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栏 Download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8 - 28
点击次数:
孟 氏 中 兴 祖     孟继新 刘欢 曹帅     孟子四十五代孙孟宁,被孟氏后人尊为“中兴祖”。    公元十三世纪初,北方女真部族的铁骑,在一番腥风血雨中南下中原而建立的金王朝,已经是日薄西山,风雨飘摇。而此时蒙古彪悍的战马与锋利的弯刀,已经在朔北的寒风中垂涎欲滴,形成虎狼之势。无数无辜百姓在忍受着河患水灾以及盗贼猖狂的掠夺,曾有史书记载 “赤地千里,白骨蔽野”来描述当时的世象。连年战争加上天灾的猖獗,让这个时代真正的蒙上了一层血色,而无数本应安享天伦的黎民成为了时代的无助的弃儿。然而纵使是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时代,在这个极重血缘关系的东方国度,在邹城这个“孔孟桑梓之邦”有一位老者还在一如既往的延续着祖上的传统——续修家谱——想办法去整理那些残缺难辨但仍有些遗迹来可循家族谱系。或许是邹城东倚沂蒙山区,北枕泰岱南脉的这种特殊地理位置才让其远离战火,让这地区百姓免遭铁蹄蹂躏。这位老者便是孟子四十八代孙孟润,此时已经是风烛残年的他在浩如烟海的文卷资料中去寻找关于孟氏家族的点滴资料,就像一只为了寻找植物而行走在广袤的大漠中的单峰驼,只是为了有价值写东西不至于中断,只是为了完成属于他这一代人的任务。为此他查阅祖上传下来的家族史的很多记载,寒暑易节,未敢懈怠;为此他皓首穷经,翻阅大量相关资料,无数个寂寥的夜晚伴随着妻子的酣眠烛光下的他已经不知道燃尽了多少烛油。条件很是艰难,资料短缺,身为一方县令公务缠身。但他自始至终没有放弃仔细的填充这枯燥的族谱,也未曾有过松懈,自始至终未曾敷衍过自己,因为他知道良心是永远敷衍不了的,这些足以让他骄傲!年轻的时候某个深夜他也应该在烛光下有过抱怨,抱怨人生苦短,抱怨史料繁杂,抱怨错过了多少青春的歌舞升平。但是当他翻阅孟氏家谱时发现...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1
点击次数:
卜商问诗冯文浩  郭云鹏  彭庆涛 自孔子以来,儒家学派绵延数千载,儒家经典也是浩如烟海,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便是“四书五经”,《诗经》便是其中之一。孔子曾多次提及《诗经》以表现自己的赞美和重视,如:“《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但是《诗经》内容有时也会显得晦涩难懂,这时孔子的弟子便会去请教孔子,孔子也会分享自己的心得。“孔门十哲”之一的卜商就曾向孔子请教过《诗经》的相关问题。卜商,字子夏,晋国人,比孔子小四十四岁。卜商博学著称,他长于《诗》,深于《书》,明于《易》,著于《礼》。相传《诗经》、《春秋》等儒家经典是由他传授下来的。《史记》中有关卜商的一个小记载曾提到子夏提问关于《诗经》中的一个句子,孔子回答说绘画的要旨在于一个“素”字,子夏立刻深刻认识到做人也应当以礼为先。从中可见子夏和老师之间亲切的互动交流。除此之外,卜商和老师孔子还讨论过更加深入的问题。首先卜商向孔子问道:“请问《诗》上所说的‘平易近人的君王,就好比百姓的父母亲’,怎样做才可以被称为‘百姓的父母’呢?”孔子回答说:“说到‘百姓的父母’,他必须通晓礼乐的本源,达到‘五至’,做到‘三无’,并把这些普及于天下;不管任何地方出现了灾祸,他一定能够最早知道。做到了这些,才算是百姓的父母啊!”到这儿并没有结束,子夏依旧孜孜不倦的汲取知识,于是他继续询问什么是“五至”。孔子回答说:“既有爱民之心至于百姓,就会有爱民的诗歌至于百姓;既有爱民的诗歌至于百姓,就会有爱民的礼至于百姓;既有爱民的礼至于百姓,就会有爱民的乐至于百姓;既有爱民的乐至于百姓,就会有哀民不幸之心至于百姓。哀与乐是相生相成。这种道理,瞪大眼睛来看,你无法看得到;支楞起耳朵来听,你无法听得到;但君王的这种思想却充塞于天地之间。这就叫做‘五至’。”...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1
点击次数:
