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活动 News
作者: 国学少长集
发布时间: 2024 - 07 - 13
点击次数: 0
不悔的追求也许人们在回忆过去时感觉都是温馨的。而我的过去,却总有一种苦涩的味道。1942年我和同学陈礼堂用被单卷成个大包裹,带了一个瓷壶当暖瓶启程去京,开始了我的艺术生涯。我们双双考入了北京京华美术学院的国画系。开始,我们合租了旧刑部街的一间小房,后来又搬进了学院的宿舍。我们穷学生每天中午只搭一顿伙食,至于早餐和晚餐,便只有上街买个凉窝头充饥。冬天的烩饼店里热气腾腾、香味诱人,实在太馋,也只能买上一盘来改善一下生活。屋里没有炉火,我们把窗缝糊上,捂着棉被读书作画。我的山水画老师是吴静汀,人称当代石谷子。当时他指导学生是以标榜宋元画家的风格为教学规范。记得我有位同学毕业时,我为他画了幅大鹏和海水,题上“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对这张画,吴先生很不以为然,他认为不从古人法度入手,将来很难成为正统方家。后来我到北平国立艺专的墨画科读书,当时墨画科的几位教师是蒋兆和、黄均、叶浅予、李可染,还有校长徐悲鸿,都可谓是艺术界的大师了。徐悲鸿先生戏称我为“诗、书、画三怪”。不过徐悲鸿先生是写实派大师,他对我的文人画不大感兴趣。他说:“你的画有些趣味性,但造型不扎实,应当多练素描。”徐先生是一番好意,因为解放区来了一批画家,非常强调学生画年画和连环画创作,画这些要有人物画的写生基础。记得我在参加天安门举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会时,还糊了一个灯笼,用草书写了庆祝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字样,还画上几笔文人画,却遭到同学们好一场奚落,说是真有八大笔意,就是不合时宜。这因为我是搞中国传统的诗、文、书、画出身的,而且所画的又是文人画,讲求趣味性,在解放之初,当然不很合拍了。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天津大学工作,至此完成了我三度在美术院校就读的学业。70年代初,学校进行疏散,我到了宝坻的小农村孙家庄。这里没有绘画的机会,我就在小油灯下偷偷看书画画。当时有一位孤独的老农死去,村里要求为他举行追悼...
作者: 国学少长集
发布时间: 2024 - 07 - 13
点击次数: 0
齐宣王问曰:“文王之囿[1]方七十里,有诸?”孟子对曰:“于传[2]有之。”曰:“若是其大乎?”曰:“民犹以为小也。”曰:“寡人之囿方四十里,民犹以为大,何也?”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刍荛[3]者往焉,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民以为小,不亦宜乎?臣始至于境,问国之大禁,然后敢入。臣闻郊关之内有囿方四十里,杀其麋鹿者,如杀人之罪,则是方四十里为阱于国中。民以为大,不亦宜乎?”The king Xuan of Qi asked, “Was it so, that the park of king Wen contained seventy square li?”Mencius replied, “It is so in the records.”“Was it so large as that?” exclaimed the king.“The people,” said Mencius, “still looked on it as small.”The king added, “My park contains only forty square li, and the people still look on it as large. How is this?”“The park of king Wen,” was the reply,“contained seventy square li, but the grass-cutters and fuel-gatherers had the privilege of entrance into it; so also had the catchers of pheasants and hares. He shared it with the people...
