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新作 | 《孔子新传》(三十四)重返故园

日期: 2018-03-31
浏览次数: 4

导读

孟祥才(1940年——),男,汉族,山东临沂人。彭门创作室导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中国古代史和中国思想史的教学与研究。已在人民出版社、中华书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北京出版社、山东人民出版社、齐鲁书社等出版社出版《孔子新传》《孟子传》《秦汉史》《先秦秦汉史论》《先秦人物与思想散论》《秦汉人物散论》《秦汉人物散论续集》《梁启超评传》《王莽传》《中国古代反贪防腐术》《齐鲁传统文化中的廉政思想》《汉代的星空》《汉朝开国六十年》《中国农民战争史·秦汉卷》《中国政治制度通史·秦汉卷》《山东思想文化史》《秦汉政治思想史》等个人专著32部,主编、合撰、参编著作31部。有关著作曾获得国家图书奖、国家社科规划项目一等奖、山东省社科著作一等奖等多种奖项。在《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大众日报》《炎黄春秋》《文物》《文艺报》《中国史研究》《历史教学》《文史哲》《东岳论丛》《山东社会科学》《齐鲁学刊》《史学月刊》《江海学刊》《人文杂志》《史学集刊》《孙子研究》等报刊发表论文300余篇。两次获得“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曾兼任中国农民战争史研究会理事长、中国秦汉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大舜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山东孙子研究会副会长和北京师范大学、山东师范大学、青岛大学等校兼职教授。

导师新作 | 《孔子新传》(三十四)重返故园

第二十章 重返故园

孔子当年出于对鲁国国君和执政季武子沉湎淫乐、不理国政等荒唐行径的愤怒,同时更出于对自己美好理想的追求,毅然离开鲁国,进行了长达14年的周游列国的活动。14年中,孔子虽然身在异国他乡,但对故乡和亲人始终怀着强烈的思念。

六年前,冉有应召返鲁,在季氏家中服务,很快展现出卓越的行政才干。特别是担任总管以后,在对齐国的战争中展示了超众出群的军事才能,得到季康子的赏识和重用。当季康子问他打仗的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时,他乘机对自己的老师大大赞扬了一番,使季康子终于决定派出使者迎接孔子返国。

在鲁国使者到达卫国前夕,卫国执政孔文子与自己的女婿太叔疾发生家庭纠纷。孔文子一气之下决定诉诸武力。在征求孔子的意见时,孔子对他的做法委婉地提出了批评。由于不愿看到卫国再起干戈,决定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大概孔子的劝告起了作用,孔文子放弃了用武力对付太叔疾的方案,并挽留孔子继续在卫国住下去。但是,当孔子见到鲁国派来的使者时,再也难以平静,恨不得马上返回故国,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亲人。

鲁哀公十一年(公元前484年)九月,孔子同他的弟子们一起,在鲁国使者公华、公宾、公林等人的陪同下,乘车返鲁。此时已是初冬,微风吹拂到脸上已颇有凉意。但坐在车上的孔子似乎全然不觉,整个身心都处于亢奋状态。他一会儿站起来,向秋后的原野眺望,只见大片小片的树林,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静穆而神秘。落叶不时飘下,随风起舞,宛如春天的蝴蝶。秋后的农田有的种上了小麦,褐中透青,犹如薄薄的绿毡。休闲的土地被枯黄的野草覆盖着,临时充作牧场。黄绿相间的大地,好似妇女爱穿的花格布衣衫,在冷风的吹拂下也不失生机。孔子看得如醉如痴,脸上洋溢着无限喜悦之情。他一会儿又坐下来,向使者探问旧时朋友的生死近况。大到鲁国的政治,小到故园的一草一木,孔子都倾注了自己的感情。他们谈得那么投入,那么深情。谈到高兴处,孔子放声大笑,手舞足蹈,好像一个天真的孩子。谈到悲伤处,他又涕泪交流,嘘唏不已,显出垂暮之年的老态。孔子的感情变化感染着他的弟子们和使者,他们与孔子一起欢笑,一起悲恸。

车过泗水,马车进入鲁国的土地。孔子不由得又站起来四处张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多么熟悉的风光呀:那蜿蜒流淌的小河,那静谧清凉的片片丛林,还有那散发着清香的土地,在孔子眼里,都像久别的亲人,一齐向自己展开欢迎的双臂。孔子深情地看着这一切,眼里充满泪水。使者和弟子们都不说话,只有车轮的滚动声和马蹄的踏踏声交织在一起。车过洙水,鲁国都城巍峨的城楼展现在视野中。孔子命令驭手加快速度,马儿也似乎理解主人的心愿,奋蹄疾驰,马车如同飞起一样,很快跑完了最后的行程。

马车到城门,孔子看到鲁国国君的代表、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三家大夫以及自己的儿子孔鲤、弟子子贡、冉有等一大群人正迎候在城门口。孔子下车,与众人一一施礼相见。最后轮到儿子,孔鲤趋前一步,喊了一声“父亲”,即长跪不起,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孔子看着接近天命之年的儿子,看着他鬓角长出的白发,特别是那一身孝服,心里难过得几乎要昏过去。他让自己平静了一下,嘱咐儿子先回家,待他见过鲁君后再回家团聚。

孔子拜会过鲁国国君和季氏、孟氏、叔孙氏三家大夫之后,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儿子、女儿和儿媳一同迎接孔子,长跪请安。孔鲤流泪向父亲讲述了一年前母亲亓官氏病逝的情景,孔子听着,老泪纵横,深感对不住与自己相依为命、含辛茹苦抚育儿女成长的妻子,对自己在妻子临终前未能见上一面深表遗憾。不过,看到经过鲁国政府和学生们重新修缮、扩建过的住宅和庭院,看到自己手植的桧树已经高过屋顶、枝叶婆娑,特别是想到在有生之年能够返回故国,还能够与家人团聚,孔子最后破涕为笑,心中的悲哀有所减轻。

孔子回到家中,面对熟悉的一切,他思绪万千,难以平静。由于自己一直忙于国事,潜心教育,把大部分精力和时间都送给了弟子,忽略了对儿子的培养教育,致使儿子学业无所成,从政无门,只能平淡地度过一生。不过,当孔子看到儿媳那凸起的腹部,心中顿时又喜出望外。自己年近70岁,儿子也年近50岁,他们家还没有男婴出世。他默默祝告上苍,让我们孔家降生一个第三代的麟儿吧!

孔子返国后,接连几天都处在亢奋之中。朝中官员、在野名流以及众多的故旧亲朋、昔日弟子,都络绎不绝地前来拜望。由于鲁国在最近的一次对齐国的战争中取得了胜利,战争自然成为重要话题。鲁国的君臣百姓都欢欣鼓舞,面带笑容。这种气氛也感染了孔子,使他多日不能平静。

因为孔子年事已高,不宜担任具体官职,鲁国政府就给予他退休大夫的待遇,并尊之为“国老”,受到崇高的礼遇。他不仅可以与闻国政,而且对在鲁国政府中担任官职的弟子们随时给予指导。作为积极用世的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始终保持着饱满的政治热情,既关心着鲁国政治的方方面面,又密切关注着列国政治的动向,不时发表评论,表述自己独特的政治见解。不过,晚年的孔子还是将主要精力放在文化教育方面,除了继续教育学生之外,更是全力投入对中国古代文献的整理和研究,这使他生命的最后旅程虽然淡泊却充实而辉煌。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