子路问津  陈光  郭云鹏  彭庆涛 儒家经典著作《论语》一书中记述了孔夫子这样一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若从字面上出发,这句话的意思可以理解成早上理解了道,晚上死了都可以。但也许它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即明白了仁义的道理,就应该积极地去奉行它、实践它,真正做到知行合一,即使为之付出生命,也在所不辞!而这句话中的“道”是指儒家的“仁义之道”。众所周知,“仁”是儒家思想的核心,也是孔子的最高道德和政治理想。这句话虽然短小,却深刻地反映出夫子对“道”的执著追求!同时,夫子的众弟子们也在跟随夫子学习的道路上,不断地体悟与实践“仁义”的思想。公元前489年,吴举兵陈国,陈国危在旦夕,楚国前来营救。而这时孔子一行正在赶往楚国负函的路途之中,走着走着眼看负函就在前面,可是一条河流却挡住了去路。只见这条河蜿蜒曲折,状如银蛇。而此时天色已晚,根本无法探知渡口在何处,但没有渡口又怎么过河,到达负函呢?正当孔子与众弟子为寻找渡口过河犯愁之际,子路突然欣喜道:“大家看,前面有两个农夫正在耕种,我想他们一定知道渡口在哪里!”夫子抬头一看,果真如子路所说一般,确有人在前方田地里劳作,于是对子路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去询问一下渡口在哪里吧!”子路连忙答应说:“好,我这就去!”或许子路不知道,那两位低头耕作的不是别人,正是隐逸之人长沮和桀溺。他们因不满于当时的黑暗现实,不与统治者合作,故选择了避世隐居,以求洁身自好的人生道路。长沮和桀溺不经意间发现一个陌生人朝自己走了过来,又抬头望见在不远处的车子上,坐着一个人。而当子路走到跟前,刚要张口表明来意,长沮便手指远处车子,询问子路:“那驾车子的人是谁啊?”子路连忙回答说:“那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老师名孔丘!”子路话音刚落,长沮再次问道:“你说的是鲁国的孔丘吗?”子路微笑回答:“是的,正是鲁国的孔丘。”子路心想:...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1
点击次数:
子牛避兄 郭耀  郭云鹏  彭庆涛 “人皆有兄弟,我独亡。”此语乃司马耕感叹自身有一位不善的哥哥而日益忧惧所发。司马耕,字子牛,春秋时期宋国人,孔门七十二贤之一。他善于言谈,性子急躁,拜孔子为师后,坚信儒家学说,尤其反对犯上作乱的行为,也因此受到后世的祭祀加封。司马耕兄弟五人,本是名门望族,他为何发此慨叹?这就与最让司马耕心烦的桓魋有关。春秋时期,桓魋深受宋景公的宠爱,而桓魋则借势发展自己,扩充部队,很快势力已经发展到足以威胁到宋景公地位的地步。即便如此,桓魋仍不满足,他认为自己的封地鞌地不如薄地,于是就请求用鞌地换取薄地。但宋景公说:“这万万不可,薄地是宋国殷商祖庙的所在地,给你岂不是坏了规矩。”宋景公虽借此拒绝了桓魋的要求,但怕桓魋不开心,便把七个城邑并入了鞌地。只可惜,桓魋对此耿耿于怀,便以答谢景公的名义请宋景公赴宴,准备在宴会上动手。景公知道了他的阴谋,告诉司马皇野说:“是我助长了桓魋的势力,今天桓魋将要加害我,请你立即救援。”皇野说:“作为臣下,却不顺从,这是神明所厌恶的,何况人呢?哪里敢不奉命!得不到左师向巢,这事办不成,请用国君的命令召他前来。”左师向巢每次吃饭一定撞钟奏乐,听到钟声,景公说:“向大人要用餐了。”向巢已吃过饭,又奏乐。景公说:“可以去了!”皇野乘着兵车去见向巢,说:“负责寻找野兽足迹的官吏前来报告说:‘逢泽有单个的麋鹿。’国君说:‘虽然桓魋没有来,左师能来,我跟他一起打猎,怎么样?’国君不好意思烦劳你,我说:‘让我试着说一下吧。’国君想要快些,所以用兵车迎接你。”向巢跟他一起上了车,到了景公那里,景公告诉了召他救援的事,向巢跪下叩拜,吓得站不起来。左师心想,我与桓魋乃亲兄弟,弟弟谋反,哥哥怕是要被连累,讨伐了桓魋下一个怕是到了我。皇野看透了向巢的心思,对宋景公说:“君王需和左师盟誓,桓魋之事不可株连。”宋...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15
点击次数:
