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弟子的故事·三复白圭

日期: 2013-11-29
浏览次数: 54


三复白圭

贾静歌  郭兆东  彭庆涛

 

孔子是一位道德主义者,在政治上,提倡“为政以德”、“以德治民”;在为人处世上,亦循君子之道,有“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的传世名言;甚至在教育方面,他也处处体现着“德育”这一先进的理念,足可以想见孔子对于道德的重视程度。但孔子并不轻易以“君子”许人,大抵“君子”标准甚高。在他的学生中,他只称赞过两人有“君子”之德。南宫适(音“扩”)就是其中一人,至于他何以获孔子如此赞赏,我们也可从古书记载中探得一二。

南宫适,姓南宫,名适,字子容,人们通称他为南容,是春秋末年鲁国人。他的身份相当特别,既是孔子的学生,也是孔子的侄女婿。说起侄女婿的由来,与南宫适自身品德不无关系。南宫适按照孔子的学说进行自我修养,言语谨慎,不尚兵刑尚道德,“世清不废,世浊不污”。虽无大的贡献,但他自身修养的高度便足以令我们仰而视之。

在《论语·先进》篇中,有这样一则篇幅短小,不过十五六字,却充分体现了南容适言语谨慎的故事。“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即:南容因反复诵读《诗经·大雅·抑之》一诗中关于白圭的那段诗句“慎尔出话,敬尔威仪,无不柔嘉。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不玷,不可为也”,孔子便把侄女嫁给了他。也许旁人会惊奇,南容不过多诵读几遍诗句,又有何特别?但正是这反复诵读,他会比旁人更加明白诗中所言“白玉上的污点还可以磨掉,我们言论中有了纰漏,就无法挽回了”。同时,这也表明南容对于这一诗句背后的含义极为重视,从心灵方面看到“慎言”的必要性。他也会对这诗中告诫人们谨慎自己的言语有更深的体悟,进而衍生出自己的思考。在自己的行动中,南容也会时时以此来提醒自己,注意自己说的话、做的事是否有不当之处。我们知道孔子极力提倡“慎言”,不该说的话绝对不说,尤为希望人们言语谨慎。南容对于“慎言”的态度,着实得到了孔子的喜欢,便把侄女嫁给了他。

相似地,在《论语·公冶长》一篇中,孔子是这样评论南容的:“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可见,孔子对于南容还是相当了解的,认为在国家有道时,南容凭其自身才能与德行,众人定会举荐,不会被淹没;而在国家无道时,南容也会因其自身言语谨慎、尚德之行而不会遭遇刑法灾祸。此评价不可谓不高,孔子对于慎言的重视也可以想见。

古语有云:祸从口出。孔子在《论语·子张》中有一言:“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我们说话时要注意“慎言其余”,能不说的就不说;做事情的时候,不要过度宣扬自身行为,要敏捷少话去行事。此外,也不要先说而后才做或者不做,这种行为是招人厌烦的。也不可“随口说”,不分场合,不顾时间。毕竟,言语是人与人最直接的沟通方式,言语不当,灾祸就会到来。“慎言”体现的是我们对他人、对自己的责任。南容对言语谨慎的重视程度促使我们去反思自身在言语上是否足够谨慎、切实得体?

在《论语·宪问》中,还记载了南容“尚德”的故事:“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南容请教孔子:“后羿善长射艺,(射下九个太阳,不仅如此,他还武勇,最后被他的臣子寒浞杀掉。)寒奡善于水战,(寒奡,又称寒浇,寒浞的长子,强壮有力,常以舟师冲锋陷阵。力气大得能把在江海里航行的船一手抓起来在陆地上行走,最后被少康所诛。)二人却不得好死;大禹、后稷亲自稼穑,他们则都有了天下。这是为什么呢?”孔子听后,并没有回答。等到南容出去后,孔子才说:“算得上是君子的人,犹如南容呀!算得上是尚德的人,犹如南容呀!”南容论后羿、寒奡,字字说明他的想法,靠自己的武力去征服别人的人不一定有好结果的。而他举出的禹王和后稷的例子,则与前二人形成鲜明对比,那些教人种田,有功德于民的人,得到了天下。这表明南容崇尚德行的正确观念,孔子对此也甚感欣慰。

慎言、尚德,无论哪一种,想必都是难以做到的,南容则时刻警醒自己,努力践行“君子”之节。不管是“三复白圭”,还是“世清不废,世浊不污”,都体现着南容对于自身的要求不止停留表面,更重要的是行动,这样的为人之道、君子之道,怎能不为我们传颂和学习?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