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丧葬礼俗沿革 唐代

日期: 2014-11-17
浏览次数: 176

中国古代丧葬礼俗沿革 唐代


中国古代丧葬礼俗沿革 唐代


作者:刘岩  宋泳  宋佳乐   来源:彭门创作室

 

(八)唐代

唐代是我国历史上一个兴盛的朝代,体现在殡葬仪式上,不仅等级制度森严,而且崇尚“周礼”所倡导的厚葬模式。根据《大唐开元礼》的记载,唐代三品以上、四品以下,以至庶民,从死亡到殡葬、奠基完毕,共有六十六道丧葬程序。如果改葬,尚另有十七道程序,繁文缛节,不一而足。其殡葬礼仪更加系统化、程序化。此外,唐朝的丧葬礼仪还规定了社会地位较低者的殡葬等级规格,“诸葬不得以石为棺椁及石室,棺椁皆不得雕镂彩画、施户牖栏槛,棺内又不得有金宝珠玉。”大历七年(772年),下诏“丧葬之家送葬祭盘,只得在丧家茔所置祭,不得于街道张设。”长庆三年(823年),又令百姓“丧葬祭奠不得以金银、锦绣为饰及陈设音乐。随葬品稍涉僭越,将被勒令毁除。” 同时《唐律·户婚》还规定“诸居祖父母、父母丧生子,徒一年。”也就是说,在祖父母及父母丧期不可同房,如果同房并生子会被视为不孝的犯罪行为。《唐律·职制》又规定:“丧期未终,释服从吉,若忘哀作乐,徒三年;杂戏徒一年,即遇乐而听及参加吉席者,各杖一百。”可见有唐一代对丧礼的重视。

关于有品级的人员出殡下葬时的过程,《新唐书·礼志》是这样记录的:

葬前一天傍晚,除苇障,设待宾客场所于大门外之右,南向,做好出殡前准备。启殡之日,丧家皆去冠,以纻(zhù)麻巾帕头,就位哭。祝者穿着衰服,执功布(迎神之布)自东阶上,走到殡位南,面向北(这时全场不能有哭声),三声“噫嘻”后喊道:“谨以吉辰启殡!”既告,内外大哭。祝者取记录死者生平的铭文安置于重(zhòng)器之上。掌事者前来撤除殡位障物,设席于灵柩东,升柩于席。又在柩东设席,祝者执功布拂柩,重新用衾覆盖尸体,四周设帷,向东开户。完毕,丧家全体从南边进入,哭于帷东,西向。按与死者的亲属关系,诸祖父以下哭于帷东北壁下,诸祖母以下哭于帷西北壁下;外姻丈夫哭于帷东偏南,妇人哭于帷西。祝者与进馔者各执奠器设于柩东席上,祝酌醴奠之。

启殡前五刻时分,搥一鼓为一严,摆放吉凶仪仗、方相(逐疫驱鬼之神)、志石、大棺车及明器于柩车前。规制为:一品引四、披六(引者,引车牵绋之人;披者,以纁击于輀车四柱,在旁执之,以备倾覆。)、铎左右各八、黼()翣二、画翣二;二、三品引二、披四、铎左右各六、黼翣二、画翣二;四五品引二、披二、铎左右各四、黼翣二、画翣二;六品至于九品披二、鐸二、画翣二。二刻时分,搥二鼓为二严,掌馔者彻启奠以出,内外皆站立而哭。执绋送殡的人皆入,掌事者拆下帷帐。持翣者以翣遮挡灵柩,执绋者做好了准备,执铎者站立于西边的台阶。执纛(dào用毛羽做的舞具)者入,在西阶南边,面北而立。掌事者取重出,倚于门外之东。执旌者立于纛南,面北。搥三鼓为三严,灵车进于内门外,南向,祝者推着齐腰高的腰舆到灵座前,西向跪告。腰舆降至西阶到灵车,腰舆退,执铎者振动铎铃,降就阶间,南向。持翣者以翣作障,执纛者前行而引,这是出殡仪式的开始,整个过程称之为“发引仪”。輴(灵车)止则北面立;执旌者亦渐而南,輴止,北面。丧家主人等按顺序随从。

