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嫡孙墓——孔拯、孔摠、孔元措

日期: 2018-03-31
浏览次数: 24
历代嫡孙墓——孔拯、孔摠、孔元措

历代嫡孙墓——孔拯、孔摠、孔元措

历代嫡孙墓——孔拯、孔摠、孔元措
导读

孔林呈东西长方形,孔子墓居中偏南,其后世子孙则按照古代的丧葬制度,以次安葬在孔子、孔鲤、孔伋三世祖的后面及东西两侧。从总体布局来看,战国时期的墓葬多分布在孔子墓的周围;汉代墓葬在孔子墓西北和东北一带;唐、宋、金时期的墓葬在孔子墓北面和西面;元、明时期的墓葬多分布在林内西部、西北、东部、东北地带;清之后的墓葬多分布在林内东部、西部和北部;中部空闲地带也有部分明、清时期的墓葬。它们依次距孔子墓渐远。从墓葬主人的身份来看,又可分为祖孙三代墓、历代嫡孙墓、历代裔孙墓、家族女性墓。

孔林内现有遗存的墓葬十万多座,以明清之后最多。宋之前的墓葬,因时间久远、自然侵蚀等原因遗存下来很少,有的即使遗存下来,但很难确定墓主身份。本章我们将结合墓主的经历,对孔林内现有遗存的一些重点墓葬进行探讨。


历代嫡孙墓——孔拯、孔摠、孔元措

△孔府档案

◆衍圣公孔拯墓

孔拯墓位于孔子墓西南,封土已平。

孔拯,字元济,金曲阜人,孔子第五十代孙,衍圣公孔璠的长子。生于南宋高宗绍兴五年,即金熙宗天会十三年(1135年)。金熙宗皇统二年(1142年)三月,行省上奏,请求皇帝批准由孔拯袭封衍圣公。咨文曰:“文宣王四十九代孙孔璠,已袭封未施行间身,故令长男孔拯次当袭封。照依天眷官制,合除文林郎,合封衍圣公,自古袭封不限齿。”(《孔氏祖庭广记·世次》)这一奏请得到了皇帝批准。于是,年仅八岁的孔拯补为文林郎,袭封衍圣公。金废帝天德二年(1150年),“定袭封衍圣公俸格,有加于常品。是岁立国子监,久之,加拯承直郎。”(《金史·孔璠传附孔拯传》)金世宗大定元年(1161年),年仅二十六岁的孔拯去世。因孔拯没有子嗣,由他的弟弟孔摠继承爵位。

◆衍圣公孔摠墓

孔摠墓位于孔子墓西南红墙西约300米处,封土已平,墓前有石碑一通。

孔摠,字元会,金曲阜人,孔子第五十代孙,衍圣公孔璠的次子。生于南宋理宗嘉熙二年,即金熙宗天眷元年(1138年)。“三岁而孤,幼稚警悟。及长,力学自强,通《春秋左氏》,尤喜韩愈诗文。谈论简尺多引二书,先辈多称誉之。”(《金故赠正奉大夫袭封衍圣公孔公墓表》)。衍圣公孔拯去世后,因无子嗣,经朝廷商议,决定由其弟孔摠袭封爵位。金世宗大定三年七月(1163年),补为文林郎,袭封衍圣公,主持林庙祀事。在任期间,严奉林庙,敦睦亲族,受到族人的一致赞誉。

孔摠袭封衍圣公期间正是宋金对峙时期,时局动乱,曲阜的孔庙不仅受到战乱的破坏,且朝廷亦无暇顾及林庙的修复和扩建,致使林庙日渐破败。一日,孔摠在顾瞻郓国夫人殿时,私自言曰:“生为子孙而谬当其职,使之隘陋,如此宁不愧于心乎!”(同上)于是,亲自率领佣户,带着斧头到曲阜东面的蒙山砍伐大量的木材,运到阙里进行加工,然后组织人员修复林庙。孔摠墓表碑中详细描绘了当时的情况,“携斤斧之具东之蒙山,躬亲指画,采伐中椽桷者。旬有余日,连车接轸以归。起西庙、尼山两处,郓国夫人殿及大中门、家庙、斋厅、祭祀库,计五十余楹,彩饰图绘毕备。”(同上)

