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孔庙奎文阁

日期: 2018-11-15
浏览次数: 0

曲阜孔庙奎文阁


曲阜孔庙奎文阁


郑双  郭云鹏

 

奎文阁,位于曲阜孔庙内,是一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藏书楼阁。《说文解字》释曰“奎,两髀之间。”《庄子·天文书》中则载:“西方十六星,象两髀,故曰奎。”奎星原是中国古代天文学中28星宿之一,又称为“奎木狼”。从星象图来看,“屈曲相钩,似文字之画”;而读音上,“奎”与“魁”同音,就将“独占鳌头之意赋予了两者结合可谓意头十足,深受古代科举士人喜欢。早在汉代纬书《孝经·援神契》中,就有“奎主文章”之说,奎星在隋朝之后也逐渐被引申为主管文运兴衰的神。“奎文阁”之名,也正是孔子为天上的“奎星”。

孔庙是中国传统的宫殿式建筑,它的建构折射着中国传统思想的光辉。《论语》载:“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中国人不仅将中庸作为立德修身的指导,还将这种思想运用到了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建筑中。孔庙整体以大成殿、奎文阁、寝殿三座大型建筑为中轴,其他庭院建筑分居两侧,并多以自然长青的植物为饰。这种构造完美地诠释了不偏不倚、天人合一的精神。孔庙本身以祭祀为主,中轴三座建筑中有两座供奉先人的建筑大成殿供奉至圣先师孔子,寝殿供奉孔子夫人亓官氏。以藏书为主要功能的奎文阁位于孔庙的中轴线上,其重要地位不言而喻。奎文阁并非只有藏书功能,王纯在《从奎文阁藏书楼看儒家思想对建筑的影响》一文中指出:“奎文阁前院,是明清两代祭前进行各种准备工作的场所,除奎文阁楼上藏书外,祭祀时其楼下是过殿和孔子夫妇及四配十二哲祭仪的彩排处,大中门是衍圣公及陪祭人员举行戒誓仪式处……由此可见这一院落在祭祀中具有重要作用

封建统治者为实现巩固统治的目的,常常实行“尊儒重道”的文化战略。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赐孔庙经史书籍及太宗御制书籍2150卷,藏于孔庙书楼。以后历代不断添补,藏书数量与日俱增。奎文阁的形成时间应当比宋初真宗赐书时间略早,建筑形制也几经改变。初建于北宋太平兴国八年(983年),但仅备雏形,当时被称为“书楼”。有记载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即宋真宗赵恒亲临曲阜祭拜孔子的第二年,就曾诏令将御赐的太宗御书、《九经》并涂金器物“置于庙中楼上收掌,委本州长吏职官及本县令佐等共同检校”。奎文阁于宋天禧二年(1018年)完善,“藏书楼”。金代明昌年(1191年),金章宗完颜璟重新修缮书楼,改为三檐并名为“奎文阁”。金虽为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但在金章宗年间,重视礼乐,大修孔庙,推崇儒学。《金史·本纪九》载:“律科举人止知读律,不知教化之原,必使通治《论语》、《孟子》,涵养器度。遇府、会试,委经义试官出题别试,与本科通定去留为宜”还有记载,“辛巳,诏修曲阜孔子庙学。”可以说儒学在当时得到了较好的发展。明弘治十二年(1499年),孔廟遭遇雷火,奎文阁被焚毁,于次年开始重修,至弘治十六年(1503年)完工,将其扩建为三层七间

奎文阁结构独特,工艺精巧,在中国楼阁建筑史上独具一格。现存建筑为明弘治十七年遗构,阁楼东西阔30.10米,南北进深17.62米,高23.35米,面阔七间,进深五间,更有光绪二十四年改成的黄琉璃瓦覆顶它是我国著名的古代木结构楼阁式建筑,为我国古代十大名楼之一。奎文阁矗立于砖砌平台上,其柱直达上层檐柱,撑起建筑总体。柱上再架斗拱,上层斗拱单翘重昂七踩,承上檐;中层斗拱单昂三踩,承上层腰檐,另一层重翘五踩,承平座;下檐重昂五踩,承下檐由此撑起上二层楼阁的重量,这种技艺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堪称孤例。整个楼阁为木质结构,柱、梁、檩、枋等互相咬合,不用一枚铁钉。砖石窗棂雕刻精细,彩绘逼真。三重飞檐,层层叠叠,营造出中国古代建筑稳重又不失灵动的韵味;四层斗拱,山节藻棁,是古代墨香与现代的紧紧榫接。楼阁原上层收藏御赐经书,暗层藏印板,下层为祭祀彩排场地正中的匾额为乾隆题。奎文阁历经千年风雨依旧稳固如初。有记载,清康熙七年鲁西南地区发生过一次大地震,曲阜城“人间房屋倾者九,存者一”,而奎文阁保存如初。

