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之师(上)——郯子、师襄

日期: 2019-03-20
浏览次数: 0

孔子之师(上)——郯子、师襄


孔子之师(上)——郯子、师襄


郭云鹏  王凡  郑双

 

孔子作为儒家学派的创始人,不仅是伟大的思想家,还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他首创私学,打破了“学在官府”的局面,弟子三千,各有所成。《礼记·文王世子》记载:“凡始立学者,必释奠于先圣先师。”历代帝王对于孔子的教育贡献亦多加褒封,隋文帝开皇元年(581年)追尊孔子为“先师尼父”,唐高宗乾封元年(666年)追尊孔子为“太师”。明世宗嘉靖九年(1530年),厘定祀典,认为“尊孔子者,尊其道也,道之所在,师之所在也”(《阙里文献考·卷十四》),故尊孔子为“至圣先师”。清朝康熙皇帝专门为孔子御制一通“至圣先师”石碑,1684年还亲至孔庙拜祭,手书“万世师表”匾额如今,台湾、香港等地将每年9月28号的孔子诞辰日定为中国教师节。那么,被尊为“至圣先师”的孔子又有过哪些老师呢?

先来看看孔子关于“师者”的一些谈论: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述而》)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论语·为政》)

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论语·述而》)

所有这些足可见孔子是一位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圣贤。他的弟子子贡也曾谈到孔子不师常师,贤者皆可以为师。《论语·子张》:“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

孔子具备贤德的古帝古王为师,《中庸》载:“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这就和孟子把自己当做孔子的“私淑弟子”(《孟子·离娄上》:“予未得为孔子徒也,予私淑诸人也。”)一样。《论语》阐述尧舜禹的就不下十章,第二十篇之名即为“尧曰”,可见一斑。但先贤已远,已不能及,孔子现实中的老师又有那些呢?后世儒者韩愈在《师说》一文中对此有所阐述:“圣人无常师。孔子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孔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那么让我们透过历史的尘埃,去追寻孔子之师

问官郯子

《春秋左传》记载,鲁昭公十七年(公元前525年)秋季,郯国国君郯子到鲁国朝见。鲁昭公款待郯子,并向其询问到少昊氏用鸟名作为官名的原因。郯子回答说:“从前黄帝用云纪事,所以各部门的长官都用云字命名;炎帝用火纪事,所以各部门的长官都用火字命名;共工氏用水纪事,所以各部门的长官都用水字命名;太昊氏以龙纪事,所设各部门的长官都是以龙字命名。我的高祖少皞挚即位的时候,恰巧有凤凰飞来,所以就用鸟开始纪事,各部门的长官也都用鸟名来命名。”

郯子关于各职官的具体名称解释到:“凤鸟氏是历正,负责掌管历法。玄鸟也就是燕子,它们春分飞来,秋分离去,故把掌管春分和秋分的官命为玄鸟氏。伯赵就是伯劳鸟,它夏至开始鸣叫,冬至停止,所以掌管夏至、冬至的官为伯赵氏。青鸟也就是鸽鸬,它在立春开始鸣叫,立夏停止,故掌管立春、立夏的官职以青鸟命名。丹鸟即雉,它立秋来,立冬离去,故掌管立秋、立冬的官职以它命名。以上这四种鸟都是凤鸟氏的属官。祝鸠氏,就是司徒;鴡鸠氏,就是司马;鸤鸠氏,就是司空;爽鸠氏,就是司寇;鹘鸠氏,就是司事。这五鸠,是鸠聚百姓的。五雉是五种管理手工业的官,是改善器物用具、统一尺度容量、让百姓得到平均的。九扈是九种管理农业的官,是制止百姓不让他们放纵的。从颛顼之后,因为无法记录远古时代的事情,就从近古时代开始记录。作为管理百姓的官职,就只能以百姓的事情来命名,而不像从前那样以龙、鸟命名了。”

当时孔子27岁,还在鲁国做司职吏。他听了郯子这番论谈之后,“见于郯子而学之”。之后说到:“我听说天子创制了古代官制,但由于现在天子身边的人才流失和制度的破坏,有关古代官制的学问都只保存在四方的小国了。这话是可信的。”

在曲阜孔庙保存的《圣迹图》中,有一幅名为《学于郯子》,讲的便是这个故事。这一典故,对于研究古代官制形成和远古民族演变都具有重大意义。考古学者在郯国故城内采集到大宗以陶器为主的遗物,其中一件凤鸟纹半瓦当印证了古郯国崇鸟的习俗。

后来,孔子周游列国时,曾到郯国。后人为了纪念孔子来郯,称其所登山峰为“孔望山”,峰顶石楼为“望海楼”。明代海州刺史张峰在考证孔望山的由来时写道:“孔子问官于郯子,曾经登山望海,世传其崇山峻岭为孔望山。”其说和《左传》在问官之所上相悖,应以《左传》为准。

学琴师襄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向师襄子学习弹琴,一连练了十天,也没再学新曲子。师襄子说:“你可以学些新曲了。”孔子说:“我已经熟习了这首乐曲,但对弹琴的技法还不熟练。”过了些时候,师襄子又说:“你已熟习弹琴的技法,可以学些新曲子了。”孔子说:“我还没有领会乐曲的情感意蕴。”又过了几天,孔子又说:“我还没有体会出作曲子的人物。”过了些时候,孔子肃穆沉静,深思着什么,接着又心旷神怡,说:“我体会到作曲子的人物了,他的肤色黝黑,身材高大,目光明亮而深邃,好像一个统治四方侯的王者。除了周文王又有谁能够如此呢?”师襄子听后,恭敬地离开位给孔子拜了再拜,说:“我老师先前说过,这正是《文王操》呀!”

《韩诗外传》第五卷还记载,师襄子问孔子是如何知道此曲是文王之操的。孔子答到:“夫仁者好伟,和者好粉,智者好弹,有殷勤之意者好丽。丘是以知文王之操也。”孔子向贤达学习,又能择其善者而从之,孔子如阳,照亮那一种思想之光。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