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鼠 ---给孩童和有童心的人

日期: 2018-03-31
浏览次数: 103
 戏鼠  ---给孩童和有童心的人
 戏鼠  ---给孩童和有童心的人

戏鼠——给孩童和有孩童心的人

作者:曲阜退休老教师  郭铮 

 戏鼠  ---给孩童和有童心的人
 戏鼠  ---给孩童和有童心的人

前言


庚子新春不出户,

记起戊子写老鼠。

顺口溜子再补充,

总共溜出三十五。

从前鼠多成灾害,

如今却是罕见物。

既不怀念多赞美,

亦不怨恨大屠戮。

濒临灭绝之物种,

不忍对它太残酷。

且学动漫童话剧,

玩弄戏耍凑个趣。

老少齐唱土儿歌,

戏老鼠来戏老鼠。


 戏鼠  ---给孩童和有童心的人

1.

小老鼠,胖肚肚。

天天早晨晒褥褥,

天天过午洗裤裤。

捂着尖嘴儿嗤嗤儿笑:

“再尿就得光屁股。”

2.

乖老鼠,有心眼儿,

钻进棉鞋睡一晚儿。

人家早起要穿鞋,

他可吓得红了脸儿。

一蹿蹿出门下坎儿:

“差点被人踩成扁儿!”


3.

大老鼠,真讨厌,

偷来一碗炸酱面。

得了面,更忙乱,

爪子抓,尾巴蘸,

加油加醋又加盐,

放了红椒放青蒜。

撑得老鼠肚儿圆,

辣得老鼠一身汗。


4.

 胖老鼠,做事慌,

东闯西撞找粮仓。

门一开就往里钻,

哇,这里美食满满装。

就是冷得受不住呀,

原来进了电冰箱。


5.

老老鼠,穿旧裙儿,

一辈子就爱吃零食儿。

怎么吃?不懂门儿:

吃花生,不剥皮儿。

吃栗子,扔了仁儿。

肉串光啃竹棍棍儿,

西瓜得先压成泥儿。


6. 

笨老鼠,上戏台,

不会演唱下不来 。

胡编两句混下来?

厚着脸皮溜下来?

拿束鲜花引下来?

叫他老婆拽下来?

被看戏的轰下来?

找个狸猫抱下来?


7.

大白鼠,真干净,

住在医院养鼠笼。

溜了出去上门诊,

它想冒充大医生。

偷来口罩白大褂儿,

塑料管子挂前胸。

像模像样桌前坐,

专等患者诉病情。

无论看的什么病呀,

开药全是

麦粒、米粒、豆粒和花生。


8.

一根面条长又长,

缠在鼠婆脖子上。

“这是什么围巾呀?

粘乎乎的这么烫!”

鼠婆低头咬一口:

“咦,这条虫虫还真香!”



9.

鼠哥我生来爱吃油。

  香油,豆油,花生油,

  猪油,牛油,鱼虾油,

  哪一种油都可口,都可口。

  刚才偷得小瓶油,

  又红又亮看不够。

  仰头全部倒进喉,

  啊呀呀,真难受!

  诶!原来是瓶辣椒油。 


10.

 市郊有个鼠大耗, 店铺开在小街道。

挂上招牌大声喊:“‘掏包’新店开张喽!”

 “‘掏包’卖的什么货?”

“本店只卖豆沙包。”

“豆沙用的哪种豆? 用啥皮子把它包?”

“豆是槐树荚的豆, 想采多少采多少。

豆沙就是豆加沙, 捡些废纸包成包。”

“豆沙包卖什么价?”

“一百块钱一个包。

你们一定要来买呀, 不买我就掏你的包!”



11.

 鼠婆娘,不生育,

想偷孩子做养母。

瞅空钻进人家屋,

果然宝宝躺床铺。

小花袄,开裆裤,

圆圆脸儿粉扑扑。

鼠婆赶紧抱在怀,

“这么轻呀真有趣。”

摇摇拍拍他不睡,

逗他不笑打不哭。

气得咬他胖屁股,

啊?肉是棉花皮是布!


12.

