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乡饮酒礼的具体仪程及礼仪细节 下

日期: 2014-10-29
浏览次数: 126

古代乡饮酒礼的具体仪程及礼仪细节


古代乡饮酒礼的具体仪程及礼仪细节 下


作者:郭云鹏  路阳  刘晓寒   来源:彭门创作室

 

【旅酬】

(1)司正安宾

主人从席子的南侧下来,下堂;主人让相者行司正之事。司正礼貌性地推辞,答应主人。主人向司正拜谢,司正答拜。主人上堂,还就席。司正洗觯,从西阶上堂,在阼阶上面朝北接受主人的命令。主人说:“请宾安坐。”司正告诉宾,宾礼貌性地推辞,答应司正。司正告诉主人。主人在阼阶上向宾两拜,宾在西阶上答拜。司正站在两楹间赞助宾主行拜礼,主人与宾都作揖行礼,还席。

(2)司正表位

司正斟酒,从西阶下堂,在两阶中间面朝北坐下,把觯放在地上。司正退着拱手,站立片刻。司正坐着取觯,不祭酒,就饮酒,喝完后起身,坐下放觯在地,才拜。司正拿着觯起身,盥手洗觯;再回到原位面朝北坐下,将觯放回到原位,退后站立在觯南面。

(3)宾酬主人

宾面朝北坐着取在俎西边的觯,在阼阶上面朝北酬谢主人。主人从席上下来,站在宾的东方。宾坐下将觯放在地上,然后向主人行拜礼,拿着觯起身。主人答拜。宾不祭酒,站着饮酒,不拜,干杯,不洗觯,斟酒,面朝东南授于主人觯。主人在阼阶上拜谢宾,宾稍稍退后。主人接受觯,宾在主人的西边拜送觯。宾向主人作揖,又就席。

(4)主人酬介

主人在西阶上酬谢介。介自席的南方下来,站在主人的西边,如同宾酬谢主人的礼仪。主人作揖,又就席。

(5)旅酬众宾

旅酬,即依次让遍所有众宾。司正上堂主持旅酬的仪式,说:“某某先生受酬!” 说完司正退于序的一端,面东而立。此时受酬谢者从席子上下来,从介的左边接受,其他受酬者从右边接受,下拜,起立,饮酒,都如同宾酬谢主人的礼仪。当最后一位受酬者完毕后,应手持觯走下堂,将其放入篚中,表示旅酬结束。此时,司正回到原位。

(6)吏向宾、介举觯

司正命两位使者向宾、介举觯,洗觯,升堂,在西阶上斟酒。坐下,将觯放在地上,然后行拜礼,拿着觯起身。此时,宾、介在筵席的另端行答拜礼。使者举觯,然后置于地祭酒,后饮酒,完毕,坐下将觯再次置于地,行拜礼,毕,执觯站起。宾、介在筵席的另端答拜。使者与上堂时的相反方向下堂,洗觯后,再上堂斟酒,站立于西阶上方。此时宾、介拜谢。使者举觯来到宾、介席前,一人至宾席前将觯放置于脯醢之西,宾辞谢一番,坐下取觯而后起立。一人则至介席前把觯放置于脯醢之南,介辞谢,坐下接受觯而后起身。使者退回西阶上,行拜送礼,然后下堂。宾、介饮酒后分别将手中的觯回原处。

(7)撤俎

司正接受主人的命令后,从西阶上堂走到主人面前。主人说:“请宾入坐。”此时,宾以筵席上有俎为由辞谢。主人请求撤俎,宾许可。司正下堂走到西阶前,命侍者等待撤俎。司正再次上堂,立于西序一端。宾从席上下来,面北。主人从席上下来,站在阼阶上面朝北。介从席上下来,在西阶上面朝北。遵者从席上下来,站在席的东南面。宾取下俎,转身授给司正;司正拿着俎下堂,宾跟随他下堂。主人取下俎,转身授给侍者;侍者拿着俎从西阶上下堂,主人从阼阶上下堂。介取下俎,转身授给侍者;侍者下堂,介跟随他下堂。如果有诸公、大夫在场,则使人向宾彻俎礼一样受俎。众宾都下堂。

【尽爵尽乐】

众人在堂下脱鞋,与开始一样揖让一番,然后上堂落座。此时侍者摆上菜肴。从宾、介开始,用两觯交错进酬酒,不限次数,醉而后止。音乐也不再按献酬之节,随意演奏,尽兴而止。

【送宾】

宾退出,演奏《陔夏》乐曲。主人把宾送到门外,两拜。

此外,遵者入室、登堂之礼需要注意的问题:

宾中如果有遵者(诸公、大夫),在一人举觯后即可进入。遵者席在宾席的东方,如是公,陈设三重席,若是大夫,陈设两重。主人迎接宾,作揖礼让上堂。公和宾升阶礼仪一样,公入席前请主人将三重席撤掉一重,主人使一人去掉一重席。大夫的礼仪和介一样,如果诸公在,大夫就要请主人将二重席撤掉一重,把它卷起来放在席的北端,主人不让撤走;如果诸公不在场,大夫请求撤去一重席时,主人就要回答一番话,表示不同意,因此也不去掉加席。这里应该注重加席的问题,诸公是否在场与大夫撤席关系密切,这样的礼节可能是为了突出诸公的地位,故设,虽有些繁琐,却不能不重视,而这一礼节所体现的敬重之意也是贯穿整个饮酒礼,同时也是古时尊卑之别的体现。

最后,饮酒礼的第二天宾还要拜谢主人以及主人犒劳司正。

宾应着朝服来拜谢主人的款待,主人也应着朝服和宾一样,出门相迎拜谢宾屈驾光临。主人犒劳司正,应脱下朝服换上玄端服。

根据他们的意愿请客人,对于乡中的先生和君子们,也可以根据乡大夫的意愿来请。宾、介不参与。乡饮酒礼乐随他们的喜好而奏。这一过程比较随意,没有规定,但是宾、介已经不能再参与,相对来说,这场宴会的教化意义已比较淡薄,但是不能忽视的是,无论什么场合,都是敬老为上,以年岁来排序,这也充分说明了古人对敬老这一传统的重视。

饮酒礼仪式程序复杂,所以有许多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这些在《仪礼·乡饮酒礼》最后“记”的部分都有明确交待。

乡大夫身着朝服(前往先生处)议定宾、介的人选,因所选宾介都是乡中贤能之士,行礼的前一天不再请。

行礼时用黑布镶边的蒲席设筵。酒尊上盖粗葛布盖巾,宾来到后撤掉。牲用狗,在大堂的东北处煮肉。煮肉的位置不是随意摆放的,而是特有的规定,因阳气发生于东方,古人对此有所崇拜,故而效仿。献酒时要用爵,其他用觯;所进的荐脯(干肉)要五条,四条竖放,其中一条横置其上以供祭祀。脯从东房中端出。脯从东方出也是有一定的意义所在,不能为了所谓的方便而打破这一规定。主人处东位,脯从东方出,表示菜肴是主人供享。载牲肉的俎用时从东壁取来,这些俎为事先准备好的,因为俎对于宾、主人等的规定不同,是礼节的体现。从西阶上堂设于席前。宾的俎有:脊、胁、肩、肺。主人的俎有:脊、胁、臂、肺。介的俎有:脊、胁、肫、胳、肺。肺都分割好。牲都用右半体,肉皮向上。

凡是饮尽献酒后拜主人,起身后一定要酢主人。一献一酢是礼尚往来的体现,都从根本上反映了古人对礼仪的重视。凡是坐着喝完爵中酒的人,饮干后要对他行拜礼,站着喝完爵中酒的人,饮干不必行拜礼。凡是接受酬酒而不饮,爵觯应放在席前脯醢的左边;凡是要举起的爵觯,都应放在右侧。主人向众宾之长献酒时,只为其中年长的一人洗爵,因此也只有他一人向主人辞洗,如同宾的礼仪。这里众宾之中年长的,主人一般选择三人献酒,作为代表,我们容易误会成主人要洗三次爵,其实不然,乡饮酒礼的所有礼仪终归是为彰显敬老而规定的,既是礼节,更为教化,故而只有一次洗爵即可。一般堂下站立的众宾,面朝东,以北为尊,如果人数多排不下则折而向东排列,面北而立,此则以东为尊。乐正与堂下站立的众宾都依年龄顺序受酬,并在他们各自的位前进脯醢。但凡举爵献宾、献大夫、献乐工,都要进脯醢。音乐开始演奏,来观礼的大夫就不再入内了。

主人向乐工和吹笙者献酒,从堂上的篚里取出爵;献完,在堂下的篚里奠祭。其中吹笙之人,主人要在西阶之上献酒。

磬,设在两阶之间顺着屋檐东西纵向排列,击磬者站于磬南面北而击。凡主人、宾、介升席皆从北方上,降席从南方下。司正在饮干觯中酒之后,有脯醢进置其位。凡旅酬时,不洗觯,不洗觯则不需祭酒。旅酬开始之后,前来观礼的士则不可再入内。撤俎时,遵者、宾、介的俎由司正和侍者接过后,就下堂出庠门分别交给宾、介和遵者的随从人员。主人的俎,由侍者送到东壁收藏起来。当宾退席走到西阶时,乐正命令乐工演奏《陔夏》。假如乡饮礼上出现诸公观礼,那么大夫的席位就设于主人之北,席面朝西。乡饮礼的赞者皆面西而立,以北为上,他们不参与献酒、酬酒,等到无算爵之后,便可以参与饮酒了。

乡饮酒礼的程序固然繁琐,但每一个步骤却是古人信仰和思想的结晶,我们应当注意每一个步骤隐含的社会意义,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乡饮酒礼,进一步走近古人。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