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下

日期: 2014-10-28
浏览次数: 106

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下


作者:孟继新  李筱  韩振    来源:彭门创作室

 

《梦梁录》载:

婚娶之礼,先凭媒氏,以草帖子通于男家。男家以草帖问卜,或祷签,得吉无克,方回草帖。亦卜吉媒氏通音,然后过细贴,又谓“定帖”。

帖中序男家三代官品职位名讳,议亲第几位男,及官职年甲月日吉时生,父母或在堂、或不在堂,或书主婚何位尊长,或入赘,明开,将带金银、田土、财产、宅舍、房廊、山园,俱列帖子内。

女家回定帖,亦如前开写,及议亲第几位娘子,年甲月日吉时生,具列房奁、首饰、金银、珠翠、宝器、动用、帐幔等物,及随嫁田土、屋业、山园等。其伐柯人两家通报,择日过帖,各以色彩衬盘、安定帖送过,方为定论。

然后男家择日备酒礼诣女家,或借园圃,或湖舫内,两亲相见,谓之“相亲”。男以酒四杯,女则添备双杯,此礼取男强女弱之意。如新人中意,即以金钗插于冠髻中,名曰“插钗”。若不如意,则送彩缎二匹,谓之“压惊”,则姻事不谐矣。

既已插钗,则伐柯人通好,议定礼,往女家报定。若丰富之家,以珠翠、首饰、金器、销金裙褶,及缎匹茶饼,加以双羊牵送;以金瓶酒四樽或八樽,装以大花银方胜,红绿销金酒衣簇盖酒上,或以罗帛贴套花为酒衣,酒担以红彩缴之。男家用销金色纸四幅为三启,一礼物状共两封,名为“双缄”,仍以红绿销金书袋盛之,或以罗帛贴套,五男二女绿,盛礼书为头合,共辏十合或八合,用彩袱盖上送往。

女家接定礼合,于宅堂中备香烛酒果,告盟三界。然后请女亲家夫妇双全者开合,其女氏即于当日备回定礼物,以紫罗及颜色缎匹,珠翠须掠,皂罗巾缎,金玉帕椋七宝巾环,箧帕鞋袜女工答之。更以元送茶饼果物,以四方回送羊酒,亦以一半回之。更以空酒樽一双,投入清水,盛四金鱼,以箸一双、葱两株,安于樽内,谓之“回鱼箸”。若富家官户,多用金银打造鱼箸各一双,并以彩帛造像生葱双株,挂于鱼水樽外答之。

自送定之后,全凭媒氏往来,朔望传语,遇节序亦以冠花彩缎合物酒果遗送,谓之“追节”。女家以巧作女工金宝帕环答之。次后择日则送聘,预令媒氏以鹅酒,重则羊酒,道日方行送聘之礼。且论聘礼,富贵之家当备三金送之,则金钏、金镯、金帔坠者是也。若铺席宅舍,或无金器,以银镀代之。否则贫富不同,亦从其便,此无定法耳。

更言士宦,亦送销金大袖,黄罗销金裙,缎红长裙,或红素罗大袖缎亦得。珠翠特髻,珠翠团冠,四时冠花,珠翠排环等首饰,及上细杂色彩缎匹帛,加以花茶果物、团圆饼、羊酒等物。又送官会银铤,谓之“下财礼”,亦用双缄聘启礼状。

或下等人家,所送一二匹,官会一二封,加以鹅酒茶饼而已。名下财礼,则女氏得以助其虚费耳。

又有一等贫穷父母兄嫂所倚者,惟色可取,而奁具茫然,在议亲者以首饰衣帛,加以楮物送往,谓之“兜裹”。

今富家女氏既受聘送,亦以礼物答回,以绿紫罗双匹、彩色缎匹、金玉文房玩具、珠翠须掠女工等,如前礼物。更有媒氏媒箱、缎匹、盘盏、官楮、花红礼合惠之。

自聘送之后,节序不送,择礼成吉日,再行导日,礼报女氏亲迎日分。

先三日,男家送催妆花髻、销金盖头、五男二女花扇,花粉、洗项、画彩钱果之类;女家答以金银双胜御、罗花幞头,绿袍、靴笏等物。

前一日,女家先往男家铺房,挂帐幔,铺设房奁器具、珠宝首饰动用等物,以至亲压铺房,备礼前来暖房。又以亲信妇人,与从嫁女使,看守房中,不令外人入房,须待新人,方敢纵步往来。

至迎亲日,男家刻定时辰,预令行郎,各以执色如花瓶、花烛、香球、沙罗洗漱、妆合、照台、裙箱、衣匣、百结、青凉伞、交椅,授事街司等人,及顾借官私妓女乘马,及和倩乐官鼓吹,引迎花檐子或粽檐子藤轿,前往女家迎取新人。其女家以酒礼款待行郎,散花红、银碟、利市钱会讫,然后乐官作乐催妆,克择官报时辰,催促登车,茶酒司互念诗词,催请新人出阁登车。既已登车,擎檐从人未肯起步,仍念诗词,求利市钱酒毕,方行起檐作乐。

