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贡手植楷

日期: 2018-11-13
浏览次数: 0

子贡手植楷

彭庆涛  敖翔

 

孔林享殿后,有一座灰瓦攒尖顶的方亭,名曰“楷亭”,其旁有一枯桩 ,状如清癯之贤人端立,势若高峻之山峰危耸。这棵枯树桩究竟有怎样的特别之处,受到如此的礼遇呢?只见那树前立有一碑,上刻“子贡手植楷”五个大字。原来它就是历代相传的孔子弟子子贡亲手所植的楷树遗存,历经两千余年风雨而饱受风霜的“忠孝”文化坐标。在这个坐标的背后又隐含着怎样的背景、人物和故事呢?

子贡复姓端木,名赐,字子贡,公元前520年出生在卫国一个较富裕的家庭,比孔子少三十一岁,在孔门弟子中以“言语”著称。司马迁《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载:“子贡利口巧辞,孔子常黜其辩。”便是说子贡能言善辩,并且经常与其老师孔子争辩不下。

《史记·孔子世家》有这样一段故事:鲁哀公六年(前489年),孔子带着弟子们来到了陈国和蔡国之间的城父(今安徽亳县东南),正遇上吴楚交兵,被乱兵包围,进退维谷,带的粮食也吃完了。面临绝食的困境,大家又饥又累,有的人都病倒了,可孔子还在那自抚琴弦。这时候,子路沉不住气了,面带愠色地问孔子:“君子亦有穷乎?”孔子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意思是说,君子即使处于穷困的境地,也不改变自己的操守;要是小人遭遇穷困,就会越轨乱来。这时,正在弟子们为围困之事而惴惴不安时,子贡挺身而出,行至楚国,以自己高超的口才,说服了楚昭王,使其同意出兵以救出孔子师徒。于是,孔子一行才得以在楚军的保护下,安全离开了城父。从这一故事中,我们不难看出子贡在临危之际异于常人的沉着冷静和令人叹服的演讲技巧。不过,这还不是最精彩的故事,关于子贡的口才,还有另一段传奇经历。

当年田常想在齐国作乱,却忌惮于高昭子、国惠子、鲍牧、晏圉这四大势力,因此想转移他们的军队攻打鲁国。孔子听后,忙召集弟子们探讨退敌之策。这时,子路坐不住了,赶忙自荐,孔子却摇摇头。子张、子石也站了出来,孔子也没答应。这时子贡也请求前往齐国,孔子终于点了点头。子贡到了齐国后,对田常说道:“如果忧患在国内,应该攻打强国;忧患在国外,才应该攻打弱国。现在,您的忧患在国内,我听说您多次被授予封号而多次未能封成,是因为朝中大臣有反对您的呀!现在,您要攻占鲁国来扩充齐国的疆域,若是打胜了,您的国君就更加骄纵。占领了鲁国土地,你国的大臣就会更尊贵,而您的攻劳却一点也沾不到,这样,您和国君的关系会一天天地疏远。您不如去攻打强大的吴国,大臣率兵作战朝廷势力空虚,一旦兵败,士兵死在国外。这样,在上没有强臣对抗,在下没有百姓的非难,孤立国君专制齐国的就只有您了。”田常认为子贡说得十分有理,同意了他的建议。然后,子贡马不停蹄的赶往吴国,对吴王夫差说:“援救鲁国,乃是能够扬名显威的好事,攻打齐国更能直接获取利益,再向晋国施加压力,如此,王霸之业指日可待。”夫差又担心越国之事。子贡又道:“越国弱小,害怕强齐而谋弱越,不是大仁大勇之举。如果先去平定越国,鲁国就早已被齐国收入囊中了,那大王的霸业可就没戏了。我愿意前往越国,说服越王派出军队追随您。”夫差也被子贡说服。此后,子贡又说服越王勾践以出兵助吴,来迷惑夫差同时削弱吴国。最后,子贡又来到晋国,告诉晋王布好军队严阵以待吴国来袭。吴王果然和齐国人在艾陵打了一仗,大败齐军。其后,吴王继续带兵逼近晋国,和晋国人在黄池争锋,晋国大败吴军。越王听到吴军惨败的消息,就渡过江去袭击吴国,长驱直入到离吴国都城七里的路程才安营扎寨。吴王听到这个消息,离开晋国返回吴国,和越国军队在五湖一带作战,连续兵败。于是越军包围了王宫,杀死了吴王夫差和他的国相。至此,齐国被扰乱,吴国被灭,子贡利用自己过人的口才和智慧,在诸侯争霸的险恶环境中保全了鲁国的安全。

