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知鲁 | 牙雕“孝顺”

日期: 2018-03-31
浏览次数: 5

掌故知鲁 | 牙雕“孝顺”

1978年曲阜鲁国故城战国3号墓和58号墓分别出土了用象牙雕刻成人手形的“孝顺”。3号墓出的“孝顺”,手部饰卷云纹,柄饰三角云纹,柄首作兽头,残长40厘米。58号墓出土的“孝顺”,仅存手部,掌、指雕刻细腻逼真,高3.6厘米,腕部凿长方形凹槽,柄部已不存。

“孝顺”是一种搔痒工具,有骨制的、玉制的、竹制的、木制的等等,柄长约一尺,一端做成手掌形状,可以在自己背上搔痒,使用起来让人随心所欲而又舒适快乐,故而得“孝顺”之名。该器物现今仍流行使用,一般是木制或竹制的,俗称“老人乐”。

鲁国故城出土的“孝顺”有着重要意义。过去人们对这种搔痒工具的认识不甚明确,认为这种器物源自于佛家,说是佛家在宣讲佛经时手持此器,并将经文记录其上,以防遗忘。后人便把它加工成一种既能搔痒,又能供观赏的“如意”了。牙雕“孝顺”的出土,无疑是对这种说法的有力否定。其实,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这种搔痒工具就相当普及了。鲁国故城出土的“孝顺”用象牙雕成,其形状完全是在模仿人手搔痒时的动作,即一只呈弯曲状的手。手指甲细而长,但不锐利,这样既能很好地起到搔痒作用,又不会损伤皮肤。

掌故知鲁 | 牙雕“孝顺”

牙雕“孝顺”

在考古学中,象牙制器归于骨、角、牙类,这类制器在我国起源甚早。早在旧石器时代,我们的先民就已在动物的骨上进行刻符。考古工作者在距今约三万年的山西峙峪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中,发现一件由刻画符号表现狩猎内容的野马肱骨骨片。距今一万年左右的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以穿孔兽牙作为装饰品随葬,标志着人们审美意识和原始艺术的萌芽。此外,我们的远古祖先还用兽骨、兽角制造工具从事狩猎活动。到了新石器时代,牙骨质雕刻品大量涌现,不少遗址出土了雕有花纹的骨珠等装饰品。商周时代,由于金属工具的发明,以及雕刻技艺的进步,牙骨雕刻正式迈入艺术的殿堂。考古发现,商代已有专门的制牙骨工场,骨器制品主要有刀、斧、铲、锥、叉、匕、针一类的工具和珠贝等饰品。象牙雕的应用亦更为普遍,品种和数量也相对增多,主要有发笄、梳、匕柶、觚、杯和碟、箸等。

我国古代也把象牙制品作为地位、身份的象征,并用来制作许多生活用品。据《礼记·玉藻》载:“史进象笏,书思对命。”“笏”是象牙所制的手扳,大臣上朝时将所奏之事记于笏上,用毕将字刮去。周制,诸侯始执象笏。明以前,一至五品,笏俱象牙,五品以下用木。在古人的日常生活中,还有用象牙装饰的床,《战国策·齐策三》载:“孟尝君出行国,至楚,献象床。”鲍照《代白紵舞歌词》:“象床瑶席镇犀渠,雕屏合匝组帷舒。”象牙还被用来制作筷子,据《韩非子·喻老》记载:“翁一日自品象管作数声,真有马主云落木之意,要非人间曲也。”

周代的牙雕工艺已成为一种专门技艺。在周代,战车、家具及乘舆上的装饰物都可见到牙雕的影子,箭饰、臂搁等用具上亦常以象牙装饰。河南洛阳中州路出土了一件春秋晚期的青铜剑,柄与鞘均为象牙制,上刻有极细的蟠螭纹。湖北荆门一座战国时期的楚墓中,出土了一件用兽角雕成的蟠龙,作者利用兽角的中空,塑造三条蟠龙互相盘曲缠绕的形象,可见当时的兽角工艺也相当纯熟。

牙骨制品在经过秦汉的沿革后,进入了隋唐的繁荣时期。唐代,随着我国与异域物资交流的频繁,象牙不断从异域进入中国,牙雕材料的充足促进着牙雕技艺的成熟。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件唐代鸟兽花卉纹镂牙尺,上面所刻纹饰线条细如毫发。流散在日本京都正仓院的数支唐代牙雕尺,技艺同上海收藏的牙尺相似。唐代象牙雕刻中,还有的先将牙板染成红、蓝、绿等色,然后再雕刻花卉、鸟兽或几何图案,可谓别具一格。宋代官府文思院中设有专门从事牙角雕的作坊。在宋代象牙工艺中,镂刻内可以转动的套球最为著名,当时谓之“鬼之球”,已能雕出三重套球。

明代中国的牙角雕发展到高峰,宫廷内专设工场制作供皇室玩赏的牙角雕工艺品。民间作坊以及个人手工艺者亦雕刻牙角工艺,他们的作品大多生活气息浓厚,独具风貌。清代是牙雕工艺最为繁荣的时期。从清初起,象牙进口增多,为清代牙雕工艺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原料。广东作为海外象牙进口的主要通道,凭借地域条件的优势,其象牙工艺迅速发展,其他地区也相应发展。广东牙雕工艺有雕刻、镶嵌和编织三大类,有阴刻、隐起、起突、镂空和立雕等多种技法,尤擅长镂空、编织、镶嵌、茜色的综合运用。

纵观我国古今的牙雕制品,从宫廷礼仪器具,到文人雅士手中的玩赏消遣之物,可以说争奇斗艳,应有尽有。粗略进行划分,大致有宗教、文房、陈设、器皿、用具和佩饰等类。宗教类的有象牙塔、佛像、香熏、八仙人物像等。文房类的有笔洗、笔架、笔山、笔杆、砚台、图章、印盒、镇纸、臂搁、笔筒等。陈设观赏类的有圆雕人物像和圆雕动、植物,如牛、鹿、鹌鹑、神羊、凤凰、香蕉、葫芦、柑橘等等,另外还有象牙套球、如意、盆景、挂屏等物。实用器皿类的有碗、杯、鼻烟壶、提篮、梳妆盒、台座等。用具类的有扇子、扇骨、烟嘴、镜框、画别子、信插、牙、筷子、针筒、牙席、冠架等。佩饰类的有钩鰈、镂空花等。但如此众多的器物,却唯独不见“孝顺”这形制的器物。鲁国故城出土的“孝顺”,无疑丰富了牙雕世界的种类,填补了文物收藏的在这方面的空白,为进一步了解我国牙雕艺术的发展史提供了实物材料。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