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栏 Download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8 - 28
点击次数:
孟 氏 中 兴 祖     孟继新 刘欢 曹帅     孟子四十五代孙孟宁,被孟氏后人尊为“中兴祖”。    公元十三世纪初,北方女真部族的铁骑,在一番腥风血雨中南下中原而建立的金王朝,已经是日薄西山,风雨飘摇。而此时蒙古彪悍的战马与锋利的弯刀,已经在朔北的寒风中垂涎欲滴,形成虎狼之势。无数无辜百姓在忍受着河患水灾以及盗贼猖狂的掠夺,曾有史书记载 “赤地千里,白骨蔽野”来描述当时的世象。连年战争加上天灾的猖獗,让这个时代真正的蒙上了一层血色,而无数本应安享天伦的黎民成为了时代的无助的弃儿。然而纵使是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时代,在这个极重血缘关系的东方国度,在邹城这个“孔孟桑梓之邦”有一位老者还在一如既往的延续着祖上的传统——续修家谱——想办法去整理那些残缺难辨但仍有些遗迹来可循家族谱系。或许是邹城东倚沂蒙山区,北枕泰岱南脉的这种特殊地理位置才让其远离战火,让这地区百姓免遭铁蹄蹂躏。这位老者便是孟子四十八代孙孟润,此时已经是风烛残年的他在浩如烟海的文卷资料中去寻找关于孟氏家族的点滴资料,就像一只为了寻找植物而行走在广袤的大漠中的单峰驼,只是为了有价值写东西不至于中断,只是为了完成属于他这一代人的任务。为此他查阅祖上传下来的家族史的很多记载,寒暑易节,未敢懈怠;为此他皓首穷经,翻阅大量相关资料,无数个寂寥的夜晚伴随着妻子的酣眠烛光下的他已经不知道燃尽了多少烛油。条件很是艰难,资料短缺,身为一方县令公务缠身。但他自始至终没有放弃仔细的填充这枯燥的族谱,也未曾有过松懈,自始至终未曾敷衍过自己,因为他知道良心是永远敷衍不了的,这些足以让他骄傲!年轻的时候某个深夜他也应该在烛光下有过抱怨,抱怨人生苦短,抱怨史料繁杂,抱怨错过了多少青春的歌舞升平。但是当他翻阅孟氏家谱时发现...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4
点击次数:
“不亦乐乎”——我国古代迎宾礼仪 上作者:孟继新 郭云鹏 谢轩  来源:彭门创作室 礼宾,即人与人生活中交往所应有的一种礼仪,古时把它归纳到“嘉礼”的范畴。中国古代,礼数无处不在,长辈和晚辈之间行什么礼,平辈之间行什么礼,文人之间行什么礼,武将之间行什么礼等,都是有严格的规定。以一个普通官员为例,早晨起床后要与妻子行礼,见到下人要答礼,遇到同事要行礼,见到上级要行礼,见到下级要答礼。回家见到父母要行礼,见到子女要答礼。由于礼一开始就是应社会稳定结构的需求而产生的,它的存在有助于协调和化解生活现实之间的矛盾。礼,释放的是温馨、和谐,传导的是慈爱和善良,它就像润滑剂一样释解着人与人之间的芥蒂,使之达到人类社会的和谐与完美的理想状态。所以,在中国无论是古代社会,还是当今社会,从来非常重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礼仪。早在西周时期,就出现了规范人们交往礼制。《周礼·秋官·司仪》载:“诏王仪南乡见诸侯,土揖庶姓,时揖异姓,天揖同姓。”这是周王朝会诸侯国的行为礼仪——“揖”。据《周礼》记载,作揖礼分有土揖、时揖、天揖、特揖、旅揖、旁三揖,依据自身的社会地位而行。历史上对此六种揖礼的解读,公认:土揖,拱手稍向下前伸;时揖,拱手向前平伸;天揖,拱手稍上举前伸;特揖,一个一个地作揖;旅揖,按等级分别作揖;旁三揖,对众人一次作三揖。后期又有长揖,即拱手高举,自上而下躬身行礼。在此影响下,揖礼成为先秦时期社会各阶层普遍的相见之仪。此外,还有“九拜”:“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肃拜”。这是不同身份的社会成员,在不同场合所使用的礼仪定制。