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氏家仪代表下的清代婚礼仪程

日期: 2014-10-28
浏览次数: 133

孔氏家仪代表下的清代婚礼仪程


孔氏家仪代表下的清代婚礼仪程


作者:孟继新  房政伟  李金鹏      来源:彭门创作室

 

有清一代,婚礼大体沿用明代礼俗,等级严明,繁杂细腻。《清史稿》志六十四就有“品官士庶婚礼”的规定,以规范民间婚礼行为。记曰:“凡品官论婚,先使媒妁通书,乃诹吉纳采。自公、侯、伯讫九品官,仪物以官品为降杀。主婚者吉服,命子弟为使,从者赍仪物至女氏第,主婚者吉服迎。从者陈仪物于庭,奉书致命,主婚者受书,告庙醴宾,宾退,送之门,使者还复命。是日设宴具牲酒,公、侯以下,数各有差。婚前一日,女氏使人奉箕帚往婿家,陈衾帷、茵褥、器用具。届日,婿家豫设合卺宴。婿吉服俟,备仪从。婿承父命亲迎,以采舆如女氏第。女氏主婚者告庙,辞曰:“某第几女某,将以今日归某氏。”乃笄而命之。还醮女内室,父东母西。女盛服出,北面再拜,侍者斟酒醴女,父训以宜家之道,母施衿结帨,申父命,女识之不唯。婿既至,入门再拜。奠雁,出。姆为女加景盖首,出。婿揖降。女从姆导升舆,仪卫前导,送者随舆后。婿先还。舆至门,婿导升西阶,入室逾阈,媵布婿席东旁,御布妇席西旁,交拜讫,对筵坐。馔入,卒食,媵御取盏实酒,分酳婿、妇,三酌用卺,卒酳,婿出。媵御施衾枕,婿入,烛出。是日具宴与纳采同。……庶民纳采,首饰数以四为限,舆不饰采,馀与士同。婚三日,主人、主妇率新妇庙见,无庙,见祖、祢于寝,如常告仪。”

清代汉族民间婚俗基本上有说媒定亲、换帖纳彩、回奉、送彩礼、嫁娶、闹房、回门等礼仪程序构成。其中“姆为女加景盖首”一语,说明女子出嫁要蒙上红盖头已成为礼制。

世间各地婚俗大同小异,就民间而言,清人孔继汾所撰《孔氏家仪·昏礼》最具有代表性。虽然只是孔家婚礼仪程,但渊源考据之详实,实属难得,且也具备民间婚礼之共性。

附:《孔氏家仪·昏礼》

昏礼,先使媒氏通言。女氏许之(司马温公曰:“凡议昏姻,先察其壻与妇人之性行及家法如何。”苟慕其富贵,程子曰:“世人多谨于择壻,而忽于择妇。其实,壻易见,而妇难知。所系甚重,岂可忽载?”),乃纳采。

主人(壻之父也。无父则伯父、叔父或长兄。主之皆无,则推其宗。惟宗子,则自主之礼。宗子可以主人之昏人,不可以主宗子之昏。)具书,曰:“俯承尊慈,不鄙寒微,曲从媒议,许以令爱贶室某之子某。(他尊长主昏则曰某亲某或某亲之子某后,并仿此。)某有先人之礼,敢请纳采,伏惟垂鉴(《士昏》记曰:“辞无不腆,无辱郊特牲曰告之以直信,信事人也,信妇德也。”自宋《政和礼》辄称“不腆”云云,昧斯旨矣。)。”具礼目,曰:“谨具若干仪,奉申纳采之,敬(礼书、礼目各副以名,柬后并傲此。今或不用币,惟具柬曰敬求台兄。)。”

夙兴,主人奉,以告于祠堂(仪见吉礼一,后并同。)。祝文曰:“某之子某(宗子自告,则云某主人。非宗子,则宗子代告,云某孙之子,其后并仿此。)年已长成,未谐伉俪,已议聘某郡某氏某之女,今日纳采。谨告!”(或惟行四拜,礼不读祝。后并仿此。)乃陈书币于堂上。

使者在户内左,西面立。主人北面,再拜。

执书还,西面授使者。使者北面跪,受奉书币如女氏。女氏延入门,陈于庭中。

使者随入,立户外右,东面。

主人(女之父也。无父亦伯叔或兄弟主之。)出,见使者(古使者,大夫使群吏,士使隶子弟,所以敬其事也。故主人拜迎于门外,三揖而入,三让而升,授予楹间。宾告,事毕,乃醴宾。今世,使者通用老仆,故主人之礼杀矣。)。使者北面跪,献书,主人西面受以侍者;侍者居后,跪受,陈堂中案上;使者叩,兴;主人鞠躬,使者退,东面立。

