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鲤墓

日期: 2019-06-18
浏览次数: 0

孔鲤墓

彭庆涛  周敬鹏

 

位于孔子墓前东侧约10米处,有一座封土东西宽18,南北长23,高3的大型坟冢,墓主便是孔子的儿子孔鲤,与孔子墓、自己儿子孔伋墓一并组成了“携子抱孙”之势,十分引人注目。该墓前立有前后两幢石碑,前碑正书“泗水侯墓”;后碑篆书“二世祖墓” ,为公元1244年,五十一代孙孔元措立。碑前有供案、拜台。

孔鲤,字伯鱼,是孔子的独生子,尤为其疼爱,但先于孔子故去。关于孔鲤名字的由来,有着一段时代特色鲜明且有趣的故事。鲁昭公九年(前533年),孔子19岁,娶宋女亓官氏为妻。婚后第二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那个时代由于人口的匮乏,生子添丁对于国家来说,是除战争和祭祀之外的国家大事,但凡为国君器重者,有后之时每每送其礼物以表庆贺。当时的鲁昭公看孔子是“以勇力闻于诸侯”的叔梁纥之后,又以知书达理而小有名气,因此派人送来鲤鱼贺喜。作为深受“周礼”影响的孔子倍感荣幸,所以给儿子取名为“鲤”,成人后取字曰:伯鱼。

《左传》中谈到了五种取名的方法,其中最有影响的便是“用祥瑞的字眼来取名”和“用万物的名称来取名”,显然,孔子用的后者。从这一事情的本质上来看,一是说明了孔子20岁就已经受到鲁国国君的重视和礼遇;二是说明了孔子对君主的赏赐念念不忘,不但要求自己牢记君主的赏赐,也要求子孙褒扬君主的恩惠。同时也说明了孔子君臣有序思想的根深蒂固。

由于孔鲤名字的缘故,曲阜一带孔子的后世子孙至今讳鲤鱼之称,称鲤鱼为“红鱼”。祭祖时也不用鲤鱼而用鲫鱼,在平时吃饭中一般也不会主动食用,如果被发现,那是大为的不敬不孝,会以封建宗法族规处之。即便是不得已而食用,也会事先声明此鱼乃红鱼。

孔鲤早年自然师从于父亲孔子,但早期孔子对他的教育就像对自己的学生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后来由于孔子长期忙于教学和社会活动而疏于家事,多年游历诸侯各国,期间由孔鲤在家侍奉母亲亓官氏,自觉地坚持读书习礼。

孔鲤自幼受到孔子的谆谆教诲,自然耳熏目染深得其道。在《论语•季氏》篇中记载的关于其“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的故事,至今传为美谈。

陈亢是孔子的学生,陈国人。一天,他见到了孔鲤,问道:“您在老师那里,得到过与众不同的特殊传授吗?”孔鲤想了想回答道:“没有啊,只不过有一次,父亲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沉思,我从院子里经过,看见他我想赶快走开。他却叫住了我,问:‘你今天读过《诗经》了吗?’我赶忙回答说:‘没有’。父亲教训我说:‘不学习《诗经》,就不善于言谈啊!’ 于是,我马上就去学读《诗经》。又有一天,父亲又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我遇见了他,他问我:‘今天学习《礼》了没有?’我回答说:‘还没有。’他教训我说:‘不学习《礼》,就没办法立足于社会。’我马上去学习《礼》书,只是有过这两件事而已。”陈亢听了孔鲤的话说,高兴地说:“我问了一件事,却知道了三件事:知道了学习《诗经》和学习《礼》的道理,还知道了老师对他的儿子并不特别眷顾,更没有什么特殊传授。”

另外,在《论语•阳货》篇中,还有一段类似的话:孔子对伯鱼说道:“你研究过《周风》和《召南》了吗?人假若不研究《周风》、《召南》,就会像面对墙壁而站立,什么也看不见,一步也行不通。”

从上面两则故事我们可以看到孔子教育儿子是从读书识礼开始的,然后才教其怎样做人,怎样融入社会。在孔子看来,《诗经》中的文章,多半与修身齐家有关系,而“礼”则是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规范,所谓“不学礼,无以立。”离开这些,人就无法在社会上站住脚跟。故而,后世称孔子教育儿子的方法是“诗礼传家”。在孔庙中,为了纪念此事,特建诗礼堂,以示后人莫忘孔子的在庭之训。

公元前482年,孔鲤因相依为命的母亲离世而心痛体衰,先孔子而死,终年五十一岁。据《孔氏祖庭广记•世次》记载:孔鲤“学通儒术,鲁哀公以币召之,称疾不行。”因而,直到孔鲤去世时仍然是“士”的身份。但孔鲤育有一子孔伋,极具才华。孔伋,字子思,他继承了孔子学说并有所发展,著有《中庸》等儒家经典,对后来的儒学发展影响至深,在元代封为“沂国述圣公”。孔氏后人尊其为三世祖。

孔子早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经历了一系列人生磨难的沉重打击。悲伤之余,还是为儿子选择了墓地,决定把儿子葬在自己将来墓地的旁边。至于孔子为什么这样选择呢?历史上有两种说法:

《礼记》中说:“昭穆者,所以别父子、远近、长幼、亲疏之序而无乱。”昭穆有序,是周代宗法制度的一种典型体现。孔子的一生以恢复周代礼制为己任,在具体实践上亦是如此。他曾说:“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按周代的昭穆顺序,始祖居中,左昭右穆,即子为昭,孙为穆,依次排列。孔子把儿子孔鲤葬在夫人墓的左侧,这预设了孙子孔伋的墓在其右侧,构成了一个典型的子昭孙穆的墓葬格局。所以,孔子在为儿子选择墓地时,有着深刻的礼制文化内涵。

《阙里志》中说:“孔子商人,盖尚右也。”意思是说,孔子作为商人之后,有尚右的习惯,即以右为上。因此孔鲤死后,孔子把他葬在了妻子的左侧,地位仅次于其妻亓官氏。

与孔子的伟大和极富传奇的“圣迹”相比,似乎孔鲤一生没有什么建树,显得平凡而普通。但他那虔诚地做人,朴实的孝道,还是被后人津津乐道。历史上更因是圣人之后,而深受世人的敬重与仰慕,早在宋崇宁元年( 1102年)被追封为“泗水侯”。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