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曾参之“参”的读音 (孙永选)

日期: 2018-07-09
浏览次数: 147

                                      关于曾参之“参”的读音

孙永选

 

孔子弟子曾参,又称曾子。曾参之“参”,一般人都读shēn。不过,笔者也发现有人重提古代学者方以智、王引之等人的观点,认为“参” 是“骖”的借字,当读cān,(见《古汉语研究》1998年第2期),理由是,“根据名字相应的规律,此参字只有读‘骖’才说得通。”笔者以为不然。

首先,历代相沿,曾参的“参”一直读shēn。笔者久居孔子故里曲阜,访知当地人上至饱学硕儒,下至田夫野叟,两千余年沿称至今,都称曾子为曾参(shēn),无有读曾参(cān)者。曾子故里山东鲁西南一带地区的百姓也都读shēn。如果曾子名参(cān),怎么会两千多年其故里百姓一直误读呢!笔者访问了中国孔子研究院、孔府档案馆、曲阜师范大学国学院和孔子研究所的多位教授专家,他们也都一致读shēn,未有主张读cān者。

其次,中国历史上,明末之前,也未见有读cān者,不读cān倒有确证。

《说文·林部》给“森”注音说,“读若曾参之参。”“参”与“森”同音,可见汉代儒学大师许慎是不读cān的。汉儒重师承,讲家法,师徒相授,代代相传,弟子不敢随意妄改。汉人注的音,多保存古音面貌。所以,汉儒音读是可信从的。据汉儒音读来看,也当以读shēn为是。读cān之说,于古未见。

另外,我们还可以参考诗歌韵脚字找到很多证据。例如:

唐代员半千《陇右途中遭非语》:

赵有两毛遂,鲁闻二曾参。慈母犹且惑,况在行路心。冠冕无丑士,贿赂成知己。名利我所无,清浊谁见理。敝服空逢春,缓带不著身。出游非怀璧,何忧乎忌人。正须自保爱,振衣出世尘。

诗中的韵脚字,“参、心”为韵(后面“己、理”为韵,“身、人、尘”为韵,属于古体诗的换韵现象)。

唐代李昂《睢阳送韦参军还汾上》:

世业重籯金,青春映士林。文华两孙楚,兄弟二曾参。竹抱卢门暗,山衔晋国深。预知汾水上,一雁有遗音。

诗中的韵脚字,“金、林、参、深、音”为韵。

唐代徐夤《赠杨著》诗:

藻丽荧煌冠士林,白华荣养有曾参。十年去里荆门改,八岁能诗相座吟。

李广不侯身渐老,子山操赋恨何深。钓鱼台上频相访,共说长安泪满襟。

诗中的韵脚字,“林、参、吟、深、襟”为韵。

宋代王安石《次韵平甫喜唐公自契丹归》:

留犁挠酒得戎心,并袷通欢岁月深。奉使由来须陆贾,离亲何必强曾参。

燕人候望空瓯脱,胡马追随出蹛林。万里春风归正好,亦逢佳客想挥金。

诗中的韵脚字,“心、深、参、林、金”为韵。

王安石的另外一首《初去临安》:

东浮溪水渡长林,上坂回头一拊心。已觉省烦非仲叔,安能养志似曾参。

忧伤遇事纷纷出,疾病乘虚亹亹侵。未有半分求自赎,恐填沟壑更沾襟。

诗中的韵脚字,“林、心、参、侵、襟”为韵。

宋代吴潜《谢世诗二首》(其一):

股肱十载竭丹心,谏草虽多祸亦深。补衮每思期仲甫,杀人未必是曾参。

毡裘浩荡红尘满,风雨凄凉紫殿阴。遥望诸陵荒草隔,不堪老泪洒衣襟。

诗中的韵脚字,“心、深、参、阴、襟”为韵。

宋代李弥逊《次韵硕夫池亭赏莲》:

此间此景乐最深,世路好恶君酌斟。下车何必笑冯妇,投杼未免疑曾参。

诗中的韵脚字,“深、斟、参”为韵。

宋代连文凤《三省斋为洪中行赋》:

机巧日相寻,谁能自警深。惟君学夫子,此意即曾参。钟破平生梦,灯明半夜心。遥知读书处,松桂已成林。

诗中的韵脚字,“寻、深、参、心、林”为韵。

连文凤的另外一首古体诗《慈乌》:

