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千佛曲阜塔

日期: 2019-07-22
浏览次数: 0


鎏金千佛曲阜塔


孟继新  周敬鹏  王广恒


鎏金千佛曲阜塔

 

曲阜是孔子和儒学的诞生地,历史上是受儒家文化浸染最深的地方,社会与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深深地打上了儒家文化的烙印。但佛教自东汉末年传入中国以来,逐渐和本土文化相融合,发展壮大,曲阜作为儒家文化的发源地与大本营,也留有大量的佛教文化遗存,其中最著名的要数鎏金千佛曲阜塔。

鎏金千佛曲阜塔为明代铸造,铜质,外饰鎏金。塔高1.5米,直径0.45米。塔呈八角形,是标准的十三级浮屠(十三层),底大上小,内空,由底至上逐层递减收分。系由塔顶、塔身和塔座三部分合成,塔顶镶嵌之珠原为鎏金铜珠,现为后配木制宝珠。塔身层层飞檐,檐上层脊挑角外伸,上饰龙头走兽,兽嘴有透孔,原挂有风铃。檐下饰以斗拱,每层每面各铸有凸出的坐佛五尊,均盘腿拱手正面端坐。最下层的前面开有门洞,和城门相似,门两侧各有假门一座,门扇左右合闭,门扇饰以门钉五排,每排五钉,并饰以门环,门左右两侧各设圆柱一根,柱上铸有浮出的盘龙戏珠对舞升腾。下层后面铸有坐佛36尊,左右两面各铸坐佛35尊。通体没发现题字。因塔上雕刻佛像众多,号称“千佛塔”。千佛塔造型优美,通体鎏金闪耀,铸造技术精湛,代表了明代铸造工艺的最高水平。

鎏金千佛曲阜塔原是衍圣公府的旧藏,在城内南堂庙地藏庵存放,南堂庙是圣府的香火院。衍圣公府内宅也建有佛堂、供着佛像。在府外还建有娘娘庙、观音庙、玉皇庙等多种庙宇。从明代到清代,尤其是康熙、乾隆以后,还以衍圣公府的名义捐修了几处香火院。逢年过节,衍圣公夫人或夫人派女仆代自己到香火院去进香。在城关附近有十一处香火院属于衍圣公府管理。所谓衍圣公府“香火院”,就是每年每月由衍圣公府供应香火费,庙宇损坏由衍圣公府负责维修,也有时化缘募捐一部分维修费。南堂庙是主持尼姑的庙宇,位于城内鼓楼南街。南堂庙坐南向北,前后三院,两大殿,大门、二门和配房供奉的是地藏王菩萨。据《孔府档案》记载:圣府的公爷、太太或小姐每逢初一、十五或祭佛日就分别到香火院上香拜佛,祈求福星,事毕祭佛的焚表就存放在千佛塔内。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侵占曲阜时,曾在南堂庙中发现了千佛塔,并企图把千佛塔从南堂庙偷走,准备偷运回国。但是,当日军将千佛塔运至姚村火车站时,被当地人发现。发现者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相关部门立即派人将佛塔截了回来,这才免于劫难。但是当时的铜塔已经被日军破坏成三段,铜质塔顶遗失,后来只好配制上了木顶。鎏金千佛塔后为文管会所收藏,现藏于孔府文物档案馆。

佛塔由印度传入为梵文“塔婆”的音译,亦称浮屠,是佛教的象征。佛塔是用来藏高僧佛骨或佛牙舍利及经卷的物品在公元一世纪佛教我国以前,我国没有“塔”,也没有“塔”字。当时曾被音译为塔婆佛图浮图浮屠”、“方坟圆冢”等,直到隋唐时,翻译家才创造出了字,作为统一的译名,沿用至今。汉代,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佛塔的建筑在后汉末年,就已经风行全国了。中国的工匠们将印度原有的覆盆式的塔的造型与中国传统的楼阁相结合,便产生了楼阁式的佛塔。继而由楼阁式衍生出密檐式塔。一般来说,不论佛塔是什么形态、大小如何,它的基本造型是由塔基、塔身、塔刹组成的。塔基有四方形、圆形、多角形。塔身以阶梯层层向上垒筑,逐渐收拢。塔的层数一般为单数,如三、五、七、九、十一、十三层……鎏金千佛曲阜塔便是八角形,十三层的塔。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七级浮屠指的就是七层塔。

