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府重光门

日期: 2018-11-14
浏览次数: 0

孔府重光门

孟继新  敖翔

 

当你走入孔府二门时,迎面是一座小巧玲珑、别具一格的屏门,门为木构,四周不与垣墙连属,独立院中。抬头上望,你便会看到门额上的牌匾写着浮光跃金的四个大字“恩赐重光”,这座门楼因此被人们称为“重光门”。

重光门,旧时亦称之为“垂珠门”。始建于明弘治十六年1503年),高5.95,长6.24,宽2.03,四柱三间三楼垂以莲花,明间略高,檐下施一斗二升云拱,明间平身科二攒,次间一攒,梁架结构,前后各有四个倒垂的木雕莲蕾,建筑学上称“垂花门”。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向来是清廉纯洁的象征,在此寓意衍圣公府高尚廉洁,清白无瑕。中间四柱立于须弥座抱鼓石上,有抱牙板扶持。柱顶以云拱承脊檩,担梁下垫通长替木,柱头云拱与平身科云拱等大。云拱线条顺畅,形象饱满。整座门比例匀称,造型庄重,具有明显的明代前期建筑风格,为该时期建筑的上乘之作。

那么,这座门还有什么独特之处?它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呢?

话说这座“重光门”不仅周围没有垣壁相连,而且还常常闭着,平时是不开的,唯有孔府大典、皇帝临幸、宣读诏旨和举行重大祭孔礼仪时,才鸣礼炮开启,因而它又被称为“塞门”或“仪门”。人们熟悉《论语·八佾》里孔子批评季平子“八佾舞于庭”的故事。实际上《八佾》里还有一则类似的故事:“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一日孔子说道:“管仲这个人的器量真是狭小啊!”便有人问道:“管仲节俭吗?”孔子说:“他有三处豪华的藏金府库,他家里的管事也是一人一职而不兼任,怎么谈得上节俭呢?”那人又问:“那么管仲知礼吗?”孔子又回答说:“国君大门口设立塞门,管仲在大门口却也设立塞门。国君会见别国国君时,在堂上有用来放置空酒杯的反坫,管仲也有反坫。如果说管仲知礼,那么还有谁不知礼呢?”这里的“邦君树塞门”,实际上是说“塞门”这种规格只有天子和诸侯才可享用,因此孔子会批评齐相管仲“不知礼”。而孔府能荣膺此等待遇,则承载了历代皇室对孔氏家族的敬重。

虽然孔子在有生之年周游列国处处碰壁,但在他死后,儒家经过孟轲、荀况等思想家的发扬光大,成为了百家争鸣时期的“显学”之一。历经秦“焚书坑儒”的劫难后,汉高祖十二年(前195年),刘邦过鲁,以“太牢祀孔子”,开历代帝王祭祀孔子之先河。汉武帝时期,更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学成为了唯一的官方正统学说。此后,孔子和儒学的地位一步一步提高,至清代时,孔子被加封为“大成至圣文宣先师”,成为帝王之师;孔子嫡长孙后裔不但世袭衍圣公爵位,在朝堂之上也位列“百官文臣”之首,官秩一品。在圣裔居住的府邸,允许建立天子、诸侯规格的塞门,对其礼遇与尊崇的程度,可见一斑。

实际上,孔府中的这座“塞门”还有另一段故事。

明朝正德五年(1510年)河北霸州(今河北霸县)豪杰刘六(刘宠),刘七(刘宸)在安肃即今日的河北徐水劫狱救出齐彦名,斩木为兵,揭竿为旗,率众起义。次年(1511年)与杨虎起义军会合,将数万之众,辗转河北、山东。正是这一年,起义军攻进曲阜城。他们燃起熊熊火把,焚毁了县衙,驻扎孔庙,砸坏孔庙祭器,奎文阁中的大量藏书不幸被烧;孔府也遭到很大的破坏,孔氏家族人人自危,个个惊恐万分,惶恐之时,全族纷纷逃离曲阜。

阙里孔庙远离县城,守望无所,尤为孤旷。不解决这个问题,保不住类似的情况还会发生。就在起义军袭扰曲阜过后不久,孔子六十二代孙衍圣公孔闻韶与山东巡抚赵璜建议,将曲阜城改在阙里,以便于保护孔庙。但未得到朝廷的答复。

果然,第二年正月,农民军又打到兖州、曲阜一带,官府惊呼“国家二百年,盗贼倡乱,未有甚于此寇者”。按察使司分巡东兖道佥事潘珍具本上疏,说“县庙必须以守,盍即庙为城,而以县附之”。明武宗朱厚照准奏,诏令于鲁城西南隅,以孔庙为中心重建新城。

正德七年(1512年)七月,朝廷开始组织修复孔庙孔府,并在阙里营造新县城。斗转星移,经过十余年的建设,曲阜新县城已经建成。建成后的曲阜县城,可以说是城高池深,固若金汤。视其外,高墉深沟,与泰山洙泗映带而萦回;视其内,则圣庙、公府伉然居中,而县治、儒校、行台、分司等分列左右,足以增宫之重。

这一年,是嘉靖元年(1522年)。次年(1523年),嘉靖皇帝明世宗朱厚熜把一幅“恩赐重光”的红底金字匾额赐给孔府,挂到新修的塞门上,因此,这座独特的塞门又被称为“重光门”或者“仪门”。然则,这幅牌匾是否系为明世宗朱厚熜本人御笔?却尚待商榷。就字面来看,“恩赐重光”应为孔氏族人所题,因为,如果是皇帝御笔,不应有“恩”字。但无论如何,这已经是一般家族不能望其项背的殊荣了。重光的含义是:“太平盛世,日抱重光,谓曰有重日也”。在城破庙毁的劫难过后,曲阜这座古老的圣城重新屹立在鲁国神圣的土地,孔府也重新落成,正是劫后重生复兴的“重日”。这不仅是曲阜城的复兴,也是孔氏家族的复兴,更预示着儒家文化将会在一场劫难后继续大放光彩。

在孔氏家族的心里,“重光门”不仅代表着皇室对祖先孔子的崇敬以及对孔子后裔的特殊礼遇,更是关系到孔氏家族的风水命脉,是孔府建筑中的灵魂。神圣的重光门不可随意开启,唯有在喜庆大典、迎接圣驾或重大祭祀活动时,才能在十三响明朗的礼炮声中,将两扇门徐徐开启。

据史料记载,历史上曾有汉高祖刘邦、汉光武帝刘秀、汉明帝刘庄、汉章帝刘炟、汉安帝刘祜、北魏孝文帝元宏、唐高宗李治、唐玄宗李隆基、后周太祖郭威、宋真宗赵恒、清圣祖康熙帝爱新觉罗·玄烨、清高宗乾隆帝爱新觉罗·弘历共12位皇帝20次出巡驾临曲阜,这是历史上所有其他贵族世家不曾有过的殊荣。民国建立后,蒋介石、冯玉祥、孔祥熙等国民党政要也来过曲阜,据说也是走的“重光门”。

经历过五代时期的灭门之灾和明正德年间的农民起义,久经风雨沧桑的孔府依旧屹立在神圣古老的鲁国大地上。阳光中,重光门缓缓展开,那是两千多年的家族兴衰,那是历代帝王对孔子的尊崇,那是孔氏家族世世代代的荣耀,那更是孔子思想和儒家文化的无上光芒。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