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府珍藏文物.明代衍圣公夫人画像

日期: 2019-12-06
浏览次数: 0

明代衍圣公夫人画像


孔府珍藏文物.明代衍圣公夫人画像


郭云鹏 张博斐 孟继新

 

“夫贵妻荣”来形容衍圣公的夫人们是再恰当不过了。在明代衍圣公屡受殊恩,其夫人也享有同等待遇。有的时候在敕封衍圣公时,也敕封衍圣公的夫人。

衍圣公府是高居文官之首的显赫门第。中国历史上的男女婚姻之事,最重视和最重要的就是“门当户对”,因此,与衍圣公府联姻的大都是豪族世家,高门显宦。

与衍圣公画像一样,孔府里也保存了衍圣公夫人的画像。

孔弘绪二室江夫人小像。绢本,纵183厘米,横90厘米。画中,江夫人正面端坐于庭院中,身穿蓝色竖领裙,手持折扇。身后有竹帘屏风。屏风右是一株挺拔的松树,树高入云。屏风后是一道石雕围栏,栏后绘一梅花鹿及花树两株。屏风前还置一长条几案,案右摆放寿桃,案左摆放书籍,瓶插翎羽等物。江夫人的身右还放有一圈脚高几,上摆放盆景。脚下是五彩鹅卵石铺地。画幅的最前边,石雕围栏内外,有花草数盆。

江夫人,明天顺元年(1457年)九月十二日生,嘉靖九年(1530年)二月十二日卒,终年七十三岁。江夫人是济宁卫指挥江耘之孙女,六十一代衍圣公孔弘绪二室,生子孔闻韶为衍圣公,赠夫人。

孔尚贤元配严夫人小像。绢本,纵187厘米,横101厘米。严夫人,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六月一日生,万历三十年(1602年)十一有二十六日卒,享年五十六岁。江西分宜人,华盖殿大学士吏部尚书严嵩之孙女,工部侍郎严世蕃长女。

画中,严夫人身穿淡蓝色长裙,坐于红漆榻上,榻的两侧和背后有透雕围屏。右边是一圆窗,窗外庭院中植有花木。前左放置一盆茂盛的兰草。

当仔细观察这幅画像时,却发现了许多使人诧异之处,如严夫人裙边的蟒纹图案,却用墨色涂盖上了。这显然是后人涂抹的,因为墨色粗糙且无渲染规则;甚至边沿的墨色已染出线条之外,明显地与整幅画面不协调。再看严夫人坐的榻上,也放置了一件蓝色蟒服,同样也用墨色把上面的蟒纹涂盖上了。

人们不禁要问,孔氏子孙一向提倡崇功报德、祭祖敬先,是哪个不肖之子在先妣画像上恣意涂画?其实,大家有所不知,这里是有其深刻原因的。

当年严夫人的娘家,是显赫的官宦之家,后来突遭大故,一夜之间成了朝廷罪臣,朝野共讨,万人唾骂。祖父罢免、父亲处斩、家私查抄。严夫人受其株连,原来诰封的一品夫人,大概也被取消了。一品夫人的服装不能再穿了,那件脱掉并置在榻上的蟒服,可能就喻示着这种变化。虽然严夫人身穿的长裙上仍有蟒纹图案,但却不是明目张胆地穿在外面,而是遮遮掩掩地穿在里边,且仅露出了边沿。但既是这样,孔氏后人还是惟恐惹祸,触犯了朝廷禁律,还是把那些象征朝廷威严的图案用淡墨覆盖上了。

严夫人的祖父严嵩,在嘉靖一朝权倾朝野、炙手可热。他除了竭尽全力献媚世宗外,还遍引私党居要职,作为自己的爪牙和耳目,公开贪污纳贿,卖官鬻爵。严嵩的儿子严世蕃是他的得力帮手。当时朝廷上下都说,皇上不能一天没有严嵩,严嵩不能一天没有他的儿子。有的干脆称严嵩父子为“大丞相,小丞相”。每天到严府行贿的人络绎不绝,相望于道;馈赠之物,鱼贯联珠,斗量车载。严氏父子十几年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所积累的家财可与皇帝比富。

宰相府雕梁画栋,巍峨壮丽,与皇帝无二。家中珠玉际天,黄金铺地,其子严世蕃的夜壶都是金镶珠玉,其他珍宝服玩不可胜计。甚至在居母丧期间亦“日纵淫乐于家”。对于严嵩父子的行径,许多官员如沈炼、杨继盛等纷纷上疏揭露。然而,由于严嵩的善辩和混淆是非,这些疏论非但没有损伤严嵩一根毫毛,而且还激怒了世宗朱厚熜,言官本人遭了各种迫害和打击,如廷杖、贬谪、下狱和诛杀。

随着时光的流逝,严嵩也日渐衰老,精力不济,对世宗下诏,“语多不可晓”,而这时的严世蕃又在丧母守孝时期,居丧之人不能入直房代严嵩票拟。严嵩不得已只好自作答语,又往往不能符合世宗心意,世宗对严嵩的信任也渐渐淡薄了。而这时另一阁臣徐阶正日益受到世宗的亲信和重用,严嵩的权势逐渐被徐阶所取代。与此同时,曾与严嵩交恶的方士蓝道行又做手脚。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五月的一天,世宗朱厚熜问方士蓝道行:“现在辅臣何人最贤?”蓝道行便利用扶乩的机会,以仙人的身份告知朱厚熜:严嵩是妨贤大蠹,大蠹不除,何以有贤!”方士的话世宗是最听得进的,这就动摇了朱厚熜对严嵩的宠眷。《明史》有言:蓝道行以扶乩术得幸,他为了搞垮严嵩,“假乩仙言嵩奸罪”。御史邹应龙从太监那里得到这一消息,认为是推倒严嵩的好机会,便连夜赶写奏本,从严世蕃下手,继而弹劾严嵩。在徐阶的支持和怂恿下,世宗朱厚熜果然下谕旨,罢免了严嵩的官,严世蕃谪戌雷州。但严世蕃没有到雷州,在半路就设法逃回分宜老家,继续横行作恶。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御史林润再劾严世蕃,于是世蕃被逮到京,斩首西市。

因为严嵩与孔府有着特殊的姻亲关系,所以在曲阜至今仍流传着许许多多有关严嵩的故事。据说,现在孔府大门上方悬挂的蓝地金字的巨型金门匾“圣府”两字,就是严嵩亲笔题写的。曲阜城内曾有座南府,院落二进,房屋二十余间,相传这是严嵩为其孙女专建的房产。在孔府大堂与二堂连接的通廊内,两边各有一红漆长凳,传为严嵩失势后,向衍圣公求助时,曾坐过的长凳,至今人们仍称此为“阁老凳”“冷板凳”。

严嵩的孙女嫁给孔尚贤后,没有生儿育女。后来,孔尚贤娶侧室张夫人,生子孔胤椿、孔胤桂。在明代的衍圣公夫人画像中就有张夫人的衣冠像。

孔尚贤侧室张夫人衣冠像。绢本,纵173厘米,横99厘米。张夫人,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十月九日生,天启七年(1627年)一月三十日卒,享年七十六岁。

画中,张夫人端坐于圈椅之上,头戴凤冠,身穿大红蟒纹服装。身左有一高几,上摆瓶插桂花及盆景等物。画幅上部横题篆书一行“皇清诰赠一品夫人前明封一品太夫人六十四代衍圣公继配张太夫人像”,题为张夫人为“继配”,而孔府档案记为“侧室”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