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府珍藏文物.清代衍圣公画像举隅

日期: 2014-05-22
浏览次数: 112

清代衍圣公画像举隅


孔府珍藏文物.清代衍圣公画像举隅


魏欣恬 李金鹏 孟继新

 

有清一代,衍圣公众多,限于篇幅,现取清初和清末二例言之。

孔胤植是清代的第一位衍圣公。实际上,孔胤植这位衍圣公历经了两个朝代,他在明代末年袭封为衍圣公,清代初年逝世。孔府内保存了他的三幅画像。

孔胤植云身像。纸本,纵65.5厘米,横42.5厘米。画中,孔胤植头戴乌纱帽,身穿盘领蓝袍,胸前的补纹是仙鹤图案,这是文官一品服色。画幅左上方,竖题小楷一行“六十五代祖讳胤植”。显然这幅画像是绘制于明代。

孔胤植小像。绢本,纵101.5厘米,横52.5厘米。画中,孔胤植站立,头戴七梁冠,身穿蓝色交领大袖长袍。画幅左上方,竖题小楷一行“六十五代祖讳胤植小像”。这幅画像也是绘制于明代。

孔胤植行乐图。绢本,纵150厘米,横54厘米。此图是绘于山峦之中,孔胤植头戴飘飘巾,身穿宽袖袍衫,身后有童子一人侍奉。他的右边有两株参天古松,布满画幅的上部;他的左边有瀑布流水;下有峦石、杂树、溪流。整幅画面呈现了一种空谷幽静的恬淡气息。

孔胤植,字懋甲,号对寰。后世为避清帝胤禛的“胤”字,改称孔衍植孔子六十五代孙,袭封衍圣公。明万历二十年(1592年)十一月十四日生,天启元年(1621年)袭封衍圣公,清顺治四年(1647年)十二月十五日卒,终年五十六岁。

到了清代,以满洲贵族为主体的统治集团,为扩大和巩固清朝的统治,则要利用孔子偶像,标榜“尊儒崇道”,优待“圣裔”的手段,以缓和汉族地主和士大夫对他的敌视态度。

顺治元年(1644年)九月,清军定山东。初一日,孔胤植就上了一道《初进表文》,明确表示向清朝统治者靠拢。十月初二日,摄政王多尔衮就根据山东巡抚方大猷的奏请和吏部的题复,颁发令旨,仍封孔胤植为衍圣公,以明朝旧例优待孔氏后裔,并特别指出:“先圣孔子为万世道统之宗。本朝开国之初,一代纲常培植于此,礼应敕官崇祀,复衍圣公并四氏学博等之封,可卜国脉灵长,人文蔚起。”(《孔府档案》○○七九之三)

为了答谢清廷的隆恩,衍圣公孔胤植于顺治二年(1645年)正月,到达北京谢恩。清帝福临派官员迎劳,赐宴于礼部,命礼部孙之獬侍宴,赐给孔胤植治银印,陛见班列内阁大臣之上。同时赐给位于京都太仆寺街的宅邸一座,这就是北京的衍圣公府。

同年六月,清廷下令在全国剃发,孔胤植召集府属官员,庙佃户人,恭设香案,宣读圣谕,各具剃头。仪式后,又上了一道《剃头奏折》,向清廷汇报。同年九月,孔胤植向清廷上《进溻河庄地疏》,溻河庄地是孔府在北京城南的武清县溻河购买的私有田产。李自成农民军占领北京后被佃户乘机收去,后来又被清官府圈占。时至今日,孔胤植干脆献给朝廷。

顺治四年(1647年)十二月孔胤植病逝,享年五十六岁,皇帝派遣山东布政使致祭,命工部造坟,从优给予抚恤,葬于孔子墓北。

孔令贻乃清朝末代衍圣公。他也是身跨两个时代,他出生时,满清已经风雨飘摇;他逝世时,帝制已经终结多年。

孔令贻衣冠像。纸本,纵201厘米,横95厘米。画中,孔令贻端坐于虎皮圈椅上,头戴红顶暖帽,肩披绛色披领。内穿蓝地五彩五爪云龙袍,外罩绛色冬装。项挂朝珠,右手内握手拈朝珠,左手扶于膝上,足穿白底青缎朝靴。

孔令贻,字谷孙,号燕庭。孔子七十六代孙。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生,光绪三年(1877年)袭封衍圣公,民国八年(1919年)十一月八日卒,终年四十八岁。

光绪十四年(1888年),年满十六岁的孔令贻首次入觐,蒙德宗载湉召见,赏赐“福”“寿”各一张,及《四库全书总目》《朱子全书》并颁“斯文在兹”匾额,悬挂在大成殿内。光绪十六年(1890年)十月,孔令贻同其母彭氏入朝谢恩,蒙赐宴,设席于礼部,并赏赐笔、墨、纸张以及袍褂衣料等。

光绪二十年(1894年),正好是慈禧太后的“六旬万寿”,为了祝寿,慈禧太后准备举行盛大庆典。远在山东曲阜的圣人后裔,对慈禧太后的祝寿活动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为了给太后祝寿,衍圣公孔令贻、母亲彭太夫人、夫人孙氏,便老早的提前动身,赶往北京。蒙特恩赐住宁寿宫,得到了慈禧太后的朝夕燕见,俨如家人。还特别恩准彭氏及孙氏每日早晚膳后站在慈禧一旁,侍奉写字观光,说些闲话。此次进京恭贺陛辞回里,赏赉优渥,孔令贻蒙“赏戴双眼花翎”,特赏给彭氏、孙氏太后亲书的大“寿”字各一幅。

光绪三十年(1904年),德国承修的津浦铁路南段修到曲阜一带,计划在孔林西部经过。孔令贻认为有碍“圣脉”“震动圣墓”,亲赴省城,让山东巡抚与外国人交涉。结果使铁路改道兖州。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慈禧太后认为“孔子至圣,德配天地,万世师表,允宜升为大祀,以昭隆重。”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皇帝载湉命孔令贻稽查山东全省学务,先后到济南、泰安、兖州、济宁及莱州、胶州、登州、青州等察,“周历各郡县,召集生徒,诲以明人伦、崇正学,期有合于立人达人之旨。”(《孔府档案》九○○六)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九月,发生了一起孔氏族长孔传溶与衍圣公孔令贻相互攻讦的事情,惊动朝野。事件的起因,首先是孔氏族长孔传溶到山东巡抚衙门控告衍圣公孔令贻,以孔令贻“违例虐族,玷祖辱国”等名,状告了他十大罪状。而孔令贻对孔传溶上述指控,逐一进行了辩驳,并说:夫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举动之间,昭昭在人耳目,固不能讳,亦不必讳。然而无因而言者公也,有挟而控者私也。”(《孔府档案》三五九九之三)

孔令贻活到了民国初年。19197月,孔令贻岳父陶式鋆病逝,孔令贻匆匆到京吊唁。第二天,忽生背疽,医治无效,逝世于北京。孔令贻安葬于孔林内孔子墓东。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