更有《仪礼》所载的“士相见礼”,详细规定了士阶层社会活动的行为准则。在以后的历史发展进程中,虽然接人待物的礼仪不断变化,但尊重对方的宗旨始终没变。我国古代的社会生活,和人们彼...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求艺之门——我国古代民间拜师礼作者:孟继新  李金鹏  鲁慧    来源:彭门创作室 这里所谓的“拜师”,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游学求知的拜师,而是专指为求得一门专业技能或者说技术的拜师。在我国古代社会,拜师非常流行,几乎涵括了各个行业,固有“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之说。要想在某一行业出人头地,学有所成,拜师学艺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环,除非某人成长于祖传的行业。技艺传承的初始,的确是以父辈代代相传而延续的。在手工业出现之初,就是以家庭作坊而为,制骨、制陶、制玉、纺织乃至冶炼铸造皆为父传子、子传孙的形式呈现。当然,各类专业技艺的工匠和手工业作坊都被官方所掌控,他们皆为统治者的需要服务。所以在商周时期,“同业相聚”“父子相承”的情况是非常普遍的。不过,也有游离于官方掌控之外的,如《韩非子﹒说林上》就记载了一个手工业家庭谋生的故事:鲁人身善织屦,妻善织缟,而欲徙于越。或谓之曰:“子必穷矣。”鲁人曰:“何也?”曰:“屦为履之也,而越人跣行;缟为冠之也,而越人被发。以子之所长,游于不用之国,欲使无穷,其可得乎?” 鲁人对曰:“夫不用之国,可引而用之,其用益广,奈何穷也?”史载,周初大分封时,把“殷民六族”,即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遣于鲁国;又把“殷民七族”,即陶氏、施氏、繁氏、錡氏、樊氏、终葵氏、饥氏遣于卫国。有专家解读,其中索氏为制绳的工师家族,长勺氏与尾勺氏为制造酒器的工师家族(一说冶炼),陶氏为制陶的工师家族,施氏为制旗的工师家族,繁氏为制造马缨的工师家族,錡氏为制造锉刀或釜子的工师家族,樊氏为编造篱笆的工师家族,终葵氏为制作利器椎的工师家族。《逸周书﹒程典》载:“工不族居,不足以给官”,这也就是说,工匠们如果不以家族的形式居住在一起,怎能满足于官府的供给。这里,足以看出行业工艺的传承,是以家族为单位的形式存在的。彼时,...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孔氏家仪代表下的清代婚礼仪程作者:孟继新  房政伟  李金鹏      来源:彭门创作室 有清一代,婚礼大体沿用明代礼俗,等级严明,繁杂细腻。《清史稿》志六十四就有“品官士庶婚礼”的规定,以规范民间婚礼行为。记曰:“凡品官论婚,先使媒妁通书,乃诹吉纳采。自公、侯、伯讫九品官,仪物以官品为降杀。主婚者吉服,命子弟为使,从者赍仪物至女氏第,主婚者吉服迎。从者陈仪物于庭,奉书致命,主婚者受书,告庙醴宾,宾退,送之门,使者还复命。是日设宴具牲酒,公、侯以下,数各有差。婚前一日,女氏使人奉箕帚往婿家,陈衾帷、茵褥、器用具。届日,婿家豫设合卺宴。婿吉服俟,备仪从。婿承父命亲迎,以采舆如女氏第。女氏主婚者告庙,辞曰:“某第几女某,将以今日归某氏。”乃笄而命之。还醮女内室,父东母西。女盛服出,北面再拜,侍者斟酒醴女,父训以宜家之道,母施衿结帨,申父命,女识之不唯。婿既至,入门再拜。奠雁,出。姆为女加景盖首,出。婿揖降。女从姆导升舆,仪卫前导,送者随舆后。婿先还。舆至门,婿导升西阶,入室逾阈,媵布婿席东旁,御布妇席西旁,交拜讫,对筵坐。馔入,卒食,媵御取盏实酒,分酳婿、妇,三酌用卺,卒酳,婿出。媵御施衾枕,婿入,烛出。是日具宴与纳采同。……庶民纳采,首饰数以四为限,舆不饰采,馀与士同。婚三日,主人、主妇率新妇庙见,无庙,见祖、祢于寝,如常告仪。”清代汉族民间婚俗基本上有说媒定亲、换帖纳彩、回奉、送彩礼、嫁娶、闹房、回门等礼仪程序构成。