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彦缙石仪

日期: 2018-11-13
浏览次数: 0

孔彦缙石仪

 

刘岩  牛秋鹏

 

在万木森森的孔林内,高封的坟丘前,人们常常会看到神道两侧排列着公整对称、造型威严的石兽、石人、石虎、石马、石羊、石望柱等石仪,另外还有庄重神秘的石神门。

您如果仔细在林中观察就会发现,现存众多石仪当中除孔子墓神道石仪为宋代树立外,其他皆为明清时期刻立。而孔彦缙神道石仪,则是有衍圣公封号以来的第一位。

按唐以后封建社会丧葬定制,孔氏后裔族群中有许多具备卒后树立石仪者。哪什么官爵品秩不低的衍圣公,只有到孔彦缙时期才会有石仪始立的现象发生呢?让我们一起去触摸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底色。

其实,孔林立有石仪早在东汉时期就已发生,现存于汉魏碑刻陈列馆,属国宝级文物。此后除宋宣德五年在孔子墓树立石仪外,至孔彦缙时期孔氏族人再也没有树立石仪的传统了。何故?史料中没有明确记载,大概礼让谦恭的嫡裔们不想僭越祖宗吧。可历史到了孔彦缙时期似乎注定发生某种变故。

孔彦缙为五十八代孙孔公鉴之子,刚满周岁时父亲便故去,时明建文四年(1402年)。由于父亲早亡,他是在母亲胡氏的含辛茹苦、精心教育下逐渐长大成人。胡氏是三氏学教授胡复性之女,知书达礼,贤惠有节,教子有方。故而孔彦缙从小就少年老成:“不妄言笑,未尝慢戏佚游。人有忤言,言不与校,或言相媚悦,亦不为异。屹然端重,如成人焉。”

永乐八年(1410年),孔彦缙年十岁(虚岁),朱皇帝诏进京袭爵,顺理成章地袭封衍圣公,官秩二品。朱棣初见年幼的孔彦缙言谈举止,从容详雅,落落大方,转身对侍臣说:“真神明之裔也!”此次召见朱棣对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孔彦缙袭封衍圣公后,开始主持孔子祭祀活动,管理孔府事务。他自知年轻,无论大小事都向长者征求意见,然后才行定夺。随着年龄的增长,孔彦缙“才识益高,闻见益广,度量益宽”,表现出良好的领袖风范。身为衍圣公,严守轻财重义这一道德底线,凡有亲党吉凶之事而没有经济能力时,他都会全力相助;乡邻孤女没能及时出嫁者,皆以父亲的身份“备资装相攸,使有归”,因此受到人们的普遍尊敬。永乐九年(1411年),孔彦缙咨文工部,请求维修孔庙,工部准奏。此工程历时五年,共维修廊、庑、楼、阁二百七十余间,令孔庙面貌焕然一新。同年,孔彦缙进京谢恩,明成祖在光禄馆和礼部赐宴,并赏赐金纱衣。

明洪熙元年(1425年),仁宗皇帝即位,孔彦缙赴京朝贺。仁宗听说他还在京城租赁房子居住,对侍臣说:“外藩贡使皆有公馆,衍圣公假馆民间,非崇儒重道意。”于是,赐予府邸在东安门外。宣德四年(1429年),为充实孔庙藏书,孔彦缙咨文礼部,同意到福建购书赐予孔庙。不久,孔彦缙又上书朝廷,说明孔庙雅乐及乐舞官服的损坏情况,宣宗命有司修治。正统九年(1444年),孔彦缙上书朝廷,称:“三氏子孙初止在学读书习礼,未定生员名额,……请照郡县学例,置立生员,听提学官考选,应山东布政司乡试”,获得英宗的批准。景泰元年(1450年),代宗皇帝到太学视察,事先特诏衍圣公赴京观礼。孔彦缙带领孔、颜、孟三氏学子入京观礼,赐座彝伦堂听讲,并赐冠带锦衣。自此形成定制,皇帝每次幸太学时都诏衍圣公前去观礼。三年(1452年),孔彦缙再次入朝,“赐三台银印、玉带、衣织金麒麟文,视一品。” 自此以后,衍圣公朝服(公服)、常服皆同一品服,冠七梁,袍带佩绶皆用玉制,笏板用象牙做成。其礼遇、品序亦如同一品。

