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栏 Download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1
点击次数:
子路问津  陈光  郭云鹏  彭庆涛 儒家经典著作《论语》一书中记述了孔夫子这样一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若从字面上出发,这句话的意思可以理解成早上理解了道,晚上死了都可以。但也许它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即明白了仁义的道理,就应该积极地去奉行它、实践它,真正做到知行合一,即使为之付出生命,也在所不辞!而这句话中的“道”是指儒家的“仁义之道”。众所周知,“仁”是儒家思想的核心,也是孔子的最高道德和政治理想。这句话虽然短小,却深刻地反映出夫子对“道”的执著追求!同时,夫子的众弟子们也在跟随夫子学习的道路上,不断地体悟与实践“仁义”的思想。公元前489年,吴举兵陈国,陈国危在旦夕,楚国前来营救。而这时孔子一行正在赶往楚国负函的路途之中,走着走着眼看负函就在前面,可是一条河流却挡住了去路。只见这条河蜿蜒曲折,状如银蛇。而此时天色已晚,根本无法探知渡口在何处,但没有渡口又怎么过河,到达负函呢?正当孔子与众弟子为寻找渡口过河犯愁之际,子路突然欣喜道:“大家看,前面有两个农夫正在耕种,我想他们一定知道渡口在哪里!”夫子抬头一看,果真如子路所说一般,确有人在前方田地里劳作,于是对子路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去询问一下渡口在哪里吧!”子路连忙答应说:“好,我这就去!”或许子路不知道,那两位低头耕作的不是别人,正是隐逸之人长沮和桀溺。他们因不满于当时的黑暗现实,不与统治者合作,故选择了避世隐居,以求洁身自好的人生道路。长沮和桀溺不经意间发现一个陌生人朝自己走了过来,又抬头望见在不远处的车子上,坐着一个人。而当子路走到跟前,刚要张口表明来意,长沮便手指远处车子,询问子路:“那驾车子的人是谁啊?”子路连忙回答说:“那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老师名孔丘!”子路话音刚落,长沮再次问道:“你说的是鲁国的孔丘吗?”子路微笑回答:“是的,正是鲁国的孔丘。”子路心想:...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1
点击次数:
子牛避兄 郭耀  郭云鹏  彭庆涛 “人皆有兄弟,我独亡。”此语乃司马耕感叹自身有一位不善的哥哥而日益忧惧所发。司马耕,字子牛,春秋时期宋国人,孔门七十二贤之一。他善于言谈,性子急躁,拜孔子为师后,坚信儒家学说,尤其反对犯上作乱的行为,也因此受到后世的祭祀加封。司马耕兄弟五人,本是名门望族,他为何发此慨叹?这就与最让司马耕心烦的桓魋有关。春秋时期,桓魋深受宋景公的宠爱,而桓魋则借势发展自己,扩充部队,很快势力已经发展到足以威胁到宋景公地位的地步。即便如此,桓魋仍不满足,他认为自己的封地鞌地不如薄地,于是就请求用鞌地换取薄地。但宋景公说:“这万万不可,薄地是宋国殷商祖庙的所在地,给你岂不是坏了规矩。”宋景公虽借此拒绝了桓魋的要求,但怕桓魋不开心,便把七个城邑并入了鞌地。只可惜,桓魋对此耿耿于怀,便以答谢景公的名义请宋景公赴宴,准备在宴会上动手。景公知道了他的阴谋,告诉司马皇野说:“是我助长了桓魋的势力,今天桓魋将要加害我,请你立即救援。”皇野说:“作为臣下,却不顺从,这是神明所厌恶的,何况人呢?哪里敢不奉命!得不到左师向巢,这事办不成,请用国君的命令召他前来。”左师向巢每次吃饭一定撞钟奏乐,听到钟声,景公说:“向大人要用餐了。”向巢已吃过饭,又奏乐。景公说:“可以去了!”皇野乘着兵车去见向巢,说:“负责寻找野兽足迹的官吏前来报告说:‘逢泽有单个的麋鹿。’国君说:‘虽然桓魋没有来,左师能来,我跟他一起打猎,怎么样?’国君不好意思烦劳你,我说:‘让我试着说一下吧。’国君想要快些,所以用兵车迎接你。”向巢跟他一起上了车,到了景公那里,景公告诉了召他救援的事,向巢跪下叩拜,吓得站不起来。左师心想,我与桓魋乃亲兄弟,弟弟谋反,哥哥怕是要被连累,讨伐了桓魋下一个怕是到了我。皇野看透了向巢的心思,对宋景公说:“君王需和左师盟誓,桓魋之事不可株连。”宋...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15
点击次数:
啮指心痛郭兆东  吕静茹  彭庆涛 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孝”的古文字形早在殷商甲骨文中就已出现,从字体构成上讲,上为老、下为子,意思是子能承其亲,并能顺其意,这与“善事父母”之义是吻合的。孝的观念源远流长,在专门阐述孝道的《孝经·开宗明义》篇中就提到:“夫孝,德之本也。”我们不难发现,这是儒家所积极倡导并认真实践的规范,同时还是古人践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理想之基础,也是中华民族长期以来形成的传统美德。孔子的得意门生曾子就是一个特别孝顺的人,他用自己的行动倡导以孝为本的孝道观,至今仍具有极其宝贵的社会意义和实用价值。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不辱,其下能养。”曾子对母亲的赡养侍奉就十分贴心和到位。曾子成人后,自己年富力强而母亲却日渐虚弱。在这种情况下,曾子对母亲是殷切勤恳而不敢稍加怠慢。为了让母亲生活得更舒适,曾子处处都考虑得很周到,家里的柴米油盐曾子都会亲自操持。特别是薪柴,做饭和取暖都离不开它,而且薪柴也可以拿去换钱以供家用,所以曾子白天外出砍柴就成了家常便饭。一天,曾子早早地起了床,安顿照顾好母亲,独自离家去深山里打柴,母亲在家中安静地守候。而曾子在山中挥着斧头打柴正起劲的时候,一个来找曾子的客人有急事突然前来造访。母亲把客人迎进来,但因为曾子不在家,自己难以接待,一时慌神不知所措。母亲在屋里焦急地等候,来回踱步,盼着儿子早点回来,然而时间慢慢流逝却一直不见曾子归来。情急之下母亲思儿心切,将手指放在嘴里用牙咬了一口,或许是太用力了,指头被咬破流出鲜红的血,母亲痛得手抽搐了一下。大概是曾子和母亲相处日久,心灵相通,就在母亲啮指时,曾子忽觉心口一阵阵隐隐作痛。联想到已往母亲不舒服的时候自己也会觉得疼痛,直觉告诉他可能家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赶回去。于是他放下手中的斧头,匆忙背起已经砍下的柴径直下山回家。虽然肩...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15
点击次数:
鉴言鲁公张香萍  郭云鹏  彭庆涛  鉴言鲁公,何人上鉴?孔门弟子子张也。子张,复姓颛孙,名师,字子张。历史文献记载中,有以子张为陈人者,如《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云:“颛孙师,陈人。”这种观点也见于《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此中云:“颛孙师,陈人,字子张。”也有以子张为鲁人者,如《吕氏春秋·尊师》云:“子张,鲁之鄙家也。”究竟子张是陈人还是鲁人,学界尚无定论。蒋伯潜在其《诸子通考》一书中引上述材料,也并没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只是说“子张有鲁人、陈人两说也”。 《吕氏春秋·尊师》中有段关于子张的记载:“子张,鲁之鄙家也,颜琢聚梁父子大盗也,学于孔子。”其中所言子张为“鄙家也”,将其与 “大盗也”类比,可以看出子张出身卑微,并且还是有罪的“刑戮”之人。在另外《尸子》中有段话也说:“子贡卫之贾人,颜琢聚盗也,撷孙师胆也,孔子教之皆为显士。”也佐证了子张的卑贱身份。但是低微的出身并没有限制子张成为一代名士,他的学术深度与人格魅力注定不会被时代所掩藏埋没。 子张出身虽微贱,但师从孔子,勤勉努力,潜心治学,最终成为名显于天下的有名之士。孔子逝世以后,他创办私学,传道授业。在《史记·儒林列传》中记载:“自孔子卒后,七十子之徒散游诸侯……故子路居卫,子张居陈,澹台子羽居楚,子夏居西河,子贡终午齐。”由此可考,子张最后在陈国定居办学,并以陈国为根基发展自己的势力。在《韩非子》的《显学》篇中记载说:“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张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颜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孙氏之儒,有乐正氏之儒。”在儒家八派之中,“子张氏之儒”位列最前。可见子张这一派在后儒之中,地位相当之高。 学于孔门之时,子张曾跟随孔子周游列国,于陈国、蔡国之间受困,子张问如何才能脱...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15
点击次数:
以乐治乡魏欣恬  郭云鹏  彭庆涛 在周代,礼乐便等同于法律,以礼乐治国也就至关重要。以乐治乡讲的是子游武城弦歌和子贱鸣琴而治的故事。武城弦歌,事出子游。子游者,姓言,名偃,子游是其字。因其言语出众,位列七十二贤,深通六艺,被列于孔门“文学”榜首。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子游“少孔子四十五岁”,自其年少起,便随孔子观政。由《礼记·礼运》所载“昔者仲尼与于蜡宾,言偃在侧”即可观之。定公十四年(前496年),孔子辞鲁国大司寇之位离鲁,子游同行,周游列国十四载。归国后,任武城宰。留下了许多有名的典故,其中最有名的当数“武城弦歌”一事。《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子游既已受业,为武城宰。”此时的子游二十五岁,在长期的游历生涯中,饱尝人间辛酸,但随孔子学到了不少治民之术。现实的残酷与内心的抱负一同交织于子游的脑海中,来到武城后,他依夫子之道,以礼乐教化百姓。有一次,孔子过武城,听到弹琴唱歌的声音,微笑说道:“杀鸡为什么要用杀牛的刀?”子游说:“从前我听老师您说,君子学习礼乐就会博爱他人,小人学习礼乐就容易使唤了。”短短几句话,子游的管理思想跃然纸上。起初孔子责怪子游以礼乐教化百姓,实为大材小用。在孔子的思想观念中,礼乐的教化是有等级的,是教育君子的,《论语》中便有言:“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于礼。”但是,子游却用它来教化一般百姓,这在孔子看来,无异于大器小用的一种做法。然而,子游认为,礼乐的教化不止限于上层,也应该走下高位,流于民间。民间群众经过礼乐的教化,也会依礼乐行事,这样便可使得治理乡里上下一体、一派祥和。当然,细看孔子与其学生后来的对话,“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也可以认为是已过“从心所欲不逾矩”年龄的孔子,用“将欲是之,必先戏之”的风趣神态和语气,表达了对子游以乐治乡的高度赞美。与武城弦歌同获治理有方...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09
点击次数:
三得三失倪毅锋  王凡  彭庆涛 目标源于视野,视野决定方向,是一种智慧;信念决定勇气,勇气坚定信念,则是一种品质。同样的事物,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评价;同样的经历,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体悟。面对人生,我们要有从容不迫的淡定,也要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应对之策,而不应该整日怨天尤人、自怨自艾。“三得三失”讲的便是孔蔑和宓子贱同样为官,而不同心境造成了不同况遇的故事。孔蔑是孔子的侄子,字子蔑。宓子贱是孔子的弟子,名不齐,字子贱。宓子贱因其兼具仁爱与才智,孔子赞其为君子,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他曾在鲁国做官,并被任命为单父(今山东菏泽单县)宰。当时,孔蔑与宓子贱恰好都在做官,担任地方官职。孔子很关心他们从政的情况,并且希望能够指导他们。于是孔子便动身前去看望了孔蔑,向他问道:“自从你出仕以来,有什么收获吗?又有什么损失吗?”孔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向夫子答道:“哎!我做官以来什么收获都没有,却有三个损失。首先,在做官以后,各种各样的公事纷至沓来,我整日都忧心忡忡,忙于君王下达的命令。所以之前跟老师您所学的知识都没有时间去温习和实践,导致学问变得更加荒芜,根本谈不上治学了。其次,我所得的俸禄非常少,如稀粥里的米粒一样屈指可数。可亲戚们却还有求于我,我连妻子儿女都难以喂养,我哪还有多出来的俸禄去帮助亲戚呢?因此他们与我的关系也更加疏远了。第三,上面派遣的公务往往猝不及防且繁杂多变,所以我连吊唁死者、慰问生者的时间都没有。本来与朋友约好的酒宴出游,也只能爽约不去了。很多礼节也都无法遵守了,他们又不能理解我的苦衷,因此朋友之间的交情也更加淡漠了。这就是我出仕以来的三个损失,我对自己的仕途失望透了,完全没有动力走下去。”孔子听完后很不高兴,对孔蔑这样的回答不满意,甩了甩衣袖便大步离去了,让驾着马车的弟子调换方向,准备去探望宓子贱。马车快要到宓子贱任职的官府门...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09