作者: 国学少长集
发布时间: 2024 - 07 - 13
点击次数: 0
泱泱国风——我看两《唐》剧杂感在弘扬传统的民族文化活动中,天津市放出了两道异彩,国风泱泱,光灿夺目,这就是《唐明皇与杨贵妃》历史古装话剧与《唐风宋韵》诗歌电视片。我说是两道异彩,当然是从我个人的欣赏角度出发的。作为观众,有的热爱《渴望》,有的也可以热爱其他,所谓各花入各眼。若从弘扬我国的民族文化的优良传统着眼,那么两《唐》剧的意义与价值,则是更不待言而自明的。特别是对当前不少青少年而言,说严重些,他们已处于民族文化的荒漠之中,他们每日所大量接触到的,不是剑仙武侠,就是谋杀格斗一类的东西,青年人所能接受到民族文化的熏陶,已经是相当弱了。我敢肯定地说,两《唐》剧并没有像一些热门戏能够风靡一时,那样受到人们的赞赏,其中既有个属于接受美学方面的限制,也是受一度忽视民族文化的影响。这就是我为什么称天津电视与话剧界所推出的两《唐》剧为两道异彩的原因。由赵大民编剧并任复排导演的古装剧《唐明皇与杨贵妃》,经过他与他的夫人李郁文女士长期酝酿构思,把这1200多年之前的生死恋情,变为一出话剧。他把真实与荒诞,历史与虚构,话剧与歌舞互为沟通,并起用了两个相隔88年的李隆基与白居易相互对话,互有诘难,李隆基错怪白看他是个酒色之徒,白则辩白说他所写的乃是真实的爱情,而最富有浪漫诗意的是由盛变衰的一株老梨树参与了人物对话,并作为全剧的纽带。梨树似乎是“白头说玄宗”的宫女,它历阅事变的过程,发出深沉的浩叹。它借这些人物和植物的同台出场,展现了安史之乱前前后后的父夺儿妻杀子等一系列悲剧。当太平盛世的玄宗正在击鼓,杨妃率宫女作霓裳羽衣舞歌舞升平之际,突由高力士的一声报警,惊醒了明皇和贵妃的温馨之梦。唐明皇望着马嵬坡一片萧瑟的荒坡,难以容忍杀妻之痛,发出了迷惘的“天问”之语。李亨的登基是他作为盛世国君的结束,大权旁落了,这一切是那样的突如其来,难于预料,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又似乎迷惑不解,最后终于不得不狂呼...
作者: 国学少长集
发布时间: 2024 - 07 - 13
点击次数: 0
庄暴[1] 见孟子,曰:“暴见于王[2],王语暴以好乐,暴未有以对也。”曰:“好乐何如?”孟子曰:“王之好乐甚,则齐国其庶几[3]乎!”他日,见于王,曰:“王尝语庄子以好乐,有诸?”王变乎色,曰:“寡人非能好先王之乐也,直好世俗之乐耳。”曰:“王之好乐甚,则齐其庶几乎!今之乐犹古之乐也。”曰:“可得闻与?”曰:“独乐乐[4],与人乐乐,孰乐?”曰:“不若与人。”曰:“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曰:“不若与众。”“臣请为王言乐:今王鼓乐于此,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 [5]之音,举[6]疾首蹙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鼓乐,夫何使我至于此极[7]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今王田猎于此,百姓闻王车马之音,见羽旄[8]之美,举疾首蹙 而相告曰:‘吾王之好田猎,夫何使我至于此极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此无他,不与民同乐也。“今王鼓乐于此,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籥之音,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鼓乐也?’今王田猎于此,百姓闻王车马之音,见羽旄之美,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田猎也?’此无他,与民同乐也。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Zhuang Bao, seeing Mencius, said to him, “I had an interview with the king. His Majesty told me that he loved music, and I was not prepared with anything to reply to him. What do you pronounce about that love of music?”Mencius replied, “If the king’s love of music were very great, the kingdom of Q...
