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中

日期: 2014-10-28
浏览次数: 103

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中


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下


作者:孟继新  李筱  韩振     来源:彭门创作室

 

宋因唐俗,六礼依存,民间只是有所变异,纳采、问名、纳吉以“过帖”“下定”代之。从史料上看,宋时的婚礼出现了三套模式,一是官方主导的《政和五礼新仪》;一是儒家引导的《朱子家礼》《书仪》;三是民间流行的《东京梦华录》《梦梁录》。三套模式多有共通之处,“议婚”成为首选项,官方颁布的繁琐刻板,等级严明;儒家引导的古今兼容,有减有增;唯民间《东京梦华录》《梦梁录》最接地气,民俗气息更加浓酽。

《东京梦华录》载:

凡娶媳妇,先起草帖子。两家允许,然后起细帖子,序三代名讳,议亲人有服亲、田产、官职之类。次檐(“担”之意,作者注)许口酒,以络盛酒瓶,装以大花八朵、罗绢生色或银胜(头饰的一种,作者注)八枚。又以花红(红绸,作者注)缴檐上,谓之缴檐红”,与女家。

女家以淡水二瓶,活鱼三五个,筯一双,悉送在元酒瓶内,谓之回鱼筯”。或下小定、大定,或相媳妇与不相。

若相媳妇,即男家亲人或婆往女家。看中,即以钗子插冠中,谓之插钗子”;或不入意,即留一两端彩段,与之压惊,则此亲不谐矣。

其媒人有数等,上等戴盖头,着紫背子,说官亲宫院恩泽;中等戴冠子,黄包髻,背子,或只系裙,手把青凉伞儿,皆两人同行。

下定了,即旦望媒人传语。遇节序,即以节物头面羊酒之类追女家,随家丰俭。女家多回巧作之类。次下财礼,次报成结日子,次过大礼。先一日,或是日早,下催妆冠帔、花粉(化妆之物,作者注),女家回公裳(公服,作者注)、花幞头之类。

前一日,女家先来挂帐,铺设房卧,谓之铺房”。女家亲人有茶酒利市(喜钱,作者注)之类。

至迎娶日,儿家以车子或花檐子发迎客,引至女家门,女家管待迎客,与之彩段,作乐催妆上车檐,从人未肯起,炒咬(吵嚷之意,作者注)利市.谓之起檐子”,与了然后行。

迎客先回至儿家门,从人及儿家人乞觅利市钱物、花红等,谓之栏门”。

新妇下车子,有阴阳人执斗,内盛谷、豆、钱、菓草节等,呪祝(祷告祝福之意,作者注)望门而撒。小儿辈争拾之,谓之“撒谷豆”,俗云:厌青羊等杀神也。

新人下车檐,踏青布条或毡席,不得踏地,一人捧镜倒行,引新人跨鞍蓦(穿过,作者注)草及秤上过。入门,于一室内当中悬帐,谓之坐虚帐”;或只径入房中,坐于床上,亦谓之坐富贵”。其送女客,急三盏而退,谓之走送”。

众客就筵三盃之后,婿具公裳、花胜(剪裁的饰物,作者注)簇面。于中堂升一榻,上置椅子,谓之高坐”。先媒氏请,次姨氏或妗氏请,各斟一杯饮之;次丈母请,方下坐。

新人门额,用彩一段,碎裂其下,横抹挂之。

婿入房,即众争撦小片而去,谓之利市缴门红”。

婿于床前请新妇出,二家各出彩段,绾一同心,谓之牵巾”。男挂于笏,女搭于手,男倒行出,面皆相向,至家庙前参拜毕,女复倒行,扶入房讲拜,男女各争先后。对拜毕,就床,女向左,男向右坐。妇女以金钱、彩菓散掷,谓之撒帐”。

男左女右,留少头发,二家出疋段、钗子、木梳、头须之类,谓之合髻”。然后用两盏以彩结连之,互饮一盏,谓之交杯酒”。饮讫,掷盏并花冠子于床下。盏一仰一合,俗云大吉”。则众喜贺,然后掩帐。讫,宫院中即亲随人抱女婿去,已下人家即行出房,参谢诸亲。复就坐饮酒。

散后,次日五更,用一卓盛镜台、镜子于其上,望上展拜,谓之新妇拜堂”。次拜尊长亲戚,各有彩段巧作鞋、枕等为献,谓之赏贺”。尊长则复换一疋回之,谓之答贺”。

婿往参妇家,谓之拜门”。有力能趣办,次日则往,谓之复面拜门”。不然,三日七日皆可。赏贺亦如女家之礼。

酒散,女家具鼓吹从物迎婿还家。三日,女家送彩段、油蜜蒸饼,谓之蜜和油蒸饼”。其女家来作会,谓之暖女”。七日则取女归,盛送彩段头面与之,谓之洗颜”。

一月则大会相庆,谓之满月”。自此以后,礼数简矣。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