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乡饮酒礼的具体仪程及礼仪细节 中

日期: 2014-10-29
浏览次数: 138

古代乡饮酒礼的具体仪程及礼仪细节


古代乡饮酒礼的具体仪程及礼仪细节 中


作者:郭云鹏  路阳  刘晓寒   来源:彭门创作室

 

(3)主酬宾

主人坐,在篚中取觯在手,下堂洗觯。宾随主人下堂,主人辞谢宾。宾不辞谢主人洗爵,在堂下北当堂上西序的地方面朝东站立。主人洗觯完毕,与宾一揖一让上堂。宾在西阶上方正身站立。主人倒酒酬宾,在阼阶上方面朝北坐下,将觯放在地上,随即行拜礼,然后手持觯站起。宾在西阶上方答拜主人。主人坐下,用酒祭先人,然后饮干觯中酒,饮完后站起。坐下,放觯在地,随即行拜礼,手持觯起立。宾在西阶上方答拜主人。主人下堂洗觯;宾随之下堂并辞谢,其仪式与献礼相同,宾上堂,不拜谢主人洗觯。宾站立在西阶上;主人斟满酒,走到宾席前面朝北站立;宾在西阶上行拜受礼;主人稍稍后退,待宾拜毕前行,然后坐下,把觯放到脯醢西边的地上;宾对主人为己奠觯推辞了一番,然后到席前坐下取觯,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主人在阼阶上方拜送受觯者。宾又到席前面朝北坐下,把觯放于脯醢东边地上,然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4)主进酒于介

主人向宾行揖礼,而后下堂,准备与介行礼。宾也随之下堂,站立在西阶西边正对西序的地方,面朝东。主人与介行揖让、上堂、相拜的礼节如同先前迎宾时一样。主人在东序端坐下,取爵在手,然后下堂洗爵;介亦随之下堂,主人辞谢介下堂;介辞谢主人洗爵,都与宾行礼时相同。主人洗爵完成升堂后,介不拜谢主人洗爵。介在西阶上站立。主人斟满酒,走到介席前面朝西南献介。介在西阶上面朝北拜谢主人,主人稍稍后退;介前行,面朝北接爵,然后回到原位。主人在介右边面朝北拜送受爵者,介稍后退。主人站立在(堂上)西阶东边。有司把脯醢进置介的席前。介从北边即席,有司又在介的席前设折俎。介祭脯醢、祭肺、祭酒,与宾仪节相同,但不尝肺,不尝酒,不称赞酒美;从南边下席,面朝北坐下,饮干爵中酒后起立,复又坐下,置爵于地上,随即向主人行拜礼,手执爵站起。主人在介右边对介答拜。

(5)介酢于主

介下堂洗爵,主人又回到阼阶的位置,见介下堂,也随着下堂,介向主人辞降,主人向介辞洗,其仪节与宾酢主人时相同。介洗爵完毕,主人洗手。介与主人一揖一让上堂,介在堂上两楹之间将爵授与主人。介站立在西阶的上方。主人斟满酒,在西阶上行自酢礼,主人在介右边坐下,把爵放至地上,随即行拜礼,再手持爵起立。介答拜主人。主人坐下祭酒,随即饮酒,饮干爵中酒后起立;复又坐下,把爵放置地上,行拜礼,再执爵站起。介答拜主人。主人又坐下,将爵放于西楹南边,在介右边行拜礼,以感谢介珍重自己的酒;介答拜主人。

(6)主进酒于众宾

主人回到阼阶的位置,向介行拜礼然后下堂,准备与众宾行礼。介也随之下堂站立在宾的南边。主人面向西南三拜众宾,众宾皆向主人回礼,各向主人一拜。主人向众宾行揖礼,后上堂,在西楹下坐下,取爵在手;下堂去洗,然后上堂斟满酒,在西阶的上方献与众宾。众宾中年长者三人先后上堂拜而受爵,主人拜送受爵者。三位年长者人就席坐下祭祀,站着饮酒,饮毕不行拜礼;年长者三人将空爵授与主人,下堂回到原位。主人献众宾(三人以下),众宾则不拜而受爵,然后坐着祭祀,站立饮酒。主人对众宾年长者三人中每一人献酒,有司都要把脯醢进置其席前。其他众宾亦都要进置脯醢。主人手持爵下堂,将爵放于篚中。