主人北面再拜,使者退,负西序东,北面隅立俟(或跪,俟主人拜,毕,乃兴。据《礼》不跪,是盖使者贱,不敢与主人为礼也。后并同)。主人拜,受毕,西面劳使者。使者进,北面跪,以对。主人命侍者延,侍者就。客坐,待茶。使者退,就次。

主人纳书于祠堂,告曰:“某之第几女,某年渐长成,许字某郡某氏某之子某,今日纳采。谨告!”乃燕使者,侍者奉命延;使者就席,主人出,至席,亲醴使者,使者出席。因使者礼辞主人,入户左,西面立。使者退户右,北面立。侍者斟酒,自主人后跪进盏。

使者稍进,北面跪。主人辞使者,叩首,主人鞠躬,侧受盏,还以授使者。

使者受饮,讫,侍者跪受盏,退。

使者叩,兴。主人鞠躬,入,将陈馔。

主人复至席,使者因侍者,固辞主人入。具复书曰:“伏承尊慈,不弃寒陋,过听媒氏之言,择某之第几女作配令嗣,弱息蠢愚又弗能教。既蒙尊命,某不敢辞,谨对使拜嘉伏惟垂鉴。”有答仪则具目曰:“谨具若干仪奉申允吉之。敬!”(男家无币,不答贶,不具启,则亦惟具柬曰“敬尊台命”。)陈于堂中,延使者升堂。

使者升,北面叩谢,主人西面鞠躬。

使者退,东面立。主人北面再拜。使者隅立,如初。

女氏使者自户外入,主人西面授复书(据古礼,女家不别遣使。此可从俗)。女氏使者北面跪受,兴,随男氏使者出,报命及门。

男氏使者先入复命,出,延女氏使者奉复书入,陈于庭中。

使者立户外,右,东面。主人出见,拜受醴之,如女氏之仪。

主人奉复书,以告于祠堂。其仪:鞠躬、四拜,不读祝,纳征如纳采礼。

主人具书曰:“伏承嘉命,贶室某之子某,有先人之礼,敬请纳征。”礼目曰:“谨具若干仪奉申纳征之。敬!”(古者纳征为庶民用纯帛,无过五两;士大夫亦玄纁帛束、俪皮而已,非简于礼也。为可传也,为可继也。今世杂以锦采,又益以钗钏簪珥、羊酒果实之属,略无贵贱之差。踵事增华难乎继矣。窃谓有志于礼者,纵不能尽返古,初亦当务崇省约,以训妇俭为先。)

告于祠堂,曰:“某之子某已聘某郡某氏某之第几女为妇,今行纳征,谨告!”

女氏主人告于祠堂,曰:“某之第几女已许某郡某氏某之子某为室,今日纳征,谨告!”

复书曰:“伏承嘉命,委禽寒宗,兹复蒙顺先典,贶以重礼,某不敢辞敢不承命。”有答仪则具目曰:“谨具若干仪奉申报嘉之,敬!”

请期先假媒言约定,乃遣使奉书往来,如纳征礼。(古礼请期,行于纳征之后。今或行于纳征之前,或于纳征并举,皆有书无币。)

主人具书,曰:“伏承赐命,某既申受矣,谨涓吉日,某月某日甲子实为昏期,可否惟命,端拜以俟,伏惟尊慈俯赐垂鉴。”

告于祠堂,曰:“某之子某聘某郡某氏某第几女为妇。今涓吉日于某月某日甲子成昏,谨告!”

女氏主人告于祠堂,曰:“某之第几女许某郡某氏某之子某为室,今以昏期来吿云某月某日甲子吉,谨告!”

具复书,曰:“伏惟台命,来示昏期,某固惟命是听,敢不敬。须伏惟鉴照。”

将及昏期,女氏主人遣男女使者送奁(古无此礼。《朱子家礼》有云:“前期一日,女氏使人张陈其壻之室。”则此俗由来久矣。但亦须称家之有无,取足饰容备巾栉而已,无尚华也。昔司马温公有曰:“夫昏姻者,所以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也。”今世俗之贪鄙者,将娶妇,先问资装之厚薄。将嫁女,先问聘财之多少。至于立契约,云某物若干,某物若干,以求售其女者,亦有既嫁而复欺绐负约者,是乃驵侩卖婢鬻奴之法,岂得谓之士大夫昏姻哉?其舅姑既被欺绐,则残虐其妇,以据其忿。由是,爱其女者,务厚其资装,以悦其舅姑。殊不知彼贪鄙之人,不可盈厌,资装既竭,则安用汝女哉?于是,质其女以责货于女氏。货有尽,而责无穷,故昏姻之礼往往为仇矣。然,则议昏姻有及于财者,皆勿与为昏姻可也。)

