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氏宗族 | 亓官夫人、孔鲤

日期: 2015-04-23
浏览次数: 133

亓官夫人

亓官氏是孔子的妻子。

《孔子家语·本姓解》称:“至十九,娶于宋之亓官氏,一岁而生伯鱼。”可知,亓官氏其家,也如孔氏自宋徙鲁。亓官氏生一子一女。由于孔子离家十余年,她一人孤守家园,其凄凉寂寞是可想而知的。长期以来,她独自操持家庭生计,并协助抚育孔子的哥哥孟皮之子女。积劳成疾,终于先孔子离世。

亓官氏死于鲁哀公十年(前485年),是时孔子尚在卫国。这一年,孔子已六十七岁了。

《阙里述闻》曾记道 :“考周时丧妻之礼,父母在,不杖不稽颡。圣父母早卒,以是知圣人之杖而稽颡也。葬于鲁北泗水之南,洙水之北,新茔也。”这大概是说的孔子归鲁后的事,或许是在亓官氏去世的第二年,孔子为亓官氏重新选择了墓葬地,并举行了葬礼。

作为孔子的夫人,亓官氏也受到后世的多次加封。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追封为“郓国夫人”。元至顺三年(1332 年),加封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夫人”。明嘉靖八年(1529年),改封“至圣先师夫人”。

由于孔子长期漂泊在外,故有关历史典籍中,很少记到孔子关于家庭生活的评论和见解,给人的感觉是他完全超脱了家庭,或者不屑于谈论家庭。因此,在后来的一些评论中,便有了休妻的传说。

首先,有人据《礼记·檀弓上》记:“伯鱼之母死,期而犹哭。夫妻闻之,曰:‘谁与哭者?’门人曰:’鲤也。’夫子曰:‘嘻,其甚也!’伯鱼闻之,遂除之。”推衍出“孔子出妻”说。依当时丧礼,父尚在时,子为母降服丧之期,十三月即为大祥,祥之外无哭者。故孔子离哭声而问:“是谁在哭?”弟子回答是伯鱼。孔子不满地说:“其甚也。”言伯鱼之哀于礼有些过分。伯鱼闻孔子如此说,遂除服不再哭母。

这段话,实在不能说明孔子曾出妻。因而清代江永《乡党图考》与崔述《洙泗考信录》都有辨析。

另外,《礼记·檀弓上》还记载了这样一段话:“子上之母死而不丧。门人问诸子思曰:‘昔者子之先君子丧出母乎?’曰:‘然。’‘子之之使白也丧之,何也?’子思曰:‘昔者吾先君子无所失道。道隆则从而隆,道污则从而污。伋则安能?为伋也妻者,是为白也母。不为伋也妻者,是不为白之母。’故孔氏之不丧出母,自子思始也。”

郑玄在注疏中解释道:“谓孔子也令子丧出母乎?子思曰:‘然’。然,犹是也。言是丧出母也;伯鱼之母被出,死期而尤哭,是丧出母也。”这只是郑玄的猜测之辞,因为《礼记·檀弓上》正文中并没有说到孔子休妻之事。

伯鱼哭母,按照周礼,母亲死后应守父在母期之礼,过期就应除服节哀。过期若仍不除丧服犹哭,这是一种违背周礼的行为,所以根据周代礼法制止伯鱼过期犹哭的错误行为,说明孔子在依礼教子。另外母亲死后尽管悲痛,然而哀伤不止,也要伤害身体的,孔子从疼爱关心儿子的身体出发,告诫他不要过分悲伤,也是合情合理的。


孔氏宗族 | 亓官夫人、孔鲤

△亓官夫人楷木雕


二世祖孔鲤

孔鲤是孔子的儿子。

《史记·孔子世家》载 :“孔子生鲤,字伯鱼。伯鱼年五十,先孔子死。伯鱼生伋,字子思。”