子贡是孔子的爱徒。子贡曾问孔子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器皿,孔子称他为“瑚琏”。瑚琏是什么呢?瑚琏乃是宗庙之礼器,可见孔子评价之高。当时众人也认为子贡是旷世贤才,甚至当时鲁国的大夫叔孙武叔就公开在朝廷说:“子贡贤于仲尼”。鲁国的另一大臣子服景伯把叔孙武叔的话转告了子贡,但子贡谦逊地说:“譬诸宫墙,赐(子贡)之墙也及肩;窥见家室之好。夫子(孔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意思是说,自己的那点学问本领好比矮墙里面的房屋,谁都能看得见,但孔子的学问本领却好比数仞高墙里面的宗庙,那才是难得一见的雄伟之景。

鲁哀公十六年(前479年)四月的一天,孔子拄着拐杖正像往日一样在门口散步,只见久别重逢的子贡终于回来了。孔子不禁扶着拐杖激动地颤抖着身体,眼角早已湿润,对子贡说道:“子贡啊,你怎么才来啊!”子贡相对无言,只是默默陪着老师落泪。孔子这时叹息道:“唉!泰山要崩塌了!梁柱也要折断了!我这老朽之躯恐怕也到了入土的时候了!”一边说着一边流涕不止。又对子贡说道:“天下无道已经很久了,却很少有人接受我的学说。这夏人啊,把棺木停放在东边的台阶上,这殷人的棺木则停放在厅堂两根柱子之间。昨夜,我梦见自己坐在两个柱子的中间,受人祭奠。而我始祖正是殷人啊。”子贡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与他的老师相拥而泣。

七天后,孔子安详地离开了他曾经热爱,曾经失望,也曾经为之奋斗的世界。孔子的遗体葬于鲁城北的泗水之阳,所有弟子们都为他服丧三年。三年心丧完毕,大家道别离去时,相对而哭,又各尽其哀。只有子贡在墓旁搭了一间小房住下,又守三年,才无奈离去。这枯干的楷树桩便是子贡守孝时,为其师亲手种下。很多年以后,当年的小树苗已然亭亭如盖,犹如孔子的思想终于大放光彩,它也是孔子与子贡师生间真挚情谊的象征,更是传统“忠孝”文化的精神坐标。  

相传清代初年,子贡手植楷被雷火烧死,仅存树干;光绪八年(1882年),又一次被雷火烧毁,如今只剩一段木桩。楷亭位于楷树之东侧,纪念子贡手植树的建筑,楷亭为清康熙年间所建,亭呈方形,四面空透,不设墙栏。亭内立有楷图碑,是清初遭雷击后,其树干无损,清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把树形刻于石碑。树后还有一石碑,刻清初著名诗人施闰章赞子贡手植楷诗:

不辨何年植,残碑留至今。

共看独树影,犹见古人心。

阅历风霜尽,苍茫天地阴。

经过筑室处,千载一沾襟。

虽然,子贡手植楷毁于雷火,但子贡对孔子的真挚情感却同孔子思想一起永久流传。再古老的树木也有腐朽的那一天,而这旷世的师生情谊却与天同岁,与地共存。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