步出东南林,哑哑闻哀音。哀音不堪闻,而有反哺心。子母谁无情,尔情抑何深。昔人称尔孝,鸟中之曾参。人于物最灵,奈何不如禽。

诗中的韵脚字,“林、音、心、深、参、禽”为韵。

宋代赵师秀《送真直院出使江东》:

一节铸黄金,翩然别禁林。几于言事日,已作去朝心。有识愁虽结,无惭喜自深。江边瞻使者,谁不敬曾参。

诗中的韵脚字,“金、林、心、深、参”为韵。

宋代魏兴祖《挽薛艮斋》(其一):

奥学传伊洛,平生尽此心。多闻推子贡,一唯妙曾参。知识皆文武,才猷冠古今。斯人苦斯疾,吾党恨尤深。

诗中的韵脚字,“心、参、今、深”为韵。

明代王应斗《咄咄吟》(其二):

颠毛频拥雪霜侵,累日牢骚付短唫。未肯酖人款叔子,终怀慈母识曾参。

身当磨蝎宫中老,路向羊肠历后深。却喜蒲团心弗动,尽教山鬼自浮沉。

诗中的韵脚字,“侵、唫、参、深、沉”为韵。

明代张一旸《咏植孝子》:

养志徽猷耀古今,千秋谁复继曾参。归巢已听慈乌哺,跪食今看孝子心。

王宅冰鳞堪入馔,孟家冬笋又成林。曾然菽水非三釜,若比庄公抵万金。

诗中的韵脚字,“今、参、心、林、金”为韵。

以上诗中,与曾参的“参”押韵的字都是“侵”韵字,古人诗歌此类例子甚多。可见从唐代到明代,曾参的“参”是不读cān的。

清代车万育编的《声律启蒙》在下卷“十二侵”里有“松郁郁,竹森森,闵损对曾参”的韵句,曾参之“参”也在“侵”韵。

再次,从读cān说提出的时代和背景分析,此说在历史上提出较晚,产生于标榜古音通假的明末清初,当时训诂正处于转变时期,解读古书常常打破旧说,标新立异。明清之际,方以智提出:“曾参,字子舆,参当音参乘之骖。”(《通雅·姓名》)后来继此说者有王引之、卢文弨等人。王引之《春秋名字解诂》说:“曾参,字子舆。参,读为骖。……名骖字子舆者,驾马所以引车也。”不过当时很少有人信从。卢文弨《经典释文考证》就说:“案曾子字子舆,当读为七南反,与骖同,而今人咸不然。”可见此说只是少数几个人的主张,一般人并不这么读。清初学者于古书解释认为难通之处,便求之通假,这是当时治学的风气。王引之是清代著名学者,治学还是很严谨的,其借助通假,的确解决了古书中的许多问题,为人称道。但其说也偶有失误处,并非百分之百都正确。本字可通,却滥用通假,改字为训,就犯了训诂之忌,并不一定可靠。

又次,从用字分析,难圆其说。方以智、王引之、卢文弨等人认为,“参”与“舆”(车)没有关系,如果解释为假借字“骖”,就有了马和车的关系,所以主张读cān。但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明明有一个“骖”字不用,却偏偏要用一个假借字,这不是很奇怪吗?

又次,从名与字的关系来看,古人的名和字,一般都是字从名义,未见有名从字义的。读cān说先从字出发,把“舆”解释为车,再与名相联系,改“参”为“骖”以使名曲从字之义,颠倒了名与字之间的主从关系。而且古人名字中罕见有用“骖、驷”等字为名的。

又次,从“参”的古义来看,与“骖”无关。“参”古字写作“曑”,《说文·晶部》:“曑,商星也。”(段玉裁认为“商”为“晋”之误)本义是星宿名,不读cān。“骖”只能算是其假借义。舍本义而用假借义,并不是很圆满的解说,似不可取。而且段玉裁注《说文》,只说 “参”作“骖”字的声符,不言假借。