啮指心痛郭兆东  吕静茹  彭庆涛 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孝”的古文字形早在殷商甲骨文中就已出现,从字体构成上讲,上为老、下为子,意思是子能承其亲,并能顺其意,这与“善事父母”之义是吻合的。孝的观念源远流长,在专门阐述孝道的《孝经·开宗明义》篇中就提到:“夫孝,德之本也。”我们不难发现,这是儒家所积极倡导并认真实践的规范,同时还是古人践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理想之基础,也是中华民族长期以来形成的传统美德。孔子的得意门生曾子就是一个特别孝顺的人,他用自己的行动倡导以孝为本的孝道观,至今仍具有极其宝贵的社会意义和实用价值。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不辱,其下能养。”曾子对母亲的赡养侍奉就十分贴心和到位。曾子成人后,自己年富力强而母亲却日渐虚弱。在这种情况下,曾子对母亲是殷切勤恳而不敢稍加怠慢。为了让母亲生活得更舒适,曾子处处都考虑得很周到,家里的柴米油盐曾子都会亲自操持。特别是薪柴,做饭和取暖都离不开它,而且薪柴也可以拿去换钱以供家用,所以曾子白天外出砍柴就成了家常便饭。一天,曾子早早地起了床,安顿照顾好母亲,独自离家去深山里打柴,母亲在家中安静地守候。而曾子在山中挥着斧头打柴正起劲的时候,一个来找曾子的客人有急事突然前来造访。母亲把客人迎进来,但因为曾子不在家,自己难以接待,一时慌神不知所措。母亲在屋里焦急地等候,来回踱步,盼着儿子早点回来,然而时间慢慢流逝却一直不见曾子归来。情急之下母亲思儿心切,将手指放在嘴里用牙咬了一口,或许是太用力了,指头被咬破流出鲜红的血,母亲痛得手抽搐了一下。大概是曾子和母亲相处日久,心灵相通,就在母亲啮指时,曾子忽觉心口一阵阵隐隐作痛。联想到已往母亲不舒服的时候自己也会觉得疼痛,直觉告诉他可能家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赶回去。于是他放下手中的斧头,匆忙背起已经砍下的柴径直下山回家。虽然肩...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15
点击次数:
鉴言鲁公张香萍  郭云鹏  彭庆涛  鉴言鲁公,何人上鉴?孔门弟子子张也。子张,复姓颛孙,名师,字子张。历史文献记载中,有以子张为陈人者,如《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云:“颛孙师,陈人。”这种观点也见于《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此中云:“颛孙师,陈人,字子张。”也有以子张为鲁人者,如《吕氏春秋·尊师》云:“子张,鲁之鄙家也。”究竟子张是陈人还是鲁人,学界尚无定论。蒋伯潜在其《诸子通考》一书中引上述材料,也并没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只是说“子张有鲁人、陈人两说也”。 《吕氏春秋·尊师》中有段关于子张的记载:“子张,鲁之鄙家也,颜琢聚梁父子大盗也,学于孔子。”其中所言子张为“鄙家也”,将其与 “大盗也”类比,可以看出子张出身卑微,并且还是有罪的“刑戮”之人。在另外《尸子》中有段话也说:“子贡卫之贾人,颜琢聚盗也,撷孙师胆也,孔子教之皆为显士。”也佐证了子张的卑贱身份。但是低微的出身并没有限制子张成为一代名士,他的学术深度与人格魅力注定不会被时代所掩藏埋没。 子张出身虽微贱,但师从孔子,勤勉努力,潜心治学,最终成为名显于天下的有名之士。孔子逝世以后,他创办私学,传道授业。在《史记·儒林列传》中记载:“自孔子卒后,七十子之徒散游诸侯……故子路居卫,子张居陈,澹台子羽居楚,子夏居西河,子贡终午齐。”由此可考,子张最后在陈国定居办学,并以陈国为根基发展自己的势力。在《韩非子》的《显学》篇中记载说:“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张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颜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孙氏之儒,有乐正氏之儒。”在儒家八派之中,“子张氏之儒”位列最前。可见子张这一派在后儒之中,地位相当之高。 学于孔门之时,子张曾跟随孔子周游列国,于陈国、蔡国之间受困,子张问如何才能脱...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15
点击次数:
以乐治乡魏欣恬  郭云鹏  彭庆涛 在周代,礼乐便等同于法律,以礼乐治国也就至关重要。以乐治乡讲的是子游武城弦歌和子贱鸣琴而治的故事。武城弦歌,事出子游。子游者,姓言,名偃,子游是其字。因其言语出众,位列七十二贤,深通六艺,被列于孔门“文学”榜首。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子游“少孔子四十五岁”,自其年少起,便随孔子观政。由《礼记·礼运》所载“昔者仲尼与于蜡宾,言偃在侧”即可观之。定公十四年(前496年),孔子辞鲁国大司寇之位离鲁,子游同行,周游列国十四载。归国后,任武城宰。留下了许多有名的典故,其中最有名的当数“武城弦歌”一事。《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子游既已受业,为武城宰。”此时的子游二十五岁,在长期的游历生涯中,饱尝人间辛酸,但随孔子学到了不少治民之术。现实的残酷与内心的抱负一同交织于子游的脑海中,来到武城后,他依夫子之道,以礼乐教化百姓。有一次,孔子过武城,听到弹琴唱歌的声音,微笑说道:“杀鸡为什么要用杀牛的刀?”子游说:“从前我听老师您说,君子学习礼乐就会博爱他人,小人学习礼乐就容易使唤了。”短短几句话,子游的管理思想跃然纸上。起初孔子责怪子游以礼乐教化百姓,实为大材小用。在孔子的思想观念中,礼乐的教化是有等级的,是教育君子的,《论语》中便有言:“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于礼。”但是,子游却用它来教化一般百姓,这在孔子看来,无异于大器小用的一种做法。然而,子游认为,礼乐的教化不止限于上层,也应该走下高位,流于民间。民间群众经过礼乐的教化,也会依礼乐行事,这样便可使得治理乡里上下一体、一派祥和。当然,细看孔子与其学生后来的对话,“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也可以认为是已过“从心所欲不逾矩”年龄的孔子,用“将欲是之,必先戏之”的风趣神态和语气,表达了对子游以乐治乡的高度赞美。与武城弦歌同获治理有方...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09
点击次数:
三得三失倪毅锋  王凡  彭庆涛 目标源于视野,视野决定方向,是一种智慧;信念决定勇气,勇气坚定信念,则是一种品质。同样的事物,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评价;同样的经历,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体悟。面对人生,我们要有从容不迫的淡定,也要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应对之策,而不应该整日怨天尤人、自怨自艾。“三得三失”讲的便是孔蔑和宓子贱同样为官,而不同心境造成了不同况遇的故事。孔蔑是孔子的侄子,字子蔑。宓子贱是孔子的弟子,名不齐,字子贱。宓子贱因其兼具仁爱与才智,孔子赞其为君子,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他曾在鲁国做官,并被任命为单父(今山东菏泽单县)宰。当时,孔蔑与宓子贱恰好都在做官,担任地方官职。孔子很关心他们从政的情况,并且希望能够指导他们。于是孔子便动身前去看望了孔蔑,向他问道:“自从你出仕以来,有什么收获吗?又有什么损失吗?”孔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向夫子答道:“哎!我做官以来什么收获都没有,却有三个损失。首先,在做官以后,各种各样的公事纷至沓来,我整日都忧心忡忡,忙于君王下达的命令。所以之前跟老师您所学的知识都没有时间去温习和实践,导致学问变得更加荒芜,根本谈不上治学了。其次,我所得的俸禄非常少,如稀粥里的米粒一样屈指可数。可亲戚们却还有求于我,我连妻子儿女都难以喂养,我哪还有多出来的俸禄去帮助亲戚呢?因此他们与我的关系也更加疏远了。第三,上面派遣的公务往往猝不及防且繁杂多变,所以我连吊唁死者、慰问生者的时间都没有。本来与朋友约好的酒宴出游,也只能爽约不去了。很多礼节也都无法遵守了,他们又不能理解我的苦衷,因此朋友之间的交情也更加淡漠了。这就是我出仕以来的三个损失,我对自己的仕途失望透了,完全没有动力走下去。”孔子听完后很不高兴,对孔蔑这样的回答不满意,甩了甩衣袖便大步离去了,让驾着马车的弟子调换方向,准备去探望宓子贱。马车快要到宓子贱任职的官府门...
174页次1/22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