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府窑户——大庄琉璃瓦

日期: 2019-07-22
浏览次数: 0

圣府窑户——大庄琉璃瓦

彭庆涛  刘欢

 

 

曲阜大部分古建筑上面覆盖有黄或绿色的琉璃瓦制品,在阳光照耀下,富丽堂皇,闪闪发光,格外令人赞叹。我国早在南北朝时期就在建筑上使用琉璃瓦件作为装饰物,从元代开始在皇宫建筑上大规模使用琉璃瓦。在中国古代,琉璃瓦的使用在种类及颜色上有着严格的定制,其中黄色琉璃瓦用于最高等级的建筑物上,一般为皇室专用。随着东西方交流的加强,琉璃瓦作为中国传统的建筑物件,它的使用一直备受世人关注。早在15世纪中叶,欧洲就有这样的传说: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大汗国,那里非常富有,连屋顶上铺的都是金灿灿的黄金。其实他们所说的屋顶上的黄金便是金光灿灿的琉璃瓦。

曲阜孔庙使用琉璃瓦始于金明昌年间,当时仅用少量绿琉璃瓦镶边。明弘治年间重建孔庙,大量使用琉璃瓦,大成殿、大成门、寝殿、杏坛、奎文阁、碑亭等主要门、殿都用绿琉璃瓦。清雍正年间改大成殿、大成门为黄琉璃瓦,两庑及寝殿用绿瓦镶黄边,清碑亭用黄琉璃瓦,其余仍旧。清光绪三十二年,承慈禧懿旨,诏升孔庙为大祀,将奎文阁、碑亭、观德与毓粹二门、道冠古今与德牟天地二坊改为黄琉璃瓦。

曲阜所产琉璃瓦制品具有颜色鲜艳、质地坚硬、防火耐酸等特点,被称之为“琉璃神品”。那么,这种“琉璃神品”是何处烧制,又是出自何人之手呢?

要说这事,得先说这样一个真实的小故事:

在安徽省的皖苏交界处的山间,有一座建于汉代的古庙宇,名曰皇藏峪。之所以叫皇藏峪,是因为当年刘邦兴兵时期,有一次被项羽所追杀,当刘邦逃至此地时,钻进一山洞内,躲过了项羽的追兵。后来刘邦得胜做了皇帝,便赐当年他避难的山洞为皇藏峪,意为皇帝藏过的山洞。并下旨在此大兴土木,建起了庙宇。

这座汉代的古建筑,曾在唐代进行翻修,至“文化大革命”时被破坏,鉴于它的历史文物价值,1975年当地重新将庙宇恢复。但盖庙顶所用的琉璃瓦等陶品,仅过了两年多,瓦面就爆裂了。原建筑上的琉璃瓦历经千年无大的损坏,为什么新建的仅两年就毁坏了呢?据此,有关人员带着原建筑的残瓦,向有关专家请教。经专家分析鉴定,原古庙乃唐代翻修,所用琉璃瓦为山西“朱家窑户”烧制,到文革时,已历经千余载,所用琉璃瓦由特殊材料和工艺制造,无论是保存年限还是工艺质量一般琉璃瓦都难以望其项背。为此,有关人员认定,山西“朱家窑户”的琉璃瓦为千年不毁的神品。于是,他们便到山西去访查这个“朱家窑”。但经过一番寻访还是难觅音信,后来根据多方打听才得知这家窑户早已迁到山东去了,山西此行算是落空,不免让人心生些许遗憾。为了早日确定朱家下落,相关人员按图索骥,又辗转到了山东察访。但是整个山东琉璃瓦制造厂家众多,到底哪家是正品呢?哪家又是山西正宗搬迁至此的呢?到了山东,又是一番马不停蹄,在各地奔走,分组按照区域走访,才逐渐了解到山东生产的琉璃瓦要以曲阜的为上上品,而且较其他琉璃瓦品质要佳,口碑甚好。次日,考察队便匆忙来到了曲阜,几番周折,找到了城西的大庄琉璃瓦厂。经交谈了解,检验琉璃瓦质量,终于找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朱家窑户”,亲眼目睹了这种“琉璃神品”,那么“朱家窑”又是怎样来到曲阜大庄的呢?

