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浦铁路与阙里

日期: 2019-12-06
浏览次数: 0

津浦铁路与阙里


津浦铁路与阙里


刘岩 刘国成 尚树志

 

京沪铁路连接了中国最大的两座城市北京和上海,沿途大都为沿海经济发达地带,并且现在已经建设完成高速铁路和客运专线,因此成为中国目前最繁忙的铁路干线之一。

其实,今天我们看到的京沪铁路,前身名为津浦铁路。十九世纪末的中国处于半殖民半封建社会,列强入侵,社会黑暗,政府腐败无能,西方帝国列强为了各自利益窥视中国,希望自身利益最大化。因此在1898年9月,英、德资本集团在中国不知情的状况下,擅自在英国伦敦举行会议,决定开办津镇铁路(天津至镇江)。无能的清政府屈服了英、德帝国主义的压力,于1908年签定了借款合同,并将津镇铁路改为津浦铁路。

津浦铁路北起天津总站(今天津北站),南至江苏浦口,于1908年正式破土动工,1911年9月竣工,1912年全线通车,全长1009公里。北段自京奉铁路天津总站以南,至山东韩庄,长626公里;南段自韩庄至浦口,长383公里。其中山东省内以及北段由德国投资建设;江苏、安徽段由英国投资建设。这样列强通过修造铁路进一步掠夺中国的财富。但从现今地图上看,铁路进入曲阜境内腹地不远,便调头西南往兖州方向,后又转向东南过邹县(今邹城市),在此地域画了一个半圆,避开了曲阜城。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原因铁路绕了一个大弯而不走直线?当时的曲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早在正式动工前的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五月,清政府就与英、德资本集团草签定了合同,德国公司已经开始进行先期的勘探工作,光绪三十年(1904年)七月,勘探工作在曲阜进行。

在黄发碧眼的德国人、工程师伯伦克的指挥下,一伙手拿仪器、肩扛标旗且统一制服的人员,在农田里穿行,测量,插标,忙碌着,引来许多农夫观望。曲阜人先前也曾见识过外国洋人,那多是衍圣公府的座上宾,满口鸟语,甚是威风,招来许多仰慕。而这次不同,他们不走寻常路,单往田野里钻,还不时鼓捣着三脚架上的仪器,趴在上面向曲阜城内凝望。看不懂,实在是看不懂。人们望着成排的标旗,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寻宝?盗窃?不敢想象。勘探地方附近的坊上庄村民颜士其看见这些,感觉大事不好,就和钦设林庙守卫百户张东敏说了这件事。张东敏听后大惊,农田是老百姓的命根子,连忙向衍圣公府禀报。见到衍圣公孔令贻之后,张东敏讲村民颜士其的所见所闻和衍圣公陈述了一遍,并说:“这周围的土地都是祭田地亩,还将标杆插于在圣林的前边,关系重大,祖先经不起骚扰啊!”孔令贻平常没少和洋人打交道,但这次感觉事态很严重,便动身前往德国人勘探的农田去看个究竟。只见德国人将标杆插在至圣林前面,孔令贻见此状况当场便提出抗议,而当时德国人却不予理会,并说:“修造铁路事先早已与你们政府签订好条约。”回到府中之后,孔令贻内心十分焦虑,觉得愧对先人,也愧对族人,深思之后,决定要阻止这件事情。这时突然想到好友周馥(注:蒙李鸿章提携,是晚清红人,官运亨通。1902年4月,周馥升任山东巡抚,并加兵部尚书衔。)身为山东巡抚应该可以帮忙,便连夜赶赴省府济南,找他商量这件事。

周馥只见好友到来,非常高兴,而孔令贻却像热锅的上的蚂蚁非常着急,周馥也不再寒暄,赶忙问明来意,明白事情原委之后,周馥命人约见电达青岛德国铁路总公司。可是过了好久却不见有人来,周馥又命人催促并生气说:“这些洋人真是傲慢。”孔令贻心情更是焦急,过了一会,海因里希•锡乐巴(注:海因里希•锡乐巴(BaurathHildebrand)1886年,31岁的德国铁路设计师锡乐巴和另外3名同行被德国首相俾斯麦派往中国。从1899年至1908年,锡乐巴一直在青岛担任山东铁路公司的经理。)终于来了,说:“巡抚大人,有什么事情?”。周馥严厉地说道:“贵公司的勘探队伍在我们至圣先师孔子的陵寝前,遍插标杆,有冒犯之罪,请及时拔掉。”海因里希•锡乐巴非常无奈地说:“巡抚大人。我们要修铁路,不勘探地形怎么修,我们两国政府是有合约的。”周馥回答说:“孔子是我们的至圣先师,我们尊崇他,就像你们尊崇耶稣,你们现在惊扰我们的圣地,是万万不允许的,最好的办法是修改铁路线路。”锡乐巴只好无奈的同意。周馥还想让孔令贻再多留些时日,而他却着急着回去。

回到曲阜后孔令贻命人贴出告示说:上月德国公司来曲境插标,修理铁路,将标杆插于至圣林前,横斜而过,大非情理。经与电达青岛德国铁路总公司商议,将至圣林前一节所插标杆即行拔弃,请百姓放心,不要猜忌。这样老百姓都安心了,一些谣言也都停止了。在外地的孔氏族人听说了这件之后都非常高兴,祖上的陵寝不会被惊扰。但孔令贻却依然忧心忡忡,若是铁路线不改,还是按着以前的线路,还是要惊扰孔氏先茔怎么办?想到这里,不禁又万分焦虑起来。

    经过一番考量之后,孔令贻再次来到济南,与好友周馥商议,考虑到外国人的强硬,孔令贻便以“破坏圣脉”、“震动圣墓”为理由,奏请朝廷使铁路线改道兖郡,也就是今天的兖州。当时朝廷虽然害怕外国势力,但毕竟事关国运,命令与德国人交涉,虽然德国人并不是很愿意,在孔令贻和山东巡抚周馥的积极斡旋下,最终还是同意津浦铁路绕道兖州。铁路由歇马亭入境之后,经吴村、柳庄、姚村、白家店等直达兖郡,再从兖郡经程家庄、东滩,绕回邹县。铁路距离至圣林最近距离有十余里,不会震动圣墓。铁路就这样绕了一个大弯,也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从地图上看不走直线的原因。

     当时的中国没有实力,没有技术去修造铁路,只能任人宰割,不知会有多少的名胜古迹就在外国人修造铁路的隆隆声中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中,看着飞驰的火车,正是因为儒家文化的几千年不断的传承,正是孔令贻他们在那个黑暗的年代敢于抗争的勇气,才留下了津浦铁路与阙里(曲阜)的这段传奇故事。

    我们今天还有机会去游览三孔,去领会祖先的足迹。今天看来或许带些迷信的色彩,但是敬畏祖先是中国人传统习俗的一部分,有它合理的部分。今天的我们要学习这种勇气,在日益对外开放的今天,我们在学习外国人先进的东西的时候,不要忘了自己,忘了优秀的传统文化。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