孔摠的事迹很快传到了朝廷,金世宗听说后非常高兴,于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阙里文献考·世系》作“二十年”,《孔氏祖庭广记》作“二十一年”,此处采用孔元措《孔氏祖庭广记》的记载)召见了孔摠,欲留朝廷任用。孔摠认为自己是圣人之后,其职责是专职林庙祀事,如果远离祖庙到别的地方去做官,势必会妨碍身为衍圣公的祭祀之职。所以向朝廷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坚决谢绝了金世宗再授予其他之职。金世宗深为孔摠的行为所感动,便采取了折中的办法,特授他为曲阜县县令。据说在孔摠任曲阜县令之前,该县一带正发生严重旱灾,可是,在孔摠上任的第三天,一场大雨自天而降,缓解了干旱,致使庄稼长势旺盛,全县粮食获得大丰收。

孔摠身为衍圣公,兼任县令后还要处理全县的政务,更加繁忙。但是,他始终精勤吏事,尽最大力来处理政务。当时,从县署至居住的地方往返十五余里,常常是很早就到了县衙,没有一日缺位。因在家乡做官,难免有亲戚朋友上门寻求帮助,孔摠一律按章办事,从不徇私枉法,使全县出现了“差科甚均,词讼无滞”的局面,受到百姓的爱戴。

当时,每年的夏季百姓都要以户为单位向朝廷交纳一定数量的绢。官府规定,收布只能为正匹,凡是小户人家所交布匹不足一匹的,“旧例合并,全匹输纳”。这些规定给小吏或差役提供了鱼肉盘剥百姓的机会,加重了百姓的负担。孔摠发现了这个问题后,下令一律和算和买,一起交纳,革除了旧制弊端,受到百姓的欢迎。孔摠看到县城的城墙毁坏严重,便下令记工官修城墙。在动工修筑时,孔摠告诫一个姓董的官吏说:“慎勿拆庐舍,坏冢墓。若庐舍有礙,当随地筑之。冢墓有坏,当以己俸完之。二者既安,吾心亦安矣。其有不成葬穴,无主暴露枯骨,当遣使厚葬之。有碑曰丛冢,邑人春冬祀之。”(《金故赠正奉大夫袭封衍圣公孔公墓表》)意思是说,在修筑的过程中千万不要拆毁房屋,毁坏墓冢。如果有民房碍事,确实要拆除的,应当随地重新盖新房;如果有损坏坟墓的,应当用自己的薪俸修理好。其中有不成墓葬、暴漏在外的无主枯骨,应当遣人厚葬,说明是“从冢”,令邑人春秋致祭。如果二者都能安排好,我就放心了。

孔摠在任期间,敛于奉己,政绩突出,被擢升为奉直大夫。明昌元年(1190年),孔摠因病去世,享年五十三岁。卒后,赠正奉大夫。元配孙氏,泗水人,宋副枢孙传之孙后代,封鲁郡太夫人。继配侯氏,泗水人,封鲁郡太夫人,生子二人:长即元措,袭封衍圣公;次元纮,业进士。女一人,适兖州宣武韩昺。


历代嫡孙墓——孔拯、孔摠、孔元措

△孔子

◆衍圣公孔元措墓

孔元措墓位于孔子墓红墙西、环林路的西侧,封土已平,墓前有石碑一通。

孔元措,字梦得,金曲阜人,孔子第五十一代孙,衍圣公孔摠的长子,生于金世宗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据《孔氏祖庭广记》等资料记载,孔元措的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孔元措的父亲孔摠任曲阜县县令期间,在修筑城墙的时候,因注意保护坟冢,夜梦众人来谢。其中一个人告诉他:“今此非尔子后,后丑年庚月丁日所生真尔子矣,当名元措。”当时,孔摠已经四十岁了,仍无子嗣。后来,果然生了一个儿子。孔摠非常高兴,便用梦中人所起的名字给儿子命名,并确定字为“梦得”。

金明昌元年(1190年),孔摠因病去世时,当时孔元措才十岁。次年(1191年)四月,年仅十一岁的孔元措补为文林郎,袭封衍圣公,管理林庙祀事。金章宗的诏文曰:“圣谟之大,遗范百王,德祚所传,垂光千祀。盖立道以经世,宜承家之有人。文宣公五十一代孙元措,秀阜衍祥,清洙流润,芝兰异禀,蔚为宗党之英。诗礼旧闻,蚤服父兄之训,语年虽妙论,德已成肆。疏世爵之封,仍换身章之数,非独增华于祖,固将振耀于斯文,勉嗣前修,用光新命。”(《孔氏祖庭广记·世次》)三年(1192年),金章宗认为衍圣公视四品官,品秩太低,所以特降旨,赐封孔元措为中议大夫,正三品上,赐四品勋封。同时规定,“以后袭封,并准此例” (同上)。其诰文曰:“夫子既没千八百年,后人相承五十一世。自近古以公其爵,愿散阶如彼其毕。必也正名,难于仍旧。是以兴百世之旷典,峻五品之华资,以而有成人之风,继将圣之后,当余定格,会而疏封。噫!庙貌存焉。克谨岁时之祀,家声久矣,无忘诗礼之传。学有余师,善将终誉。”(同上)

