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矍相圃

日期: 2019-01-18
浏览次数: 0

曲阜矍相圃

彭庆涛  秦天龙

 

 矍相圃在曲阜孔庙西侧,相传是孔子师徒演练射箭的地方。孔子授弟子六艺,即六种入士必备的基本技能:礼、乐、射、御、书、数。射,便是其中之一。后人以圣迹之地而倍加呵护,故,矍相圃之名不绝于史。

 “矍相”,即射箭时态的表情神态描述。“矍”,本意为双目鹰隼般的警觉,以手(又)示意射箭。“相”,眼中的木质靶心、目的。时无“矍相圃”之名,因孔子在此传授射术而得名。

 《礼记•射义》载:“孔子射於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

 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载:“矍相圃在县西三里鲁城中。”

 宋乐史《太平寰宇记》载:“矍相圃周回二里,高一丈。县西南二里、孔子庙西侧,孔子射所。”

 宋孔传《东家杂记》载:“庙西南一百二十步,有圃曰矍相,周回二里,高一丈”。

 《曲阜县志》载:“矍相圃,孔子而观者如堵墙。处在圣庙西南一百二十步,周回二里,高一丈,中有旧井。”“金泰和四年(1204年),衍圣公孔元措筑台,其中嗣割其西为儒学,其东为圃。明御史郭本题石:矍相圃。

 明代《孔子圣迹图》中绘有《射矍相圃》

曲阜矍相圃

 已故原曲阜一中教师、书画艺术家周翰庭先生曾回忆旧时印象写到:“矍相圃位于孔庙西侧,面积不大,南北较长,约三百米,东西极窄,约五十米。面街有矮矮土墙,因年久失修,大半坍塌。圃内菜畦整齐,四季长青,井上有辘轳,井畔有瓜架,四周野花簇簇,景色宜人。从水井南去约二十米,有汉石人二,制作古朴,状貌端正,以千年风雨,已纹理不清,从整体看尚称完好。时人写诗纪实:‘凝眸袖手肃然立,苔迹斑斑几岁时?百代兴亡均过眼,无言默默笑谁痴?’后该地段兴建房屋,矍相圃不复存在。至于汉石人,则已移入孔庙保护。”

    关于“观者如堵墙”的故事,则出自《孔子家语•观乡射》,其文曰:

 

 孔子观于乡射,喟然叹曰:射之以礼乐也,何以射?何以听?修身而发,而不失正鹄者,其唯贤者乎!若夫不肖之人,则将安能以求饮?《诗》云:‘发彼有的,以祈尔爵。’祈,求也。求所中以辞爵。酒者,所以养老、所以养病也。求中以辞爵,辞其养也。是故士使之射而弗能,则辞以病,悬弧之义。

于是退而与门人习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焉。射至于司马,使子路执弓矢,出列延,谓射之者曰:“奔军之将,亡国之大夫,与为人后者,不得入,其余皆入。”盖去者半。又使公罔之裘、序点扬觯而语曰:“幼壮孝悌,耆老好礼,不从流俗,修身以俟死者,在此位。”盖去者半。序点又扬觯而语曰:“好学不倦,好礼不变,耄期称道而不乱者,在此位。”也盖仅有存焉。

射既阕,子路进曰:“由与二三子者之为司马,何如?”孔子曰:“能用命矣。”

 

    讲的是孔子于矍相圃习射的故事。

 孔子观看乡射礼,长叹一声说:“射箭时配上礼仪和音乐,射箭的人怎能一边射,一边听?努力修养身心而发出的箭,并能射中目标,只有贤德的人才能做到啊!如果是不肖之人,他怎能射中而罚别人喝酒呢?《诗经》说:‘发射你的箭射中目标,祈求你免受罚酒。’祈,就是求。祈求射中而免受罚酒。酒,是用来养老和养病的,祈求射中而辞谢罚酒就是推辞别人的奉养。所以如果让士人射箭,假如他不会,就应当以有病来辞谢,因为男子本来就应该会射箭。”

 于是,孔子回来后和弟子们在矍相园圃中学习射箭,观看的人们多的好像一堵围墙。当射礼行至子路时,孔子让子路手执弓箭出来邀请比射的人,说:败军之将、丧失国土的大夫、不敢冲锋陷阵而胆怯躲在人后者,一律不准入场,其余的人可以进来。”听到这话,人走了一半。孔子又让公罔之裘、序点举起酒杯说:“幼年壮年时能孝敬父母,友爱兄弟,到老年还爱好礼仪,不随流俗,修身以待终年的人,请留在这”结果又走掉一半。序点又举杯说:“好学不倦,好礼不变,到老还言行不乱的人,请留在这里。”结果只剩下几个人没走了。

 射箭结束后,子路走上前对孔子说:“我和序点他们这几个人做司马,您看如何?”孔子回答说:“可以胜任了。”

    古代乡射礼看是一种饮酒行令的游戏,实际上是一种礼仪,《北史·张普惠传》记载:“乞至九月,备饰尽行,然后奏《狸首》之章,宣矍相之命。”宋王禹偁《射宫选士赋》:“焕乎得矍相之义,洋然有阙里之仪。”这说明古代乡射礼有规定的乐章演奏,规定的服饰仪容,规范的礼仪程序。孔子对乡射礼仪的认识和解读,和故事中关于对参与乡射礼的人的品质要求,也阐释了孔子教学将“射”作为六艺之一的基本原因。勇敢、孝悌、好礼、好学,且能终身信守,才是孔子所说的“贤者”。

 对于孔子观乡射的记载,后世亦有疑问,起因于历史上对《孔子家语》的质疑。孔子家语》一书最早著录于《汉书·艺文志》,原书二十七卷,今本为十卷,共四十四篇,记录了孔子及孔门弟子思想言行。魏王肃注释,书后附王肃序和《后序》。宋代王柏的《家语考》、清代姚际恒的《古今伪书考》、范家相的《家语证伪》、孙志祖的《家语疏证》都认为是伪书,甚或认为是魏王肃的伪作。宋代朱熹的《朱子语录》、清代陈士珂和钱馥的《孔子家语疏证》及序跋,黄震的《黄氏日抄》等认为《孔子家语》为真实珍本。1973年,河北省定县八角廊西汉墓出土有竹简《儒家者言》,内容与今本《家语》相近。1977年,安徽阜阳双古堆西汉墓也出土了与《儒家者言》内容类同的简牍。这些考古发现说明,今本《孔子家语》并非伪书,更不能直接说成是王肃的撰著。应当承认它在孔子和孔门弟子及古代儒家思想研究中的重要价值。由此,孔子观乡射应该是历史事实的。

    王国维曾经在《海上送日本内藤博士》诗中写道: “横厉泗水拜尼甫,千年礼器今在否?……豆笾钟磬琴瑟鼓,何所当年矍相圃。”感叹千年礼乐、孔子学宫是否还在?

    而如今,矍相圃已不复存,遗址为“孔府西苑宾馆”所占。只有孔子射于矍相圃的故事,不仅广泛流传为历史美谈,更贯穿了孔子的教育思想和政治思想,作为传统寓教的文化精髓,启发和教育作用必将永世传承。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