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燕礼的仪程及细节

日期: 2014-10-29
浏览次数: 106

古代燕礼的仪程及细节


古代燕礼的仪程及细节


作者:尚树志  李筱  高天健   来源:彭门创作室

 

一、燕礼仪程

 

陈设:周代天子有六寝,一路寝,五小寝;诸侯有三寝,一路寝,一小寝,一侧室。而燕礼一般会在路寝举行。

在燕礼开始之前,有司会将肴膳放置路寝的东侧,并且在堂下的东西阶之间放置编钟、编磬,鼓等乐器。而在正对正堂的东侧屋檐则是盥洗所,放着盛清水的罍和盛废水的盆以及巾,在西侧屋檐则是盛放爵和觯的筐篚。而国君专用的酒器一般会用象牙修饰,因此又叫“象觚”,它放置于洗北侧的“象篚”内。

同时国君和诸位大臣的酒樽也是分开的,国君专用的酒樽叫做“膳樽”位于正堂东楹柱以西,而大臣用的酒樽在“膳樽”以北,用葛布覆盖,而未得功名的士人的酒樽则是放置于门内西侧。

燕礼一般会吃狗肉,而狗肉则是在门外东侧的炉灶烹煮。

席位安排:参加燕礼的人很多,他们身份和地位都各不相同,因此坐席也各不相同。

国君的席位设置在阶上,当宴会开始时,国君独自登堂上,面西而立,有司领客人入路寝,卿大夫在门内右侧,面朝北,按尊卑排列,尊者在东,士人在门内左侧,面朝北,按尊卑排列,尊者在东。

卿大夫等人站定后,国君下堂,站立于胙阶东南侧面朝南,国君朝诸卿行礼,诸卿向前,转身面朝西,国君朝大夫行礼,大夫稍向前,不转身,国君再向士人行礼,士人在原地。

在燕礼进行的过程中,宾和卿大夫会依次进入上堂就坐,其中宾的席位在堂上的户、牖之间;上卿的席位在宾席的东侧,按尊卑排列,尊者在东侧的东面。大小卿的席位在宾席的西侧,按尊卑排列,尊者在西侧的西面;大夫的席位接着小卿的席位往西排。士人不会入堂,在庭院就坐。总体来说,尊者在靠近国君的席位。

一献之礼:燕礼是从一献之礼开始的,主人要向宾客献酒,程序如下:主人起身下堂到庭中盥洗所处,洗手,洗觯,爵,这时宾客应当跟从,主人辞谢宾客,宾客还礼,双方下堂,洗完后,双方一起回去,然后主人会再次去洗手,以表尊重,宾客跟从,过程如前,回来后主人酌酒给宾客,宾客答谢。然后祭祀,完成后饮酒,并拜谢主人,主人答拜,这是主人向宾客敬酒,称谓“献”。接下来是宾客向主人敬酒,宾客起身下堂到庭中盥洗所处,洗手,洗觯,爵,这时主人应当跟从,宾客辞谢主人,主人还礼,双方下堂,洗完后,双方一起回去,然后宾客会再次去洗手,以表尊重,主人跟从,过程如前,回来后宾客酌酒给主人,主人答谢。然后祭祀,完成后饮酒,并拜谢宾客,宾客答拜,这是宾客向主人敬酒,称谓“酬”。

结束:等到宴会结束,这时先前的舞蹈和音乐都会停止,改奏《百花队舞》,客人们依次作揖,按照进门的顺序依次离开。

二、燕礼中出现的音乐

进御筵,大乐作。至御前,乐止。

第一爵奏《炎精之曲》。乐作,内外官皆跪,教坊司跪奏进酒。饮毕,乐止。

第二爵奏《皇风之曲》。乐作,酌酒御前,序班酌群臣酒。国君举酒,群臣亦举酒,乐止。进汤,鼓吹响节前导,至殿外,鼓吹止。殿上乐作,群臣起立,进汤,群臣复坐。序班供群臣汤。国君举箸,群臣亦举箸,赞馔成,乐止,武舞入,奏《平定天下之舞》。