孔彦缙回到曲阜后,上表谢恩,在孔庙祭告孔子,并大会姻亲,以彰殊荣。景泰六年(1455年)十月二十一日,因风疾而卒,享年五十五岁。

由此我们得知,孔彦缙与朝廷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作所为深得帝王的赏识。但在世时却与族人孔克昫等人“相讦”,且冲突激烈。孔克昫为五十五代孙,比孔彦缙大四辈,自持辈高且家族势力雄厚,自然常常傲慢不羁,日常里许多事与孔彦缙结下梁子。事亦凑巧,孔彦缙死时,家庭成员结构关系复杂,似乎单薄柔弱。且听慢慢道来:

原来,孔彦缙先娶夏氏为妻,生子承庆,皆先于彦缙而卒。后续江氏、郭氏、牙氏。江氏生子承吉,亦先卒。郭氏生子承泽,牙氏生子承源。但早亡的孔承庆也育有二子弘绪、弘泰。孔彦缙死后有谁来承袭爵位,按宗法制度是不言而喻的。但此时族群内发生了不小的争执,江氏力挺长孙弘绪,而郭氏、牙氏则不然。最后还是“依法”由嫡出孙子辈孔弘绪袭封,时年,孔弘绪仅八岁。正时家族不和,其妾江氏一纸诉状上至朝廷称:弘绪年幼体弱,家门势单力薄,常被族人所侵,不能正常为孔彦缙举丧。皇帝明白了其中的含意,特诏遣礼部为其治丧、工部治坟茔,又命其族父孔公恂料理家事。

由是孔彦缙墓冢得以严格按明朝葬制来完成,这样才使得其墓冢葬仪完备,才有了衍圣公墓冢前神道石仪的始立。孔彦缙神道一组石仪,在整个明清石仪中,显得较为矮小稚嫩,过分追求夸张的形体与表情。

石虎的雕琢就非常写意而显得怪异,张口獠牙,怒目而视,除表现出虎的凶猛意韵外,整体上看不出多少虎的形象。

石羊的雕琢非常写实,可谓尽善尽美。粗壮弯曲的双角,温柔半眯的双眼,健壮丰满的身躯席地而卧,比例得当,造型准确,使得石羊乖巧温顺,活灵活现。

石马的雕琢过于强调马匹的完整性,拘泥于繁碎的鞍蹬、绳僵、护具及缨穗修饰,与唐宋时期他处陵墓相比,丧失了马的神韵,给人以工谨刻板,娇柔造作之感。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正是得益于它工谨细腻的写实风格,从护腹铠甲、鞍垫纹饰,到带头衔接、钉帽固定,完整地展现了明代马匹的猎猎雄姿,后世的我们才有机会观赏到这一难得的景象。

翁仲,面带哀色,身着团领常服,无补子,头戴乌纱帽(无角),双手抄袖,无笏无剑,文武之间并没有严格的区分,只是在腰间的形似玉带的饰物中,可看出此形象为当时臣僚小吏。说明此时翁仲仅仅是守墓偶具,并没有上升到与墓主相对应的等级关系层次上。

神门为两竖一横石条扣建而成,中额上方雕刻精美的须弥座火焰宝珠,两边各刻有祥云及辟邪,以示上天,象征亡者神灵通往天际。辟邪在此作为墓冢的守护神,有驱走邪秽,废除不祥之意,以确保亡灵的安宁。

孔彦缙神道石仪不但形制完备,而在建制上突破了规制的束缚,增建了石神门。至此,开创性确立了衍圣公墓冢石仪建制,丰富了孔林石刻建筑内容,对后来的衍圣公墓冢影响至深。特别是石兽的造型制作,起到了模范作用,确立了孔林明清石仪的鼻祖地位。它们具有厚重历史文化底蕴和较高艺术价值,是难得的石刻艺术珍品。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