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陵城

日期: 2014-11-14
浏览次数: 121

曲阜陵城

路阳  郭云鹏

 

陵城位于曲阜市西南部,始建年代已不可考,也无显著遗迹,仅陵城之名沿用至今。1979年,陵城村民孔庆金在“为女桥”下挖出一通石碑,上刻“大唐南陵”。由此可知在唐时,此地已经名为南陵,史传为尧王之南陵所在。宋《鲁国之图》对此处亦有图示,名陵城,且已具规模。

尧作为古五帝之一,和陵城有着不解之缘。《史记正义》载:“尧都平阳,葬成阳。”《竹书纪年》曰:“惠成王十九年,齐田聆及宋人伐我东鄙,围平阳。”此即为鲁东之平阳。另有《元和郡县志》记:“尧祠……在兖州瑕丘南,洙水之右。”《滋阳县志》载尧祠“在县城东七里,今属曲阜县”。《滋阳乡土志》又谓尧祠“在(陵城)郭家村,汉熹平四年建,宋治平元年重修”。清修《兖州府志·祠庙志》云:“尧祠在(兖州)城东七里,不详所创。唐翰林李白有尧祠诗,宋学士李昉有尧祠碑记。”此四款均称尧祠在曲阜兖州之间,位置几近于陵城之址。又见《泗水县志》、《泗水地名志》均载泗水有尧山,又名无影山,“世传为尧王之坟墓”。

陵城作为名人故里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秦汉时期名南陵,唐代诗人李白曾寄居于此,为其庄园。《阙里志·古迹》载:“李白故居在曲阜城西二十五里,其门前临沂水,又西泗、沂交汇处,拥沙如山,呼为沙丘。”李白《送萧三十一之鲁中兼问稚子伯禽》:“我家寄在沙丘旁,三年不归空断肠。”“沙丘”一带恰是李白一家居鲁间居住地,即今陵城附近。当地学者王云珠考证,李白《客中行》:“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即居鲁郊游南陵时所作。据考,至今当地居民“南”“兰”发音互转。又传,时有一小村名玉兰村,与南陵相邻,后连为一体,各取一字改名兰陵。旧即有明代《兰陵故址》碑,立于陵城村东天齐庙内。

此外,陵城还有一位历史名人,那便是明鲁荒王。相传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鲁荒王朱檀在邹县尚寨设行宫,常往来其间。一次,驾行宫炼制仙丹,招致“饵金石药,毒发伤目”,急返鲁王府,行至此村南石桥而薨,故石桥名“晏驾桥”,年仅19岁。朱檀死后停灵于此,故村改名灵城。明崇祯《曲阜县志》载:“城西南十五里为灵城。”明亡,灵城之“灵”字,亦遂复“陵”字。当地居民呼之为“宁车”,疑为古音字。

恶谥有许多,以荒为谥号的却极少。谥法规定:“凶年无谷曰荒。外内从乱曰荒。好乐怠政曰荒。”即不务耕稼。家不治,官不治。淫于声乐,怠于政事。按当地人的说法,朱檀是好乐怠政,无所作为。

说来奇怪,据《明史》、《国朝实录》等史料记载,鲁荒王朱檀是明太祖第十子,齿序第九子,为郭宁妃所生。他出世后甚为朱元璋喜爱,才两个月就被册封“鲁王”爵位,太祖还遣使祭告山川,文曰:“朕以一身渡江,始立太平郡,次驻金陵,于今十有六年。枝叶茂盛,子孙十有一人,已命长子为皇太子,其余幼者于今年四月初七日,皆封王爵,为第十子檀建国于鲁国,内山川之祀,王实主之。因其年幼未能往祭,欲令作词以奉神,其词非必已出,然久不告神,朕心甚歉,今朕以词实告,遣使赍香帛,陈牲醴,申祭告,惟神鉴之。”朱檀在洪武十八年(1385年)就藩兖州,即将兖州升州为府,辖四州二十三县,可谓拥有“庄田千顷”。

朱檀自幼聪明好学,好文礼士,善诗歌。其师周宣一再向朱元璋称赞他“天分过人”。但这个“翩翩鲁荒王,浊世佳少年”就藩不久,便误入歧途,成为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当时在兖州等地有些骗人的方士神常以金石仙丹为诱饵,让官宦人家多出些金银,求长生不老。金石丹药少量服用可以调节人体的新陈代谢,对某些疾病也有缓解作用。再加上这种药物毒性独特,问世就披着一层神秘外衣。朱檀对此十分好奇,但因年幼不能辨识真伪。他笃信道教,整日焚香诵经,跟从一泰山道士学“飞升成仙”之术,还公然在府中设炼丹炉,闹得乌烟瘴气。他还派遣官员到处寻访名医良药,迷信道士们所传的房中之术。王妃汤氏规劝丈夫无效,一度回南京父母处居住。结果适得其反,18岁便双目失明。朱元璋在南京闻此,十分生气,立即派使者携带手谕到兖州,对朱檀严加训斥,指出:“如此迷信活动,违背人之常情,哪有什么长生不老之理?”他要朱檀限时改邪归正,否则将予论处。蕃府内外官吏们皆对这位王爷不以为然。朱檀接到父皇手谕,表示愿意迷途知返。但因中毒太深,不能自拔,终致身亡。

鲁荒王朱檀死于洪武二十二年(公元1389年),当时正值明王朝百废待兴时期,许多典章条文尚未定制,故朱檀死后陵墓的营建时间及其费用,未见诸于记载。查阅明史,朱檀之死及其墓葬的营建,在明代亲王中属于首例。鲁荒王陵经后世发掘,定位于今山东省邹城市东北12公里处的九龙山南麓,占地面积约7万多平方米。陵区完全按照风水学“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的四神方位选址建造,共分导引陵园、陵寝三个部分。陵区规模宏伟、庄严,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