主人与宾行一揖、一让之礼上堂。宾向介长行厌礼,而后上堂。介向众宾长行厌礼而后上堂。三宾长照序上堂,就席。主人之吏一人洗觯,洗完后升堂举觯授于宾。举觯者斟酒,在西阶上方坐下,置觯在地,随即向宾行拜礼,再持觯站起。宾在席末端答拜回礼;举觯者坐下,用酒祭先人,随即饮干觯中酒,饮毕后站起,复又坐下,放觯在地,随即行拜礼,执觯站起。宾回礼答拜。举觯者下堂洗觯,上堂斟酒,站立在西阶上。宾行拜受礼;举觯者前行至宾席前坐下,把觯放于脯醢的西边,表示不敢亲授。宾对举觯者推辞一番,然后坐下拿觯,持觯起立。举觯者在西阶上拜送觯,宾坐下,把觯放置于脯醢西边。举觯人下堂。

献宾之礼可谓是乡饮酒礼中最重要的部分,主人与各位宾客在互动间十分注重礼节,一揖一让、三揖三让,于今人眼中可能过于繁琐无趣,但我们不能一叶障目,重要的是隐藏在这些礼节后的敬老与尊贤之道。

【作乐】

(1)升歌及向乐工献酒

在堂的侧边设席,以东为上首。乐工四人,其中二人鼓瑟,入场时鼓瑟者在前。瑟工的相者二人,帮瑟工拿瑟,都左手荷瑟,瑟首在后,把手指伸进瑟下孔中持瑟,瑟身侧着,瑟弦朝里,用右手扶持乐工。乐正先上堂,站立在西阶上东边。乐工入内,从西阶上堂,各自就席,面朝北坐下。相者面朝东坐,然后授瑟给鼓瑟的乐工,才下堂。乐工歌唱《鹿鸣》、《四牧》、《皇皇者华》。乐工唱完歌,主人为乐工献酒。乐工左手执瑟,乐工中为首一人拜主人,不起立,接受爵。主人在阼阶上拜而送爵给乐工。有司把脯醢进置其席前。使相者赞助他祭酒、祭脯醢。乐工饮酒,不拜就接受爵,授给主人空爵。众工不拜,接受爵,祭酒,饮酒时都有脯醢,不祭脯醢。工中若有大师,主人献酒前就要先下堂为他洗爵。宾、介下堂,主人辞谢他们下堂。乐工不辞谢主人洗爵。

(2)笙奏和向吹笙者献酒

吹笙者进来在堂下,在磬南边,面朝北而立,奏乐《南陔》、《白华》、《华黍》。主人在西阶上向吹笙者献酒。吹笙者中一长者向主人拜谢,上到最上一级台阶,不上堂,接受酒爵,主人拜送受爵者。吹笙者在阼阶前坐下祭酒、祭脯醢,站着饮酒,喝完之后,不行拜礼,上堂还授主人空爵。众吹笙者不拜,接受爵,坐着祭酒,站着饮酒;献其余众吹笙人时都要进脯醢,但不祭脯醢。

(3)演奏乐歌

于是轮流歌唱和吹奏:歌唱《鱼丽》,吹笙《由庚》;歌唱《南有嘉鱼》,吹笙《崇丘》;歌唱《南山有台》,吹笙《由仪》。接着堂上歌、瑟,堂下笙、磬合奏乐曲:《周南·关雎》《葛覃》《卷耳》,《召南·鹊巢》《采蘩》《采苹》。乐工告诉乐正说:“正歌演奏完了。”乐正告诉宾,才下堂。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