《孔子家语·本姓解》称:“鲁昭公以鲤鱼赐孔子,荣君之贶,故因为名曰鲤。”

孔鲤为人恭顺,早年师从于父亲孔子,但孔子对他的教育同对自己的学生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孔子长期忙于教学和社会活动而疏于家事,多年游历诸侯国期间,由孔鲤在家奉养其母亓官氏。《孔氏祖庭广记·世次》记载孔鲤“学通儒术,鲁哀公以币召之,称疾不行。”因而,直到孔鲤去世仍是一个普通的士。

早年,孔鲤跟父学习,十分听从父亲的训导。

《论语·季氏》中,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

陈亢问于伯鱼曰 :“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陈亢是孔子的学生,陈国人。这一天,他见到了孔子的儿子孔鲤,问:“您在老师那里,也得到过与众不同的传授了吗?”

孔鲤回答说:“没有。只有一次,他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我从院子里经过,看见他就赶快走开。他却叫住了我,问:‘你学过《诗经》没有?’我连忙回答说:‘没有。’他教训我说:‘不学习《诗经》,就不善于言谈。’我马上就去学习《诗经》。有一天,他又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我遇见了他,他问我 :‘学习《礼》了没有?’我回答说:‘还没有’,他教训我说:‘不学习《礼》,就没办法立足于社会。’我马上去学习《礼》,只碰到这两件事。”

陈亢听了孔鲤的话,高兴地说:“我问了一件事,却知道了三件事:知道了学习《诗经》学习《礼》,又知道了老师对他的儿子并不特别眷顾。也没有什么特殊传授。”

另外,《论语·阳货》篇中,还有一段类似的话:“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立也与。’”

孔子对伯鱼(孔鲤)说道:“你研究过《周南》和《召南》了吗?人假若不研究《周南》、《召南》,那会象面对墙壁而站立,什么也看不见,一步也行不通。”

以上两则发生在孔子与孔鲤父子间的故事,其实就是孔子教育儿子的事情。从中使我们了解了孔子,也了解了孔鲤。

孔子教育儿子是从读书识礼开始的。在孔子看来,《诗经》中的文章,多半与修身、齐家有关系,而《礼》,则是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规范,所谓“不学礼,无以立。”离开这些,人就无法在社会上站住脚。可见孔子教育儿子是从做人的根本入手的。所以后世称孔子教育儿子的方法是“诗礼传家”。

在孔鲤的立业问题上,孔子也没有利用自己的地位和影响为他谋取什么私利,直到布衣终生。

孔鲤死后,孔子虽然十分哀痛,但仍然依礼葬子,只用棺而不用椁。《论语·先进》载:孔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

孔鲤之妻,在鲤卒后,改嫁卫国,故卒于卫,且与家庙绝。《礼记·檀弓下》记:“子思之母死于卫,赴于子思,子思哭于庙,门人至,曰:‘庶氏之母死,何为哭于孔氏之庙乎?’子思曰:‘吾过矣,吾过矣。’遂哭于他室。”

虽然孔鲤一生没在出仕,但在家庭上,却给孔子以很大支持。因而得到后世的尊敬。孔氏后人,尊称为“二世祖”。

宋崇宁元年(1120年),因其“亲闻诗礼,鲁堂从祀”,被追封为“泗水侯”,奉祀在孔庙寝殿东庑。

咸淳三年(1267年),因其“以先圣为之父,子思为之子,而闻《诗》、闻《礼》、闻《周南》、《召南》之学著名《鲁论》。”改祀于孔庙大成殿西庑。

明嘉靖八年(1529 年)命改祀于启圣祠,配祀祖父叔梁纥。

清雍正二年(1724 年)命改祀于崇圣祠,因系孔伋之父,位在四配之列。


孔氏宗族 | 亓官夫人、孔鲤

△过庭诗礼

原载于孟继新《孔氏宗族》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李懂浩

审核:龚昌华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