解下捆箭的茅草绳,站起来归位。而后耦揖进,也近楅而坐,取出四枝箭,用手捋顺一下箭羽后起立,返回其位前又一揖。大夫再次近楅而坐,也取出四枝箭,与其耦一样,面北,在身右带间插三枝箭,右手二、三指间挟一枝箭,揖而退下。耦返归射位。大夫继而来到序西侧,放下弓箭,换好正装,升堂就席。众宾继而如前一样,各交替轮流取箭,挟箭返回射位。司射请求以乐的节拍射司射先进,犹如挟一枝箭而作上射如初。第一对射手揖升如初。司马升前,命令获者前去靶位,获者应诺。司马下,放下弓返位。司射与司马相交于阶前,去掉扑,换好正装。上前...
240页次1/30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