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虹楼法帖刻石

日期: 2018-11-13
浏览次数: 0

    马泽  彭庆涛

 

大多数书法爱好者们对法帖并不陌生,作为记录历代书法大家真迹的载体,法帖不仅仅是一种文化传承的工具,它已成为了文化本身。法帖分丛帖和单贴,丛帖分为两大基本类别,一是汇集历史名家的书法字迹摹刻而成,二是集中某一位著名书家的字迹摹刻而成,明清时期流传的丛帖多为二者兼顾。古代官方十分重视丛帖的辑佚,最为有名的是清朝乾隆皇帝收集的《三希堂法帖》,其中收录了晋朝大书家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王珣的《伯远帖》,可谓是宫廷丛帖之最。而今陈列于孔庙东西庑北首的玉虹楼法帖刻石,则是民间收集丛帖的集大成者。

孔府文物档案馆保存有两套《玉虹楼法帖》的装帧拓片,共显示582帖。装帧为101卷,又称“百一帖”,分为玉虹帖十六卷、玉虹鉴真帖十三卷、续鉴真帖十三卷、摹古帖二十卷、国朝名人帖十二卷、瀛海仙班帖十卷、金人铭帖二卷、隐墨斋帖八卷、黄涪州帖一卷、米海岳帖一卷、祝京兆帖一卷、临中兴颂帖二卷、张文敏小楷一卷、张文敏书诗一卷。

《玉虹楼法帖》石刻原陈列于十二府玉虹楼,现存刻石569块,陈列于孔庙东西两庑北首。

驻足于石刻前,常常被其浩繁庞大的气势所折服,如此巨大的工程,细致入微的临摹篆刻,又因其并非宫廷之作,那么,这法帖创作者究竟是何方神圣?其实,他是一位并不被大多数人所熟知的孔氏后人,这位传奇人物就是孔子六十九代孙孔继涑,而玉虹楼这个名字,则来源于他的书斋号。

孔继涑,字信夫,一字体实,号谷园,别号葭谷居士,第六十八代衍圣公孔传铎的第五子。生于清雍正三年(1725年),卒于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终年66岁。孔继涑的青年时代可谓是春风得意,他天资聪颖,又敏而好学,年仅十五岁便考中了秀才,十七岁时岁试第一,成为廪生,十九岁又成贡生。学习之余,书法是孔继涑最大的爱好,他从小就喜爱笔墨,常常将自己关诸书斋,研习书法竟然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这也为后来他法帖事业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其父衍圣公孔传铎辞世后,由孔继涑侄子孔广棨世袭,不料孔广棨世袭承袭八年即去世,由九岁的侄孙孔昭焕袭封,因为孔昭焕年幼,孔继涑与其胞兄孔继汾主持孔府府务及孔庙祭祀。

主持孔府事务期间,孔继涑迎来了对其一生影响最大的人物。乾隆十三年(1748年),乾隆皇帝亲自来曲阜拜祭孔庙,一切祭祀礼仪完毕后,照例由孔子后裔为乾隆皇帝讲经,而这项光荣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孔继涑和孔继汾头上。果不出众人所料,兄弟二人的才华很快就得到了乾隆皇帝的认可。孔继汾当即被授为内阁中书舍人,孔继涑受到皇帝高度褒奖而未获封,这一年,孔继涑23岁。因为同样爱好书法,孔继涑结识了当时颇有名气的书法家张照,他对张照的书法推崇至极,经常到张照处学习讨教。一来二去,孔继涑也与张照的女儿产生了美好的爱情,看到孔继涑如此聪颖好学,张照便将自己女儿许配给了他,待择吉日完婚。此时的孔继涑可谓春风得意,虽然在为乾隆讲经时未获官职,但他知道,只要获得了皇帝的认可,封赏只是早晚之事。而此刻的他又抱得美人归,真可谓皆大欢喜。可孔继涑不知道,他的人生,将面临最大的危机。