承安二年(1197年)二月,金章宗为孔元措袭封衍圣公正式下诏,诏文中曰:“袭封衍圣公年及十七兼曲阜县令,仍世袭,不得别行差占。”(同上)于是有了孔氏世袭曲阜令的先例。泰和元年(1201年),金章宗又拨给衍圣公土地六十四亩,以供释典之用。金宣宗贞祐二年(1214年)正月,红袄军攻占曲阜,火烧阙里孔庙。同年五月,宣宗迁都南京(今河南开封),想把孔元措招到新都。孔元措闻讯后,准备南下朝见金宣宗。在启程之前,他的母亲病逝,于是不得不取消南下的计划,在家为母亲守丧。金宣宗又考虑到“孔圣坟茔见在河北,若与本人随朝,恐废祭祀,可与附近州府职事,以此不得已与了东平府判。”(同上)第二年七月,金宣宗遥授衍圣公孔元措为东平府(治所在今山东东平)府判。


历代嫡孙墓——孔拯、孔摠、孔元措

△《孔氏祖庭广记》

此时,农民起义和反金势力在山东风起云涌,高琪上奏说,“废祭祀与河北职事,倘因而被害,却是绝了圣人之后,永废了祭祀也。”宣宗采纳了高琪的建议,诏令孔元措随朝任职,授太常博士。兴定四年(1220年),改行太常丞。元光元年(1222年)十一月,授同知集贤院事兼太常丞。正大二年(1225年)三月秋,任知集贤院兼太常丞。天兴元年(1232年)八月,通历三考,九月一日被遥授太定军节度使、兖州管内观察使,兼行太常少卿。天兴二年(1233年)正月,迁光禄大夫,后改任太常卿。

当时正值元军伐金,攻占汴京,元太宗命孔元措还东平,仍袭封衍圣公,主持孔子祀事。太宗九年(1237年),窝阔台“令衍圣公孔元措修曲阜孔子庙,赐给其费,给复守庙一百户”。(《山东通志·卷十一之三·阙里志三》)十年(1238年)十一月,孔元措上书太宗说:“今礼乐散失,燕京、南京等处亡金太常故臣及礼册、乐器多存者,乞降旨收录。”(《元史·乐志·礼乐二》)元太宗同意了孔元措的请求,下令各路长官,如有亡金知礼乐的旧人,可以连同其家属一并送到东平府,让衍圣公挑选,其被挑选人的俸禄从本路税课中支付。太宗十一年(1239年),孔元措奉诏到燕京(今北京),将金掌乐许政、掌礼王节、乐工翟刚等二十九人带回曲阜。十二年(1240年)四月,在曲阜孔庙演习《登歌乐》。宪宗二年(1252年)三月,蒙哥命东平万户严忠济立局,制造乐器、冠冕、法服、钟磬、筍虡、仪物等。同年五月,孔元措带领乐队到日月山,演奏给元宪宗蒙哥观看。蒙哥看了之后非常满意,下令以此乐来祭祀昊天上帝。从此,蒙古人才有了较为完整而又正规的音乐,孔元措也成为元代一朝礼乐的创始人。

孔元措任衍圣公期间,不仅尽心尽力做好林庙的祭祀与看护工作,还非常重视孔氏谱牒的修订工作。他将《阙里世系》和《祖庭杂记》两书合二为一,并参阅《周礼》、《左传》、《礼记》、《孔子家语》、《史记》、《汉书》等书籍,正误补缺,增加门类,冠以图像,著录旧碑文,重新编次,形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孔氏祖庭广记》,为研究金元之前的孔氏家族提供了宝贵材料。孔元措卒后,因无子嗣,遂以从弟孔元纮的孙子孔浈袭封。蒙古蒙哥二年(1252年),孔氏族人为了争夺爵位,由孔治带头上书给蒙古蒙哥,说他缺乏教养,自袭封以来,游手好闲,不能专职祀事。并称孔浈不是圣人后裔,而是李家之子,请求朝廷剥夺孔浈的爵位。当年十二月,蒙哥下令剥夺了孔浈的爵号,改任淮州知州。

从此,衍圣公爵位中断了四十三年之久,直至孔治袭封。


历代嫡孙墓——孔拯、孔摠、孔元措

△至圣林坊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杨丙震

审编:龚昌华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