第三爵奏《眷皇明之曲》。乐作,进酒如初。乐止,奏《抚安四夷之舞》。

第四爵奏《天道传之曲》,进酒、进汤如初,奏《车书会同之舞》。

第五爵奏《振皇纲之曲》,进酒如初,奏《百戏承应舞》。

第六爵奏《金陵之曲》,进酒、进汤如初,奏《八蛮献宝舞》。

第七爵奏《长杨之曲》,进酒如初,奏《采莲队子舞》。

第八爵奏《芳醴之曲》,进酒、进汤如初,奏《鱼跃于渊舞》。

第九爵奏《驾六龙之曲》,进酒如初。

驾兴,大乐作。升座,乐止。

进汤,进大膳,大乐作,群臣起立,进讫复坐,序班供群臣饭食。讫,赞膳成,乐止。

撤膳,奏《百花队舞》。

三、孔庙丁祭之燕礼

孔庙丁祭后的“燕享”,是主要祭祀者共同参与的燕礼。

在祭前之夜,提调官催派人夫,张幕次于金声门(即现启圣门)内之左。设座灯、吊灯于堂上门外;设异姓宾座四席于堂内南向;设同姓主座六十二席于堂内北向。昭一席、穆二席,昭四席、穆六席,昭十六席、穆十六席,昭八席、穆四席,昭二席、穆一席,共十代席首,各立昭穆行辈牌。其宗公世令族长学师又四席,各在本代昭穆中独座。外设二席于堂内之东西阶旁列,以待朝廷四主官即典仪、协律、掌宰、司馔。设琴瑟、钟鼓于中堂;设赞相礼生座于堂上;设弦歌生于堂上;设众乐生位于堂下,以待燕享。

祭祀礼毕,众官齐集燕享,正献官以下,礼乐引导进金声门(即现启圣门)。堂上鸣鼓。

赞相唱:“更衣!”

各官俱更公服升堂金丝堂,序立。

赞相唱:“序宾!”

同姓者分立堂西,异姓者分立堂东,各揖。

赞相唱:“序昭穆!”

同姓者以十代为次,各序行辈。

赞相唱:“序齿!”

同姓者以昭穆为次,各序兄弟。

赞相唱:“入席!”

同姓、异姓三揖三让,异姓宾先入座,以爵为次。同姓者依次入座,以昭穆为次。

赞相唱:“行酒者三!”

掌宰官作主人酌酒于樽,恭奉宾席及宗公以下,宰人以炙肝诸味佐之。

伶官唱:“工歌《鹿鸣》之一章、二章、三章!”

钟鼓三响,弦歌生鼓琴瑟,歌《鹿鸣》之一章、二章、三章,终。

赞者唱:“进饭者三!”

司饭官作主人,取簠中黍、稷、稻饭三,献宾席及宗公以下,膳夫以和羹沃之。

伶官唱:“作乐侑食!”

击鼓三声,堂上、堂下奏乐三曲。

三饭毕。

赞相唱:“主人献宾!”

宗公、世尹、族长、师生等作主人命卑幼子弟酌酒奉宾公,歌奏《鱼丽》之章,宾卒爵向主人,主人肃拱。

赞相唱:“宾酬主人!”

宾离席,酌酒奉主人,主人各揖,宾入席,主人举爵饮,主人卒爵以虚爵向宾,宾肃拱,工歌奏《嘉鱼》之章。

赞相唱:“主人酬宾!”

主人离席酌酒揖宾,宾答揖,主人入席,宾奠酒不举。工歌奏《南山》之章,族绅、族生、族人各名命其卑幼酌酒献宾,宾亦酌酒酬主人。主人再酌酒酬宾,宾主、子弟各举举爵于其长,而众相酬。工歌奏《周南》,宾离席。

赞相唱:“宾辞!”

赞相唱:“留宾!”

宾更辞。

赞相唱:“宾固辞!”

赞相唱:“主人固留!”

宾离席。

赞相唱:“宾谢主人!”

主人答揖。

赞相唱:“主人送宾!”

礼乐引导送至金声门外。

赞相唱:“宾辞主人!”

宾向主人三揖,主人答揖三让,主人肃拱。宾趋,送出观徳门。

赞相唱:“宾不顾矣!”

主人回,入金丝堂,撤宾席,与同姓者更酌欢饮。工歌俱入,奏堂内歌《楚茨》《天保》之计,质明而散。

次日之早,监祭官同省牲生、视膳生、掌宰官、司馔官撤各坛。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