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为鲁司寇像

日期: 2019-12-13
浏览次数: 0

   孔志刚  刘国成

 

孔子,在我们的印象中是一个谦和的智者,被后世尊为“万世师表”,他那温文尔雅的历史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被人们普遍接受而镶嵌在众人的记忆里。

然而,孔子还有另外一种画像,那就是在曲阜孔庙圣迹殿内一幅《孔子为鲁司寇像》的石刻像。该像是孔子仕鲁期间,身着官服时的一幅造像,刻石高134厘米,宽73厘米。据说,此像是出自唐代大画家吴道子之手。

在孔子的一生中,曾有过一段入世从政的经历,甚至一度官居大司寇之要职。

孔子从政时间虽短,但政声良好,显示了其卓越的治国才干和外交能力。

孔子所处的春秋时期,正是礼崩乐坏的时代,周天子失去了对各诸侯国的控制,诸侯国之间相互征战,社会矛盾加剧。孔子看不惯这种局面,他主张天下大同,提倡仁政德治,力图重建社会秩序。但当时的鲁国国君同样面临着权臣失控的问题,鲁桓公的三个后裔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执掌着鲁国的权力,称为“三桓”。孔子由于没有施展政治抱负的机会,便绝意仕进,在教学的同时,集中精力研究学问,构造自己的思想体系。

公元前501年,孔子终于有机会从政,他做上鲁国的中都宰,也就是中都的行政长官。中都是当时鲁国的一个重要城邑,在山东省的汶上县。孔子上任后,制定了养生送死的礼节,年长的和年幼的人分别享有不同的食物,强壮的和体弱人分别承担不同工作,男女别途,路不拾遣。该制度推行一年,周围的诸侯国就纷纷效法。

鲁定公见孔子治理中都颇有成就,第二年就将孔子升迁为鲁国司空,主管全国工程建设。孔子根据土地的不同特性种植不同作物,各种作物得到最适合的生长条件,获得了丰收。不久孔子就被鲁定公任命为掌管司法的司寇。

公元前500年的春天,曾经兵戎相见的齐鲁两和好。夏天,齐国国君约鲁国国君在两国交界峡谷举行结盟会仪式,鲁定公准备好车辆随从,准备赴会。孔子以司寇身份负责盟会时的礼仪事务。他对鲁定公建议说:“我听说有文事时一定要有武备,修武备时一定要有文备。过去诸侯踏出封地一定要有带兵的官员策应,现在设置左右司马。”鲁定公接受了孔子的建议,设置了两位主管军事的司马。

齐、鲁国君相会,事先已经修筑了盟会使用的高台,高台修建了三级台阶。两国国君按照礼,相互拱手作揖谦让后登上了高台,举行了馈赠应酬的仪式。之后齐国管事官员快步上前请求演奏四方民族的乐舞,齐景公允许后,齐国管事命亡国的莱国人手持矛、戟、剑、盾喊叫着拥了上来,企图借此劫持鲁定公。孔子见情况有变,急忙跑过来,抢先上台,让鲁定公进入鲁国侍卫的保护范围之内,让鲁国将士“占领高台制高点”,并对齐景公说:“我们两国国君友好相见,被俘虏的边远之地夷人怎敢动武作乱,这不是齐国国君令诸侯的方法。边远之地不能图谋中原,夷人不能扰乱华夏,俘虏不能冲犯盟会,武力不能强迫别人结好。这样做对神是不敬的,是违背道义的,对人是失礼,这一定不是您的作为。”齐景公感觉到很惭愧,挥手命令莱国人退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齐国的管事官员快走过来请示演奏宫中的乐舞,齐景公同意后,乐舞杂耍艺人小的侏儒开始表演起来。孔子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台阶说:“匹夫胡闹迷惑诸侯的,论罪该杀,请右司马立刻执行。”右司马遵命腰斩了表演的侏儒。齐景公十分害怕,面有愧色。