阁前廊下东西两侧,立明代石碑两幢。西为明正德十五年(1520年)所立的《奎文阁重置书籍志》,碑文记载了明正德六年(1511年)刘六、刘七率农民起义军攻占曲阜、进驻孔庙,“秣马于庭,污书于池”,将奎文阁藏书“焚毁殆尽”,之后皇帝“又命礼部颁御书以赐”,以致“阁中之书,天下莫备焉……命礼部颁御书以赐,崇儒重道可谓至矣。止于《五经》、《四书》、《性理大全》、《通鉴纲目》者,取诸言之正且纯者,其他不以典也……”明清时期增设奎文阁七品典籍官一员,专门管理书籍典章。后由于朝代更替,战乱频繁,很多典籍都已散失,现存典籍保存于孔府档案馆中。

廊下东首之碑刻《奎文阁赋》,系由明代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撰文,书法家乔宗书丹。整篇文章神完气足,璧坐玑驰,将奎文阁古韵描写得淋漓尽致。赋

伟新庙兮即宫,突高阁兮丽空。海之右兮山之东,极灏业兮争茏褪。纳沆瀣兮超鸿,表日观兮来天风。忽秋令兮始肃,见奎星兮正中。初徙前,暂徘徊兮户外,殿庭兮巍峨,与兹阁兮相对。亭碑矗立兮林立,坛屋隐兮如盖昔金元兮始构,几岁序兮更代。叹轩楹兮未烬,纷瓦砾兮浮瑾。及轮奂兮鼎成,蔼冠裳兮咸萃。览旧迹兮无余,抚孤根兮一桧。吁嗟乎!靡丽兮娉婷,彼青云兮落星。怀望兮怔营,或筹边兮见京。夫岂若睹羹墙兮故宅,诵典则兮遗经,宛蝌蚪兮孔壁,恍金丝兮鲁声,感春秋兮绝笔,忆诗礼兮趋亭奇文兮籀史脱虐焰兮秦坑,藉鬼神兮呵护,山川兮精英。乃有韦绝兮竹简,石墨兮溪藤,汗牛充栋兮不可以数计,又奚问何名?幽并兮青兖,渺宫墙兮在眼。景行兮高山,每为憾兮不浅。金书兮玉节,幸吾书兮未晚。溯秋霄兮愈沆,恨夏日兮犹短,仰圣道兮弥高,思古风兮渐远。阅千载兮一时,曾一概兮不满。遗驾兮可攀,尚颓泼兮在挽。咦曛!灵有地兮杰有人,贤有象兮国有宾。下后土兮上高旻,轶倒景兮离尘纷,博典册穷皇坟,厉夕惕兮求朝闻。岂徒析虫鱼兮隐义,辨亥兮疑真,讶雨栗子兮天半,降青藜兮夜分。盖方舞干羽兮七旬,遍弦歌兮八垠,占聚纬兮周髀,听桥兮成均。殆将兴兮吾道,庶不朽兮斯文。巍乎高哉!势不可以极,兹阁之名兮并列宿而俱存。

明正德年间山东巡抚陈凤梧登临奎文阁后赋诗道:“嵯峨杰阁出宫墙,上有云梯百尺长。丹碧九霄明日月,牙签万轴映奎光。沧冥俯视东洋外,岱岳平临北斗傍。何幸登高豁心目,愿从圣道窃余芳。”

孔庙奎文阁是中国传统建筑的瑰宝,其文化意蕴更是深厚至重。端庄肃穆的建筑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中,人文与自然的统一,传统与现实的协调,无处不散发着传承千年的翰墨香气。守青灯与黄卷,看飞檐与璃瓦,千年奎文阁的魅力只能慢慢体会。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