迎至男家门首,时辰将正,乐官妓女及茶酒等人互念诗词,拦门求利市钱红。克择官执花,盛五谷豆钱彩果,望门而撒,小儿争拾之,谓之“撒谷豆”,以压青阳煞耳。方请新人下车,一妓女倒朝车行捧镜,又以数妓女执莲炬花烛,导前迎引。遂以二亲信女使,左右扶侍而行,踏青锦褥或青毡花席上行,先跨马鞍,蓦背平秤过。入中门,至一室中少歇,当中悬帐,谓之“坐虚帐”。或径迎入房室,内坐于床上,谓之“坐床富贵”。其家委亲戚接待女氏亲家,及亲送客会汤次拂备酒四盏款待。

若论浙东,以亲送客急三杯或五盏而回,名曰“走送”。向者迎新郎礼,其婿服绿裳、花幞头,于中堂升一高座,先以媒氏或亲戚互斟酒,请下高座归房,至外姑致请,方下座回房坐富贵。今此礼久不用矣,止用妓乐花烛,迎引入房。

房门前先以彩帛一段横挂于楣上,碎裂其下,婿入门,众手争扯而去,谓之“利市缴门”,争求利市也。婿登床右首座,新妇座于左首,正坐富贵礼也。其礼官请两新人出房,诣中堂参堂,男执槐简,挂红绿彩,绾双同心结,倒行;女挂于手,面相向而行,谓之“牵巾”。并立堂前,遂请男家双全女亲,以秤或用机杼挑盖头,方露花容。

参拜堂次诸家神及家庙,行参诸亲之礼毕,女复倒行,执同心结,牵新郎回房,讲交拜礼,再坐床。

礼官以金银盘盛金银钱、彩钱、杂果撒帐;次命妓女执双杯,以红绿同心结绾盏底,地交卺礼毕,以盏一仰一覆,安于床下,取大吉利意。次男左女右结发,名曰“合髻”。又男以手摘女之花,女以手解郎绿抛纽,次掷花髻于床下,然后请掩帐。

新人换妆毕,礼官迎请两新人诣中堂,行参谢之礼;次亲朋讲庆贺,及参谒外舅姑已毕,则两亲家行新亲之好,然后入礼筵。行前筵五盏礼毕,别室歇坐,数杯劝色,以叙亲义,仍行上贺赏花节次,仍复再入公筵。饮后筵四盏,以终其仪。

三日,女家送冠花、彩缎、鹅蛋,以金银缸儿盛油蜜,顿于盘中,四围撒贴套丁胶于上,并以茶饼、鹅羊果物等合送去婿家,谓之“送三朝礼”也。其两新人于三日或七朝九日,往女家行拜门礼。女亲家广设华筵,款待新婿,名曰“会郎”,亦以上贺礼物与其婿。礼毕,女家备鼓吹迎送婿回宅第。女家或于九朝内,移厨往婿家致酒,谓之“暖女会”。自后迎女回家,以冠花、缎匹、合食之类,送归婿家,谓之“洗头”。

至一月,女家送弥月礼合,婿家开筵,延款亲家及亲眷,谓之“贺满月会亲”。自此礼仪可简。遇节序,两亲互送节仪。若士庶百姓之家,贫富不等,亦宜随家丰俭,却不拘此礼。若果无所措,则已之。

 

《东京梦华录》《梦梁录》皆为实录两宋之民间婚俗,大致相当,具有传承延续性。我们从两者可以看出,跳新娘盖头之婚俗始于南宋时期。

男家细帖子的格式是:

某某州某县某官宅或云寄居

三代。曾祖某某,讳某某,某某官;祖某某,讳某某,某某官;父某某,讳某某,某某官。

五服内有亲某某

本宅几宣教某年某月生

母姓氏有封号则具

右见议亲次

月、日

 

女家细帖子的格式是:

某某州某县某官

三代。曾祖某某,讳某某,某某官;祖某某……;父某某……。

本宅某位几小娘子某年某月生

母姓氏,奁田若干,奁具若干

右见议亲次

月、日

 

正式的定帖格式:

具位姓某

右某伏承

亲家某人第几令似与某女,缔亲言念立冰既兆适谐凤,吉之占种玉未成先拜,鱼笺之笼虽若太简正替初心。自愧家贫莫办帐幄之具敢,祈终惠少加,筐篚之资谆惟。

台慈特赐

鉴察

年月日具位姓某 定帖

 

细帖一旦下定,是不可毁约的,它具有法律上的认可。宋律规定:凡许嫁已报婚书,“不得辄悔,悔者杖六十”。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