齐景公回到齐国,非常恼怒地责备臣子说:“鲁国人用君子之道辅佐他们的国君,你们却拿夷狄来误我,让我得罪了鲁国君,怎么办?”齐国主管的官员说:“君子有了过错就用实际行动表示道欠吧,小人有了过错就用花言巧来推诿。您如果很痛心,就用实际行动表示道欠吧。”于是齐景公就把以前侵占的鲁国的郓、汶阳、龟阴的土地归还于鲁。

这次外交上的胜利,更加巩固了孔子在鲁国的地位,他要实现自已的理想,强化鲁国国君的权力,削弱专权大夫,重整社会秩序。定公十二年,他向鲁定公建议说:“根据礼制,臣子的家中不得收藏武器,大夫的封不能建筑高一丈、长三百丈的城墙。”应该收缴兵器,拆毁城墙。这个建议有利于加强鲁国国君的君权,鲁定公非常赞成。于是孔子命令弟子子路担任季氏的总管,开始拆除三家的城池。但是,由于孟孙氏的不配合,堕城没有进行到底。

鲁定公十四年,孔子代理鲁国的国相。孔子参与鲁国国政,使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贩羊的沈犹氏再也不敢靠欺诈骗人钱财,公慎氏休掉了淫乱的妻子,生活奢侈、违背礼法的深溃氏吓得逃离了鲁国。三个月后,商人在牛马猪羊贩卖中的欺诈绝迹,男子崇尚忠信,女子追求贞顺,治安良好,外地客商来鲁国都好像回到了自已的家。

齐国听说孔子治国有方,非常畏惧,大臣们议论说孔子治理鲁国一定会强盛。一旦鲁国称霸,齐国靠得最近,就会受到威胁,我们为什么不先送一点土地与之结好呢?齐国大夫黎鉏说:“我们先试探一下,如果阻止不成,再送给鲁土地也不晚。”于是就从全国挑选了80个美妙的女子,穿上华丽的衣服,让她们学会了《康乐》舞蹈,又挑选了120匹身上长有漂亮花纹的马,一并赠予鲁国国君。女乐和马车都陈列在鲁国都城门外,季桓子听说后,换上便衣到城外看了三次,打算接受,就劝鲁君外出周游看了一天,懈怠了国事。此时,孔子的弟子们纷纷劝孔子离去,孔子说:“鲁国就要举行郊祭大典,如果祭祀以后还按照礼制将祭祀用的肉分送给大夫们,那我就留下来。”季桓子接受了齐国的女乐,一连三天都不管国事;祭祀也不按常例分送祭肉,孔子失望了,便决定离开鲁国。鲁国乐师师已听说后为孔子饯行,他对孔子说:“先生您没有过错。”孔子说:“我可以唱一首歌吗?”于是唱道:“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盖优哉游哉,维以卒岁。”回去后师已如实向季桓子回报,季桓子长叹声说:“夫子是怪罪我荒淫啊!”

孔子的挂冠离任,表面看似不满季桓子的奢靡无耻,实则是与三桓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孔子从政后,极力维护国君权威,加强公室力量,削弱三桓势力。他借三桓家室内大权旁落,家臣作乱的机会削弱了三桓势力,既起赶走、诛灭祸乱大夫的家臣,又拆除了作为屏障自恃的三桓都邑城墙。

当时三桓无心顾及孔子对其权力的削减,因此孔子拆都邑他们并不反对,待到孟孙氏家臣公敛父点破玄机,三桓才醒悟过来,孔子明着是帮助他们削弱家臣势力,但实际上是剥夺他们的权力。

既然三桓已经知道了孔子的用心,就处处掣肘,矛盾加深。因此,孔子唯有见机离去。

孔子执政时间很短,却勤于政事,锐意革新,夹谷会盟,声名远扬,使鲁国面貌焕然一新,司寇孔子在鲁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我们今天再看这幅《孔子为鲁司寇像》,我们可以遥想孔子当年意气风发的豪气,也能深深体会到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孔子壮志难酬的惆怅与无奈。

另一面的孔子,人生依然精彩。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