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的成人之始——笄礼 上

日期: 2014-07-01
浏览次数: 104

女子的成人之始——笄礼 上


女子的成人之始——笄礼 上


作者:彭庆涛 高天健 曹煜帆    来源:彭门创作室

 

“笄礼”是古代流行的一种女孩成人仪式,它与男孩子的“冠礼”一样,历来深受先民的重视,故有“昏姻冠笄,所以别男女也”之说(《礼记·乐记》)。

《礼记·内则》云:“(女子)十有五年而笄”,如此,当时及笄的年龄应该是在十五岁时。《仪礼·士昏礼》云:“女子许嫁,笄而醴之,称字。”如此说来,女子出嫁之前,必须举行及笄礼。如果没有及笄的过程而出嫁,则被认为是“非礼”。需要说明的是,笄礼之初仅限于贵族阶层,并不涉及平民百姓,所谓“礼不下庶人”是也。正是在贵族的影响下,逐渐发展形成了全民性文化行动,下层“庶民”也自觉加入笄礼的行列。谁家愿意放弃女儿成人的礼节,再穷,制作一把竹子的“笄”,还是比较容易的不是?然而,由于平民既没有社会地位,也没有话语权,所以他们女儿们的及笄仪程难以载入史籍。即便如此,因有着极高的参与率,笄礼俨然成为中华民族礼仪体系的一部分,虽然历史上几经衰落。

从史料中可以看出,早在西周时期,先民们就为即将成年的女子举行笄礼仪式,其目的是要提示她们:从此将由一个在家庭中毫无责任的孩子,转变为正式跨入社会的成年人。只有承担成人的责任、履践美好的德行,才能成功地扮演一个合格的社会角色。当然,不同的社会阶层,社会地位高低不同,其礼的内容细节必然有着差异,或隆重,或简约,但认真的态度与期望值应该是一样的。

笄,《说文》解为:“簪也。从竹,开声”。《篇海》说,“妇人之笄,则今之簪也。本作筓”。笄为一种饰件,用来固定发髻,本来是根细长的竹签子,一头锐,一头钝,钝的一头有突出的装饰,称为首部,笄的首部简单朴素。笄是发簪家族的鼻祖,后来的簪、钗等皆是在笄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通典》载:“笄冠有成人之容。”所以说,这是人生的质变,成长的美丽。

对此,有学者如是说:“所谓成人之礼,并不是说经过这些仪式节目之后,就像变戏法似的,一个童子一下子就可以变为成年人。人的成长固然有一段过程,而初步的成熟则更需要教育的培养和生活的历练,不可能是点铁成金,一蹴而成的。所以如果把冠礼看作是一种表示成人的形式,不如说是家庭教育的毕业典礼来得更为恰当。在这一天之前,家中的父老长辈们自是不断地教导他,从穿衣纳履,行坐姿态,言语动作,仪表风度,生活意识,行为道德,以及一般做人处事的基本原则等,都会以身作则,耳提面命地让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体会、领悟而接受下来。十几年的生活教育,到这时候应该可以告一段落了,所以特地为他举行的加冠之礼,实际上等于是家庭教育完成后的毕业典礼。”此语道出了“笄冠礼”与成人之间的真谛。

然而,由于古之重男轻女,男女有别,男子的“冠礼”仪程先秦史籍里屡有记述,而“笄礼”零言碎语,鲜有专题介绍。郑玄注《仪礼·士冠礼》仅是解释道:“笄女之礼犹冠男也,使主妇女宾执其礼。”笄礼“犹冠男”是一种推想,还是汉代实施的礼仪,仪程是否一样呢?我们不得而知。笄礼似乎也与古代女子一般,深藏闺中,秘而不宣,从而使我们的认知变得扑朔迷离。直到两宋时期,及笄礼才在大儒们挖掘整理下,其仪程完整地呈现出来。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南宋朱熹的《朱子家礼·笄礼》,另外还有北宋司马光在《司马氏书仪·笄》及《宋史》中所载“公主笄礼”。

我们先来看看《宋史》所载皇家举行的公主笄礼:

年十五,虽未议下嫁,亦笄。

笄之日,设香案于殿庭;设冠席于东房外,坐东向西;设醴席于西阶上,坐西向东;设席位于冠席南,西向。其裙背、大袖长裙、褕翟之衣,各设于椸(衣架),陈下庭;冠笄、冠朵、九翚(huī)四凤冠(翚是有五彩的雉尾羽毛),各置于盘,蒙以帕。首饰随之,陈于服椸之南,执事者三人掌之。