综上所述,读cān说违背历史和现代大众读音实际情况,不合情理;从“舆”的车义出发求解“参”字,使名从字义,本末倒置;本字可通却标榜通假,改字为训,实不可取。笔者认为,曾参之“参”用的就是其本义星宿名称,应读shēn。与名相应,其字“子舆”用的并不是“车”义,而是“地”义。“舆”古代有大地的意思。古人有天覆万物、地载万物之观念,“舆”本义为车,车可载物,故“舆”可指地。这在古书中不乏例证。《周易·说卦》:“坤为地,……为大舆。”宋玉《大言赋》:“方地为舆,圆天为盖。”古人以为天圆地方,故又称大地为“方舆”。清初学者顾祖禹著有一部地理书《读史方舆纪要》,史书中有《方舆志》(或称《舆地志》),其中的“舆”即是地理义。星宿与大地相对,这是古人的分野观念。曾参以星宿为名,取地理为字,名与字的意义联系是十分恰切的,并非只有读“骖”才说得通。古人以星宿取名的例子常见,如孔子另一弟子卜商(字子夏)、西晋文学家张亢(字季阳)、汉末黄巾军领袖张角等便是如此,“商”、“亢”、“角”都是二十八宿中的星宿名。所以,曾参之“参”应该读shēn而不能读cān,更不烦改字为训。《汉语大词典》第五卷第780页“曾参杀人”条特别给“参”注音shēn,是十分正确的。不懂得“舆”有“地”义,执“车”义而强为之解,就只能乞助于通假了。


