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门弟子的故事·结缨正冠

日期: 2013-11-29
浏览次数: 22

结缨正冠

      

孔门弟子的故事·结缨正冠


王慧  郭云鹏  彭庆涛

 

孔子的政治理想在于维护周礼,这一理想也被渗入到他的教学活动中。他培养的弟子,以礼为教,甚至于殉身于礼。曾子和子路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曾子作为“宗圣”被后人所知,子路则位列孔门十哲,以“为政”名传天下,却很少有人知道子路对孔子礼的理想的践行和传承。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子路当初出任卫国蒲邑的大夫,卫国发生了暴乱,子路为捍卫主君与礼的信仰而死。这件事起因在于当时卫灵公有位宠姬叫作南子,而灵公的太子蒉聩曾设计杀掉她,结果事情暴露了,他害怕被惩罚杀头就逃往了国外。等到灵公去世,夫人南子想让公子郢继承王位。公子郢不肯接受,说:“太子虽然逃亡了,太子的儿辄还在。”于是卫国立了辄为国君,这就是卫出公。但是出公没有迎回他父亲的意思,继位十二年来,他的父亲蒉聩一直留在国外。

后来,蒉聩和孔悝一同作乱,企图和他的党徒去袭击卫出公。出公逃往鲁国,蒉聩进宫继位,成为卫庄公。而此时正值子路担任卫国大夫孔悝采邑的长官,当孔悝作乱时,子路有事在外,听到消息就立刻赶了回来。当子羔从卫国城门出来时,正好遇到子路,他告诉子路:“卫出公逃走了,城门已经关闭,您可以回去了,不要为他遭受祸殃。”子路回答:“吃着人家的粮食就不能回避人家的灾难。”子羔最终没能拦住子路。

子路最终找到蒉聩,那时蒉聩和孔悝都在高台之上。子路说:“大王为什么要任用孔悝呢?请让我捉住他杀了。”蒉聩不听。于是子路要放火烧台,蒉聩害怕了,叫他的手下石乞、壶黡到台下去攻打子路。双方争执过程中,他们斩断了子路的帽带。子路这时停下动作,从容不迫地整理衣冠并且说:“君子可以死,帽子不能掉下来。”在他系好帽子的瞬间就被杀掉了。这样的行为放到现在,无疑是迂腐和愚蠢的,系帽带和性命谁都看得出来哪一个更重要,但在子路心中,系帽带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而是他的信仰。

因为相信老师教导的礼仪,所以即使在生死关头,也不忘记礼制,即使知道可能被杀也从容不迫地整理衣冠。这是子路对礼的践行。然而这在以前莽撞勇武的子路身上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孔子曾这样评价子路:“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这句话的意思是:仲由好勇胜过我,但是在其它方面没有什么才能。这大概是孔子最直白的指出子路的莽撞了。所以孔子在子路求教时刻意向学习的方向引导。在《论语·述而第七》中记载,子路曾问孔子:“要是你率领三军,你带着谁?”孔子说:“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我不会带他,要带就带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借机教化子路,劝诫其不要只有匹夫之勇,要有谋略。而孔子劝诫子路学习,更多的是希望他的傲慢与勇敢有礼制的约束和指导。

在《论语·先进》篇,有“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这样一幕。孔子与其弟子言志,其中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子路的意思是要是让他治理一个夹在大国之间外有强敌入侵内有饥荒的小国,仅用三年时间,就可以使人民知勇善战并且懂得做人的道理。言语间有些毫不谦让的傲慢。

然而,退一步讲,子路的这种莽撞勇武是在他内心的正义感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同时,也正是由于这份正义感让他和孔子有了共通的之处,也让他这种“粗鄙”之人有了“君子死而冠不免”的传奇故事。在子路进城面见蒉聩时,曾遭到子羔的劝阻。国君出逃、城门关闭这两大理由给了子路逃避的借口,子路却有着自己“食其食者不避其难”的担当,并没有因为子羔的阻拦而停下脚步,毅然决然地去找蒉聩理论,结果有了后来结缨正冠而死的结局。当孔子听说子路被剁成肉酱,十分伤心,并且从此再不食肉。可见这位老师对他的这位学生的耿直正义的赞赏。

在《论语》中记载了子见南子的事例,子路不悦。子路不悦的原因是由于南子美而淫,孔子见南子不符合他教导的礼,所以公然甩脸色给孔子看。这是子路基于内心的声音所作出的“以下犯上”,但是却不是仅有的一次。子路有一次做一个地区的行政长官,由于鲁国政权掌权者季氏家要求百姓5个月开通一条运河。但是公家给的经费不足,人民又难以承受。为了鼓励大家工作,子路自己掏钱给大家买粮吃,结果孔子听闻这件事后,派子贡去把做好的饭打掉。子路就去找孔子理论,对着老师发脾气:“你每天教导我们行善事、懂仁义,现在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却嫉妒了,还让子贡来捣乱。”这时的子路不懂孔子的良苦用心,因为在孔子眼中各司其职的观念也很重要。

子路结缨正冠而死的故事让我们深思,他由“勇而无谋”到“勇而知礼”的转变让我们看到人发展的更多可能性。在子路的眼中,勇和礼是不冲突的,二者都是正确的。所谓“君子死而冠不免”,大概是子路对他信仰的践行、对真理的维护。这种以身殉道的精神也是我们在探索真理过程中值得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