栉总(梳与篦之类)置于东房。内执事宫嫔盛服旁立,俟乐作,奏请皇帝升御,坐,乐止。

提举官奏曰:“公主行笄礼!”乐作。

赞者引公主入东房。

次行尊者为之总髻毕,出,即席西向坐。

次引掌冠者东房,西向立。

执事奉冠笄以进,掌冠者进前一步受之,进公主席前,北向立。乐止。

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绵鸿,以介景福!”祝毕,乐作,东向冠之。

冠毕,席南北向立。

赞冠者为之正冠,施首饰。

毕,揖公主适房,乐止。

执事者奉裙背入,服毕,乐作。

公主就醴席,掌冠者揖公主坐。

赞冠者执酒器,执事者酌酒,授于掌冠者执酒,北向立,乐止。

祝曰:“酒醴和旨,笾豆静嘉。受尔元服,兄弟具来。与国同休,降福孔皆!”祝毕,乐作,进酒,公主饮。毕,赞冠者受酒器,执事者奉馔,(公主)食讫,彻馔。

复引公主至冠席坐,乐止。

赞冠者至席前,脱(公主)冠笄置于盘,执事者彻去,乐作。

 

执事者奉冠朵以进,掌冠者进前二步受之,进公主席前,北向立。乐止。

祝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饰以威仪,淑谨尔德。眉寿永年,享受遐福!”祝毕,乐作,东向冠之。冠毕,席南北向立。

赞冠者为之正冠,施首饰毕,揖公主适房,乐止。

执事奉大袖长裙入,(公主)服毕,乐作。

公主至醴席,掌冠者揖公主坐。

赞冠者执酒器,执事者酌酒,授于掌冠者执酒,北向立,乐止。

祝曰:“宾赞既戒,肴核惟旅。申加尔服,礼仪有序。允观尔成,永天之祜!”祝毕,乐作,进酒,公主饮。毕,赞冠者受酒器,执事者奉馔,食讫,彻馔。

复引公主至冠席坐,乐作。

赞冠者至席前,脱(公主)冠朵置于盘,执事者彻去,乐作。

执事奉九翚四凤冠以进,掌冠者进前三步受之,进公主席前,向北而立,乐止。

祝曰:“以岁之吉,以月之令,三加尔服,保兹永命。以终厥德,受天之庆!”祝毕,乐作,东向冠之。冠毕,席南北向立。

赞冠者为之正冠、施首饰。毕,揖公主适房,乐止。

执事者奉褕翟之衣入,(公主)服毕,乐作。

公主至醴席,掌冠者揖公主坐。

赞冠者执酒器,执事者酌酒,授于掌冠者执酒,北向立,乐止。

祝曰:“旨酒嘉荐,有飶其香。咸加尔服,眉寿无疆。永承天休,俾炽而昌!”祝毕,乐作,进酒,公主饮。毕,赞冠者受酒器。执事者奉馔,食讫,彻馔。

复引公主至席位立,乐止。

掌冠者诣(公主)前相对,致辞曰:“岁日具吉,威仪孔时。昭告厥字,令德攸宜。表尔淑美,永保受之!可字曰某。”辞讫,乐作。

掌冠者退。

引公主至君父之前,乐止。再拜起居,谢恩再拜。少俟,提举进御坐前承旨,讫,公主再拜。

提举乃宣训辞,曰:“事亲以孝,接下以慈。和柔正顺,恭俭谦仪。不溢不骄,毋诐毋欺。古训是式,尔其守之。”

宣讫,公主再拜,前奏曰:“儿虽不敏,敢不祗承!”归位再拜。

见后母之礼如之。

礼毕,公主复坐。皇后称贺,次妃嫔称贺;次掌冠、赞冠者谢恩;次提举众内臣称贺,其余班次称贺,并依例程。

礼毕,乐作;驾兴,乐止。

 

宋代公主的及笄礼要备有:裙背、大袖长裙、褕翟之衣,各设于椸,陈下庭;冠笄、冠朵、九翚四凤冠,各置于盘,蒙以帕。

裙背,即裙子、背子(宋代的背子服是窄袖对襟、长衣身,衣服的前后片在腋下不缝合,领、袖口、衣襟下摆都镶有缘饰。因侍女经常穿这种衣服侍立于主人背后,故得名“背子”);大袖是宋代的高级礼服,据说只有做了士大夫家的夫人后的女人才能拥有大袖;褕翟(yú zhái)衣,是王后从王祭先公时所穿的服装,“刻青翟形彩画雉,缀于衣是也。”因服上刻画雉形,故名。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