輴至庭院,主人及诸子以下立哭于輴东;祖父以下立哭于輴东北;异姓之丈夫立哭于主人东南。妻、妾、女子以下立哭于輴西;祖母以下立哭于輴西北;异姓之妇人立哭于主妇西南。内外之际,以帷障隔离。国官立哭于执绋者东;僚佐(属吏)立哭于执绋者西南。祝者帅领执馔者设祖奠于輴东,仪如大敛。祝者酌奠、进馔,北面跪曰:“永迁之礼,灵辰不留,谨奉旋车,式遵祖道,尚飨!”輴出,升车,引、披者引前披后,执绋者牵引輴缓缓而行。旌先、纛次,主人以下从,哭于輴后。輴行进到輀(ér)车,执绋者解属于輀车,设帷障于輴后,遂升柩。祝者与执馔者设遣奠于柩东,礼如祖奠。

既奠,掌事者用蒲苇苞牲体下五节,以绳束之,盛入盘内,载于舆前。方相(驱“魍象”的厉鬼刻像,面部狰狞。传说魍象好吃亡者肝脑,葬时把方相置于墓侧以禁御之。)、大棺车、輴车,明器舆、下帐舆、米舆、酒脯醢舆、苞牲舆、食舆,铭、旌、纛、铎、輀车以次而行。

宾客有赠者,既祖奠。宾客立于大门外西厢,东面,随从者奉篚、玄纁立于西南。以马陈于宾东南,北首西上。传话者告知丧主,受命后出,西面问:“敢请事?”宾客回答:“某敢赗(fèng)!”传话者禀报后出来说:“孤某须矣!”执篚者奠,取币以授宾客。牵马者先入,陈于輴车南,北首西上。宾客入,由马西至輴车南,北面立,内外止哭。宾客曰:“某谥封若某位,将归幽宅,敢致赗!”乃哭,内外皆哭。主人拜、稽颡(额头触地,表示极度悲痛)。宾客进輴东,西面,奠币于车上,西出,主人拜、稽颡送之。

出丧至于墓地,下柩。进輴车于柩车之后,张帷,下柩于輴。男人们在西边相互搀扶悲伤地哭,卑者拜辞。主人以下妇人皆躲避在帷帐内侧,哭于羡道西。入墓,施行席于圹户内之西,执绋者属绋于輴,遂下柩于圹户内席上,北首,覆以夷衾。輴车出,持翣者入,倚翣于圹内两厢,遂以帐张于柩东,南向。米、酒、脯陈设于东北,食盘设于前,醯、醢设于食盘南,苞牲置于四隅,明器设于右。此时,掌事者以玄纁授主人,主人授于祝者,奉奠于灵座。然后,主人拜、稽颡,施铭旌、志石于圹门之内,掩户闭门,设关钥,遂复土三次。主人以下稽颡哭,一起退至于灵所哭。随后,掌仪者进行祭后土仪式于墓左。

反哭。既下柩于圹,搥一鼓为一严,掩户;搥二鼓为再严,内外齐聚灵所;搥三鼓为三严,彻酒、脯之奠。众人追随灵车于帷外,重新陈布仪仗如先前。腰舆进入墓圹后少顷便出,至灵车后。灵车发引,内外从哭如来仪。

出墓门,尊者乘灵车去墓百步,卑者乘灵车哭。灵车至于灵所西阶下,南向。祝者以腰舆至灵车后,稍停,升入至灵座前;主人以下依次进入,立于灵座东,西面南上。然后,内外亲属俱升。诸祖父以下哭于帷东北壁下,南面;妻及女子以下妇人哭于灵西,东面;诸祖母以下哭于帷西北壁下,南面;外姻哭于南厢,丈夫帷东,妇人帷西,皆北面;吊者哭于堂上,西面。最后,主人以下依次出至浴所,沐浴以等待虞(既葬而祭叫虞,有安神之意),斩衰者沐而不栉(zhì梳理)。

这是一整套完备的唐代丧葬礼仪,可以看出保留了许多先秦时期的丧礼元素。其“重”器,先秦时期已见文献,其形模糊不详。至东晋时成帝咸康七年(334年)时,正值俭葬,葬后虞祭完毕即停止一切丧葬事宜。恰杜皇后崩,其陵前欲建凶门柏历,门号“显阳端门”。成帝听到后,即诏曰:“门如所凶门柏历,大为烦费,停之。”依《周礼》虞祭后既作木主,此时,杜皇后还未葬,没有木主。这时大臣蔡谟出主意说:“以二瓦器盛死者之祭,系于木表,以苇席置于庭中近南,名为重。”故以“重”作主。至此,“重”有了清晰的形状,便成为凶门的象征。唐代,“重”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形状与功能。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