READING / 相关阅读
2018 - 07 - 09
点击次数: 147
关于曾参之“参”的读音孙永选 孔子弟子曾参,又称曾子。曾参之“参”,一般人都读shēn。不过,笔者也发现有人重提古代学者方以智、王引之等人的观点,认为“参” 是“骖”的借字,当读cān,(见《古汉语研究》1998年第2期),理由是,“根据名字相应的规律,此参字只有读‘骖’才说得通。”笔者以为不然。首先,历代相沿,曾参的“参”一直读shēn。笔者久居孔子故里曲阜,访知当地人上至饱学硕儒,下...
2018 - 07 - 05
点击次数: 117
“礼之用”与彬彬有礼刘岩 若论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礼”以其历史久远、内涵丰富、讲究等级及层次分明,贯穿于我们民族发展史中,博大精深。礼的本质,是制约人们的行为规范,在社会各时期,为维护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秩序稳定起到了根本性作用。纵观“礼”在人类史河中的社会践行,无不与执政者的执政理念息息相关。对“礼”在社会践行这一现象的观察研究,于今天社会所倡导的“彬彬有礼”之风尚,将大有裨益...
每月赛事
推荐阅读 / News More
1
2018 - 06 - 26
《中华传统礼乐丛书》启动仪式现场。  6月22日上午,《中华传统礼乐丛书》启动仪式暨课题学术研讨会在曲阜机关招待所开幕。丛书课题组全体成员,王学仲的夫人曹凤珍、画家于志学、吴泽浩,书法家张仲亭等彭门创作室导师参加了开幕式。  开幕式中,《中华传统礼乐丛书》主编、礼乐研究专家、彭门创作室冠名导师彭庆涛向大会介绍了课题整体规划和前期筹备情况。各出品单位、协作单位领导分别作了发言,最后由中国孔子网融媒体副主编王立玲宣布《中华传统礼乐丛书》正式启动。在接下来三天的研讨会中,与会专家和课题组成员将充分讨论丛书的编写规划,各分册的创作纲目、体例和内容。  据悉,《中华传统礼乐丛书》由彭庆涛和曲阜师范大学教授、彭门创作室导师孙永选联合主编,集聚相关领域的专家、教授孟继新、刘岩等领衔主创,并特邀史学家安作璋、孟祥才和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担任学术顾问。丛书由曲阜彭门创作室承担,中国孔子基金会指导,曲阜尼山文化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曲阜市三孔文化旅游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山东道可道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中国孔子网融媒体联合出品,苏州汉声乐器有限公司和天津孟雒川服饰有限公司协作,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丛书已由山东画报出版社申报国家“十三五规划”重点课题。  丛书包括《中国古代国家祭祀》《中国古代人生礼俗》《中国古代规范服饰》《中国古代乐典乐学》《中国古代民间祭祀》《中国古代行业祭祀》《中国古代节庆礼俗》《中国...
2
2018 - 12 - 27
近期,彭门创作室、中国孔子网招募一线名师在圣城曲阜以泰山出版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初中段教科书为范本开展示范教学,近日更是走进了孔子诞生地——尼山圣境录制示范教学视频。尼山是孔子诞生地,孔庙、书院、大学堂、孔子像营造出浓郁的儒家氛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示范教学视频在此进行录制,既是追溯滥觞、正本清源的行动,也为示范教学融入了儒家祖庭独特的文化格调。此外,依据课程内容,策划组和摄制组在曲阜选择了不同的文化景点进行录制,圣城气派、传统经典、名师讲解汇成了一股强烈的国学教育热流。据悉,此次示范教学视频录制由彭门创作室和中国孔子网领衔,《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材编委全程监制,彭门讲师团吴兆灵、颜保华、朱宁燕、姬晓灿、王新莹、束天昊等十余位名师担任主讲教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示范教学视频的拍摄旨在解决一线教师面对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这门新课程不知如何开展教学的难题,同时也是响应国家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号召,真正推动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在中小学的实践探索。据了解,七、八两个年级的示范教学视频已经进入后期制作,九年级预计明年春季完成录制,届时将正式推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示范教学视频,以飨广大使用泰山出版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科书的一线师生和传统文化爱好者。
3
2020 - 08 - 23
彭门创作室召开《中华传统礼乐丛书》中期调度暨第二次学术研讨会8月22日至23日,彭门创作室在市机关招待所召开《中华传统礼乐丛书》课题中期调度暨第二次学术研讨会。会议由彭门创作室导师彭庆涛先生主持,各分课题负责人分别汇报了前期进展情况及下一步创作安排。孔子研究院院长、彭门创作室导师杨朝明先生作为丛书顾问对前期编写工作表示肯定,并提出相关指导性意见。曲阜师范大学孙永选教授、高尚举教授,孔子博物馆文博专家孟继新先生、刘岩先生,及各分册主要创作人员、课题联合单位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中华传统礼乐丛书》共计8卷,分别从国家祭典、人生礼俗、服饰通考、音乐通考、民间祭祀、行业祭祀、节庆礼俗和家族礼制等层面对中国古代礼乐文化进行了细致剖析、形态复原和系统阐释。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进程中,彭门创作室积极发掘传统礼乐文化,对于提升国人历史认知和文化自信具有重要意义。
5
2018 - 06 - 27
