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戚擅权与王莽篡政

日期: 2018-03-31
浏览次数: 5

导读

孟祥才,彭门导师、著名历史学家,山东临沂人,1964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学院历史系,后前往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攻读研究生。现为山东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兼任中国农民战争史研究会秘书长,中国秦汉史研究会副会长、山东史学会副会长,山东农民史研究会副理事长。长期从事中国思想史、先秦秦汉史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外戚擅权与王莽篡政

汉元帝刘奭(公元前48—前33年在位)以后,西汉政权落到王氏外戚手里。这是因为,汉元帝的皇后王政君特别富于春秋,历元、成、哀、平四代皇帝而依然贵体康健。元帝去世后,王政君升级皇太后,她生的儿子刘骜继承皇位,长舅王凤做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太后的同母弟王崇封为安成侯,王凤的庶弟王谭等皆赐爵关内侯,王氏外戚集团由此兴旺发达起来,成为专擅西汉朝政的起点。由于汉成帝好享受,喜女色,既无政治才干,又不愿过问繁杂的行政事务,不仅加速了汉皇朝腐败的步伐,也使王氏外戚集团的专擅之势得以形成并日益巩固。王凤做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秉汉朝之政11年,其间罢斥丞相王商,将成帝属意的定陶王刘康逐出京师,处死直言敢谏的京兆尹王章,罢免另一个可能对他的权力造成威胁的郡守冯野王,进一步巩固了王氏外戚集团专权的基础。王凤死后,他推荐的叔伯兄弟王音做了大司马车骑将军、领尚书事,他的三兄弟王谭位特进、领城门兵,把持了京师的卫戍治安大权。王音在辅政八年后死去,王政君的另一个兄弟王商任大司马卫将军、领尚书事,继续秉政。四年后,他在升任大司马大将军之后死去,他的另一个兄弟王根被成帝任命为大司马骠骑将军、领尚书事,继续执掌汉皇朝的权柄。再后,当王根年老致仕时,就与王政君合谋,让他们的侄子王莽继承了大司马大将军的位子。此前,王氏外戚集团中已经有10人封侯,他们是:王政君的父亲、阳平侯王禁(王凤后来嗣侯)、安成侯王崇、平阿侯王谭、成都侯王商、红阳侯王立、曲阳侯王根、高平侯王逢时、安阳侯王音、新都侯王莽、王政君的外甥、定陵侯淳于长。如此一来,“一门十侯,五大司马”的王氏外戚集团,终于为王莽的篡政奠定了不拔之基。


王莽(前45一公元23年)三十八岁的时候,击败了有可能执政的王家外甥淳于长,代其叔父王根秉政,做了大司马大将军,掌握了汉皇朝的实权。后来,虽然由于哀帝的继位使他在与丁、傅外戚集团的斗争中一度受挫,被迫蛰居六年,但到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哀帝死去,他又东山再起,重新当上大司马大将军。接着,他一面立九岁的汉平帝作为傀儡,一面清除政治上的反对派,“附顺者拔擢,忤恨者族灭”,大权在握,成了事实上的汉朝皇帝。之后,他利用当时今文经学泛滥形成的对“天命符瑞”的迷信,精心导演了一幕代汉自立的闹剧,由事实上的皇帝变成了真正的皇帝。


外戚擅权与王莽篡政

△王莽像

元始元年(公元1年),王莽胁迫元后封自己为太傅、“安汉公”,取得了当年周公在成王初期的权力。第二年,他把自己的女儿安排为汉平帝的皇后,近一步用双重裙带关系巩固了自己的权力和禄位。元始四年(公元4年),他又讽喻元后加封自己为“宰衡,位上公”。接着,再以“加九锡”的封赏使他具有了近于皇帝的威仪。

元始五年(公元5年)十二月,王莽为了扫清他登上真龙宝座的障碍,以进寿酒为名鸩杀了年仅十四岁的汉平帝,选择了二岁的孺子婴为帝位继承人。紧接着,王莽又援引“周公践祚”的古例,挟持元后封他做“摄皇帝”。第二年五月,再晋为“假皇帝”。十一月,他借着梓橦无赖哀章献上的符命,将“孺子加元服,复子明辟”的誓言抛到九霄云外,于公元9年(始建国元年)元旦举行了登基大典,改国号为“新”,完成了代汉的最后一幕。

王莽的代汉之所以顺利地获得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当时刘氏皇朝的腐败无能造成了整个社会对改朝换代的向往。而王莽在执掌汉朝大权后的所作所为,又使他几乎成为社会各阶级所瞩望的代汉人选。

王莽依靠外戚关系,使用各种手段,轻而易举地夺取了政权,兴高采烈地登上了新朝皇帝的宝座。但是,他究竟能将这个皇帝位子占据多久,却不取决于他的手段如何高明,而是决定于他对西汉皇朝长期积累的社会矛盾采取什么样的解决办法。“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诗人的愤怒来源于对王莽背叛“臣子事君以忠”的封建道德信条。其实,王莽篡汉本身并不构成什么罪恶。他的新朝所以成为一个短命王朝,是因为他制定的一系列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案恰恰对这些矛盾起了火上加油的作用。 

王莽建立新朝以后,立即依照《周礼》设计了一套披着复古外衣的改造蓝图。主要内容有王田奴婢政策、五均六筦之法、币制改革、官制改革和制礼作乐等。但所有这些改革措施最后都没有逃脱失败的结局,王莽新朝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平心而论,王莽在代汉前办了一些好事,他看到土地兼并的危害,奴婢问题的严重,注重吏治,发展教育,统一度量衡等,都应该得到历史的肯定。但是,由于王莽的政策违背了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不能顺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有些政策因用人不当而变质,因而先后宣告失败。王田奴婢政策因受到来自各个阶级的反抗早已停止执行,因而土地兼并只能更加剧烈地进行,私奴婢增加之势无法遏止,官奴婢又因苛酷的刑罚而大量增加。五均六筦在富商大贾摇身一变而来的羲和命士等的主持下,变成了对广大劳动人民残酷无情的劫掠,而频繁的货币改革则几乎变成了封建国家对劳动人民和工商业者的明火执仗的抢劫。所有这一切,都从不同方面加速了农民同主要生产资料土地的分离,造成了社会经济生活的极度混乱,使社会生产遭到严重的破坏。这样一来,必然使西汉末年已经十分尖锐的阶级矛盾进一步激化。广大劳动人民除了以武装反抗死里求生外,再也没有别的道路可走了。


原载于彭门创作室导师孟祥才 《中国政治思想通史·秦汉卷》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薛兆恒

审核:李懂浩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