点击次数:
诗礼庭训张博斐  郭云鹏  彭庆涛 时光穿梭千年,定格于孔子家里。一日,孔鲤恭敬地快步从庭前走过,站在庭上的孔子唤他,问曰:“学诗乎?”孔鲤对曰:“未也。”孔子曰:“不学诗,无以言。”孔鲤退而学诗。几日过后,恰是同样情景,孔子又问:“学礼乎?”鲤对曰:“未也。”孔子曰:“不学礼,无以立。”孔鲤退而学礼。“诗礼庭训”这一幕记载于《论语·季氏篇》,是通过陈亢和伯鱼的交谈加以呈现,使“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这一厚重的话语得以流传千年。原文如下: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或许有人会有这样的疑问,陈亢为何会对伯鱼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子亦有异闻乎?”作为孔子的弟子,询问孔子的儿子是否受到父亲与众不同的传授。这多少带有一些冒昧和失礼,甚至是对孔子的不尊重。但他却这样做了。欲解疑惑,需深入了解此人。陈亢其人,字子元,一字子禽,为孔子弟子,在做单父宰时,施德政于民,受到人民的爱戴和广泛的赞誉。明代学者顾龙裳游蒙城清燕堂时,写有《公堂清燕》诗,其中“缅想鸣琴治邑时,雍容雅化坐无为”一句便是颂扬陈亢施行德政、不用刑罚、公堂鸣琴、无为而治的政绩。《礼记·檀弓》中也曾记载,在家兄死后,嫂子和家宰商量要为陈子车举办殉葬礼,而陈亢则强烈反对用活人为其殉葬,认为此做法是不合礼法的。由此可见,陈亢是一位有很高的个人道德修养和工作能力的人才。但从其他的一些事件中,我们又可以看到陈亢“有趣”的一面。在《论语·子张》中,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又见...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09
点击次数:
因材施教倪毅锋  孙方娟  彭庆涛 孔子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他开创私人讲学的风气,打破了“学在官府”局面,被后世尊为“至圣先师”。他一生贯彻“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教学原则,奠定了儒家教育理论体系的基础,并对中国古代教育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因材施教”的概念并非孔子本人直接提出,而是宋代儒学家朱熹在总结孔子的教学思想时归纳出来的。孔子在其教育教学过程中,充分体现了“因材施教”的教育原则,这便是我们今天所要谈论的主题。孔子很重视对学生的“因材施教”,他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分别用不同的针对方法进行教育。他着重培养德行、言语、政事和文学四科的人才,曾满意地对人说过:“在德行方面的高材生,有颜渊、闵子赛、冉伯牛和仲弓。在言语方面的高材生,有宰我、子贡。在政事方面的高材生,有冉有、子路。在文学方面的高材生,有子游、子夏。”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孔子与其弟子的故事一窥圣人“因材施教”的教育智慧。据《论语·先进》记载,孔子的两个弟子,一个叫子路,一个叫冉有。有一天孔子讲完课,待众弟子离开后,孔子绕着庭院走了一圈,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休息。在一旁服侍的公西华看到老师回来后,立马给他呈上了一杯茶水。在这时,冉求缓缓推开门走到孔子面前,一字一句缓慢而恭敬地问到:“老师,如果我听到应该做的事情要不要立刻去做呢?”孔子马上回答:“对啊!你要是听到了就要立刻去实行!”冉求一边思考一边慢慢地离开了。过了一会,子路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一边大喘气一边大声向孔子讨教:“老师,如果我听到应该做的事情就应该立刻去做吗?”孔子微微抬头先看了子路一眼,接着喝了一小口水,慢条斯理地说:“急什么啊,你总要先问一下你的父亲和兄长啊,听听他们的意见,怎么能听到就立刻去做呢?”子路拜了拜孔子,又急着跑出去了。此时,在场的公西华对此感到十分奇怪,等子路离开后,他不解地问:“老师,我大胆...
245页次10/31首页<...  567891011121314...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