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林双重之门

日期: 2018-12-11
浏览次数: 0

孔林双重之门

刘岩  孟祥明

 

凡是到过曲阜孔林游览过的人,一定会对孔林庄严的两道大门印象深刻。在中国古代众多的墓葬林地建筑中,除帝陵外,大多为开放式或一戟门,为尊者不过以牌坊代替。而像孔林这样有双重之门的几乎绝无仅有。作为孔子及其后世子孙墓地的孔林,为什么会在清代设有两道大门呢?这两道门背后又有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呢?

出曲阜明故城北门,不远便是孔林神道,经“万古长春”坊及“至圣林”坊后,步入了孔林第一道大门,也就是俗称的大林门。此门三间,五檩悬山,绿色琉璃瓦覆顶;飞檐挑角,上有五脊六兽,中为洞开,两侧出八字墙,甚是威严。进入孔林大门后,一股幽深之气油然而生,只见两侧墙体高筑,一条苍松翠柏掩映之下约400长的甬道映入眼帘。苍劲挺拔的松柏遮住照射的阳光,显得阴森幽静,这些都使游人顿感肃穆。初次游览,真有一种祭拜的神秘感,一下子将人的思绪从喧嚣的外界回归到孔林寂静幽深的氛围之中。

 甬道直至孔林的第二道大门“至圣林”门楼,人们习惯将此门称为“二林门”。此门原为明以前的孔林门,建在周鲁国故城北门龙门遗址之上。二林门的建筑形式要比大林门更加壮观,分上下两层。下层一门洞开,上层建望楼,为明弘治七年(1494年),六十一代衍圣公孔弘泰又添建。整体造型活脱脱一个城堡式建筑。

 孔林有双重之门,加之孔林林墙建筑,形成一道全封闭的防护体系。从表面上看,的确增强了对孔林内部坟茔、树木的保护。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那就是要严防所谓“伪孔”及不孝子孙擅自入林。

明清时期,孔氏族人死后入林埋葬,并不是理所当然、轻而易举的事情。要想死后入林,其生前必须要严格遵守族规族训,一生不得有过错与污点方可入林。孔氏族人一直是“宗法”制,“大宗”治“小宗”,“小宗”理“派户”,其内部管理体系严谨慎密。对于入林安葬的管理是相当严格的,死后跨进这两道门绝非易事。而旧时的孔氏族人把死后入林当作完美人生来看待,因此,死后入林的信念支撑着许多人族人,谨慎走完自己的一生。

让我们先了解一下旧时孔氏族人入林程序。

早在明初,孔氏家族已分成六十户,以居住地点为名称,每户设有户首、户举。不间断的六十年一大修族谱,为户籍管理有了依据,同时也为入林丧葬带来了有案稽查的便利措施。哪一户若是有族人逝去入林,需要亲房开具一份叫做“甘结”的证明材料,注明死者上三代名字,及生卒年月日时,暨入林安葬日期等。送至本户户首、户举验证,后盖用戳记,注明死者确系圣裔,生前无故无碍。这便是所谓入林丧葬的执照,有了这种执照才能将死者安葬在孔林。如无违碍甘结等语,呈请孔庭族长复查无异后,才可发给入林执照,方准入林。孔庭族长每到年会之时,将全年各户族人病故入林甘结数目呈报“大宗”圣府,查核注册。

如有身世不明的死者,不许入林;对违反族规不能入谱的户人,不许入林。那么,历史上有没有发生过违例的情况,又是怎样处理的呢?

据《孔府档案》记载,在明崇祯四年(1631年),就发生了一起违规擅自允许族人棺柩入林埋葬案。此案有林役头人田明禀报称:坊郭社户举孔贞春,受贿卖法,在不出具入林执照的情况下,擅自将本户孔闻道之妻王氏葬入孔林,并将前来过问的林役殴打致伤。衍圣公府闻讯后非常生气,立即命人进行严查,经审讯所报情况属实,对户举孔贞春作出以下处罚:“坊郭社户举孔贞春,欺玩得惯(贯),擅将本户孔闻道妻王氏,不具执结呈报本府,受贿私自入林。歹凶欧林役,欺君背祖,莫此为甚。法当重罚,除量责外,罚修林墙十堵,栽松柏三十株。以警将来,仍将私受丧家银七钱照数追完,备修家庙公用。”

其实,关于执行丧葬入林规定,以清代孔林重门的设立为标志,愈加的严格起来。

清雍正五年(1727年),发生了一起因谱籍无续而缺失名字,无法入林丧葬的事件。在当时影响很大,轰动一时,甚至惊动了六十户户头们。事情是这样的:

早些时候,“古城户”孔衍凤的两个儿子孔兴皋、孔兴夔兄弟,自幼随父母逃荒至泗水县太平庄。孔衍凤死后,两兄弟将其殡(浅埋)于曲阜古城叔父田地里。母亲死后,他们想把父母合葬埋入孔林。但由于没有谱籍,拿不到入林执照,只好苦苦乞求族长入谱,以了结入林合葬的心愿。您可能要问,难道孔兴皋是“外孔”,仰或有违族规?

原来,康熙年间修谱时孔兴皋14岁,古城户户头孔衍平曾至泗水找到他,要求把家人续入谱牒。孔兴皋因年幼无知且生活窘迫,无力缴纳每人“八分银”的入谱费,故当时没有入谱。

此时古城户的户首、户举明明知道孔兴皋、兴夔兄弟俩实为古城户人,因谱牒无名,依规不敢轻易做主开出入林执照。无奈孔兴皋找人代写诉状,数次向衍圣公府呈上申请说明身世情况。第三次的呈书中最后恳曰:“宗主老爷上体圣祖之心,下念族人之宜,或再行详查,或使人密访,身果非衍凤之子,死亦甘心。”随呈的还有部分乡民及户头的两份保书。衍圣公府认为事关重大,仍然不同意它们的请求。

孔兴皋穷困潦倒,对父母入林之孝使他心焦力竭,孔林的两道大门死死地挡住了他的希望之路。许多族人也非常同情其遭遇,六十户户头们自发地联名请愿,书中写到:“宗主遵祖训森严,小心谨慎也。但兴皋、兴夔实系衍凤之子,有真无假。且衍凤夫妇停柩于街,皋妻暴露,皆不获葬,往来人等询其情由,无不伤心。为此,公恳宗主公爷念一脉之宜,施格外之仁,恩准承祧归葬,合族感戴。”

衍圣公也很是无奈,回批:“尔等不可情托一时之私交起见,而废数百年列祖谱例定训乎!复恳呈前来,仰族长汇齐呈内人等,及阖邑绅衿,于五日赴府,公议可也?”

最后在众人的奔走呼吁下,衍圣公感念族人心情,批给孔兴皋入林执照,并同意重修家谱时将二人加入其中:“侯俢谱之日令其添入谱内”。可见,清代的入林丧葬管理是非常严格的,程序上来不得半点马虎。户头、户举谨慎而为,一切的决定权全有衍圣公定夺。

上述入林丧葬故事证明,林门一方面可以阻止伪孔的进入,保护圣林的“纯洁”与神圣;一方面又使得各宗户成员从生到死都必须绝对服从于孔氏宗法,加强了宗主地位的权威性。从而造就了庞大孔氏族群,代代努力地塑造完美的人生,以便死后达到能够顺利进入孔林这一终极目标。

今天,孔林的两道大门仍然矗立在那里,昭示着孔氏家族昔日的辉煌,也成为旧时戒备森严的象征。它背后的故事有许多,但大多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