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府库藏文献——《幸鲁盛典》

日期: 2019-08-18
浏览次数: 0

孔府库藏文献——《幸鲁盛典》

孟继新 彭庆涛

 

在孔府文物档案馆内,珍藏着一部叫《幸鲁盛典》的书,此书共四十卷,由孔子六十七代孙衍圣公孔毓圻等编撰。

说起这本书的来历,还得从康熙皇帝玄烨到曲阜祭孔讲起。

康熙皇帝是清军入关后的第二个皇帝,也是中国封建帝王中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康熙帝玄烨爱好读书,据他自己说,他从五岁时就开始读书,至老不倦。十六岁那年,他到太学祭奠孔子,研究《周易》、《尚书》。次年,他下谕礼部,为他举办专门讲习《四书》、《五经》的“经筵”,开始了对儒家经典的系统的研究。无论严寒酷暑,他都坚持“经筵”的学习,在“三藩战争”打得最激烈的时候,他仍命令“每日进讲如常”。

玄烨学习儒家学说之所以这样孜孜不倦,因为他深知马上得天下的满州贵族不可能再在马上治理天下,不钻研传统的儒家思想,通晓“帝王之学”,便不能有效地治理以汉人为国基的天下。抱着这种学以致用的态度,他要求讲官不要搞一些溢美称颂之辞,要抓住经典的要旨加以阐发,以利实用。

对儒家的“程朱理学”,玄烨特别津津乐道,大加推崇。他令理学家朱光地编纂《朱子全书》、《性理经义》,宣扬程朱“存天理,去人欲”和“忠孝节义”的学说。到他即位的第五十一年,更将朱熹的灵牌供进孔庙大成殿,让“他”加入“十哲”之列,配享孔子。他把理学作为制定政策,驾驭群臣,教谕百姓的理论基础,重用了一批理学名儒,俨然以当时的理学领袖自居。有鉴于此,这位贤明的满清皇帝亲临曲阜朝拜万世师表的孔子,便不是偶然的了。

康熙二十三年九月,清圣祖玄烨率内阁宰臣、亲王和文武百官东巡泰山之后,又巡幸江南,直到冬季方启銮北还。

十一月十七日,玄烨銮驾浩浩荡荡地到达曲阜。

其实,孔毓圻为迎接这次圣驾,早就作了精心准备,他安排学养颇深的孔尚任充当“引驾官”和“御前讲经”人。

衍圣公孔毓圻率孔、颜、曾、孟、仲五氏翰林院五经博士及各氏族人,曲阜官绅耆老至县界接驾。玄烨驻跸城南行宫,太常寺官员于行宫拟定行仪注:皇上行两跪六叩之礼,不用乐。玄烨不允,说,尊祀先师,应行三跪九叩礼、用乐。

十八日清晨,玄烨御龙袍补服,乘舆出行宫。孔尚任的《出山异数记》记述道:“上乘舆入城,诣先师庙,至奎文阁前,降辇入斋,少憩,即步行升殿,跪读祝文,行三献礼,三跪九叩头,为旷代所无。牲用太牢,祭名十笾豆,乐舞六佾,其执事礼乐弟子皆任所教也。任在诗礼堂伺经筵,不获陪位。礼即毕,上还斋幄少憩,更便服鹰白色袍,石青色褂。辰刻,内阁学士席尔达,太学寺卿葛思泰导引,上由奎文阁东入承圣门,步升诗礼堂御座。百官听讲。左翼列者:大学士明珠、王熙、吏部尚书伊桑阿、礼部尚书介山、工部尚书萨穆哈、内阁学士庥尔阁、席尔达、翰林院掌院学士常书、孙在丰、内阁侍读学士徐廷玺、翰林院掌院学士朱冯泰、太仆寺少卿杨舒、鸿胪寺少卿西安、光禄寺少卿胡升国、吏科掌印给事中费杨古,陕西道御史喇古、山东巡抚都御史张鹏格。右翼列者:袭封衍圣公孔毓圻,翰林院五经博士孔毓廷、颜懋衡、曾贞豫、孟贞仁、仲秉贞、原任五经博士孔毓瑛、口北道合事孔兴洪、曲阜县世职知县孔兴认、四氏学学录孔尚祝、尼山书院学录孔毓玺、洙泗书院学录孔贞爝及四姓候补选项者三十五人,其司员府县官各候门外。班既定,上谕兖州府知府张鹏翮,作官清正,亦宜听讲,遂传入列于巡抚之下。”