作者: 国学少长集
发布时间: 2024 - 07 - 13
点击次数: 0
三阕《钗头凤》——贺话剧《钗头凤》重演“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公元1155年的暮春,残阳照壁,也照射着一片雄肆飘逸的湿润墨迹,诗人陆游题写了这阕《钗头凤》新词。诗人的愤懑太深了。前一年,他在礼部考试中,名列第一。当时,卖国求和的秦桧,把他的功名夺去,妄图加在他孙子秦埙身上。这在表面看,似是功名利禄之争,而实际上,陆游目睹岳飞遭害、山河破碎、国土沦亡的悲惨局面,再也遏制不住心头的怒气,一下子倾泄在他的试卷上,大谈恢复的雄策,所以才触怒了权奸秦桧……诗人来到沈园,本为排遣一下满腔积郁,不料,却在宫柳碧桃丛里,碰上了一对游春的情侣。那女伴踪影衣香,使他不禁喃喃自语:“好生面熟呵!”再向前移近几步,他脱口惊叫起来:“这不是琬妹吗!”——这正是他早就急切盼望见到的人呵。唐琬也是猝不及防,不想在这里碰到前夫。顿时间,思绪万千,惊异、悲切、欣喜交织于一起。在刹那间的惊慌之后,唐琬恢复了平静,她指着陆游向自己的丈夫赵士程介绍:“这是我的表兄陆务观。” 又回头招呼随身的侍女取出黄封官酒和菜肴款待陆游。这时的陆游,更加触景增慨,十年阔别,心潮一下涌来,遂取笔题词,以表达他的哀怨。他回忆起十年前的元宵佳节,随舅父在唐家观灯,秋天里,表妹唐琬又约他一块赏菊。手巧心慧的唐琬,还缝制了花鸟绣枕,将一同采来的菊瓣塞进枕囊,以象征他们的爱情。就在这一年,他们结合成婚了。婚后的甜蜜生活未久,封建礼教的法规,束缚着这对年轻的夫妇。唐琬的姑父母对年轻夫妻的恩爱表示不满,尤其婆母更是嫉恨如仇。老两口经常把陆游叫去斥责:“就这样贪恋夫妻之爱,荒废读书吗?”其实陆游的书读得并非不勤,指责分明是逼迫陆游与唐琬离婚的借口。这对耿直傲岸的陆游,实在难于接受,他只好假作离婚,而把唐琬偷偷地安置在别馆之中。这一隐情,不料又为陆母所察觉,再一次威逼唐琬重嫁...
作者: 国学少长集
发布时间: 2024 - 07 - 13
点击次数: 0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孟子对曰:“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无以[1],则王乎?”曰:“德何如,则可以王矣?”曰:“保[2]民而王,莫之能御也。”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曰:“可。”曰:“何由知吾可也?”曰:“臣闻之胡[3]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4]。’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5],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曰:“有之。”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6]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王曰:“然。诚有百姓者。齐国虽褊[7]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曰:“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何择焉?”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曰:“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王说曰:“《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8]之。’夫子之谓也。夫我乃行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此心之所以合于王者,何也?”曰:“有复于王者曰:‘吾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曰:“否。”“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然则一羽之不举,为不用力焉;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明焉;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不为也,非不能也。”曰:“不为者与不能者之形何以异?”曰:“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类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诗...