鼠少爷,细面皮儿,

一心做个体面人儿。

平民百姓不够味呀,

洋绅士还差不离儿。

胡子剪成八字须,

时尚眼镜不压鼻儿。

高礼帽,燕尾裙儿,

皮鞋擦得照出人儿。

站着走路不得劲儿呀,

后悔没偷那文明棍儿呀!

  

13. 

阿鼠哥,阿鼠嫂,

超生十个还嫌少。

这天全家下饭店,

拽着大的抱着小。

过大街时人看见,

齐喊“打!打!”不得了。

夫妻只顾抱头蹿,

孩子丢了算拉倒。

  

14.

一群老鼠尖尖嘴儿,

满口利牙像锯齿儿。

个个都会吹大气儿:

“本鼠最爱啃书本儿!

埋头啃书本儿,

努力啃书本儿,

拼命啃书本儿,

啃书啃得上了瘾儿。

你们人类读书慢呀,

俺一啃就是几十本儿。

越啃学问就越大,

啃完方块字儿,

再吃尔鼻儿席儿。”

  

15.

老鼠学校在深沟,

鼠族孩子全都收。

学的只有一门课

——偷。

 “鼠之初,性本偷。

学习偷,为了偷。

偷不熟,天天偷。

偷不到,换法偷。

想要偷,立刻偷。

适合偷,抓紧偷。

饿时固然要偷,

饱了难道不偷?

屋里没人大胆偷,

有人在家小心偷,

进了仓库疯狂偷,

养猫的人家别去偷……”

“老师,老师,

遇到危险怎么偷?”

“溜!”

  

16. 

鼠弟兄们爱嬉戏,这天同去看杂技。

怎么动物也表演?鼠们越看越生气。 

公狗一身运动服,桌上滚翻又倒立;

母狗戴花穿短裙,与人搂抱跳“交谊”;

猴子装出奴婢相,又磕头来又作揖;

小羊钻那大火圈,胖猪还爬高云梯;

最可气,死猫咪,竟然使用电话机。

还拿钓竿学垂钓,钓不到鱼干着急;

狸猫显能走钢丝,本事不够掉下地。 

鼠看他们都太笨,通通没啥了不起!

该给编导提建议,录用鼠族最相宜。

速度、灵巧都合格,我们很多拿手戏。

要是与人来合作, 空中飞鼠也容易。

豢养猩猩花大钱, 训练老鼠成本低。

若是嫌俺个儿小, 可与皮影编一起。

体小更便于藏匿, 魔术大师准欢喜。

鼠类加入杂技团。 可使上座率第一!


17.

鼠婆体衰难劳动,儿媳懒惰又无用。

 “咱俩挨饿怎么办? 快去跟人学做饭!”

   儿媳领命到天井,见个大婶摊煎饼。

   操作过程都看完,觉得这活儿也不难。

   筢子推着糊糊转,就能摊成大圆片。

  “摊煎饼,我学会,大婶你快让让位。”

   拿起勺子把糊舀,夺过筢子左右搅。

   推呀拉呀全弄乱,碎块真难连成片。

 “不如上去压出形,躺着转圈饼就成”。

   躺下又热又痒痒,糊糊碎片粘脊梁!

   像个刺猬跑回家,不怕丢丑还自夸:

 “学会技术带回饭,婆婆看俺多能干!”

   

18.

看去平平一缸谷皮儿,

闻着倒也有点粮味儿。

跳进去吧,

下边准是米粒儿。

扑通一声,

一直沉到水底儿!

  

19. 

浓浓香味,阵阵传来,

我流口水,寻出洞外。

见铁丝笼,在面前摆,

里面挂着  炸肉一块。

谗得打转儿,难忍难耐

细瞅笼门,—平展大开。

向里一钻, 哎咳咳咳!

说时迟呀, 那时极快,

咔嚓一声 栅落不开!

摄相机子  又在偷拍,

我心慌乱,连忙挡腮。


大胆一撞,冲出笼外,  

轻而易举  我就拜拜。     

幸亏那笼,质量很赖,

免我鼠爷  呜呼哀哉。


见到相片,那是后来:

跪着举手,  目瞪口呆。

看那形象,把我气坏。

竟然用我  做广告牌!

