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府藏《慈禧松鹤图》

日期: 2018-11-14
浏览次数: 0

孔府藏《慈禧松鹤图》

马泽

 

    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十月初十日,局势动荡,中日大战一触即发。但作为清帝国都城的北京却张灯结彩,家家户户扫地净窗,烟花爆竹四处鸣响,兵勇们也是盔明甲亮,值班站岗,一番节日景象。位于城中央的紫禁城,更是热闹非凡,天还没亮,外地进京的戏班子就开始敲锣打鼓,换上庆典服饰的宫女太监们忙忙碌碌,早早到来的文武百官们则三五成群,互致问候。这还没到新年,京城怎这番喜庆景象呢?

    原来,今日是当朝太后叶赫那拉•慈禧的六十寿辰。这太后好生了得,自从十六岁入宫,三次垂帘听政,牢握权柄,一切军国大政皆出于其旨,连当今的光绪皇帝也是这个女人立下的。

    在这浩浩荡荡的祝寿队伍里,有一伙人非常特殊,他们被安排住在宁寿宫,而且还受到慈禧的朝夕接见。这伙人不是别人,正是从曲阜特意赶来参加庆典活动的孔子七十六代孙衍圣公孔令贻及母亲彭氏、妻孙氏。慈禧太后与孔家的感情深厚已是众所周知之事,早在八月十八日衍圣公一行便到了京城,孔令贻马上受到了皇帝载湉的接见。而慈禧太后听说孔氏后人提前到京后,忙降懿旨,命孔令贻的母亲彭太夫人、夫人孙氏,奉旨前往进见。

 她们的大轿行至福华门前落下,彭氏婆媳二人走出大轿,见早有数名太监宫女躬迎在此。《孔府档案·慈禧太后召见老太太、太太在宫中奏对节略》详细记录了这次进京祝寿的相关事宜:

 慈禧太后对彭氏婆媳的到来感到非常高兴,如同见到了故人亲朋一般。她拉着彭太夫人的手,亲切地嘘寒问暖,两人热情地聊起了家常话儿,媳孙氏则在一旁尽心服侍。太后问:“你们进来了?”彭氏婆媳二人连忙回答:“是。”太后问:“路上好走不好走,是坐船还是坐车?”彭氏说:“好走,是坐船来的。”太后问:“你们那里平稳不平稳?”对曰:“平稳。”太后曰:“你们那里年景好不?”对曰:“好。”太后曰:“你们家里有戏无戏?”对曰:“有戏,从前有专养的戏班子,恭贺万寿时如宫一样,在两边地下坐。如今养不起了,雇班子庆万寿。”当日慈禧兴致很高,聊至很晚才让彭老夫人回去休息,并下旨让彭氏婆媳居住在宁寿宫自己身边,以备随时接见,免去往来奔波之苦。

 十月初四日,彭氏婆媳二人要宴请慈禧太后,席间还准备了许多精美的吃的、玩的。可又一琢磨,人家是当朝太后,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什么珍珠玛瑙没见过?聪明的婆媳二人一番讨论,计上心来。待所有的美味佳肴一一摆放完毕后,慈禧太后入坐,这时,彭老夫人双手捧长寿面一碗举过头顶,虔诚地跪进。慈禧太后见其祝寿之心诚挚如此,甚是高兴,将其扶起后说:“你真好,真稳当,你这碗面总要多吃的。”说罢,将一碗寿面全部用尽,慈禧对孔家之殊恩可见一斑。

 此后的几天时间里,慈禧与彭氏婆媳朝夕相处,相聚甚欢。慈禧喜欢书法,每次在书房习字,总要两人陪在左右聊些闲话。有一次,慈禧太后问:“你们会不会写字?”彭氏连忙回答说:“不会,小时耽误了。”慈禧太后好奇地问:“怎么耽搁的?”彭氏说:“因为鬼子造反,以后再没有上过学,就这么给耽误了,认识的字也不多。”慈禧又问:“你儿子孔令贻会写字作诗不?”彭氏说:“会写大字,小字写不好。”慈禧听罢,便笑而不言。过了一会儿,慈禧又问:“你们有多少地?”对曰:“当初原额二千顷,于今剩下一千余顷,少了大半。”慈禧问:“如何仅剩这些?”对曰:“雍正、乾隆年间上黄水淹了,并有水冲沙压的,如今涸出无水,难以归回。”慈禧听后,当即表示要帮助查找这些失地。