乾隆二十年,高宗确定于明年春亲祭曲阜孔庙,地方官照旧大兴土木,筹备接驾事宜。孔家是地方大户,地方官员因派差事占用孔府户人而与衍圣公产生矛盾,思前想后,孔继涑兄弟二人觉得自己仍被皇帝赏识,便同衍圣公孔昭焕联名上奏朝廷。殊不知,地方官本就是为皇帝做事,反对地方官也就是反对皇帝。年轻的孔继涑并没有看出其中奥妙,这个鲁莽的举动彻底激怒了乾隆,“朕亲祭曲阜,即衍圣公当躬自却扫,岂有转庇庙户、归咎有司之理!”在乾隆的授意下,山东巡抚白钟山回奏朝廷告孔继涑、孔继汾挑唆衍圣公与地方官作对,使得迎驾准备工作难以完成。皇帝顺水推舟,孔继汾被革职,孔继涑亦被革去贡生。心灰意冷的孔继涑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另一个惨痛的消息又传来,他的未婚妻因病去世。接二连三的打击使得孔继涑跌入了生命的低谷。经过短暂的恢复,他决定再试科举,以不负平生所学。

乾隆三十三年,经过精心准备,四十四岁的孔继涑考中举人,这多少让他看到了希望。然而,后面连续两次的进士考试却都名落孙山。眼看当年的才子已过不惑之年,现如今却失意如此,后来,将孔继涑纳资为候补内阁中书舍人,而此后,孔继涑一生未能出仕,真的当了一辈子的候补中书舍人。也许,这也是乾隆皇帝跟他开的大大的玩笑。

乾隆五十年,其兄孔继汾因撰写《孔氏家仪》,被人告发“于区区复古之心”,“增减会典服制”,是图谋不轨,上纲上线,以致该案经乾隆皇帝御览定谳,《孔氏家仪》一书被连夜查抄封杀,孔继汾也被发配伊利充军,后竟客死他乡,不得善终。至此,孔继涑接连丧失了功名、未婚妻子、兄长,心灰意冷的他退居十二府,专心研究书法艺术,以张照为师,广临众帖,推欧虞米黄。孔继涑与杭州的大书法家梁同书一直保持着较为密切的关系,其关系有两个方面,一是书法同道并且互相钦佩,二是孔继涑之兄孔继汾的长女嫁于梁同书之弟梁敦书的次子而形成姻亲关系。故而,孔继涑与梁同书关系甚密,且二人书法名气甚大,时有“南梁北孔”之称。他把《大学》首章写成四幅联屏刻成石碑,立于孔庙金声门左侧。据说后来乾隆帝瞻仰孔庙时,看到联屏上的字迹笔笔有力,字字通神,也不禁反复品味,连声称赞。从此,孔继涑的书法名闻全国。

然而,已步入暮年的孔继涑也没有得到安生。七十一代衍圣公孔昭焕死后,乾隆皇帝的义女于氏公主下嫁七十二代衍圣公孔宪培。于氏对孔继涑插手府务非常厌恶,总想设法将其处置。一次宫中占卜,说山东有人图谋不轨,威胁到乾隆的统治。这本是星相占卜的无稽之谈,却被于氏抓住了机会。她一手策划,诬陷孔继涑造反,孔继涑居住的十二府房屋是按八卦样式所造,正屋九间,房脊完全连在一起,仿佛龙飞在天,房脊被拆断,这在抄家时成为了孔继涑图谋不轨的罪证。恰巧当时孔庙的先师手植桧树正枝不长长旁枝,没想到这也是孔继涑落难的缘由,有人说是孔继涑“念咒语发二枝”,言外之意就是孔继涑无所不用其极地想夺权,取代衍圣公的地位。就这样,孔继涑成为了封建大家庭斗争的牺牲品。他虽然没有受到朝廷的处罚,却被开除出孔氏家族。连年的苦难终于耗尽了孔继涑的意志,他义愤填膺却无处哭诉,只得多次出游,远离曲阜这块是非之地。乾隆五十五年,一代书法大家孔继涑在北京悄然离世。

孔继涑一生坎坷多难,但凭其坚强的毅力和不懈的追求,成就了他不可磨灭的艺术贡献和历史光环,在其一生不得志及其落难的逆境中,他用毕生的精力,完成了《玉虹楼法帖》收集摹刻的浩大工程,站在了中国民间法帖收藏创作的巅峰。而陈列于孔庙的玉虹楼法帖刻石,则成为孔继涑一生辉煌成就的最好见证。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