伪劣商品,你也敢卖,

发不义财,注定失败!


20. 

别再提那“胆小如鼠”,

鼠爷我敢与猫为伍。

只因我早摸清世故,

茹毛饮血已非猫族。

如今猫们大贵大富,

享用不尽熟肉熟鱼。

还有那——

包子、水饺、馅饼、炒饭、麺浇卤,

汉堡、蛋糕、牛奶、薯片、果味酥。

雄猫见我

不再瞪眼呲胡:

雌猫路遇,

娇羞不敢一顾。


21.

市上卖的玩具,竟然也有老鼠!

   纸壳做的外形,简直逼真雕塑!

   背上牵线就跑,壳里线轴骨碌。

   把我鼠爷激怒,气喘瞪眼吹鬍。

   鼠族怎当玩物?形象岂能侮辱!

   这种侵权行为,我到哪里投诉?


22.

 癞鼠夫妻偷在行, 专钻平房独院墙。

趁着没有人在家,  先找吃头到厨房。

鼠妻院里管站岗,   鼠夫跳到锅台上。

煮好的汤没盖盖儿,满锅肉菜味儿真香。

绕着大锅转一圈,   探头探脑馋得慌。

鼠妻门外打手势:  “快拿勺子舀来尝。”

锅沿很矮趴下舀,   扑楞一滑翻进汤!


这家主妇回厨房,  雌鼠嚎啕哭夫郎:

“喂呀天哪阿癞呀, 你竟这样把命丧! 

啊啊老公死得惨, 谁设毒计杀我郎!”

  指着主妇破口骂,  锅台拍得啪啪响:

“我夫死得太蹊跷,  找出凶手把命偿!”


“事发无人在现场, 罪名你叫谁承当?”

“是你或是你男人, 把鼠推下锅中央!”

“我去打醋一刻钟,他在班上你查访!”

“想出新法儿杀我族,阴谋毒计良心丧!

热锅不把盖子盖, 故意让他掉进汤!”

“灭鼠办法有的是, 怎能傻到赔羹汤?

锅不盖盖儿很平常,敞着为了晾一晾。

谁料不速之客到, 奋不顾身把祸闯,

或许他是活够了, 自愿举身投汪洋。

我摆滚油八大锅, 恁呆在家会遭殃?”


“住口不许胡乱嚷! 反正死在恁厨房。”

“你们来此啥目的?可敢公开讲一讲?”

点到要害鼠婆慌, 摔摔打打起高腔;

主妇接腔更快当,字字响亮气势昂。

“可恨可恨太可恨,一锅汤毁一条命!”

“倒霉倒霉真倒霉,一只鼠坏一锅汤!”


鼠婆无理辩不过, 撒泼打滚发了狂:

“抵命,抵命,你抵命! 赔偿,赔偿,快赔偿!”

闹了将近一小时, 主妇烦透转弯想:

“如此低等害人物, 连‘畜生’都算不上。  

跟它争辩太掉价, 打发出去快收场!”


语气平静像商量:“雌鼠请你听端详。

你夫惨死实意外, 悲极大闹可体谅。

汤已污染人不用, 大锅勺子也嫌脏。

三样东西全给你, 派人送到洞穴旁。

捞出尸首恁埋葬, 祭品正好供羹汤。

剩下家属亲友喝, 估计‘一七’才喝光。

然后砸锅卖了铁,  还能换回好口粮。

糟蹋财物我认了, 这是‘抛弃’非‘赔偿’。”


鼠婆一听傻了眼,人的心计比鼠强。

仔细想想也合算,再闹未必能沾光。

阿癞死就死了吧,嫁个不癞更相当。

回家报丧事很多,迎柩入殓布灵堂。

拖延不走猫来到,粉身碎骨被吃光。

想罢态度变了样,低头顺眼柔静相。

细声细气表了态,只说:“好吧就这样。”


23.

今个儿闲得没意思,

溜进剧院看场戏。

  戏名叫做《十五贯》,

主角是个坏东西。

犯案心虚去算卦,

中了邝县令的计。

图财害命全诱出,

束手就擒把命抵。

看完这戏我质疑:

坏事明明人做的。

不该取名叫阿鼠,

与俺鼠族啥关系!


