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弛有度,文武之道——简述我国古代射礼

日期: 2014-10-29
浏览次数: 107

张弛有度,文武之道——简述我国古代射礼


张弛有度,文武之道——简述我国古代射礼


作者:郭云鹏  许晓帆  王思源   来源:彭门创作室

“射”作为六艺之一,是古代男子必备的技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射礼在中国古代诸多礼仪中,不仅是选拔勇武有力人才的方式之一,还兼备着礼仪教化的重要功能。

古代的“射”,分为“文射”和“武射”。武射以“武”为核心,以军事作战和射猎为主要目的。而《仪礼》中所讲的则是以礼仪教化为主要功能的“文射”。其中,文射又可分为大射礼,乡射礼等类型。乡射礼是州长于春、秋两季以礼会民而举行的仪式,在保存了“田猎之射”形式的同时,又“饰之以礼乐”,将其改造成富有哲理的“弓道”,强调身心与体魄的和谐。

《左传》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射礼与原始的军事密切相关,所以统治者们都非常重视射礼。射礼本身还对射者的品德修养做了很强的要求。《仪礼》强调“持弓矢审固”,通过人射箭的动作、对目标的锁定等来加强对射者品行的修炼。射者不仅要做到身体端正、心平气和,还要做到输射后“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从身、心两个方面来磨练自己的技艺,并由浅到深,逐步提升自己的品德修养。

《礼记·射义》云:“故明乎其节之志,以不失其事,则功成而德行立,德行立则无暴乱之祸矣。功成则国安。”古人将射者品行、射礼仪体、国家祭祀联系在一起,这使我们联想起了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其实,射礼就是修身的一个过程,将对贵族子弟人格培养的要求注入到射礼之中,“内志正、外体直”,进而选拔符合要求的助祭者,实现巩固统治、天下太平的目标。

射礼中还注入了许多道德教化的因素,它与冠礼、昏礼、丧礼等直接标志人生进程的仪式不尽相同,具有更强的表演性。如《射义》云:“射者,所以观盛德也。”《射义》中还记载了孔子及其弟子在矍相演习射礼的场面。孔子等人将射礼作为一个特殊的舞台,通过仪式性的表演,表明了人们追求仁义孝悌的渴望,并借此展现了人的礼仪风范和道德之美。

在几千年的演变过程中,射礼因其独具一格的表现形式和特有的道德教化功能,在中国诸多礼仪中如一颗耀眼的瑰宝,静静绽放着华夏人文体育精神的魅力。

射礼作为一套完整的礼仪体系,其形成必然不是一蹴而就的。周朝统治者制定周礼维护宗法分封制,射礼的仪制在此时已十分规范。但规范的得来却是经历了很长时间。

在旧石器晚期,我们的祖先已经发明了带有一定原始性的弓箭;新石器时期,制作弓箭的技艺又有了长足的发展。而此时射箭的目的是狩猎和震慑敌对部落,以解决食物供给和安全问题,完全没有射礼的痕迹。但早期时代弓箭的演变升级为射礼的正式形成奠定了物质基础。

完整的射礼具有教化人心、巩固统治的功能。随着生产力水平提高,射箭不再以生产为目的,而是为了迎合统治者加强统治的需求,所以射礼的具体形成时间应该是在国家产生之后。而且从历史发展规律上分析,射礼的具体产生时间应是夏代。《墨子》中的“古者羿作弓”,《孟子·告子》中“羿之教人射,必志于彀(gòu”,许多传世史料都证明了后羿擅长于射箭。这都从一个方面告诉我们,夏朝在射箭方面有了新的发展,很可能初备了射礼的基本形态。

再到殷商时期,大量出土的甲骨文、金文证明了射礼在这一阶段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赵红红在《射礼补释》中写道:“据甲骨文金文的记载,殷商射礼的仪制已具有类似于周代射礼中的纳射器、乘矢、再射、三射的‘子入弓’‘丙弓’‘迟弓’‘疾弓’等节目。”鉴于甲骨文金文简单凝练的记述特点,实际中的射礼仪式应该更加完备。

到了周代时,统治者继承了夏商的大致,又依据现实要求进行添补。尤其是周公治礼作乐,使得完整的射礼最终形成,射礼的发展也趋向稳定。总的来说,自夏至周射礼的发展由浅至深,规模逐渐扩大,仪制也日趋细化。 

《礼记》云:“礼者,因人情为之而节文。”射礼在朝代更替中得以保存,而且其形制也不断进行调整和发展。如《北史·张普惠传》记载:“乞至九月,备饰尽行,然后奏《狸首》之章,宣矍相之命。”

经过多个朝代的修整,射礼在唐宋时期又有了新的改变。这个阶段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礼仪随局势的变化而变化。在结束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混乱后,为巩固来之不易的稳定,唐朝前期的统治者尤为重视射礼中的大射礼,将其划为了军礼系统,赋予了仪式更多军事意义。而举行于乡间的乡射礼则显得没那么重要。唐玄宗时期,唐朝达到全盛,具有军事意义但不具备实用功能的大射礼,地位日益下降。等到宋朝仁宗时,虽将大射礼纳入《因革礼》,但并未具体实施,反而地位被举行于君臣间的宴射礼所取代。从当时的背景来看,宴射礼更有利于调和君臣、宗室之间的关系,作用比仪式性的大射礼更大。乡射礼由于地位并不突出,它的举行受时局的影响更大些。如后代有文献记载“盖乐律自宋仁宗时始省去坐、立二部,及堂上、堂下之分。南宋诸儒,又以旧乐加平减之制,无高上、高尺之律,于是所用者惟中和韶乐。”宋王禹偁《射宫选士赋》更是载有:“焕乎得矍相之义,洋然有阙里之仪。”

明代的射礼继承了前代的大致,既沿用宋朝乐制,还继承了在射礼之前先举行乡饮酒礼的习惯。但随时代的发展,射礼的作用逐渐减弱。“明初之制,犹行射礼於頖宫。迨其中叶,此礼遂废。”(《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頖宫礼乐疏》)可见自明中叶后乡射礼逐渐开始退出历史舞台。

射礼的发展历经千年,蕴含着中国传统的礼法观念和强烈的宗法德育思想。当射礼从一种技艺上升为文化时,我们不仅要从纯熟的技艺下,感受古代体育运动的澎湃,更要从其中去领略上千年礼仪带给我们的道德感动。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