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射礼的高潮部分:三番射 中

日期: 2014-11-11
浏览次数: 6

古代射礼的高潮部分:三番射


古代射礼的高潮部分:三番射 中


作者:郭云鹏  郑双  贾静歌   来源:彭门创作室

 

宾与主人射

射礼前,宾、主人、大夫相互行揖礼,然后主人由东阶下堂,宾和大夫由西阶下堂,下阶时又一揖。主人在堂之东边,袒露左臂,套上扳指,左臂着皮制臂衣,执弓,身右带间插三枝箭,右手二、三指间挟矢一枝箭。宾在堂之西边亦如此。各至其阶下,一揖,上堂,又一揖。主人为下射,与宾各对其射位,面朝北作揖,至射位之前,又一揖。接着开始射箭。射毕,面朝南作揖。各至其阶,在阶上方一揖,下台阶,又朝南揖。宾在序西边,主人在序东边,都放下弓,脱去扳指和臂衣,换好衣服,各返归其位。上堂时,至阶前一揖,上堂又一揖,皆各就其席。

大夫与耦射

主人和宾的射礼结束后,大夫开始射,行事仪节与之前相同。大夫由堂西的司射之西就位于耦。大夫为下射,揖进;耦稍靠后退。揖礼的仪节与前边的相同。行至台阶,耦先登阶。射礼完毕,相互行揖礼的仪节与上堂射时一样,耦先下阶。下阶后,耦稍退。他们皆把弓放置于堂之西,换好衣服。耦随即停留于堂之西处,大夫则上堂就席位。

众宾射

大夫射礼之后,接下来是众宾上堂射,释获皆如初。司射此时只是相礼于上耦的宾客。射毕,释获者随即手执所剩余的筭筹,来到西阶的最高台阶处,不进堂内。告于主宾说:“大家全部射箭完毕。”然后下堂,回归其位,坐于“中”的西边,把剩余算筹放下,起立恭候。

司马命取箭

司马袒露左臂,拇指套上扳指,执弓升堂,命获者取箭,其仪如初。获者应许,执旌旗背对箭靶而立,其仪如初。司马下堂,放下弓,返其位。弟子把箭放置于楅上,其仪如初。大夫所射的四枝箭,是用茅草捆束,茅草要束在手握处的上方。司马一组一组的分箭,其仪如初。

清点筭筹

接下来,司射来到西阶之西,放下弓,去掉扑,换好衣服;然后来到“中”之东,再有东绕到中之南站立,面北检查筭筹。此时,释获者面东坐于“中”之西,先数上射的筭筹。两枝筭筹为纯(一对),一纯一取,拿在左手中;数够十纯则纵向放置于地,每十纯要或纵或横地分别放置。有余剩的纯,则横向放置在一边。一枝筭筹为奇数,奇数的筭筹又纵向放于纯之下。然后起立,来到“中”之左边,面东而坐,开始数筭筹,拿于左手;一纯一纯的归放好,够十纯则另向摆放,其算法与上射之算法相同。司射复位。释获者于是近前取胜者一方所赢的算筹,执之走到西阶,登上最后一级,不入堂,向主宾告。如右胜,则说:“右贤于左。”如左胜,则说:“左贤于右。”报告所胜算筹的纯数。如是奇数,亦报告说奇数。如果左右射成平局,则执左右各一枝筭筹报告说:“左右均。”然后下堂复位,坐下,兼取八枝算筹盛置于“中”,把其余的算筹放在“中”西边。起立,恭身等候。

罚酒负方

清点完算筹之后,射箭者开始进行“赏罚”。通过“饮酒”表示对射箭者的肯定或鼓励,也将射礼的气氛再次推向高潮。具体过程如下所述。

司射来到堂之西,命弟子摆设盛酒的托盘——“丰”。弟子端着丰进来,放置于西楹之西,摆放停当后退下。胜者的弟子洗觯后,升堂酌酒,面南而坐,把觯奠于丰之上;然后退下,袒露出左臂执弓,回到原位。司射随即也遂左臂执弓,右手二、三指间挟一箭,把扑插座腰带间,面北站于三对射手之南,命三对射手及众宾说:“胜者一方皆袒露左臂,套上扳指,着臂衣,张开弓弦。不胜者一方皆换好正装,脱去扳指和臂衣,先放开左手,然后把右手的松弛之弓拿住,然后右手亦握弓的中部。”说完后,司射先复位。三对射手及众射者皆与各自对手进立于射位,以北为上。司射依次命射手前来饮酒,如同始射一样。一对一对进前,揖礼如同升射一样,来到阶前,胜者先升,升堂后,站位稍微靠右。不胜者进,面北坐下,取放置在丰上的觯,起来,稍微后退,站立饮尽觯中之酒;然后走到丰下,坐下把觯置于丰前,起立,行揖礼。不胜者先降,与前来的饮酒者礼让于自己左身位,应相交于阶前,相互行揖礼;从司马的南边来到堂下之西,放下弓,换好服装后等待。此时有执爵者。执爵者坐取觯,斟满酒后,来到丰前奠于其上。前来的饮者礼仪如初。三对射手饮酒完毕。如果宾、主人、大夫不胜出,则不执弓,执爵者取觯,下来洗净后,升堂时斟满酒,来到席前把觯交给他们。受觯人接过觯后,来到西阶之上,面北站立而饮。饮尽后,将觯交给执爵者,返回自己的席位。大夫饮酒时,则与其比射的耦不升堂。若大夫之耦不胜,则亦执松弛之弓,特例独自升堂饮酒。众宾此时继续饮酒,有射爵者宣布饮酒完毕,乃撤去丰与觯。

《左传》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是华夏礼典的一部分,是儒教礼仪中主要部分,礼有五经,莫重于祭,是以事神致福。射礼中也有隆重的祭祀环节。

司马向报靶者献酒

司马洗爵后,升堂前斟满酒,然后持爵从堂上来到箭靶处向获者献酒。同时,有司进荐脯醢,陈设肢解牲体于俎,俎内牲体与脯醢皆行初献、亚献、终献三祭礼。报靶的获者背对箭靶,面北行拜礼受爵;司马面西行拜礼授爵。获者执爵在前,有侍者执脯醢和俎随从其后。来到箭靶右侧处,陈设脯醢和俎。获者面南而坐,左手执爵,祭祀脯醢。然后执爵而起,取出俎上牲体的肺,坐祭之,继而祭酒。起立,来到箭靶的左侧再祭祀一番。“中”亦是如此祭祀。侍者在箭靶左侧之西北三步远的地方,面朝东设置脯醢和俎,获者在脯醢的右边面东站着饮酒,饮尽后不拜。司马接过获者的爵,奠于篚中,复其位。获者执脯醢在前,侍者执俎随从其后,另设于避箭的器具——乏的南边。获者背对箭靶站立等候。

司射向释筹者献酒

司射来到阶西侧,放下弓箭,去掉扑,脱下扳指与披肩臂衣,换好正装。在来到盥洗处洗爵,洗净后升堂斟满酒,执酒以降,献于释获者,献位在释获者稍南。然后有司荐脯醢,陈设肢解牲体于俎,此时行祭礼。释获者在荐的右侧,面东拜受爵,司射面北拜送爵。释获者受爵后于荐右侧坐,左手执爵,祭脯醢。起立,取俎中牲之肺,坐祭,随后祭酒。起立,于司射之西面北站立而饮,爵中酒饮尽后不拜。司射接过爵,奠于篚中。释获者在稍西之处荐,然后归位。

至此,第二番射完毕。紧接着的是第三番射礼,其仪式与第二番大致相同。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