24.

某鼠家里,杂粮囤积。

瓜果薯栗,等等不一。

贪得无厌,再求升级。

不顾脸面,去偷狗食。


狗食盆里,冒着香气。

宠物专用,荤素都齐。

抓紧时机,猛吞快吃。

装塑料袋,带给娇妻。

猛一回头,凉气倒吸:

堂堂名犬,跟前站立!


 “梁上君子,我认识你!

不请自来,米西米西?”

鼠某下跪,磕头作揖:

“诚请赎罪,我不得已。

家里断顿,老小挨饥。”

  “是否撒谎,我不分析,

正经求助,倒可周济。

入宅盗窃,法律不依!

装满袋子,赶快撤离!”


鼠刚要撤,狗吵不息:

“想捉拿你,还不容易?

人家会说,有猫在职,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25.

喂,阿鼠伙计,

何必颤栗?

大胆折腾吧,

上橱,上架,上桌,上几!

陈列物间尽管嬉戏,

不会有石子抛来,

别担心竹竿戳你。

他们眼睁睁不敢对你怎样,

因为,

那些细瓷古玩

昂贵无比。

他们信奉一句成语,

叫做“投—鼠—忌—器”。



26.

一个贪官,夜坐厅堂,

吞云吐雾,苦思冥想。

一只家鼠,进门探望,

亲切攀谈,人模人样:


“久住贵府多蒙关照,

山珍海味没少分享。

明堂暗室我都熟悉,

对君财产了如指掌。


看来你我本属同行,

规模不同各有伎俩。

‘无名鼠辈’无人贿我,

‘鼠偷狗窃’难讲排场;

阁下爵高家藏万贯,

君乃硕鼠专盗官仓。

开了狮口慾壑难填,

利令智昏不思下场。

如此放纵何时收敛?

大难临头不知痛痒。


你在笑我‘首鼠两端’?

你在骂我‘鼠肚鸡肠’?

倒要看你多大能量,

能逃法网不惧铁窗。


苦劝半夜枉费唇舌,

你竟骂我‘鼠目寸光’。

我看你是人目寸光,

贪官之目不到寸光! 

  贪官之目不到寸光!”


27.

人类我可告诉你,别对老鼠瞧不起。

属相动物十二位,是俺鼠君排第一。

十二时辰我领先,一日开端是子时。

六十年轮回干支合,

就有甲子、丙子、戊子、庚子和壬子。


您把圣贤尊称“子”:

孔子、孟子、老子、庄子、韩非子…

“子鼠”切忌颠倒念,称呼“鼠子”俺不依!


你们小名常带“子”:

栓子、柱子、妮子、嫚子、小狗子,

长大又起个学名,乳名还得要保密。

怎么给俺起小名,到老都被叫耗子!


咦,说着说着庚子到,祝贺新年大吉利。

但愿一切生物有尊严,平安幸福谢上帝。

  

28.

潮剧《老鼠嫁女》,耗妈看完流泪。

俺也有女待嫁,记住惨痛教训。

女儿平安第一,别图荣华富贵。

择婿条件想妥,讲给资深良媒:


“两家必须同类,而且门当户对。

猫会扮鼠行凶,新娘吞进肠胃!

女婿不可残暴,当属善良之辈。

不慕官高爵显,不求出类拔萃。

疼爱妻儿顾家,遇险挺身护卫。

最好习惯相同,容貌性情相配。


美耗一十九岁,聪明温柔贤惠。

虔诚跪拜神灵,侍亲体贴入微。

传统手艺都会,干活不怕劳累。

两家如结秦晋,保险无怨无悔。

彩礼我们不收,妆奁我会准备。

选个吉日良辰,迎娶仪式到位。”


 29.