以上记述了皇帝玄烨在孔庙行释奠大礼及到诗礼堂讲筵的过程及场景,随从的有诸臣、巡抚、司道、衍圣公及各氏博士、族人等。

讲筵由孔尚任讲《大学》首章,孔尚鉝进讲《易·系辞》。讲毕,玄烨令大学士王熙宣谕衍圣公孔毓圻等说:“至圣之道,与日月并明,与天地同运,万世帝王咸所师法,下逮公卿士庶,罔不率由。尔等远承圣泽,世守家传,务期型仁讲义,履中蹈和,存忠恕以立心,敦孝悌以修行,斯须弗去,以奉先训,以称朕怀。尔其祗遵毋替。”衍圣公率五世子孙叩头谢恩。

玄烨出了讲筵的诗礼堂后,面谕大学士王熙、明珠曰:孔尚任等陈书讲说,克副朕衷,不拘定例,额外议用。又谕:朕初至阙里,礼典既成,意欲遍览圣迹。着衍圣公、山东巡抚及讲书官引驾。”于是,玄烨在孔毓圻等恭陪下,再次来到大成殿,瞻仰孔子圣像,观览祭祀礼器。又召孔氏子孙入殿中,慰谕说:“至圣之德,与天地日月同,其高明广大,无可指称,朕向来研求经义,体思至道,欲加赞颂,莫能名言。特书万世师表四字,悬额殿中。非云阐扬圣教,亦以垂示将来。历代帝王致祀阙里,或留金银器皿。朕今亲诣行礼,务极尊崇,异与前代。所有曲柄黄伞,留有余地之庙中,以示朕尊圣之意。”曲柄黄伞是御前常用之物。翰林院五经博士孔毓珽起接,恭置殿中。衍圣公孔毓圻率五氏子孙谢恩,群呼万岁。

玄烨出殿,又到圣迹殿,观看了《圣迹图》及前代碑刻。随后,观览先圣孔子手植桧,御制《古桧赋》,并赋诗一章。当浏览到汉代元置的《百石卒史碑》时,孔尚任奏称:“百石卒史,即今守庙百户也。”孔毓圻乘机奏道:“典籍、司乐、管勾等官,皆奉朝选,惟百户止由臣札委,乞一体题授。”玄烨当即准奏。接着返回诗礼堂,将御制《过阙里诗》赐与孔毓圻等。

此后,又驾幸孔林诣先师墓,行一跪三叩头,礼酹酒毕,览林中古迹。徘徊久之,后玄烨入思堂休息,在堂中南向坐,问曰:“此林周围几许?”引驾官孔尚任奏:“共地十八顷,今二千余年,族众日繁,附葬无隙。”玄烨曰:“将如之何?”孔尚任曰:“未免坟积墓垒矣。”玄烨曰:“何不开扩?”孔尚任曰:“上问及此,真臣家千百世子孙之幸。但林外皆版籍民田,欲扩不能。尚望皇上特恩。”玄烨看了看侍臣,微笑数语,即转曰:“可具本来。”

衍圣公孔毓圻率孔尚任等叩头谢恩。

玄烨步出思堂,登辇出林门,西发之兖州,衍圣公孔毓圻率孔尚任等跪道左,起见祭酒阿公告诉孔尚任:“上在思堂数语,尔知乎?”

孔尚任说:“不知。”阿公曰:“上云,此秀才好胆子,知朕敬重先师,尽力乞请,既到其家,皆依所奏可也。”

这天,玄烨心中高兴,赐衍圣公、五经博士及族人等书籍、貂蟒、银币各有差。又叙录陪祀、观礼人员:“生员孔衍溥等十五人,准作恩贡,送监读书;现任官口北道孔兴洪,以应陞之缺先用;候选项官荫生孔兴滋等二十三人,举人孔兴琏等六人,并以应得之缺先用;贡生颜光岳等十一人,俟考定职衔时先用;其世袭官员各加一级。

玄烨离曲驻跸兖州,在行幄中亲题“节并松筠”匾额,赐给孔毓圻祖母陶氏,以表示对陶氏培育儿孙的嘉奖。

为了表示对康熙皇帝亲临曲阜的恩典,衍圣公孔毓圻奏请纂修一部歌颂皇帝的典籍,书名就叫《幸鲁盛典》,希望使皇帝幸鲁之“隆恩异数”广为传布,永垂史册。书成之后,曾进呈皇帝玄烨,并亲为之作序。这就是《幸鲁盛典》一书的来历。

后来,玄烨还特旨在北京西山取石材,建造了《大清皇帝御制阙里至圣先师孔子庙碑》碑重六十五吨,成为孔庙中最大的御碑。此碑是从北京经运河运到济宁,再由济宁运到曲阜孔庙。

《幸鲁盛典》是一部由衍圣公主持编撰的独特文献,记载了皇帝驾临曲阜时的迎驾、驻跸、释奠、墓祭、经筵、优渥、送驾等详细的仪程和经过,对于研究曲阜文史、礼仪程序以及牵涉到的许多历史人物,提供了直接或间接的资料佐证。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