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孔庙史晨碑

日期: 2018-11-13
浏览次数: 0

刘岩 陈阳光

 

在曲阜孔庙,旧存有一通史晨碑,它前后两面皆有铭文,碑阳称为“史晨前碑”,灵帝建宁二年(169年)刻;碑阴称为“史晨后碑”,灵帝建宁元年(168年)刻。历来深受人们的关注,史上欧阳修《集古录》称它为“鲁相晨孔子庙碑”,洪适《隶释》作“鲁相史晨祠孔子奏铭”,翁方纲《两汉金石记》作“鲁相史晨奏祀孔子庙碑”。名声了得。全文如下:

(碑阳)

建宁二年三月癸卯朔七日己酉,鲁相臣晨、长史臣谦,顿首死罪上尚书:

臣晨顿首、顿首!死罪、死罪!臣蒙厚恩,受任符守,得在奎娄周孔旧寓,不能阐弘德政,恢崇壹变,夙夜忧怖,累息屏营。臣晨顿首、顿首!死罪、死罪!臣以建宁元年到官,行秋飨饮酒畔宫,毕,复礼孔子宅,拜谒神坐。仰瞻榱桷,俯视几筵,灵所冯依,肃肃犹存,而无公出酒脯之祠。臣即自以奉钱修上案食醊具,以叙小节,不敢空谒。臣伏念孔子乾坤所挺,西狩获麟,为汉制作。故《孝经援神契》曰:“玄丘制命,帝卯行。”又《尚书·考灵燿》曰:“丘生仓际,触期稽度为赤制。”故作《春秋》,以明文命,缀纪撰书,修定礼义。臣以为素王稽古,德亚皇代。虽有褒成世享之封,四时来祭,毕即归国。臣伏见,临璧雍日,祠孔子以太牢,长吏备爵所,以尊先师重教化也。夫封土为社,立稷而祀,皆为百姓兴利除害,以祈丰穰。《月令》:“祀百辟卿士有益于民。”矧乃孔子,玄德焕炳,光于上下。而本国旧居复礼之日,阙而不祀。诚朝廷圣恩所宜特加,臣寝息耿耿,情所思惟。臣辄依社稷,出王家谷,春秋行礼,以共烟祀,余胙赐先生执事。臣晨顿首、顿首!死罪、死罪!臣尽力思,惟庶政报称为效,增异辄上。臣晨诚惶诚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上尚书。时副言大傅、大尉、司徒、司空、大司农府治所部从事。

昔在仲尼,汁光之精。大帝所挺,颜母毓灵。承敝遭衰,黑不代仓。□不应聘,叹凤不臻。自卫反鲁,养徒三千。获麟趣作,端门见征。血书著纪,黃玉璟【原字笔画为音字旁加景】应。主为汉制,道审可行。乃作《春秋》,复演《孝经》,刪定六艺,象舆天谈。钩《河》摘《雒》,却揆未然。巍巍荡荡,与乾比崇。

   (碑阴)

相,河南史君,讳晨,字伯时。从越骑校尉拜,建宁元年四月十一日戊子到官,乃以令日拜谒孔子。望见阙,观式路,虔跽。既至升堂,屏气拜手。祗肃屑僾,髣髴若在。依依旧宅,神之所安。春秋复礼,稽度玄灵,而无公出享献之荐。钦因春飨,导物嘉会,述修辟雍,社稷品制,即上尚书。参以符验,乃敢承祀。余胙赋赐,刊石勒铭,并列本奏。大汉延期,弥历亿万。

时长史庐江舒李谦敬让、五官掾鲁孔畅、功曹史孔淮、户曹掾薛东门荣、史汶阳马琮、守庙百石孔赞、副掾孔纲、故尚书孔立元世、河东太守孔彪元上、处士孔褒文礼,皆会庙堂。国县员冗,吏无大小,空府竭寺,咸俾来观。并畔宫文学先生、执事、诸弟子合九百七人,雅歌吹笙,考之六律、八音克谐,荡耶反正。奉爵称寿,相乐终日。于穆肃雍,上下蒙福。长享利贞,与天无极。史君飨后,部史仇誧 、县吏刘耽等,补完里中道之周左墙垣坏决,作屋涂色,修通大沟,西流里外,南注城池。恐县吏敛民,侵扰百姓,自以城池道濡麦给令,还所敛民钱材。

史君念孔渎、颜母井去市辽远,百姓酤买不能得香酒美肉,于昌平亭下立会市。因彼左右,咸所愿乐。

又勒:渎井复民,饰治桐车马于渎上,东行道表南北各种一行梓。

假夫子冢、颜母井舍及鲁公冢守吏凡四人,月与佐除。

此碑使我们穿越到东汉灵帝的时空。

汉灵帝建宁元年(168年)四月十一日,曲阜迎来了一位鲁相:史晨,他是怀着一颗虔诚的尊孔之心而来。他觉得能在周时“玄圣”孔子的故地为官,如果不能发扬孔子所提倡的以德为政,光大前任一直为孔子庙宅所做的改变,则日夜忧虑,坐立不安。于是和幕僚李谦商议决定给皇帝上一奏折,继往开来,为孔子的故居再做点添砖加瓦的大事。