呜哈呜,呜哈呜,

鼠哥半夜娶媳妇。

族兄弟们前开道,

扛旗挑灯把路照。

鸡吹笙笛和唢呐,

鸭群弹弦拉长号。

刺猬一家敲锣鼓,

松鼠鼹鼠放花炮。

往后看,更热闹,

新郎骑兔打扮俏。

八个乌龟驮嫁妆,

四个雏狗抬花轿。

轿是人的绣花鞋,

新娘捂嘴偷偷笑。

呜哈呜,呜哈呜,

呜哈呜哈呜哈呜。

庚子年,子时到,

鼠族祝寿多火爆。

双喜临门碰得巧,

大小老鼠个个笑。

呜哈呜,呜哈呜,

呜哈呜哈呜哈呜,

呜哈呜哈呜哈呜。


30.

正月十五月光明,

元宵闹得正火红。

懒猫怕冷不出门,

鼠族乐得发了疯。

弄格咚,弄格咚,

咱也上街看花灯。

弄格弄格弄格咚。


人群拥挤咱能钻呀,

个子不高爬竿顶。

坐上转灯转呀转,

跳上旱船蹦呀蹦。

随着长龙打个滚,

狮子头上瞎戏弄。


弄格咚,弄格咚,

本命年,大时兴,

果然有了耗子灯。

扎得巧来画得俏,

咱凑上去充个灯。

真鼠灯,假鼠灯,

真假叫人分不清。

弄格弄格弄格咚,

弄格弄格弄格咚。


31.

高楼多,高楼新,高楼地基打得深。

我族洞穴全压碎,恨死混凝土钢筋!

夜晚全族开大会,族长讲话泪淋淋:

“城市没法居住啦,咱快搬迁下农村。

田野土松好打洞,找好地处早安身。

山坳深林风水好,能挡风雪猫不临。

偷粮住哪更方便?磨坊油坊外墙跟。

村庄还是少进去,猫、药、笼、夹乱纷纷。


我族从今改姓田,去访田鼠认远亲。

松鼠鼹鼠是老表,依靠他们也帮衬。

黄鼠狼子可别找,狡猾恶毒虎狼心。

肥胖公鸡咬个死,能把老鼠一口吞!


咱的习惯得改改,饮食结构应创新。

别想荤肴现成饭,天然食物自己寻。

田边野菜和茅根,树上松果橡子榛。

收获季节搞复收,粒粒积攒须认真。


目前鼠族不兴旺,原因与人有矛盾。

无能无用还有害,谁肯饲养并教驯?

咱的家史很悠久,古诗古书记的真。

虽然名声一直坏,沦为恐龙怎甘心?

建议早婚早生育,传宗接代多儿孙。”


听罢族长一番话,全体跪拜无话云。

当夜排队离开城,向着旷野迈步进。


32.

鼠戴假发穿衣裤,去当保姆说姓舒。

只在白天看小孩,做饭扫除无任务。

人家管吃又管住,每月工资五百五。

老舒觉得挺满意,就想长期干下去。


主人交代很详细:添减衣服换尿布。

这样榨汁放果蔬,这样喂奶量温度。

制止宝宝舔玩具,不让孩上危险处。

天好推车院里玩,天热每日洗盆浴……


干一天就吃不消,主人的话没记住。

孩子刚睡它也睡,孩醒它还打呼噜。

逗孩玩耍也不会,不让他哭孩偏哭。

喂吃喂喝真麻烦,挖屎擦尿脏乎乎。

最怕给他洗盆浴,滑溜溜的抓不住。

“要是伤了小宝贝,可能叫俺进监狱。

赶快拉倒回家吧,老舒日子该舒服。”

一天工资不要了,抱桶香油溜之乎!


 33. 

颂鼠标

鼠标名好,俺鼠族, 喜沾荣耀。

      半世纪,名称不改,创新成套。

      品种繁多功能增,形体美观手艺巧。

      受感召,耗子下决心,学电脑。


见鼠标,兴致高。

缓滚动,轻击敲。

且细心搜索,愈感奇妙。

中外美景任观赏,古今文化供知晓。

众鼠辈齐唱《满江红》,

颂鼠标!

  

34.

老鼠自个儿,来到陌生水边。

不懂是池塘,河流,还是山泉。

但能感到:

水面,大油饼般的明净平展,

垂柳,熟面条般的顺溜柔软。

这里猫不会来,连人影都不见。

真真的好玩!


