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已失的重要古代建筑(一)

日期: 2019-04-22
浏览次数: 0


曲阜已失的重要古代建筑(一)

宋代鲁国之图(局部)


曲阜已失的重要古代建筑(一)


彭庆涛 倪毅锋

 

曲阜,有许多让我们感到骄傲的地方,这里有多类文化资源,其中古建筑是曲阜尤为重要的突出亮点。广为人知的算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庙宇——孔庙,天下第一家——孔府、世界上最大的家族墓地——孔林等等;还有颜庙、周公庙、少昊陵、尼山书院、洙泗书院等等国家级、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曲阜还有历史上已失的许多古建筑不太为人所知,这些建筑,曾在中国历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建筑符号意义。如中国历史记载中的第一座宫殿——大庭屋庐;中国历史记载的第一座台榭——牛首亭;西周时期鲁国的宗庙——鲁太庙;西汉时期最著名的宫殿建筑群——灵光殿;宋代最著名的道教建筑群——景灵宫等等。这些已失的建筑或建筑群,有的仅有遗址可循,有的只有通过文献记载的碎片链接才能知道它们曾经确实地存在过。

一、大庭屋庐、大庭氏之库

大庭屋庐是中国历史上有记载以来的第一个建筑物,它始建于传说时代的太昊时期,太昊的“昊”字从日从天,谓日出光明之意,为东方“太阳”部族崇拜的领袖。故《帝王世纪》云“继天而生,首德于木,为百王先。帝出于震,未有所因,故位在东方。主春,象日之明,世称太昊”。自先秦成书的《世本》、《吕氏春秋》等著将太昊、伏羲连称,视为一人,后世便合二为一,惯称太昊伏羲氏。《尚书·正义》注云:“包羲氏三皇之最先,风姓,母曰华胥,以木德王,即太皞也。”《淮南子·天文篇》称:“东方木也,其帝太昊,其佐句芒,执规而治春。”《时则篇》又说:“东至日出之次,扶木之地,青土树木之野,太昊、句芒之所司者万二千里。”《吕氏春秋·孟春纪》高诱注:“太昊伏羲氏,以木德王天下,死,祀于东方。”不难看出,太昊处于东方是无可置疑的。

刘道原《通监外纪》:“太昊命大庭为居龙氏,造屋庐。”这是大庭屋庐曾经存在的直接证据,如果《通监外纪》存疑的话,可以对比其他文献资料:《左传·昭公十八年》载:“梓慎登大庭氏之库以望之。” 梓慎是当时的鲁国史官。杜注曰“大庭氏,古国名。在鲁城内,鲁于其处作库”;孔颖达疏曰:“大庭氏,古天子之国名也,先儒旧说皆云炎帝号神农氏。”暂且不论“大庭氏”属于太昊还是属于炎帝神农氏,起码能够说明:

第一,大庭氏为古天子之国名。已故历史学家、原山东省图书馆馆长王献唐先生在《炎黄氏族文化考》中论证大庭义为太帝,太、大义同,庭、帝音转,太帝亦称大庭。大庭氏之国为文献中能够明确地域关系的第一个具有国家性质的氏族集团,《左传·昭公十七年》记:“太昊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孔疏引服虔说:“太昊以龙名官,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观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竹书纪年》也说属于太昊氏系统的有长龙氏、潜龙氏、居龙氏、降龙氏、上龙氏等等。记载太昊氏与龙有密切关系者,散见于先秦诸子的多种典籍。即使剔除五行神话的外壳,也不能不使人感悟到太昊伏羲氏确曾在东方建立过一个庞大的龙氏集团。这个龙氏集团就是所谓的大庭氏之国。先有太昊伏羲氏为都,后由炎帝号神农氏继之,证据可见《帝王世纪》:“神农又营曲阜。”《春秋历命序》:“炎帝号大庭。”《郡国志》曰:“神农自陈徙于此,昔大庭阪。”直接说明炎帝所都之地昔为太昊大庭氏之阪。“大庭”之名在曲阜传承已久,宋代所绘《鲁国之图》上,在曲阜东北有大庭乡与鲁国故城比邻。

第二,《通记》亦以大庭为炎帝之号,并说“鲁有大庭之库在曲阜”。《路史》注:“库在鲁城中曲阜之高处,今在仙源县(宋时因曲阜为黄帝出生地而由皇帝钦赐改名仙源县)内东隅,高二丈。”至于大庭氏之库在宋代时作何用途,暂时尚无资料可征,从《左传·昭公十八年》 “梓慎登大庭氏之库以望之”可知,这一建筑物至少延续了从春秋到宋代的一千五、六百年的历史,从文献资料的对比来看,大庭氏之库的前身应该是大庭屋庐,当为大庭氏之国的宫室或宫殿,因为此建筑为有史以来所见于记载的最早建筑,为纪念这一最早的“古天子之国”建筑发明创举,鲁国将其“作库”,成为中国建筑史上的第一个建筑符号标记。诚然,这个建筑符号给我们留下的资料实在太模糊了,大庭屋庐仅仅是一个建筑名字,大庭氏之库也仅仅知道一个高度“高二丈”,然而,它记述了中国最原始的建筑符号在曲阜这一历史事实,同时揭示出曲阜是我国原始文明记忆符号的承载区域。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