使者奉命送,如男氏陈奁于庭。主人出,见使者,献奁目,如纳征致命之仪。

主人拜受讫,使者入,陈于室,主人乃燕,使者亦如之。主人具柬致谢,使者反,命男氏遣男、女使如女氏请加笄(加笄,本母家事。近世或夫家致冠笄衣服,俗呼曰“催妆禫”是也。有于亲迎前特行者,有即于纳征时行者。若与纳征同行,则其纳征必在请期之后与昏期近矣。《礼》:“附于纳征,遂不别遣使。”)

具礼目曰:“谨具若干仪奉申加笄之,敬!”使者奉命如女氏,女氏主人拜受燕。使具柬答谢亦如送奁。

将昏,其母(无母则至亲之尊者)乃为女加笄,陈冠笄、衣服于堂中(主人非宗子,则于私堂),父西面立,母东面立,诸尊长咸集于左右。

女出房,北面立。侍女进冠笄,母受以授女。女跪受,适房中,官服出,拜见父母,北面,四拜。

父平揖,母肃拜。

女拜见诸尊长,诸尊长咸平揖(母行肃拜)。

主人以女见于祠堂,告曰:“某之第几女某将适某郡某氏,今日加笄毕,敢告。”

告毕,母率笄者四拜,兴,退,乃醮女。

父母之席南向,女之席在东,西向(若父母有亲在堂,则席东西相向。女之席在东南,北向)。壶盏在户外,父母左右对面立,女北面四拜,兴。父平揖,母肃拜。

侍女斟酒。进父盏,父受盏授女,女跪受,饮讫,侍女西面跪,受盏,退。

父命之日,戒之、敬之。母违舅姑之命女受命,拜,兴。母肃拜,父母命之坐,女肃拜,告坐,乃就席殽馔。

至父母起立,女出席立,母至女席亲馈。母肃拜,女肃拜。席彻。女复北面,四拜,兴。父平揖,母肃拜,女归于房以俟。

是日,婿家陈食案于房中,酒壶合卺在焉。陈醮位于厅,事壶盏在户外,主人告于祠堂,曰:“某之子某将以今日亲迎于某郡某氏,谨告!”遂醮子而命之迎(宗子自昏则否)。

主人就位,西面立;子就位,北面立。侍者酌酒,进盏,主人受盏授子,子跪受,饮讫,侍者西面跪受盏,退。

主人命子,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勉率以敬!”先妣之嗣,若则有常(众子则单曰:往迎,尔相勉率以敬)。子敬诺四拜,兴,父平揖。子以次拜母及诸尊长,乃出,登舆(或乘马),导以烛(俗用彩灯),然不可过侈。官族用仪卫,亦不可踰分。又,俗皆用鼓乐,非古礼也。(《记》曰:“取妇之家,三日不举乐,思嗣亲也。”)雁在舆前(载以亭),新妇之舆在其后。

至女家,俟于门外,主人出迎,婿揖,入。雁先入,陈于庭,婿从主人入,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由东阶升,西面立。婿由西阶升,再拜,主人答拜。

主人退负东序,西面立。婿北面跪,婿侍者跪进雁。婿奠雁(按古昏礼,纳采问名、纳吉请期,皆用雁。盖取其顺阴阳往来且不再偶之义。主人皆答拜,亲受、亲迎用雁。主人不答拜,不亲受者,为授女也。以女在房,故奠于楹间。今俗惟亲迎奠雁,主人以其授女,仍命侍者捧雁安亭中。随女舁,归婿家。其纳征,无雁者以有币故也),再拜,兴,退,东面立。