其中“姆为女加景盖首”一语,说明女子出嫁要蒙上红盖头已成为礼制。世间各地婚俗大同小异,就民间而言,清人孔继汾所撰《孔氏家仪·昏礼》最具有代表性。虽然只是孔家婚礼仪程,但渊源考据之详实,实属难得,且也具备民间婚礼之共性。附:《孔氏家仪·昏礼》昏礼,先使媒氏通言。女氏...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明代少数民族的婚姻习俗作者:高尚举  房政伟  李金鹏     来源:彭门创作室 在明代的史料中,我们可以看到少数民族的婚礼习俗。如明人王济《君子堂日询手境》卷二就有壮族的婚俗记载:壮族嫁则有可笑。有女子之家,初不计财礼,惟槟榔数颗为聘。结婚时男家浼(恳托。作者注)媒氏至女家,立门外不敢辄入,伺主人出去,以期告。主人不诺,即辞去,不敢言。明日复往,伺如初。主人诺,则延媒氏入饮。及期,婿偕媒氏携果盒往,将及女家,婿止近舍,媒氏及门。女蹑新草履,负襆挟伞,伞上仍系双草履,随媒氏往婿所,解履授婿。婿穿履,引之而去。媒与父母送者,毕返不顾,有子方偕婿归宁。土俗婚嫁有期,女家于近村请能歌男妇一二十人或三四十者,至期同男舁(yú 抬)轿至。众集女门,女登轿,夹而歌之,互相应答,欢笑而行,声闻数里。望及男家室庐,各皆散去,男家携酒肉道饲之。此附郭(郊外。作者注)之俗,虽衣冠家不废,惟城中军卫所居多江浙人,故不染此俗。若僻远村落,则新妇徒行,歌者如附郭,其俗尤有可观。每岁元旦或次日,里中少年裂布为帕,挟往村落,觅处女、少妇,相期答歌。允者,男子以布帕投女,女解所衣汗衫授男子归,谓之“抛帕”。至十三日,男子衣其衫而往,父母欣然迎款,男左女右,班坐一室,各与所期互相答歌,邻亲老稚,毕集观之。人家多女者,各期一男,是日皆至欢歌,至十六日乃罢归。归时,女以前帕巧刺文绣还男子,男子亦以汗衫归之女妇之父母,未有别往赴期者。一州之民皆然,虽千指之家亦有此,惟城中与附郭无此俗。中或有故事,皆暧昧。 明人邝露所作《赤雅》也有獞(壮族)官婚嫁的描述:獞人聚而成村者为峒,推共长曰峒官。峒官之家,婚姻以豪侈相胜。婿来就亲女家五里外,采得草花萼结为庐,号曰入寮,锦茵绮筵,鼓乐导男女而入,盛兵为备。小有言,则肃兵相鏖。成亲后,妇之婢胜忤婿意,即手刃...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官仪与民俗的结合——明代婚礼作者:高尚举  房政伟  李金鹏      来源:彭门创作室 明代,由于历史的惯性,基本上延续唐宋元婚礼之制。官方依然主张平民百姓依《朱子家礼》纳彩、纳币、请期的仪礼做指导,以期来规范民间的婚俗。洪武元年便制定了社会各类人群的婚礼制度,凡庶人娶妇,男子年在十六岁,女子年在十四岁以上者,可以听任婚娶,并禁止民间指腹、割衫襟为亲。其婚礼有纳采、纳币请期、迎亲、拜舅姑、拜祖庙、婿拜岳父母六个环节。具体的“庶人纳妇”是这样规定的: 先遣媒氏通言。女氏许之。次命媒氏纳采纳币。至期、婿盛服亲迎。主婚者礼宾。明日、妇见祖祢毕。次见舅姑。婿往见妇之父母。 纳采是日夙兴,主婚者告于祠堂云:“某之子某、年已长成、未有伉俪、已议娶某郡某之女。今日纳采、不胜感怆!”( 若宗子自婚、则自告) 媒氏奉书及礼物往女家,至大门外,主婚者出迎媒氏。媒氏入门而右,主婚者入门而左,升堂,东西相向立。执事陈礼物于堂上及庭中,媒氏进诣主婚者曰:“吾子有惠,贶室于某,某亲某有先人之礼,使某请纳采。”主婚者对曰:“某之子蠢愚,又弗能教。吾子命之,某不敢辞。”从者以书进授媒氏,媒氏奉书以授主婚者,主婚者受书以授左右讫。延媒氏就次,执事者各彻礼物。主婚者遂奉书告于祠堂讫,出迎媒氏升堂。从者以复书进授主婚者,主婚者以授媒氏,媒氏受书以授执事讫,请退。主人请媒氏以酒馔,请从者于别室,皆酬以币。使者复命婿家。婿家复告祠堂。纳币请期其日,婿氏主婚者备书及礼物于庭,媒氏省视讫,遂奉书及礼物至女家。主婚者出迎,媒氏入门而右,主婚者入门而左,升堂,东西相向立。从者陈礼物于堂及庭中,媒氏进诣主婚者前曰:“吾子既修好于某、某使某来成礼。”