在我国,早期造塔,大多是木塔。因为木塔易燃,所以塔的结构也逐渐演化成砖木结构仿木塔,附加雕刻,其形状也从筒状楼阁式演化成八边形楼阁式。隋唐以后,多用砖石为建塔材料,出现了以砖石仿木结构的楼阁式塔。宋代以后,人们有时候喜欢用雕模制范的方法来铸造金属塔。

曲阜地区的佛教文化盛行于唐宋两代,大部分佛教造像都是这一时期完成的,造像的内容以三世佛和诸菩萨为主。金元之时,经幢在曲阜地区大量出现,保留至今的墁山石经幢群有28通之多,体现了金元时期曲阜地区建造石经幢的盛况。明清时期,理学兴盛,大规模的佛教造像及石经幢建设已不复当年盛状,但此时佛教更从内涵上进入民间,浸润着士大夫及普通百姓的心灵。鎏金千佛曲阜塔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

我们的话题是由“鎏金千佛曲阜塔”开始的,进而又对我国的古塔进行了一个全面的了解。发现,佛塔的建造,规模之大,分布之广,数量之多,层级之高,历时之久,在我国古代建筑中是首屈一指的。

那么,在曲阜缘何没有建造一座如上所述的高大佛塔?而是只铸造了一座象征性的鎏金铜塔?这里面的原因,大概有几种可能:

首先,曲阜是儒家学派的发源地,是孔子的故乡。早在佛教文化尚未传到中国的时候,这里已是人们心中的圣地。这里的礼教建筑太悠久、太宏大了。早在鲁哀公十七年(478年),也就是孔子逝世的第二年,这里就建起了孔庙。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故所居堂,弟子内,后世因庙,藏孔子衣冠琴书。”后来,随着对孔子尊崇的不断升级,到明清之时,孔庙已发展到占地近10公顷,纵长600米,宽145米,前后九进院落,殿、堂、廊、庑等620余间的庞大建筑群。

庙内的主要建筑大成殿,高24.8米,长42.69米,宽24.85米,重檐九脊,黄瓦歇山顶,金龙和玺彩画。殿基高2.1米,重层石阶,前与月台相连,后与寝殿相连。殿基为须弥座,两层栏杆,上层为火焰宝珠柱顶,下层为重层莲瓣柱顶,柱下有螭首外探。在殿外檐有石雕檐柱二十八个,均以整石刻成,高6米,前檐柱十根,雕刻技法为高浮雕,刻二龙戏珠,一为升龙,一为降龙,上下对翔,盘绕升腾,造型优美生动,雕刻玲珑剔透。

孔庙内另一建筑奎文阁,亦不同凡响。阁高24.35米,长30.10米,宽17.62米,歇山黄琉璃瓦顶。三重檐,四层斗拱。奎文阁内部两层,中夹暗层,为层叠式木构架,上层柱立于下层的斗拱上。下层南一间为走廊,后四间为阁身,外围用八棱石柱二十四根支撑,内柱用木柱二十二根……

试想,若在这庞大的礼教建筑外,再突兀建起一座佛塔,显得是多么的不协调。

为了满足人们对众神崇拜的心理,最好的办法还是把佛塔做缩小处理。但在制作上,则精雕细凿,采用最好的铸造工艺,以此来弥补塔小的缺陷。

曲阜没有建造高塔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城内没有多余的空间。曲阜是一弹丸之邑,城内仅孔庙孔府就占据了大半。因此,曲阜城又称曲阜庙城。再加上各代衍圣公的胞弟在城内择地建宅,城内剩余的空地就更少了。如果寻一块开阔地面,建造一座几十米高的佛塔,那简直是不可能的。这大概是没有建造佛塔的另一个原因。

窥一斑而见全豹,鎏金千佛曲阜塔见证了佛教中国化和世俗化的过程。儒学与佛教在曲阜得到很好的相处与融合,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强大的生命力和吐故纳新的能力,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和谐与包容理念。这一层意思才是今天最值得我们从鎏金千佛曲阜塔上追寻和思考的。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