 初五日,慈禧太后又召彭氏婆媳觐见,婆媳二人赶到后,慈禧命人从书房拿出自己亲笔画的《松鹤图》赏赐给彭老夫人,作为对近来婆媳二人陪伴之功的奖赏。能获得当朝最高统治者的亲笔画,是多么显赫的荣誉!彭氏感激涕零,急忙跪着诚惶诚恐地接下,一时哽咽竟说不出话。慈禧太后笑着命人将彭太夫人扶起安慰几句。她不但赏赐了彭太夫人和孙夫人,同时也赏赐了衍圣公孔令贻一大宗物品。其中有慈禧亲笔手书的草书大“寿”字一幅,还有玉如意一柄、褂料一匹,帽纬一匣,袍料一匹,铜手炉一个,荷包两对,百蝶瓷花瓶一个,洋漆盘一个。

 历代帝王赏赐孔家的珍奇宝物数不胜数,但这件《松鹤图》却不一般,它出自慈禧亲笔,是太后精心之作。这幅画的画面纵115厘米,横55厘米,纸本,画面磁青地,泥金绘,画右下有一古松昂然而立,左上方则是一仙鹤盘旋空中,右上题“光绪甲午季秋下浣御笔”,钤“大雅斋”、“镜荣蚀和”、“永寿乐帐”印。正上方为“慈禧皇太后之宝”方印。左下题七言诗一首:

 “九皋声远和鸣时,一幅高秋画入诗。最是朝阳渲染处,金光飞上万年枝。”为王懿荣题写。

 这幅《松鹤图》,是传统绘画中常见的吉祥题材之一。松树为百木之长,冬夏长青之树,象征长寿。鹤为品高之仙禽,又“鹤”与“贺”相谐音,故寓意祥瑞长寿之意。慈禧送这幅画给彭老夫人,意在祝福自己的这位“老朋友”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此《松鹤图》寓意吉祥,画面清新,其珍贵不仅因为它出自慈禧之手,更因为画中王懿荣所题之诗。王懿荣,福山人,字濂生,光绪进士,性笃学,是公认的发现甲骨文的第一人。王懿荣平时为画题诗不多,八国联军入侵殉难后,流传下来的真迹更是凤毛麟角,于是,这幅《松鹤图》中的题诗便越发显得弥足珍贵。孔府获得此画后,倍加珍惜,不但把它悬挂在厅堂之上,而且还刻成碑石,树立于二堂之中,以示皇恩浩荡,至荣至幸。

 不知是效仿清代列位皇帝,还是从多年执政实践中得到的经验,慈禧一生尊崇儒家。光绪元年(1875年),正是小皇帝载湉登基之时,年底西太后接二连三地发布谕旨,让小皇帝赶快入学读书。光绪二年四月二十一日,五岁的光绪帝载湉正式入学读书,而光绪帝学习的主要课程就是儒家经典。在光绪读书期间,慈禧多次命令皇帝的老师翁同龢等人,要格外侧重孝的教育,除把儒家的其他经典讲解外,《孝经》应当重点讲述。作为中国封建王朝历史上少见的女统治者,其权利的最终来源便是自己的儿子,儿子贵为天子,作为天子的母亲,自己执掌大权才讲得通。所以,儒家所宣讲的“孝”便成为其最好利用的思想工具,皇帝受制于“孝”,便不得不听命于她。也许,这才是慈禧亲善孔家的根本原因吧。

 抛开政事沉浮不说,彭老夫人对慈禧太后的确是诚心诚意,想方设法讨其欢心。而慈禧太后对这位孔府的女主人,也确实是热心相待,赏赐之事也就不足为奇了。而那幅《松鹤图》,则是这种特殊感情的最好见证。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