水上莲叶片片,

咦,上躺一只青蛙

枕臂跷腿,看着蓝天。

一定很爽很恣儿吧 ——他多会享受,

那张叶最大最厚呀 ——他真会挑选。

这么好的摇船,该我鼠爷使用,

怎能让蛙子独占!


距离并不远,不远,

凭我蹦跳好功夫

落到莲叶,把他驱赶!

想罢拽着柳条

呼地悠荡过去,

啊呀!呱唧坠到深水里面!


青蛙一见,立即救援。

捞起鼠,拖上岸,

控水,压胸……气儿终于回还。

拾些玉米皮把鼠身擦干。


老鼠睁开眼

一点不羞惭。

一句感谢话没有,一切想当然。

靠在蛙身,倒挺柔软,

还闻到了芰花水草的香甜。

青蛙抚摩着鼠肩:

“没事儿啦朋友,有惊无险。以后注意安全。

躺好歇息会儿,咱们聊聊天。

你嘴尖,我嘴宽——不同脸面;

你,吱吱吱,我,呱呱呱——不同方言;

不同的生存环境,养成不同的生活习惯:

我,水陆两栖最爱游泳,

你,连洗澡也不大胆;

你,广吃杂粮肉蛋,

我,仅以害虫为餐,

因此我又名田鸡……”

“田鸡?”鼠开笑脸,

猛想起偷吃过爆炒田鸡腿儿,

顿时口水涟涟。


嘻,青蛙即田鸡,田鸡即青蛙

顶顶可口的美食佳肴呀,

就在身边!就在眼前!

呶,看他肉肥厚,身丰满,

嫩薄皮肤透亮,偌大肚腩滚圆。

这真是因祸得福,天赐美餐!

伸爪张口露出利齿的刹那,

蛙瞪他一眼,快速跳进河川。


忽听“啊呜”叫唤,

老鼠拔腿就蹿。

野猫后边紧追,

如烟一缕,瞬息不见。


水面,依然明净,平展,

垂柳,依然顺溜,柔软。

青蛙回到莲叶,仰望蓝天,轻轻祷念:

“上帝啊,感谢您的警示,

不要对魔鬼奉献慈善。”


35.

我本华夏普通一鼠。

我好羡慕

美国的米奇——米老鼠。

他不是尖嘴硬鬍,

他也不鬼祟匍匐。

那模样多美呀,

大圆脸,大圆耳,

全身墨黑,柔软无骨。

打扮也奇特不俗,

白手套,大黄鞋,

光脊梁,只穿一条红短裤。

迪士尼先生真懂风趣,

怎就把漂亮形象琢磨得出。


我好羡慕

美国米老鼠。

个性鲜明突出:

坦率乐观热情,无拘无束。

吹着口哨,哼着小曲,

大摇大摆蹦蹦跳跳到处去。

他满脑奇思妙想,

行动起来也不是很守规矩。

有时懒散,丢三落四,

有时急躁火爆,耐心不足。

有时出口伤人随后道歉,

打抱不平遇到麻烦

他总会想出法儿圆满弥补。

他有几个铁哥们儿,

那唐老鸭好搭档,人们最熟。


他们没被吹捧成

完美无缺,高大全,

这一伙的所作所为

也没被人政府审查批判,下否定评语。

“Micey Mouse”红遍全球,

在自由轻松的世界里

人们只感到它真实可爱,自然朴素。.


我好羡慕,好羡慕。

两相比较,实在悬殊。

从进《诗经》俺就被人厌恶:

“誓将去汝!誓将去汝!” 

嗨,伤我自尊,不愿枚举。

虽进过画卷,上过喜剧,

形象鄙琐,不堪入目。


恳求世人君子、众多媒体

为鼠族呼吁:

请文化人儿重塑老鼠,

将美德才智和幽默等等

不吝赋予。

并非依样画葫芦,乃具中国特色,走创新之路。

让阿鼠故事给人类一点乐趣,

也算是我族贡献区区。

  

      戊子(2008年)初稿  

庚子(2020年)修改补充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郭铮 

编辑:杨丙震

审编:龚昌华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