作者: 国学少长集
发布时间: 2024 - 07 - 13
点击次数: 0
八千里路盒和罐从关外经由京广线到达广州,会感受到祖国幅员的辽阔,景色绮丽而富有变化,凭窗放目,那不断转换送到你眼睑之下的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绘画长卷!我感到关外大片山野如此肃穆而粗犷,那田野也显得纵横奔放,到了黄河以北,则显得质朴而丰饶,没有山岳的起伏,满地庄稼油绿粗壮覆盖着华北沃野;而当跨越黄河逼近江汉之后,风景骤变,不规则的河渠盘曲着一片片水田,池塘荷花围绕着处处村庄,姑娘坐在小板凳上看书兼牧水牛,微雨蒙蒙扑面而来的水乡清风令人心醉。啊,祖国真让我目飞神驰!令人不安而且不相称的是,这八千里的沃野风光,美丽如画的风景线上,我看到路基铁轨内外,被形形色色玻璃瓶、易拉罐、塑料饭盒所污染,所破坏。当你正在赏景入神之际,“当”的一个玻璃容器由车内飞出,甩掷者多数瞄准铁轨或者碎石基,一时碎片四射,几乎无一人不是如此。甩掷者也曾创造过砸死老人,扎伤儿童眼睛的纪录。我想他们如果不扔,自有服务员收起来,不是更省事吗?也不过为了这清脆的响声,一时为快意而已,虽然广播员时时告诫,几乎没有使他们有所改变。至于像雪片一样飞扬到车外的,还有那些带着残菜剩饭的饭盒,有的则是吃得空荡荡的包装外壳随风飘扬一阵,又随风飘落在池塘、田间,左右路基上。如果它能很快踏成泥化成尘也就好了,偏是饭盒是由塑料制造的,不易腐化,顽强地存在着,日积月累,聚落成白花花一片,只有易拉罐和塑料瓶,有时会被人光顾捡拾而去。有不少车站,遍地是西瓜皮,塑料盒,易拉罐散乱在那里,也无人清扫,散发着各自不同的气味,成了与京广线一路相衬映的不协调风光。我还有幸体验了一下硬座车厢里的生活,特别是车到中原及湘、汉之间,则是另一幅热闹繁忙的车内风景线了。座席、走道上满是人,叫卖声连接一片,大体是“冰糕、冰糕!”“道里烤鸡喽!”“谁要蜜桃!”“大西瓜!”“看杂志、报纸的”……这里既有身着列车员装的推销员,又有从车窗跳进来的无票小贩,列车员与小贩之间形...
作者: 国学少长集
发布时间: 2024 - 07 - 13
点击次数: 0
从“春不老”扯到“金学”话先从“春不老”说起。《金瓶梅》小说中提到过这一种菜的名字,我的老家在鲁南,山东南部把“春不老”后加“子”字,叫“春不老子”。为什么叫“春不老”呢?这是指春天的小白菜不像秋天的大白菜那样得到长足的生长,要到长老了、成熟了再吃,趁春天吃这种嫩白菜,与大白莱的季节、味道都有区分之故。这就引出一段戏文,就是先要知道写《金瓶梅》的人是谁,然后才好知道作者是哪里人,讲的是哪地方话,正如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讲了好多北京话。以前推测《金瓶梅》为明代的文人王世贞所作,王世贞是江苏的太仓人。近年研究者因为《金瓶梅》的署名叫兰陵笑笑生,兰陵在明代属于现在的山东峄县,那里以出现过李白夸赞的兰陵美酒而出名。加上书中有不少的鲁南方言,就又把作者推定为明代出的一位才子贾三近,当然还有不少论据。如果贾三近讲的地方话和我所讲的一致的话,那就是“小白菜”而非“雪里蕻”,在峄县径称“雪里蕻”为“雪菜”或“腊菜”。可惜这部小说的53至57回,是江苏人用吴语补成的,清代的沈德符就笑话这五回写得不伦不类。《金瓶梅》把明代社会的风物人情,典章制度,建筑服饰,器物饮食,写得细致入微;特别是语言细腻,娓娓动听,人物刻画入神,我想假如没有《金瓶梅》的产生和影响,就不可能引导出一部伟大的《红楼梦》来,这是照耀明清两代的两部大奇书。如果说《红楼梦》是一部反映清代的大百科全书,那么《金瓶梅》就应是反映明代的大百科全书了。只可惜作者借警世而作的色情描写过多,使它的传播不得不有所抑制。同是两部大百科,近代人对于红楼的研究和正确评价,汇成为一部专学——“红学”,对于《红楼梦》所揭示的主题,写出了整个腐朽的清王朝濒临倾覆的大厦,再也无法支持的预见。而《金瓶梅》所涉及的淫亵秽黩比红楼偏多,对于它的作者,时代的背景,书中的隐曲,还未能像《红楼梦》那样得到充分的揭示和研究,形成巨大的“金学”洪流,出现更多的研究家和学派...
138页次3/18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