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庙《金人铭》碑

日期: 2018-12-17
浏览次数: 0

    刘岩  马泽

 

在曲阜明故城东北1公里处的高阜之上,建有一座颇具规模的庙宇,这里祭祀着我国先秦时期一位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思想家,礼乐制度的缔造者,中华传统文化的奠基人周公。旧时,称之为“元圣庙”,今俗称“周公庙”。

周公,姬姓,名旦。他造就了中国封建宗法伦理秩序,把文明的标尺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也影响了中华民族的整体性格。因他,我国早期文明演进的天幕中,陡然变得璀璨至极,令人景仰。

“公”,只是一个辅佐周王室的爵位,并非显赫的“天子”之王。然而,姬旦却以自己的雄才大略,谱写了完美的人生,在我国历史文化史上占据了不可或缺的一席之地。行走在周朝初始的年月里,为了周王室的建立,他禅精竭虑比武王还忙碌;为了王室的长治久安,费尽心机比文王更焦虑。周公的一生无私奉献,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和伟岸身量,赢得了历史的尊重,被称之为“元圣”;他的礼乐文化,对孔子影响至深,从而积淀了儒家文化的源泉。在这里,你可以领略周公的精神底色,还可触摸鲁国的文化质感。

不似“三孔”游人如织,这座宁静的庙宇颇得几分宁静与安详。慕名前来的游客大多是对鲁国文化深感兴趣的探幽者,他们可以忽略棂星门、康熙御碑亭、达孝门等诸多景点而不顾,而站在那元圣殿院内的一块石碑前注目凝视,却久久不肯离去。

这通碑高166厘米,宽70厘米,厚20厘米,为清道光二十年(1040年)刻立。现在碑身上已经布满了岁月的裂隙,呈现未老先衰迹象,这是人为的结果。文字虽斑驳,但仍能依稀看出其字迹工整、端正的柳体。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灿烂文化中,除了众所周知的“无字碑”外,凡立石碑必有文字印刻其上。名碑者,历史久远为其一,名家笔迹为其二。这样看来,周公庙内的这块石碑也并无特殊之处,甚至岁月的沧桑反而使其显得更加不起眼。但正是这周公庙内一方沉默的碑石,却承载了曲阜周公庙独有的历史底色。那么,它又蕴含有多少我们鲜为人知的故事呢?

据传,此碑石上的铭文起初并非镌刻在碑石上,它最初的载体是柔软灵活,可自由移动,甚至于与观看者如影随形,非常方便被人们观摩的。

在兵燹烽火的三千多年前,周、商更迭之际,姬旦始终保持着傲然雄视的姿态,扮演着救世主的角色。他宽博、机警、勇猛、深邃,“设三监”、“建新都”、“平叛乱”、“行封建”、“制礼作乐”,一笔笔浓墨重彩,勾勒出一幅既浩浩荡荡又纲常有纪的社会画卷。大分封是时为巩固周政权的第一个政治举措,姬旦初始被封于鲁地,因辅政成王而不就,由其子伯禽代封。在伯禽代父就封鲁国时,有一人也跟随伯禽来到鲁国,并且形影不离其左右,此人名“金人”,是姬旦的家臣(一说,后世按家臣形体铸造了铜人)。原来这几百个密密麻麻的小字最初竟是保留此人后背之上,由姬旦亲笔书就,后世称之为《金人铭》。那么,姬旦何以要作此举动呢?

姬旦,亦称叔旦,出身显赫而高贵,他为周文王第四子,周武王之弟,地道的“皇家子弟”。周政权巩固后,其食邑在成王时顺理成章的封于周家发祥之地——周原(今陕西岐山北),自此姬旦被称为“周公”。他的一生被后人书写的颇具传奇色彩,留下诸如“周公解梦”等很多虚无而动人的故事。此书铭于金人之背,更能弹拨出周公务实而感人的人生情怀。

周公一生谨慎,在伯禽就封之后,他生怕儿子年轻有失,便叫来跟随自己多年的家臣金人,亲笔在其背上书写铭文。其铭曰:

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无多言,多言多败。无多事,多事多患。安乐必戒,无行所悔。勿谓何伤,其祸将长。勿谓何害,其祸将大。勿谓何残,其祸将然。勿谓莫闻,天妖伺人。焰焰不灭,炎炎奈何。涓涓不壅,将成江河。绵绵不绝,将成网罗。青青不伐,将寻斧柯。诚不能慎之,祸之根也。曰是何伤,祸之门也。强梁者不得其死,好胜者必遇其敌。盗怨主人,民害其贵。君子知天下之不可盖也,故后之下之,使人慕之。执雌持下,莫能与之争者。人皆趋彼,我独守此。众人惑惑,我独不从。内藏我知,不与人论技。我虽尊高,人莫害我。夫江河长百谷者,以其卑下也。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戒之哉!戒之哉!

言辞之恳切,是为父对子从政之路发自内心的关爱,其内容也为周公从政一生的切身经验。金人对周公忠心耿耿,欣然赴命,他到鲁国后,时时陪伴在伯禽身边,背对伯禽,让他随时观看周公的训诫。伯禽果然不负众望,在他的精心治理下,鲁国逐渐实现了周人与当地商人的民族融合,走向了社会稳定繁荣之路。

此后,铭文便广为流传,对中华文化产生重大影响,甚至连孔子也对其推崇至极。汉刘向《说苑·敬慎篇》:“孔子之周,观于太庙。左陛之前,有金人焉。三缄其口,而名其背曰……。”《孔子家语·观周》所载与此大致相同:“孔子既读斯文,顾谓弟子曰:‘小人识之,此言实而中,情而信。《诗》曰: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行身如此,岂以口过患哉?’”。

据学者考证,《金人铭》即为《黄帝铭》六篇之一。纵观通篇内容,就是强调少言慎言,韬光养晦,其实这与孔子的思想也很相通,孔子主张“敏于事而讷于言”,痛斥“巧言令色”之徒,孔子弟子子张问做官之道,孔子教导他“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可见金人背铭对孔子影响之深。

“行胜于言”的教诲一直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美训。周公为政一生,金人铭的字字训诫可谓是其一生谨慎的最好写照。在物质文化高速发展,社会风气愈发浮躁的今日,夸夸其谈者务虚,真抓实干者务实,这是人类社会一贯的普遍真理。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被古人发现并教诲至今,中华民族伟大祖先的智慧可见一斑。人总会有七情六欲,会欢乐,会悲伤,会骄傲自得,也会义愤填膺,但理智是不可或缺的。有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嘴巴则可以称得上是心灵的“门户”了,圣人周公早早就发现了嘴巴这个“门户”的意义,难怪他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自己的儿子伯禽谨防口祸了。

以历史的底蕴解读历史,曲阜周公庙,确有不一样的风景。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