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精读——《中庸精读》(二十八)

日期: 2018-03-31
浏览次数: 1


第二十八章

子曰:“愚而好自用[1],贱而好自专[2],生乎今之世,反[3]古之道。如此者,灾及其身者也。”

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4],不考文[5]。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6]。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不敢作礼乐焉;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亦不敢作礼乐焉。

子曰:“吾说夏礼[7],杞[8]不足征[9]也;吾学殷礼[10],有宋[11]存焉;吾学周礼[12],今用之,吾从周。”

【注释】[1]自用:主观行事,自以为是。[2]自专:自作主张,独断专行。[3]反:“返”的古字。[4]制度:制订法度。[5]考文:考订文字,这里指制订文字规范。[6]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车子的轮距统一,文字统一,行为伦理道德标准统一。有学者据此认为,这是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才实行的,因此《中庸》当是秦统一后所作,不可能出于子思之手,或者有些章节是秦代儒者增补的。但是据李学勤先生考辨,前面“今天下”的“今”不是时间名词,而是一个虚词,这里只是假设的口气,应训为“若”(说见李学勤《失落的文明》,上海文艺出版社)。此说可以信从。[7]夏礼:夏朝的礼制。[8]杞:周初的诸侯国,传说周武王封夏禹的后代于杞,故址在今河南杞县。[9]征:验证。[10]殷礼:殷朝的礼制。商朝从盘庚迁都至殷(今河南安阳)到纣亡国,一般称为殷代,整个商朝也称商殷或殷商。[11]宋:周代诸侯国,商汤的后人被封于此,故城在今河南商丘。[12]周礼:周朝的礼制。

【译文】孔子说:“愚昧却喜欢自以为是,低贱却喜欢独断专行。生于当今时代却一心想回到古代去。这样的人,灾祸一定会降临到他身上。”

不是天子就不要议订礼仪,不要制订法度,不要制订文字规范。假若天下车子轮距一致,文字统一,伦理道德标准统一。虽有高贵的地位,如果没有相应的德行,是不敢制作礼乐制度的;虽然有高尚的德行,如果没有相应的地位,也是不敢制作礼乐制度的。

孔子说:“我能讲述夏朝的礼制,杞国已不足以验证它;我学习殷朝的礼制,宋国还残存着它;我学习周朝的礼制,现在正用着它,所以我遵从周朝礼制。”

 

四书精读——《中庸精读》(二十八)


▲篆刻·切磋琢磨 张博篆刻

【今读】本章开篇引用孔子的话来告诫世人,有三种情况将“灾及其身”:愚昧却自以为是,卑贱却独断专行,生于当世却一心返古。

何为“愚”者?其一,从字面看,“愚”有“性格孤僻,喜欢钻牛角尖,不谙人情世事”的意思。据此看来,这种人由于性格原因,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主动与外界沟通交流,以致消息闭塞、知识陈旧,所以遇事之后往往会不懂装懂,自以为是,最终落得个贻笑大方的结局。其二,《荀子·修身》中有这样的论断:“非是,是非,谓之愚。”意思就是“否定正确的,肯定错误的,这就是愚昧。”由此来看,这种人经过一段时期的学习,对很多问题有了一知半解,还远未达到融会贯通、豁然开朗的程度,却把自己看作知识和真理的化身,刚愎自用,即便有智者规劝于他,也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走到了愚蠢的地步。

“贱”在本章应有“身份卑微,地位低下”的意思,在中国古代的奴隶社会及其后的封建社会,身份和地位上的贵贱之分是非常重要的客观存在,那么,本章中的“贱”者是否就专指身份和地位而言呢?恐怕不尽然。《孟子·告子上》中有“天爵”和“人爵”的概念,“仁义忠信”等先天即有的美德是为“天爵”,“公卿大夫”等后天获得的地位是为“人爵”。依孟子的观点来看,身份、地位有贵贱之分,精神、道德亦有高下之别。一个地位低下的人可能会有高尚的道德,但是,倘若他不能准确定位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不能恪守其分内之事,不在其位,却谋其政,便会自作主张、独断专行,僭越之事就会常常发生,最终戕害其身;同理,一个道德低下的人也可能会有崇高的地位,然而,倘若他不善用手中公共权力,不推贤举能、广开言路,而是抱着“天下唯我独尊”的心态独断专行的话,最后损害的不只是“德贱者”自己,国家和民族都会受他连累,放眼中国古代历史,这种例子不胜枚举。

自有人类始,每个人都生活且只生活在相应的时空之中,即个体所属的特定时代,无法穿越到其他任何时代,所以,有些人很幸运,他们降生在“有道”的时代,同样地,有些人则会不幸地降生在“无道”的时代,任何人都没有选择的权利。儒家认为,一个人无论生于何种时代,都不要只顾着庆幸或叹息。生于“有道”时,个体就要尽职尽责,奋发有为;生于“无道”时,个体则须谨言慎行,独善其身。但有一类人,他们对于现实不满,一心想逃离“今世”,回归“古之道”,以至于开历史的倒车,这种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人,最终必会遭受灾祸。

朱熹在其《四书章句集注》一书中认为,本章是“承上章为下不倍而言”,纵观本章,孔子不正是“为下不倍”的典型代表吗?作为至圣先师,孔子的道德修养毋庸置疑,但其一生仕途不顺,居于下位。对于礼乐制度,孔子的态度是“述而不作”,这表明他既没有自以为是,又不会独断专行。对于夏商周三代的礼制,孔子的选择是“吾从周”,这并不是因为周代礼制有多么先进、卓越,而是因为周代礼制是当时正在沿用的,这说明他不会生于当世却一心返古。以孔子为楷模,结合本章所述,告诉了我们一个做人的基本道理:人贵有自知之明,切不可独断专行;要学会与时俱进,万不可逆时而动。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