奏折的内容大致说:

我来到这里为官以后,秋天依飨礼饮酒于鲁泮宫,结束后又依礼对孔子故宅的神坐拜谒。瞻仰了圣庙建筑,俯身查看几筵上的礼器,似乎感到孔子的神灵仍存,可惜没有摆放的酒肉祭品。我随即自掏腰包备全祭品,认真对待,依礼行事。我寻思孔子来到人间是天地的造化,他西狩麒麟,为汉制作。所以《孝经援神契》、《尚书·考灵耀》都提及到他的贡献,称他为“玄圣”。在璧雍祭祀孔子时用太牢,有官方举办,这表现出尊先师重教化的作用。封土为社,立稷而祀,不就是为百姓兴利除害,以祈求丰收吗?道理是一样的。而在孔子故居这里没有官方举办的祭祀,说不过去吧!臣倒是有个建议,就是依照社稷的祭祀方式,由国家出钱来举办春秋两祭,以达到官民共同参与。这样一来,才能真正起到社会教化的作用,孔子学说才能深入民心。

此奏折理所当然得到通过,于是依照辟雍的礼制,社稷的品制组织实施。修葺了阙里的右墙垣,作屋涂色,粉刷一新。并修通大沟,西流里外,南注城池。祭祀之日,长史李谦、五官掾孔畅、功曹史孔淮、户曹掾东门荣、史马琮、守庙百石孔赞、副掾孔纲、故尚书孔立、河东太守孔彪、处士孔褒齐聚庙堂。前来的还有县的大小官员,以及畔宫的文学先生、执事、诸弟子合九百七人,乐舞齐鸣,热闹非凡。同时,恐县吏敛民,侵扰百姓,还发布了一项惠民政令:城池一带空地所生产的粮食不上税。

不单如此,史晨想到颜母井那里没有集市,百姓生活很是不便,于是下令在昌平亭下建立交易市场;又命居住在渎井村民,饰治桐车马于渎上,东行道表南北各种一行梓树进行绿化;假夫子墓冢、颜母井舍及鲁公墓冢派四名守卫人员。不用说,这些措施在当时肯定深得民心。

那么,孔子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呢?

汉时,谶纬之学盛行,此时的孔子有玄圣之称,所以碑文中有“《孝经援神契》曰:‘玄丘制命,帝卯行。’又《尚书考灵燿》曰:‘丘生仓际,触期稽度为赤制’”文字。玄,黑色,玄丘即孔子。纬书认为,孔子也与人类始祖伏羲一般般,亦感天帝而生。《春秋纬·演孔图》讲述了孔子感生的详细过程:孔子母颜徵在,游于大泽之陂,睡,梦黑帝使请己。已往,梦交。语日:汝乳必于空桑之中。觉则若感,生丘于空桑之中,故曰玄圣。

这一纬说,当时孔氏族人肯定是不认可的,这不是骂人吗。但大环境就是如此,没办法。

《诗经·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所以《春秋·元命苞》也说:“夏,白帝之子;殷,黑帝之子;周,苍帝之子。”孔子为商殷之后,所以是感黑帝而生。按照纬书的说法,孔子为黑帝之后,周朝属木,木色青,乃苍帝之后。所以《孝经援神契》说:“丘为制法主,黑绿不代苍黄。”因为按照五行相生的顺序,作为“玄圣”的孔子不可能代替以木德王的周朝。木生火,只有赤帝之后、火德之君才能代替苍帝为王。因此孔子的使命不是自立为帝,而是为天下后世立法。纬书认为,这是上天降生孔子时所给予他的特殊的使命。《孝经援神契》明确地指出,孔子制法,乃是为了刘汉王朝之兴。故而“玄丘制命,帝卯行”。

怎么知道黑帝令孔子为汉制法的呢?有符命为证。《孝经右契》详细描述了孔子为汉制法的符命说:孔子夜梦三槐之间,丰沛之邦,有赤烟气起,乃呼颜渊、子夏,侣往观之。驱车到楚西北,范氏之庙,见前刍儿捶麟,伤其前左足,束薪以覆之。孔子曰:“儿,汝来,汝姓为谁?”儿曰:“吾姓为赤松,字时乔,名受纪。”孔子日:“汝岂有所见乎?”儿曰:“吾有所见,一禽如糜,羊头,上有角,其末有肉,方以是西走。”孔子曰:“天下已有主也,为赤刘,陈、项为辅,五星八井从岁星。”儿发薪下麟,视孔子,孔子趋而往。麟向孔子,耸其耳,吐书三卷,孔子精而读之。图广三寸,长八寸,每卷二十四字。其言:赤刘当起日,周亡赤气起,火曜兴,玄丘制命,帝卯金。

这些纬说在当时非常流行,他们把活脱脱的孔子硬生生涂抹成一位神,为汉王朝的合法性提供了鲜活的依据。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