女家侍者彻雁亭,出,主人延婿就坐。主人亲正坐,婿辞,主人对婿就坐。待茶,遂礼之(古礼,主人不醴婿)如燕宾之仪(见嘉礼二)。

醴婿毕,妇出于庭,婿复东面立;主人西面立,妇在主人之右,稍后。

侍者以舆入,婿揖妇登舆。女登舆,婿亲至舆前捧舆(犹是御轮之遗)。主人礼辞,婿北面鞠躬,复鞠躬,辞主人出,登舆。主人答送,如常仪(古礼,不降送)。

婿先妇后至家。婿家先陈香案于中溜,陈夫妇相拜位于堂中。婿先入门,妇随行出舆共诣中溜,四拜,兴。

婿导妇升堂,婿就左位,妇就右位,对面交拜,兴。

婿导妇入室,坐。侍女执合卺进,夫妇各酳。

婿亲为妇去巾(如右礼脱缨),乃共案而食。

食毕,婿出脱服,妇脱服于房中,主人乃醴宾。宾尊者,如女氏醴婿之仪;卑者,如纳采时醴使者之仪。女宾,主妇醴之,视男宾之仪。

明日夙兴,妇见于舅姑,奉贽陈于堂中(以枣、栗盛茶器中,即古者妇执笄枣栗段修之意也。而今俗并用币,则汰矣)。舅姑左右对面立,妇北面四拜,兴。舅平揖,姑肃拜。奉贽毕,妇退。

是日,舅姑遂醴妇(古礼,妇贽后醴妇,妇馈后飨妇。今合醴、飨为一以为礼也,则已具馔以为飨也,则无酢酬。因俗缺妇馈一节,知究竟是醴而非飨耳,按妇馈乃所以正妇道之始,礼之必不可缺者也。请礼者,庶几复之),舅姑席堂上南面,妇席在东,西面(舅姑有亲在堂,则席东西相向;妇席在东,南北向)。壶盏在户外,舅姑左右相对立,妇北面立。舅平揖,姑肃拜,妇肃拜。

侍女斟酒进盏,舅受以授妇,妇跪受,饮。侍女西面跪受盏,退。妇拜,兴,四拜。舅平揖,姑肃拜。舅姑命妇肃拜告坐,乃就坐。

殽馔。至姑亲至妇席馈妇,出立,姑肃拜,妇肃拜。席彻,妇北面谢,四拜,兴。舅平揖,姑肃拜。礼毕,妇退(右贽,见以下俗,或行于三日,或惟贽舅姑而不醴妇,夫必妇道已成,乃可庙见。窃怪区区仪节,行之犹难。即或行之,又弗中节,尙安望于复古乎)。

凡舅在姑没者,舅醴之;姑在舅没者,姑醴之。舅姑并没,则否(按庙见亦贽也,当于庙见后长姒代醴之)。

三日,主人以新妇见于祠堂,告曰:“某之子某昏毕,新妇某氏敢见主人。”告毕,婿妇四拜,兴,退(古庙见惟新妇,今婿亦同见焉),妇乃遍见诸尊长及卑幼(按《杂记》云:“妇见舅姑、兄弟、姊妹,皆立于堂下,西面,北上,是见已。”注曰:“是为己见,不复特见。”又云“见诸父,各就其寝”。注曰:“旁尊也,为见时不来。”今俗三日,凡近族之尊长、卑幼咸集相见,而伯叔娣姒亦与此时见,礼谓之分大小),拜见尊长。尊长各平揖(母行肃拜)。卑幼者拜见妇,妇肃拜。尊长不同居者,妇他日往拜于其家(此即所谓见诸父各就其寝也)。

既庙见,婿乃往拜妇家(俗有于亲迎出门时,旋即返拜见女之父母者,谓之亲,非是。朱子曰:“亲迎不见妻父母者,妇未见舅姑也”),主人出见,婿拜,主人答拜,乃遍见妇党诸亲。

是日,女氏亦遣使来迎婿及女(俗谓之接回门)外,舅燕婿如上礼婿仪;母燕女亦如醴妇。

述曰:昏礼,凡六始而纳采,言采择也。采择自我,而名氏在彼,故继之,以问名人谋。既定,询以鬼谋,故又继之,以纳吉人鬼胥协。然后,纳币以征之,请日以期之。五礼既备,婿乃亲迎。又,有奠雁受绥御轮之礼,后世不胜其烦。于是乎,六礼鲜备。甚且有亲在而亦不亲迎者矣,卜本不为时重,所谓卜者,或以日者,阴阳杂说参之,非若古人决以龟策之正女所生之名氏。当媒议时,已无弗周知。今此二事,必欲尊用古礼,亦徒具文而已,从俗可也。其他万无可略,故取见所行者著其仪于篇。

若赘婿,则失礼,莫甚不敢录也。至冠礼,久废不能更复。今存者,惟有加笄,故尤谨祥其仪而于醮子万冠义焉。又,古者大功之末,乃可嫁娶。若主昏者有期之丧,则不可。父昆弟、己昆弟及子之昆弟皆期也,故礼初请期之。致辞曰:“惟是三族之不虞。”今世俗惟有三年之丧者,乃辍嫁娶。呜呼,薄矣。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