原来,在明初的时候,朝廷为满足修建京都皇室和曲阜孔庙之需,令山西琉璃瓦世家朱氏长、次两支,分别迁于兖州和北京。次支迁到北京今京西门头沟琉璃渠一带,为皇室烧制琉璃瓦;长支先迁到兖州,在兖州县城之东、泗河两岸设窑厂,为孔庙烧瓦。明弘治十二年孔庙遭到火灾,次年朝廷下令大修孔庙。因为工程浩大,用瓦甚多,为其方便,又下令兖州的“朱家窑户”迁到曲阜城西关,后迁至大庄(时称兴隆庄),在村东建窑造瓦。在当时修建孔庙的几年时间里,朱家窑户不分昼夜精心烧制琉璃瓦,保质保量地满足了孔庙修建的需要,为按时完成朝廷的修建任务做出重大贡献。为此,当时的62代衍圣公孔闻韶,曾称赞朱家为圣府立了头功。明正德七年(1512年),皇帝亲赐朱家窑户厂号为“裕盛公”窑厂,并将该窑厂纳为专为孔府供瓦的“圣府窑户”。旧时烧瓦,需到城东的八宝山运柑子土,时有坏人拦路抢劫。为此,圣府赐给朱家小黄布旗子,插于朱家车子上,或挂上“裕盛公”的号旗,一般歹徒都不敢滋事生非了。

朱家窑户祖籍为山西洪桐县,自古是制陶圣地,陶户很多,朱家仅为其中之一,但朱家的祖先首先研制了别具特色的琉璃瓦。琉璃瓦的烧制工艺是十分复杂的,除了配料要有严格的比例、装窑要有严格的规程、火候要有严格的控制等等之外,造型制作工艺难度最大。琉璃瓦,只是一个统称,其实不光是瓦,包括:筒瓦、板瓦、瓦当、龙、凤、狮、吻以及其他飞禽走兽,车马人物等等几十种造型,及小至几寸,大至数尺的上百种造型。既要先做多种多样的模具,又要件件动手雕琢;既要讲究科学数据,又要具备艺术的匠心;既要姿态各异,又要件件符合规格,做到质地精良,火色纯清,经得起风雨雷电的侵蚀。同时,朱家对琉璃瓦技术,从不满足,潜心研究其技艺,不断探索改进,一贯重视质量、色彩和造型,因此技艺一代比一代高。朱家自从山西迁山东的“富”字辈这一代算,传到第八辈的“连”字辈的朱连渭时,技艺有了创造性的大发展,在其原纯熟的基础上,从色泽、品种、造型和雕琢等方面又有了新的突破。更为突出的是进一步提高了琉璃瓦质量,使其产品既能防水,又防火,既防热,又防冻,既耐酸,又耐碱。为此,朱家窑户的琉璃陶品,成为闻名的“琉璃神品”,世人也把朱家俗称为“琉璃朱”。

大庄琉璃瓦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是千百年来劳动人民智慧与心血的结晶,它与楷雕、绢花、尼山砚,并称为曲阜的四大传统工艺。经过数百年的演变,它已不单单是一种优良的建筑材料,更是一种文化符号,象征着古代人民的智慧和创造。20141111日,大庄琉璃烧制技艺被公布为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名录。

在大庄琉璃瓦这项古建筑工艺被发现并普遍推广使用的同时,我们不得不低下头来思考,到底有多少技艺散失在民间,多少实用的与可用的技艺在民间依然未被发现,甚至在逐渐的消亡,永远的湮没历史的风尘之中。当我们一直在带着有些不满的味道来评价我们的古代劳动人民“轻理论重实用”的同时,又有多少“实用的”技艺被传承、被自觉的吸纳重归到“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这几个字之中呢?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