主婚者曰:“备礼有加,敢不重拜。”从者以函书授媒氏,媒氏以...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下作者:孟继新  李筱  韩振    来源:彭门创作室 《梦梁录》载:婚娶之礼,先凭媒氏,以草帖子通于男家。男家以草帖问卜,或祷签,得吉无克,方回草帖。亦卜吉媒氏通音,然后过细贴,又谓“定帖”。帖中序男家三代官品职位名讳,议亲第几位男,及官职年甲月日吉时生,父母或在堂、或不在堂,或书主婚何位尊长,或入赘,明开,将带金银、田土、财产、宅舍、房廊、山园,俱列帖子内。女家回定帖,亦如前开写,及议亲第几位娘子,年甲月日吉时生,具列房奁、首饰、金银、珠翠、宝器、动用、帐幔等物,及随嫁田土、屋业、山园等。其伐柯人两家通报,择日过帖,各以色彩衬盘、安定帖送过,方为定论。然后男家择日备酒礼诣女家,或借园圃,或湖舫内,两亲相见,谓之“相亲”。男以酒四杯,女则添备双杯,此礼取男强女弱之意。如新人中意,即以金钗插于冠髻中,名曰“插钗”。若不如意,则送彩缎二匹,谓之“压惊”,则姻事不谐矣。既已插钗,则伐柯人通好,议定礼,往女家报定。若丰富之家,以珠翠、首饰、金器、销金裙褶,及缎匹茶饼,加以双羊牵送;以金瓶酒四樽或八樽,装以大花银方胜,红绿销金酒衣簇盖酒上,或以罗帛贴套花为酒衣,酒担以红彩缴之。男家用销金色纸四幅为三启,一礼物状共两封,名为“双缄”,仍以红绿销金书袋盛之,或以罗帛贴套,五男二女绿,盛礼书为头合,共辏十合或八合,用彩袱盖上送往。女家接定礼合,于宅堂中备香烛酒果,告盟三界。然后请女亲家夫妇双全者开合,其女氏即于当日备回定礼物,以紫罗及颜色缎匹,珠翠须掠,皂罗巾缎,金玉帕椋七宝巾环,箧帕鞋袜女工答之。更以元送茶饼果物,以四方回送羊酒,亦以一半回之。更以空酒樽一双,投入清水,盛四金鱼,以箸一双、葱两株,安于樽内,谓之“回鱼箸”。若富家官户,多用金银打造鱼箸各一双,并以彩帛造像生葱双株,挂于鱼水樽外答之。自送定...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中作者:孟继新  李筱  韩振     来源:彭门创作室 宋因唐俗,六礼依存,民间只是有所变异,纳采、问名、纳吉以“过帖”“下定”代之。从史料上看,宋时的婚礼出现了三套模式,一是官方主导的《政和五礼新仪》;一是儒家引导的《朱子家礼》《书仪》;三是民间流行的《东京梦华录》《梦梁录》。三套模式多有共通之处,“议婚”成为首选项,官方颁布的繁琐刻板,等级严明;儒家引导的古今兼容,有减有增;唯民间《东京梦华录》《梦梁录》最接地气,民俗气息更加浓酽。《东京梦华录》载:凡娶媳妇,先起草帖子。两家允许,然后起细帖子,序三代名讳,议亲人有服亲、田产、官职之类。次檐(“担”之意,作者注)许口酒,以络盛酒瓶,装以大花八朵、罗绢生色或银胜(头饰的一种,作者注)八枚。又以花红(红绸,作者注)缴檐上,谓之“缴檐红”,与女家。女家以淡水二瓶,活鱼三五个,筯一双,悉送在元酒瓶内,谓之“回鱼筯”。或下小定、大定,或相媳妇与不相。若相媳妇,即男家亲人或婆往女家。看中,即以钗子插冠中,谓之“插钗子”;或不入意,即留一两端彩段,与之压惊,则此亲不谐矣。其媒人有数等,上等戴盖头,着紫背子,说官亲宫院恩泽;中等戴冠子,黄包髻,背子,或只系裙,手把青凉伞儿,皆两人同行。下定了,即旦望媒人传语。遇节序,即以节物头面羊酒之类追女家,随家丰俭。女家多回巧作之类。次下财礼,次报成结日子,次过大礼。先一日,或是日早,下催妆冠帔、花粉(化妆之物,作者注),女家回公裳(公服,作者注)、花幞头之类。前一日,女家先来挂帐,铺设房卧,谓之“铺房”。女家亲人有茶酒利市(喜钱,作者注)之类。至迎娶日,儿家以车子或花檐子发迎客,引至女家门,女家管待迎客,与之彩段,作乐催妆上车檐,从人未肯起,炒咬(吵嚷之意,作者注)利市.谓之“起檐子”,与了然后行。迎客先回至儿家...
221页次1/28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