人民网曲阜6月23日电 (张代生)《中华传统礼乐丛书》启动仪式22日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举行。该系列丛书已由山东画报出版社申报国家“十三五规划”重点课题。在当天的启动仪式上,《中华传统礼乐丛书》主编、著名礼乐研究专家、彭门创作室冠名导师彭庆涛先生向大会介绍了课题整体规划和前期筹备情况。与会专家和课题组成员将在接下来的三天中,充分讨论丛书的编写规划,各分册的创作纲目、体例和内容。《中华传统礼乐丛书》由彭庆涛先生和曲阜师范大学教授、彭门创作室导师孙永选先生联合主编,教授孟继新、刘岩等领衔主创。著名史学家安作璋、孟祥才和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担任学术顾问。丛书包括《中国古代国家祭祀》《中国古代人生礼俗》《中国古代规范服饰》《中国古代乐典乐学》《中国古代民间祭祀》《中国古代行业祭祀》《中国古代节庆礼俗》《中国古代家族礼制》等分册,涵盖了中国古代传统礼乐文化的全方面、各层次。在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历史潮流中,勇立潮头的彭门创作室对中华传统礼乐文化进行全面研究、细致剖析、形态复原和系统阐释,对重建中国作为礼仪之邦的历史记忆、重塑国人的精神素质具有重要价值。丛书由中国孔子基金会指导,曲阜彭门创作室承担,曲阜尼山文化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曲阜市三孔文化旅游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山东道可道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中国孔子网融媒体联合出品,苏州汉声乐器有限公司和天津孟雒川服饰有限公司协作,山东画...
6
2019 - 03 - 16
3月16日上午,中国孔子网传统文化研学基地揭牌仪式在曲阜市机关招待所举行。中国孔子基金会副秘书长刘廷善先生、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先生、孔子博物馆馆长孔德平先生、中国孔子网总编王承山先生莅临指导,尼山圣境、三孔旅游等单位的领导以及新闻媒体的朋友们出席了仪式。仪式上,中国孔子网副主编杨光向来宾介绍了基地的整体规划和前期筹备情况。刘廷善、杨朝明、孔德平、王承山、彭庆涛等专家先后致辞,专家们一致认为,中国孔子网在曲阜设立传统文化研学基地,很有必要且十分重要,将来一定会成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传播的重要阵地。刘廷善先生说,新时代是一个重视优秀传统文化历史的时代,在曲阜彭门创作室成立中国孔子网传统文化研学基地,有利于发挥曲阜圣人之乡的优势,对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杨朝明先生从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细致阐释了在彭门创作室成立研学基地的重大意义,并代表孔子研究院表示了对基地建设的支持。孔德平先生对研学基地的成立表示祝贺,对彭庆涛先生丰富的人生阅历、丰厚的学识、高尚的品德表示钦佩,并赞许以彭庆涛先生领衔的彭门创作室,为传统文化的传播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王承山主编介绍了中国孔子网的发展过程,同时对曲阜当地领导和各界同仁为中国孔子网的发展所做的贡献表示感谢。王君毅先生高度评价了彭庆涛先生的学术成就,并认为彭门创作室一定能将研学基地建设好,同时表示了尼山圣境对基地建设的支持。...
7
2020 - 09 - 27
献礼尼山,恭祝孔诞——彭门课题成果亮相第六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9月27日上午,2020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第六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开幕。期间,彭门创作室最新课题成果《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正式亮相,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书系”是山东省委宣传部组织实施的2019年山东省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重点项目,由山东出版集团、山东画报出版社策划出版,彭门创作室承担课题创作。该课题以国家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方针政策为根本准则,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为基本指导,旨在做好《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四书章句的疏解和现代性阐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书系》采用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与《十三经注疏》为底本,英文对照主要参考理雅各(James Legge)经典翻译版本,对极具现实意义的章句进行现代性阐释,结合现实生活,挖掘其时代价值。《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书系》以其极富创新性的编排方式和鞭辟入里的经典阐释引起学者们的广泛讨论和一致赞赏。杨朝明先生评价此书说:“《中国传统文化书系》兼具历史性与时代性、民族性与国际性、学术性与普及性、艺术性与实用性,的确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精品佳作。该书出版,将对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国际文化交流发挥重要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书系》由著名文博专家、彭门创作室导师彭庆涛先生担任主编,孙永选...
8
2022 - 07 - 12
2022年7月4号,彭门创作室为推进《阿胶历史文化通典》课题,前往聊城东阿收集素材,部分《阿胶历史文化通典》课题组成员参加了此次考察之行。本次考察之行由彭门导师彭庆涛先生带领彭门弟子,共分为三组,一组由朱雅斤带队,二组由郭云鹏带队,三组由尚树志带队,各组分工明确,组织纪律良好,收集到大量有效素材,为后期的创作做好了充分的准备。7月4日,《阿胶历史文化通典》课题组成员上午八点集体从曲阜出发。下午前往了毛驴博物馆、阿胶城、阿胶博物馆、全透明生产车间,收录了大量关于毛驴和阿胶工艺发展的图片资料和录音材料。考察之行初步细化了课题组成员对于阿胶生产过程的认知,对于古迹的参观也提升了课题组成员对于东阿的历史感悟和思考,对于阿胶的生产与发展历程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7月5日上午,课题组全体成员前往参观曹植墓,梵唄寺,对于东阿的历史文化和地方特色有了更深刻的体悟。下午则前往聊城东昌府区参观光岳楼,提高了课题组成员对于整体地区文化的认识。7月6日,课题组成员前往阳谷的古阿井阿胶厂,探访了古阿井遗迹,岳家庄,海会寺,了解了阳谷地区的丰富文化底蕴。课题组成员对陶厂长,陈站长和当地的炼胶老工匠进行了采访,收集了大量录音材料和图片材料,对阿胶的发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7月7日,各小组依旧分组行动,一组前往了泰安市东平县旧县乡,走访群众,考察古东阿治所,考察了霸王墓,狮耳山,洪顶山摩崖石刻,二组前往了...
微博圈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